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先来谈谈,疾病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从科学观出发,疾病是在一定病因作用下,自稳调节紊乱而发生的异常生命活动过程,并引发一系列代谢、功能、结构的变化,表现为症状、体征和行为的异常。

 

医学上常采取各种手段治疗各种病症,并使人达到身体康复。而赛斯哲学思想,则是深入心灵层面,探索每一种疾病背后存在目的和意义。

 

很多人在工作中,感到身心疲惫、压力过大,他们的内心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可是,在世俗的观念下,他们又放不下让自己痛苦的工作。这些矛盾的感觉是属于他们的,又不被他们接受为自己的一部分,被排斥在外,可能就会变成身体的疾病。

 

举例来说,许医师的一个罹患末期肺腺癌的个案,四十岁出头,从小学习成绩就很优秀,为父母挣了很多面子,长大后也努力工作,当上了分行经理,因为要拼业绩,过大的工作压力让他感觉非常痛苦。他本人的性格内向,就连打电话给客户都会感到害羞。

 

 

如果我们不能从心灵的层面去发掘个案在潜意识中生病的目的,只是通过医疗技术去诊治癌症的症状,不管是采用精湛的开刀技术,还是运用放疗、化疗,都不能真正帮助个案,只是症状的治疗罢了。

 

这里要强调,许医师并不是说医学不好,更不是说医学没有用,而是在说,每种疾病都有它存在的目的和意义。就像这个个案,他一辈子都在压抑自己的感觉,他想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想要做自己。他无法处理内心这样矛盾的感受,最后变成身体的疾病。

 

赛斯哲学思想告诉我们,身体健康的关键,就是容许内在冲动的流动。而我们每个人真的都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吗?例如,结婚生子后,你敢半夜去唱卡拉吗?所有的家务和烦心事,你能撒手不管吗?

 

当生活中出现很多的“无奈”和“不得不”时,你的生命要你转型,可是现实却不一定容许你转型,因此在原来的生活中形成一个惯性,这种生活让你累了、倦了,你感到这种生活食之无味,却又弃之可惜。

 

我们要开始觉察,疾病是一种被阻碍的行动。它提醒我们:要相信自己内在的灵感和冲动;我们可以随时对生活的不如意喊停;我们可以跳出内在的限制性能量框架,赋予自己新的力量,用不同的方式去重新认识自己。

 

 

你不只是你知道的你,你的潜意识是比你知道的你还要大的一个部分,自我只是潜意识的最表层,所以不要再让自己局限在自我之内。

 

每个人在一生当中,都会遭遇大大小小的疾病,例如,我姐姐、哥哥和我自己,都有痛风的问题。我读高中阶段的时候,还患有心律不齐,心跳每分钟会跳到275次。我门诊的一个个案,也患有和我同样的病,病发时每分钟心跳会超过300次,人会瞬间昏倒。如果不尽快电击抢救,心脏就会停止跳动。如果我们陷入自我意识的框架中,疾病的发生,会让人陷入深深的恐惧和无力感中。

 

通过赛斯哲学思想的学习,我开始去探寻疾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意义。

 

第一,我的生活丰富多彩,这本来是一件好事,甚至让人羡慕。可是,我发现生活被我安排得太紧,以至于常把自己逼得透不过气来。

 

第二,我的本性既害羞、胆小,同时又随性、野性。小时候父母工作都很忙,在读幼稚园之前,我都是一个自由自在、比较“原始化”的人。后来进入小学,通过受教育,成为了一个“文明化”的人。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发现内在的那个非常热情、自由自在,害怕被束缚的自己,被“文明化”框架住了。随着年龄增长,我必须去扮演各种角色、承担各种责任,在既定时间做该做的事情。而且,许医师还是个非常负责、极度守时的人。

 

 

通过我对自己疾病的觉察,也开始发现,很多人生活得越来越不快乐。我们的生活开始越活越规律、越活越保守。我们已经不是在真正在过日子,而是根据自我意识的安排来规划人生。从小到大,各种教育都倡导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先做计划、做每个决定都要先考虑后果。

 

当我们回想上学的时候,你总会怀念那些无拘无束的岁月。你可以半夜邀约同学一起爬山、看星星;你可以不假思索地打通电话,就去别人家过夜;想吃火锅的时候,你可以约上一群人一起大快朵颐……

 

你的人生本来就没有任何计划,你甚至想做什么,就可以做到什么。新时代的能量,已经不是单单固着在某一个角色,只是去发挥这个角色的功能而已。

 

也许过去的时候,你的重心放在“演什么、像什么”上,现在的重心则是,要回过头来问自己:“演出这个角色的是谁?若把身体、身份拿掉,我是谁?”这种思考,就是迈向开悟解脱的道路。

 

生命有广阔的挥洒空间,认识我们内在本质性的自己,就是要让内在的热情、自发性尽情地展现出来。不要到成年后,到工作稳定后,生活就变得越来越惯性化,生活变成了像被水泥浇灌而成的模子般一成不变。不要让自己的热情消失,而是认识到自己内在心灵各种各样的潜能。

 

举例来说,台湾有个自称“不老骑士”的组合,是一群五、六十岁的人,他们暂时抛下工作、婚姻、家庭……每个人骑着一辆哈雷重机,去美国旅游,开启了一种新生活的冒险模式。他们中有一些平时表现懦弱的人,在旅途中竟然敢跟美国当地的飙车族挑衅。通过这样的改变,他们发现了自己拥有的、没被人发现过的另外一面。

 

 

在生活当中,我们常被限制性的信念框架住,被狭隘的自我意识绑架,只能展现出自己某个固定的面向,而无法让自己跟随内心的冲动而展现不同的自己。

 

现在,我们来做一个练习,试着回想年轻时代的自己。每个人内在都有个豪放的自己,它被藏在身体这具皮囊里。我们必须打开限制性信念,释放内在被自己框架住的自己,让能量重新导引我们找回真正的自己。

 

真正的自己也许是年轻气盛、意气风发、傲视群雄、目空一切的自己;真正的自己,一定能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喜悦、感受到全然的信任,相信“只要努力,没有什么做不到”。

 

而曾几何时,我们都变得既胆小又害怕;曾几何时,我们沉溺在生活的安定里停滞不前。你对目前的现状不满,可是又没有力量改变,以致无奈和悲哀。

 

今天你所“扮演”的这个自己,是带给你快乐、喜悦、心灵的扩展,还是带给你痛苦、限制与痛不欲生?我衷心地希望大家,开始尝试认识自己的百万种方式,改变自己,也改变生活。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我就是生活冒险王》

文字整理|梅花鹿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