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今天我们谈论什么?我们一直以来都在谈论什么?有什么关系吗?只要我们能够坐在一起像看向镜子般看向我们相互的眼睛,我们谈论的主题又有多大的关系呢?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亲爱的?究竟来说,什么最重要?

生活非常重要,它当然重要。生活包含了许多,然而,从长远来看,世上的生活并不是最重要的。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你们和我。你们所经验的世上的生活来了又去,但你们与我留存下来。最终,硕果仅存的就是你们和我。进一步来讲,甚至与你们分离的也不存在,这就是尘粒归于尘土的意思。

但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可能有人会说,什么都不存在,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东西,虚无包含着所有的一切。从一个角度来看,一切即是虚无;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虚无包含了一切,种子里包含着整颗树。

永恒存在着,它的存在无关时间的延伸,因为永恒把时间远远地抛在后面,永恒遥遥领先于时日。哦,是的,关于无限。什么是无限?它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它就是简单单纯的所是。

当然,这是你生活中的难解之迷。但它就是如此,它之所是与它之所续,不能在物质世界中得以体现,是个超越了地球时空的理念。从地球的角度来看,的确是个无解之迷。这怎么可能:无即一切?这怎么可能:一切即无?听起来这就像是没有高度的山,没有水流的河。

水其实也是虚幻不定的:你喝水,你洗衣,你出汗,你流泪,天下雨,坑积水,坑干涸。你是否认为我在讲废话,告诉你可以触摸的东西是你的幻觉,不可触摸的东西却是真相?

然而,为什么不呢?为什么就不能如此?

在我们的讨论中,我们可以说,我们有一个基本的共许的概念,就是事物的不可言说性,我们无法将之完全表达清楚,因为语言的限制。语言可以揭示些许真理,但它不能揭示全部的真理。

也许某个研究生的论文能够把一些事实阐述得较常人清晰,然而,即使这种所谓的科学论文也无法揭示一切。

我们可以说,世俗的生活就像是在生命的大海中学习一切关于大海的知识。但不管你之前学了多少,如果你一次都还没有浸没在水中,没有撩过水、尝过水、游过水,你之所学的基础是什么?下水之前你所积累的知识就好比是一本百科全书,就好比婚礼上永远的伴娘,从未做过新娘。

当你步入海中,除了你对水的感知,水的味道,你还需要别的什么吗?除了尽力理解它、深刻体悟它,你没有别的事情好做。世上所有关于游泳的知识都无法与你亲自在水中游的经历相比。至此,你不再需要更多的知识,你不再需要任何解释,你不再需要别的了解。然而,你,即使你在大海中亲身体验地游着泳,却仍然可能无法得到海洋的全貌。

当你步入光,你就在光中。当你步入永恒的觉知意识,你吸收并理解关于它的一切,尽管永恒并不是它。永恒属于你,它不可否认,当你拥有着永恒的觉知意识的祝福时,它是你归根结底的一切愿望。那么,你还需要什么样的解释和定义?

在你已经知晓如何游泳时,你知道该如何做---你游,世上所有的游泳指南都无法告诉你这个。而且,即使你已经在水中游着,也还不是故事的全部。即使你身临永恒与无限,不管你如何揣摩它们,它们仍然还是在躲避你,让你懵懂茫然。这两者实是一,难道不是吗?它们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ultimately-what-matters.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