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的階梯

 

我們並不想在這章裡討論每一個地球人格從嬰兒經童年到成人的各階段,

而希望討論每一個靈魂,在學習有效操控現實世界時,普遍經歷的各個步驟。

稍早我們在這本書裡已經說明地球就像一個教室,

在這裡,靈魂透過「觀想」最終的結果來學習「創造」,

目的是在之後更高的進化階段裡,只要透過思維的步驟就可以創造。

因此,物質層面只是培訓人類靈魂「思維過程」的一個實驗室,

它要求所有的創造及發明,都來自純思維概念的階段。*

[註:我們要趕緊指出:這並非地球國度的唯一目的。]

 

我們將為兩性分別討論這個主題,

因為所討論的過程是根據兩性的生理和社會差異而量身訂做的。

我們並非經由這項討論來表示「偏重」婦女解放的議題,

因為我們依據的前提是:性別角色並無優劣之分。

然而,在當今的文明階段,

不同性別所扮演的角色產生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學習進程:

其中一個是從「動物/身體」的能量轉變至「思維」的能力,

另一個是將這些能量轉化至「情感」的敏銳度及慈悲。

 

男性在思維方面的進化

在每一個文明的早期階段,農業社會往往佔有主導地位。

大多數男性都參與了某種形式的畜牧或農業。 [91]

在所有的農業活動中,個人實質上並不「改變」自然界;

透過砍伐或種植樹木、清理或播種田園、飼養動物等等,

個人只是引導或重新安排它。

農業活動是一種「觀想」的基本練習:

農夫必須在他的腦海裡或紙上規劃農作物的分佈、防風林的位置等等。

他會超越這類簡單活動去做的事情頂多是:建造圍籬和農舍。

然而,他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引導自然界固有的成長能量上。

通常,經過許多世的輪迴之後,每一個靈魂都經歷過這個準備階段。

 

在思維訓練計畫的下一個層次可稱為「建造者」,包括木工、紡織者等等。

在這職業範疇裡,每一個靈魂也會歷練許多世,

而自然物料的外在形體會被改變。

原木被切割並修飾,然後被用於建造與自然完全分離的架構:

房屋、傢俱、器具等等,

或天然纖維被紡成線或紗,被編織為衣服和其它物品。

在這個階段,建造者必須設計〜也是在紙上或在他的腦海裡〜

因為,在自然界裡是找不到這些形體的。

相對於農夫的思維要求,這是一個更加困難的練習,

而且在正規的進程中,靈魂必須在農業階段確實精通之後,才能成為建造者。

 

接下來的層次,需要操控無形或極為細小的天然物質:

它們的化學性質以某種方式被改變了。

冶金、玻璃製造、陶器和類似的職業,

在肉眼無法看見的層次上,增添了對世界的認識。

因此,被呼喚而出的是「想像」的能力,

以及「接受理論性假設」的能力〜雖然這些假設無法被可見事物證明。

 

最終,個人會進入基本微粒的階段,

在此,建造的元件並不是從自然界可推導的結果和現象。

電、磁、光的折射和反射理論,所有這些都需要用自然界最小的尺度去理解:

也就是,原子和它的組成分子。[92]

同樣的,這代表了一個嶄新的階段,

因為陶工和冶金家在文明的早期階段,製作了可用的物品(釘子,鍋子等等),

在這嶄新的階段裡,實驗者不僅要研發特殊的現象,

還必須發明全新的科技來「運用」這些現象

(望遠鏡、電話、電視、雷射技術、電晶體產品,等等)。

因此,實驗者在思維概念和創新能力上,甚至有更高的要求。

 

在當今地球上的文明裡,這些類別的職業都有數百萬的靈魂從事

(而最後一類的職業也有成千上萬的靈魂從事)。

一般來說,個人參與的職業類別強烈暗示著,

他已經精通了這個類別之前的階段,但還沒能完全掌握其它更高的階段。

然而,我們要趕緊指出:

靈魂通常會故意選擇比目前的進化階段低一級或更多級的生活,

只是為了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平衡與整合其中的能量。

例如,一位農民的質樸生活,雖然艱辛,卻能奇蹟般的調和靈魂與上主的智慧,

正如我們已經描述過的,只要讓他與大自然親密的接觸就能做到。

或者,有些靈魂必須學習「耐心」,可能希望用一世的生命成為農民,

因為極少職業需要慢性子的能力,去等待事物在適合它們自己的時節發生。

 

我們已經透過男性在傳統上一直參與的各種職業來描述思維的進程。

現在,我們希望解釋婦女在這個文明裡的傳統角色,

並且說明這些角色如何開拓一個人的情緒反應、加速愛的能力、

以及加強對他人的同理心。

當然,女性在「生物」層面的典型角色是:生育。

從她的月經期開始,直到更年期絕經為止,

每個月都會被提醒:她的身體是被設計來做什麼的。

同樣的,我們並非作出反對女權主義的評論,

只是說出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這與尊重、正直、或平等完全無關。[93]

 

在生產嬰兒的過程中,女性經歷一場「生理激素上的冒險」,

當中所釋放的化學物質,使她毫不質疑的愛上經由她的身體投胎的陌生人。

這是從「身體」到「情感」歷程的第一個階段。

即便一個靈魂去愛另一個眾生的能力非常初淺,

如果投胎為女性並且生育,也能確實經歷對新生嬰兒不可質疑的熱愛。

以此方式,靈界希望「愛的化學性刺激」能給予靈魂品嘗神性情感的滋味,

這個崇高經驗能引導靈魂想要去發展「愛」的能力,

而「愛」是他自己本質上的一個固有面向。

 

當然,準媽媽在生產前懷胎九個月,是另一種動力讓她去發展對寶寶的愛。

學習擴展愛的本質的下一個階段,是在「婚姻」的結合中經歷。

(我們並不是說生育的經驗應該發生在婚姻經驗之前,

但是,在一序列的投生經驗中,

靈魂主要的注意力通常會先受到對新生兒的愛所吸引,然後才是對配偶的愛。)

在婚姻關係中,一個人必須學會去愛擁有獨立個性的另一方,

而不是一個無助、依賴的嬰兒。

因此,擴展中的愛必須有能力去化解許多潛在的衝突。

這需要更大的能力去愛,以及在衝突及逆境中維持完整的愛的決心。

它需要的是愛的意願和意志力。

再一次,「身體」層面參與協助這個過程,

因為伴侶之間的性吸引,是被刻意用來激勵兩性關係的,即:為愛而努力。

 

下一個階段是在孩子青春期的「叛逆」階段培育他們。

父母必須有能力去愛那些以憤怒、怨恨、

及批評來回應「食物、住宿、鼓勵、及親情」的孩童。[94]

這需要非常大的決心和自我克制的能力。

青春期的叛逆經常與母親的更年期同時發生,

因此,孩子與母親身體或激素的作用使雙方「更難」去愛。

然而,從我們的觀點來看,激素所引發的衝突事實上是一件正面的事,

因為,經由在這些化學阻礙當中努力去維持愛心,

母親把「用意念使愛成真」的方法學得更好。

也就是說,那些不放棄自己孩子的人會學到這個技巧。

不幸的是,許多家長(尤其是青春期女孩的母親)逃避那不斷的衝突,

暗示孩子:這和青春期激素所造成的感覺同樣不討人喜歡。

 

這裡我們將討論的最後階段是我們所謂的「女修道院」

(請明白,我們有時候會對一個連續的進程強加上等級的標籤)。

 

當一位女性「嫁給教會」,許下宗教誓言成為一名修女,

她被要求奉獻她的生命給更廣大的人群。

不幸的是,許多修女被捲入修道院或教會本身的小小政治圈,

因而失去這個擴展愛的能力的機會。

但也有少數靈魂真正希望為全人類傳播基督聖愛,

而她們已投生地球如同德蕾莎修女( Mother Teresas)

將她們靈魂的璀燦光輝照亮這充滿期盼的世界。 [95]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