2018-12-30

 

对经济的担心,常常会变成我们的大脑自我意识的一种游戏和设定。

 

什么叫对经济的担心?举例来讲,我觉得现在郭台铭可能也会很担心经济。我的意思是说,就算你今天变成像郭台铭那么有钱,你依然会担心你现在的经济,甚至有可能更担心。

 

我们经常被我们的“小我”欺骗。我们常常会担心经济,比如,担心我要买一个房子,钱不够怎么办?我要赚很多钱,赚不到怎么办?我要给我儿子女儿一人一套房子,做不到怎么办?或者更糟一点的是,我的房贷如果到时候不够还怎么办……我们通常会设一个我们觉得压力的门槛。

 

 

其实,我们可以把对经济的担心降低到我会不会没有东西吃、会不会没有房子住。在这个安全线以上,建立起一个心安自在的心态。

 

如果不建立心安自在的心态,你的身体就会无限地承受了你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心。举例来讲,我有个个案,他的肾功能指数又增加了,而且有点担心肾功能的恶化。我知道他的家庭情况,爸爸在他大二的时候往生。这件事情,有可能对他造成一种心理上的冲击。对他而言,他可能承受的压力:第一,没有爸爸的呵护了;第二,他将来能不能赚足够多的钱,扛起一个家。所以,也许这个同学认为在他的人生的道路上,压力变得非常大。他有可能会对自己的身体不断地施加压力。这样的无形压力其实就会让他的身体崩溃,因为他正在让他的人生处在无限的恐惧当中。

 

我们仔细分析一下他的恐惧。那就是他对未来的经济恐惧:他恐惧,不知自己能否撑起这个家。所以,如果实际一点,他想救他的肾脏,那么他可能要给自己设一个最低的安全界限。

 

 

我常说,没有人知道是“未来”先到还是“无常”先到。如果是“无常”先到,那你也无须存太多钱了。因为你的身体没了,就算你赚那些钱也没意思了。所以,你可以给自己设一个最低的门槛:“我只要有地方住,有东西吃,我就安心,我就自在,我就觉得自己是丰盛的。”

 

寻求安全并没有不对,也没有不可以,毕竟我们永远在寻求一个安全。可是,寻求安全的背后,如果你有很强的不安全感,那么问题不在于你要去寻求安全,问题是你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恐惧和不安全感当中。

 

身体作为一个整体,心肝脾肺肾、免疫系统、神经系统和内分泌系统之所以能够运作得很好,是因为身体处在健全和安全感当中。作为一个生物的有机体,身体一定要在足够的安全感氛围当中,它才能够运作得很好。

 

 

如果身体处在强烈的恐惧感当中,那个强烈的恐惧感在于你把过去生命的负面经验收集起来,过去曾经发生过的种种恐惧不安和“无常”,不断地在你的脑海当中播放,身体是没有办法承受你对所有未来的危险的假设的。如果你对未来有很多恐惧不安的投射,你会把你的身体置于一个不断升高的不安全感和恐惧感当中,而光是这样,就会让你的身体的某个系统崩溃。

 

就像刚才提到的那个个案,我要他很深刻地知道:“你正在很合理地收集你对这个世界未来的不确定性,这从中让自己产生了一种不安定感、恐惧感。比如,你恐惧将来如果没有固定收入怎么办?你就是正在利用这件事情在瓦解你的肾脏功能。当你的肾脏处于主人对未来生命的一种过度小心谨慎的状态,过度小心谨慎的背后是恐惧感,而当恐惧的能量大于某个程度的时候,身体的健全性会被瓦解掉,那你的身体就会一天到晚出问题。直到有一天你恍然大悟,原来身体是心灵的一面镜子,原来是我让我自己不断地活在一种人生的危险和不安当中。”

 

身体要运作得很好,一定要有一定程度的安全感。而身体如果要健康,还要有一定程度的幸福感。幸福的感觉是让你的身体健康的必要元素。赛斯哲学思想认为:阳光的念头、欢笑、喜悦、正面的思想、幸福的感觉、以及安全感,比所有的维他命还重要。可是,很多人拼命的吞维他命,可是内心却带着恐惧不安。

 

身体依赖着两种最重要的感觉:一种是安全感,一种是幸福感。要做身体检查的人,很简单,每天问自己:“我今天的安全感够不够?我今天有没有幸福感?”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梦、进化与价值完成》

文字整理|吖肥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