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神的生命中多么美丽的一天!当然,并没有日子。没有与其它日子分割的一天。在我的存在里是没有时间的。时间是一种伪装。然而,在世间,人们为这个永恒里虚构的片段而折腰。对你来说,永恒听起来是否太长了?是的,但是,也不是,永恒根本就不长,它恰如其是。
 
你活在永恒里。永恒可能在你看来像一条漫无止境的长路。无止境是真的,否则它就不是永恒了。你无法揪住永恒的一缕或几缕发丝,你也不能把它与其它东西组合起来。永恒就像你呼吸的空气。何处是空气的起始、何处又是它的尽头?空气并不永恒,但它绵延千万里。你于何处揪住空气?很难讲。空气是如此,你也一样。
 
也许你曾经希望过生活瞬时显现出来,而它也的确如此显现了。生活如昙花一现。闪烁、显现。这就是生活,它是连续的显现。它有点像逐步展开的地毯,有点儿像。
 
有关永恒的定义并不多于有关我的定义。诚然,有限可以将你带向我、让你更接近我,也更接近对无限的理解,然而,永恒并无确定性。语言文字已然尽其所能,它表达到某个程度就无法继续明示了。永恒的领域里无言无语。我们可以说,永恒的领域里没有思想。文字之于永恒,可比拟为--- 什么之于所是?也许可以说,是你那小小的自我,
 
永恒是超越的,它是一种本质。一张照片不能表达为你的存在。然,永恒、浩瀚、无穷、以及所有无可定义的一切,是寂静而美丽的。亲爱的,你也一样。你是永恒、浩瀚、无穷与美丽,你是所有这些无所逃遁,无可定义的特质。然而,这些文字词汇并不能真正表达出种种特质,因为伟大的精粹比如美丽、浩瀚、以及神等等并不真正拥有属性。他们比属性先进多了。
 
但为了便于沟通,思维形成了语言所提供的沟通,我们尽我们所能来利用语言文字。事实上,你,我亲爱的人类,可以诉说你想要诉说的一切,你也可以编造出你希望的一切。所以,你编造了危险这个词。你并不真正相信永恒和无限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吧,你有吗?有什么可能会影响永恒的基础以及相关的一切?
 
永恒和无限之类不会折旧。它们不包含可以磨损的齿轮。它们包含着你所知道的一切,然而与此同时,它们又一无所包。静默中可以存在噪音吗?我所说过的所有美丽的话语,皆是空无!或者,我们可以说,圆满的空无!无即一切,一切即无。所有一切都是文字的游戏。我们在地球上玩耍,却从未离开过天堂。是的,当然,你现在在做无用功。
 
你在寻找着你本就是的答案。你所寻求的自己根本不需要寻求。你已经找到了。你从来没有迷失过!但你遗失了自己。你寻找着你的太阳镜,而太阳镜一直就挂在你的额头上;你寻找着你的钥匙,而钥匙被留在了锁上。你一直在追寻的我早已经存在于你的心上,不受任何干扰地。有什么能够打扰我?但太多东西能够扰乱你。它真真切切的,只是一个你自己玩出来的游戏,纸牌、沿街踢石子儿、或者扔球。

欢迎来到我的王国。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change-of-heart.html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