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经历到什么样的未来, 主要取决于当下这一刻的意识质量所以, 臣服是引发正面改变最重要的一件事。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都是次要的, 真正的正面行动是不会在不臣服的意识状态中升起的。 


对某些人来说, 臣服可能有些负面意义, 暗示着挫败、放弃、无法承受生活中的挑战、变得被动迟缓等等。然而, 真正的臣服与上述状况截然不同。它并不是指要被动地忍受你所在的每个情境, 什么都不做, 也不意味着要停止计划, 或是不采取正面行动。 

   

臣服是简单却影响深远的智慧——顺随生命之流, 而不是逆流而上。你唯一可以体验生命之流的时刻就在当下, 所以臣服就是无条件地、毫无保留地接纳当下时刻。它是放下对事物本然的内在抗拒。 

    

内在抗拒就是透过心理批判和负面情绪, 对事物本然说“不” ——当事情出差错时, 这种情形尤其明显。所谓“出差错”, 就是你心智的要求或严苛的期望, 与本然之间有了差距。这就是令人痛苦的差距。

 

如果你活得够久, 就知道事情总是一天到晚会出差错。如果你想要把痛苦和悲伤从生活中排除的话, 在事情出差错的时候更是需要练习臣服。接纳本然会立刻把你从心智认同中释放出来, 因而让你重新与本体连结。抗拒就是心智。 

 

臣服是一个纯粹的内在现象, 它并不表示你不能在外在层面采取行动, 并改变现况。 

     

事实上, 当你臣服时, 你需要接纳的并不是那个整体情境, 而是那个叫“当下”的微小片段。比方说, 如果你深陷泥沼之中, 你不会说: “好吧, 我认命, 就这样困在泥巴中吧。”放弃不是臣服。 

      

你不需接纳一个令人不快的生命情境, 也不需欺骗自己说这样没什么不好。你可以全心全意地承认你想离开这个情境, 然后就把注意力集中在当下时刻, 而不要以任何方式为它贴上心理标签。 

     

这意味着对当下没有任何批判, 因而没有抗拒、没有负面情绪。你接受了当下这一刻的“如是”。 

      

然后你就可以采取行动, 尽你所能让自己离开那个情境。我称这样的行动是正向行为, 它比来自愤怒、绝望或挫败的负向行为有效得多。在你达到自己想要的成果之前, 要持续地透过不为当下贴标签, 来练习臣服。 

 

 我用一个视觉化的比喻来说明我的观点。深夜里, 你走在一条小径上, 被浓雾所绕。但是你有一个强力手电筒, 它的光穿透浓雾, 在你前方创造了一个窄小而明亮的空间。

 

这里的浓雾就是你的生命情境, 包含了过去和未来;手电筒则是你有意识的临在; 而明亮的空间就是当下。 

      

不臣服会让你的心理形相 (也就是你小我的外壳) 更加顽强, 因而创造了强烈的分离感。你周围的世界, 尤其是周围的人, 就会被视为威胁, 然后无意识地想要藉由批判而毁灭他人的冲动就会升起, 竞争和操控的需求也出现了。甚至大自然都会变成你的敌人, 而你阐释和理解事物的观点也会被恐惧所主宰。

 

我们称为妄想症的心理疾病, 只是这种常见却功能失调的意识状态稍微严重一点的形式而已。 

 

在抗拒的情况下, 不仅你的心理形相, 就连你的物质形相——身体——都变得僵硬。 

 

身体的不同部位会出现紧张的情形, 整个身体也会收缩, 而对身体的正常运作至关重要的生命能量之流也会大受限制, 而无法在身体里自由流动。 

 

    

身体工作 (bodywork) 和某些形式的物理治疗对恢复这个生命之流会有帮助, 但是除非你在每日生活之中练习臣服, 否则这些方法只能短暂地舒缓一些症状, 因为病因——抗拒的模式——还没有拔除。 

 

你的生命情境是由那些稍纵即逝的状况组成的, 而你内在有个部分却不受这些影响。

 

只有透过臣服, 你才能触及这个部分。那就是你的生命、你的核心本体, 它永恒地存在当下的无时间领域中。 

    

如果你觉得你的生命情境令人不悦, 甚至难以忍受, 只有先经由臣服, 你才可能打破让这个情境持续存在的无意识抗拒模式。 

    

臣服与采取行动、进行改变或达成目标, 是完全并行不悖的。但在臣服的状态, 会有一份完全不同质量的能量流入你的作为里。

 

臣服将你与本体的能量源头重新连结, 而如果你的作为中注入了本体, 它就会成为一个生命能量的欢庆, 带着你更深入当下。 

    

经由不抗拒, 你意识的质量会大幅度提升, 你所作所为的质量连带地也会有所改变。

 

 

然后, 好的结果自然会呈现, 并反映出那份质量。我们可以称之为“臣服中的行动”。 

    

在臣服的状态下, 你可以清楚地看见需要做什么, 然后釆取行动一次只做一件事, 而且一次只专注一件事。 

    

向大自然学习, 看万物如何自然地完成运作, 而生命又是如何在毫无不满或不悦的情况下展现奇迹。 

    

这就是为什么耶稣说: “看看野地里的百合花是如何生长的; 它们既不劳苦, 也不纺纱。” 

    

如果你的整体情境令人不满或不悦, 把眼前这一刻从那些情境中分离出来, 然后向当下本然臣服。这就是穿透浓雾的手电筒。这样你的意识状态就不会被外在环境控制, 你也不再基于反应和抗拒行事。 

    

接下来, 好好审视这个情境的细节, 问自己: “我可以做些什么, 来改变、改善这个情境, 或是让自己从中脱离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就采取适当的行动。 

 

不要把注意力放在一百件你未来要做, 或可能要做的事情上, 而是要专注在一件你此刻可以做的事情。这并不是说你不应该作任

何计划——计划很可能就是你此刻可以做的那一件事——但要确定你不会一直在脑海中播放电影, 也就是不断把自己投射到未来, 因而失去当下。

 

你采取的任何行动也许都不会立刻有结果, 但在结果出现前, 不要抗拒本然。 

 

如果此刻你无法采取任何行动, 也无法从这个情境中抽身而出,那就利用这个情境, 让你更深入臣服的状态, 更深入当下, 更深入本 

体。 

    

 

当你进入了临在的永恒向度, 改变可能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而不需要你花费很多力气。生命会提供援助, 而且非常配合。而如果 恐惧、内疚或懒惰之类的内在因素阻止你采取行动, 它们也会在你意识临在的光芒中消融无踪。 

 

不要把臣服跟“管他的”“我一点也不在意”这两种态度混淆在一起。如果你仔细查看, 会发现这两种态度被“隐藏的怨恨”这种形式的负面性污染了, 所以它们根本不是臣服, 而是伪装的抗拒。 

 

当你臣服时, 把你的注意力导向内在, 去检查是否有任何抗拒的痕迹遗留在内。当你这么做的时候, 要保持高度警觉, 否则一小撮的抗拒可能会化身为思想或未被承认的情绪, 持续地藏匿在某个阴暗的角落。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LsG25EVzCF6xllp5UKWzE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