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当你于某时认为自己窥见了精神世界的秘密,你看到的是什么?如果某样东西轻拂你的脸颊,你有看到了什么吗?不管怎样,亲爱的,你眼见了一个念头、你意识到了自己的一个想法。你之所见无非是你的念头想法。你的眼睛看到了某样东西,你的头脑立刻将其在脑海里作些补充完善,随后给它一个代表其特征的名相。概念和词汇是名相。念头想法就是我们正在思考的东西以及我们赋予这些东西以代表其属性的名称。念头想法总是有针对性的。世上的生活为各种念想所追逐。念头想法看起来很像是在搅浑水,它们让事情复杂化,而非简单化。

你是如何做到的,能够知道这么多字词的含义?甚至一个小孩子怎么也可以知晓这么多?某种语言对一个地区的人来说是自然的流露和表达,但如何在另一个地方竟然有完全不同的语言形式?这个人趋之若骛的东西可能正是那个人所厌憎反感的。思想如何而来,它到底是什么?

也许声音就像一个波纹管,将振动泵入耳朵里,而语言不过是你熟悉的轻快的韵律。语言是奇妙的发明。但即便如此,有无这样的可能,在没有语言参与的情况下,沟通交流更为简便、容易、和容?没有了充满理性的语言的介入,你可能会更轻松。

但我赐予了你语言用以探索。有了语言,你就像一个身负弓箭的猎人。弓好比思想,你拉弓上弦,然后发射。你发射出你的念头想法,以便能获取某种反馈。反馈可能是另一个念想,可能是对于你从某个角度有感而发的思维之理解。如果没有语言,我的孩子们也许会更接近他们的真心,也因此更接近于真理。

你可能会很好奇,到底是你在创造念头想法,还是它们自动跑来占据了你的头脑。你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内有如此多的念想?你认为它们必定是从某处而来。你可能认为各种念头想法像鸟儿一样飞来飞去,然后在你的头脑中着陆。念头想法似乎是从各个方向而来。有时你认为你的念想经由你的思考而来,是你揭示了它们,是你把它们组合在一起;有时你认为念想是带刺的灌木丛,你跌入其中不能自拔。你,一个人,怎能在某一天会有这么多的想法,而在另一天你的头脑又完全一片空白,还得要你去找写念想来填补空虚?

当你不再有相关的思维时,或者说当念头想法不再来打搅你时,它们都到哪儿去了?

无论念想是来自你自己,还是像蚊虫的叮咬般不请自来,大多数情况下,你被它们浸透淹没。想法来得如此神速,似乎没有任何屏障可以抵挡。你的思想有着自由的范围和领域。通常来说,你有足够多的念头想法让你产生动力。念想最终会以它们自己的方式逃逸而去,但你仍然需要对它们负起责任来。

你就像一个有着众多孩子的妈妈,面对这么多孩子一筹莫展。念头想法就是你的孩子,你得为其负责。毕竟,它们从你而生。你需要学会如何控制它们,而不是让它们到处乱跑,甚至妨碍了他人。念头想法是很麻烦的东西,但你不能拒绝认领它们。它们是你的想法,它们经由这种或那种方式,经由你的思虑/借用/琢磨而生发出来,所以,你得对它们负责。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what-are-thoughts-without-language.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