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1 奥修每日分享

 

 

生命的里面最大的奥秘并不是生命本身,而是“死亡” !

 

死亡是生命的顶点,是生命最终的开花、在死亡当中,整个生命都加总起来;在死亡当中,你达到了。生命是一个走向死亡的朝圣旅程,死亡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来了。

 

从出生的那个片刻起,死亡就已经开始走向你。换句话说,你已经开始在走向死亡。发生在人类头脑最大的灾难就是他反对死亡,反对死亡意味着你将会错过那个伟大的奥秘,反对死亡同时意味着你将会错过生命本身。因为它们深深地互相牵连在一起,它们并不是分开的两者。

 

生命是成长,死亡是它的开花,旅程和目标并不是分开的,目标是旅程的终点。

 

死亡必须被视为高潮,那么就有一种不同的看法会升起,那么你就不会避开死亡,你就不会反对死亡,你会被它的奥秘所激动,你会开始去享受它、沉思它、静心冥想它。

 

死亡以很多种方式来临。当你死,那只是死亡的一个形式。当你的母亲死了,那也是你的一种死,因为母亲涉入你,她占据了你整个人一个很大的部分。

 

现在母亲死了,在你里面的那个部分也死了;你的父亲将会死,你的兄弟姊妹将会死,你的朋友也会死,即使当你的敌人死的时候,你里面的某些东西也死了,因为敌人也有涉入你里面。你将会错过某些东西,你将会缺少某些东西,你将永远不会再一样。

 

所以死亡并不是只有在你死的时候才来,死亡透过很多方式来临,死亡一直都在来。当你的童年消失,你变成一个青年或少女,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死亡已经发生了,童年已经不复存在,童年已经死了,那扇门已经关起来了,你无法退回去。

 

你无法再抓住它,它已经永远走掉了,那个小孩子的你已经死掉。然后有一天,青年会变成老年,他再度死掉,有一千零一种死。

 

事实上,如果你深入地看,具有穿透力地看,你将会看到你每一片刻都在死,因为你每一个片刻都在改变,有某种东西从你溜出,有某种东西进入你的存在。

 

每一个片刻都是一个生,同时也是一个死,你就在这两岸之间流动——生和死。只是因为有生和死,所以你的生命之流才可能,它每一个片刻都在发生。

 

它静静地发生,你听不到它的脚步声,它不会发出噪音。它一直在发生,因为它的发生是那么地连续,所以你看不到它,它太明显了,那个明显的反而会被忘记,它变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你只会注意那些突然发生的事,你只会注意那些急剧发生的事。死亡是连续的,因此你不会去注意它。

 

死亡的形式还不止这些,甚至还有更微妙的死亡形式,当你坠入爱河的时候,你就死了。爱是一种死,是最纯粹的死。只有那些准备去死的人才能够爱,如果你害怕去死,你也将会害怕去爱,那就是为什么世界上会缺少爱。

 

人们继续在想关于爱的事,他们去想象它,但是却不进入它,因为爱就是死,而死亡会令你害怕。

 

爱人互相死在对方,只有那些准备死在对方里的人能够变成爱人,其他的人只是在玩游戏而已。爱的游戏并不是真正的爱,它是假的。成千上亿的人都一直在虚情假意,因为他们害怕死亡,所以他们也害怕爱。爱永远支持把死亡带进来。爱是到达死亡的门,死亡是到达爱的门。

 

或者当你静心的时候,你也会死,因为人们害怕进入很深的静心。每一天都有人来找我:“奥修,它发生了,我觉得很害怕,害怕到我的最根部。静心在发生,我感觉到一种消失,请你保护我。”

 

他很想去静心,当它没有发生,他非常担心,现在它发生了,却又跑出另外一种担心。我知道为什么,因为当他读到关于静心的事,或是听到关于静心的事,他变得对它贪婪,但是他不知道它会把你引导到一个很深的死。

 

或者当你臣服于一个师父,那是最深的死亡之一:自我死掉了、消失了。这些都是死,死亡一直都在来临。

 

你一定听过约瀚杜乃的这几句名言:“任何人的死都会削减我,因为我涉入了整个人类,所以,永远不必去问那个钟是为谁敲的——它是为你敲的。”

 

每当有任何人在任何地方死,死亡也同时敲着你的门,不只是一个人。当一只狗死掉,一只乌鸦死掉或是一片叶子变黄而死掉,从树上掉下来,你也同时也在死,因为我们都互相涉入对方,我们每一个人都互相是对方的一部分。

 

人并不是一个孤岛,我们都以某种方式连结在一起。在全世界,死亡每一个片刻都以无数的方式在发生,存在透过死亡来活,存在透过死亡来更新它自己。死亡是最大的奥秘,比生命更奥秘。

 

因为生命只不过是一趟走向“死亡”的朝圣之旅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