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出关后,牛去了哪里?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如果在老子的眼里,有一个自己,还有一个牛,那么决定老子出不了关。老子出关,他的关口在哪里?是嘉峪关?山海关?还是鬼门关?生死关?

 

都不是,在我的故事里,是自性关。对事物有没有自性的认识,分界着凡夫和圣人,分隔着世间和出世间,分辨着正见和邪见。自性见是一道墙,这边是凡夫,那边是圣人,它是诸圣都要出的一道必由之关。不但老子要出,庄子要出,释迦牟尼要出,一切圣人都要出,不出不足以为圣,不出不足以解脱。

 

出不了自性见,你过不了关。过不了关,你就在二元里,在时间和空间里,在生死里,在好坏里,在对错里,在善恶是非里。自性见是一扇无形的大门,一切圣人都从此门出。

 

自性见便是关。关内有万物,千差万别,有体有相,有生有灭;关外没有万物,只见一法,无差无别,非体非相,无生无灭。关内是十法界,关外是一法界。关内是世间,关外是出世间。关内是缠情束缚,关外是解脱自由。

 

如果老子在关内,有牛有我;如果老子出了关,无牛无我。所以,当老子出了关后,不存在牛,也不存在问牛的人,更不存在牛在哪儿的问题。

 

对于老子,牛是什么?牛是自性,当你能见证到自性无性,你便是骑牛出了关;牛是出离生死的交通工具,牛是修行的方法和实践,牛是法华经中长者的大白牛车,是诸乘之最上。

 

认识老子的牛,辨别老子要出的关口在哪里,你也能骑此牛出此关。传说老子出关后化为释迦牟尼——这是隐喻,是密语,是秘义。如果你也能骑上老子的这头牛,找到老子要出的关口,决定你也能化为释迦牟尼,不待二千五百年前,就在今天。

 

认识你的牛,认出你的关,出离它,回到一法界,回到实相界,回到老子、释迦牟尼及三世一切诸圣所居之处。你找到你的牛,你的关口,出去了吗?若你既没找到牛,也没找到关口,世间将是瓮,你将是瓮中之鳖,待烦恼、老死之手所捉了。

 

觅此牛,寻此关口,如那老子一样,出此关矣!

 

一念行者/文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