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怎么认知和处理两性关系?

 

1

对我而言,没有两性关系,只有你和自己的关系。

进一步地说,也没有你和自己的关系,只有心和它的产物的关系。

心如何对待它的内容物,你就如何对待你的爱人或自己。

 

2

在心的世界,没有男女,亦无性别,乃至没有身体。因而,没有一个我和一个Ta,没有两性关系,以及没有任何其他关系。

在心的世界,没有自他,因而关系并不存在。

关系是它臆造的一个故事。当它迷惑,它坠入其中,如虫落网。当它清醒,它超然于它,如梦中物与醒。

 

3

当你回到自心,便能超然于关系

当你超然于关系,便没有关系要处理。如梦醒人,没有要处理的梦中事。

于心生的虚幻关系,不处理便是处理。

这是寂静,这是无为,这是最上乘的处理,是完全醒来者的作为。

 

5

如果你半梦半醒,认为关系虽幻不无,你就处理心和它的关系,纯觉足矣。

如果你感觉纯觉还不够,那就在意识中,以幻对幻,如水对火,如风对烟,如光明对黑暗。

如果你还在梦里,认为关系实有,你就移身对境。如移身躲车,如移形动影,如移脚对路石。

如果你在梦中梦,认为关系的不和谐、不美好,是对面的那个人造成的,那就推他攘他,怒他斥他,砭他揍他,让他转动以和谐于你。

 

6

关系的本质不过是意识,唯识而已。

独木桥上两个影子相逢,若两个影子都认为自己是真的,并互不相让,那就战斗。

若有一个影子认识到自己是假的,那就允许对方过去。

若两个影子都认识到自己是假的,那么独木桥上,两个影子可以同时过去矣,互不干扰。

我们常认为的,一个我,一个你,不过两个影子而已。

 

7

两只鸟雀飞到枝丫上,一公一母,一只在对另一只鸣叫。

公雀,母雀也。公雀,母雀也。公雀很高兴,以为母雀在唱和他。

然而,公雀的脚下有一只绿肉虫。母雀不过在对着她的午餐叫唤而已。

当你的爱侣在对你怒言或蜜语,你确定那是针对你的么?

 

8

一根绳子栓住了羊的脖子,羊说,你干么栓着我缠着我?

绳子说,我没有啊,我只是在做我的本分而已。

羊不喜欢它和绳子的关系,而绳子觉得它和羊根本就没有关系。

你认为你和某的关系,在某那里也是一样的吗?

 

9

心对关系说,我生下了你。

关系说,你没有啊,是张三和李四生下了我。因为张三,我变成了妻子;因为李四,我变成了情妇。

心不说话,关系找不见了自己,像影子在强光里看不见自己。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