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斯坦科夫   启动EVENT

编辑 | 马克兔文

 2019-08-09

 

 

撰文 乔治 · 斯坦科夫

三位一体的争论

新柏拉图主义的三重分配: 1 神圣(存在, Nous ,世界灵魂); 2 个体灵魂 3 )由阿蒙尼萨斯 · 萨卡斯 (Ammonias Saccas) 教导的,并被他的门徒普罗提诺和奥利金所采用的物质形态和相应的下层世界。这种诺斯替的分类系统可以追溯到柏拉图,他在他的《蒂迈欧篇》和《斐多篇》的对话中曾经讨论过。

这三部分结构不是一个绝对真理的命题,而是灵魂现象学的描述性的陈述,正如我们从普罗提诺 (51) 那里看到的那样。基本上这是数字 “3” 具体应用的结果,如前所述,没有它任何灵知都不可能存在。

与这个三方分类系统相类似的是,奥利金的注释在圣经寓言的帮助下发展出基督教上帝的三方结构。因此,上帝由三个相互联系的神圣部分组成,形成了完整的上帝。这种关系在希腊语中被称为 “homooúsios” ,意思是 具有相同精神的实体 。这个词才是真正的新柏拉图主义的词,奥利金也只是运用这个词的意义(见上面的引文)。古希腊人把 物质 ”(substance) 理解为真实存在的 潜在能量 ,它是精神性的。根据普罗提诺的观点,存在 (Nous) 和精神是一体的,正如上面这段话所示。为此,不仅是奥利金,而且保罗也在他面前提到 精神 身体。

为了消除以前对新柏拉图主义和基督教所有根本错误的解释,我必须再次指出,希腊的 物质 概念与物理学中的 物质 ,虽然同名,但概念不一样。今天, 物质 一词在原子论之后一般被理解为由基本粒子组成的 物质 ”(matter) 。这个词不包括光子时空,尽管根据费曼、施温格和托莫加关于量子电动力学( QED )的理念,物质原子中的所有电子都不断发射虚拟光子,以维持其轨道的稳定性,进而维持物质的稳定性 (52)

在《新灵知》一书中,我提到了能量,并证明它是人类思维的基本术语,人类思维应该是一种完全公理化的思维。因此,基本术语既包括星光能量,又包括时空,后者是人类局限感知的产物;因此,时空是星光能量基本术语的一个 U 子集,并且是一个包含星光能量的元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任何灵知都必须以基本术语出发来发展真正神圣和超然的分类系统。

有了这个基础,我在灵知中证明了为什么过去所有的神秘学教义在表达神圣方面都失败了。普罗提诺在反对基督教诺斯替派的时候也持有同样的反对意见。同样的意见也毫无保留地适用于现代经验主义科学的失败,后者的目标是正确评估可见物质世界的现象。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一劳永逸地关闭了人类所有知识的循环。

由于星光能量具有高度的组织性,宇宙中没有偶然发生的事情或者混乱的事情,这两者只是被误导的人类思想的产物。星光能量的总和、整体、基本术语也叫做精神,意思是智慧能量(第一公理:终极等价原则)。能量的本质,可以从逻辑 - 公理化上掌握,我们现在可以用动态辩证、始终如一、没有任何矛盾的方式来描述物质形式的下层世界,以及它们作为能量从一种形式转变成另一种形式的整个现象学。

我在科学四部曲和哲学著作中详细解释过这个事实,这是我第三次重复了,因为我知道大多数人很快就会忘记它,回到他们过去那种 N 集的,排除整体、神圣作为一个元素的分离思维模式。这是人类所有不可知论思想的基础。这也是早期基督教训诫的关键,正如我即将展示的那样,这也将证明为什么基督教和当今任何形式的无神论一样,都是是不可知论的学说。

宇宙法则新的公理体系从一开始就消除了 N 集的概念和术语以及排斥整体是一个元素的概念 。我将证明,所有牢牢固定在教会教条中的基督教的神圣概念,都是 N 集,并且用一种错误的方式评估整体。因此,它们必须从人类的思维中彻底清除干净,这也是本书的目的。

根据奥利金的说法,理则基督 (the Logos Christ) 与世界的造物主和上帝之父具有相同的性质,早期基督徒当时以极端的人类中心主义来理解它们。然而,理则 (Logos) 在希腊哲学中既是能量的宇宙法则(赫拉克利特),又是精神、 Nous 的外在表现,只有借助人的逻辑才能掌握。因此,古代思想家发展出逻辑,使之成为他们 爱的智慧 ”—— 哲学的基础。这也是宇宙法则新科学的基础,这就是理则,一种普遍规律的全方位学说。正如我在新柏拉图主义的讨论中所展示的那样,这是理则的整个语义和认识论背景;其他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令人混淆的东西。

仅仅用来六百到七百年,这个术语就已经牢牢地扎根在希腊哲学之中,传教士约翰来到希腊,带着神秘的神示,但与普罗提诺相反,他只能把它们解释为大灾难的恐怖幻象,也许对好莱坞的科幻恐怖片来说是个好东西,因为它们有着明显的恐惧结构。为了给他那些有哲学见解的同胞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开始了自吹自擂自己的福音,直接宣布:

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Logos!——“ 太初有理则!

按照今天的标准,约翰所说的理则极为原始落后,就像那个时代一样,这样一个无知的头脑能在没有受过教育的基督徒中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这是不可理解的:

“and the Logos was with God, and God was with Logos. This was in the beginning with God”—— 理则与上帝同在,上帝与理则同在。上帝与太初同在。

废话!废话!废话!废话!!!这就是约翰关于理则所说的全部内容 —— 只不过是一个两三岁小孩在学会说话后不久对这个话题所讲的话。

但是,更吸引眼球的是约翰狂妄自大的声明,他是上帝派来的:

“A man appeared, sent by God, his name was John”—— 一个人出现了,是上帝派来的,他的名字是约翰。

这个声明表明,在这个奇怪的传教士身上有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和偏执的精神分裂 (53)

如果约翰真的关心希腊哲学中的理则,那么他应该像他之前和之后的许多有智慧的希腊哲学家那样,在他的福音书中详细地论述它。因为对哲学一窍不通,他把这个词放进了他的胡言乱语中,把基督教对理则的解释留给后来的注释者,比如奥利金,他也很快陷入了约翰设下的语义陷阱。这种情况直到今天仍没有什么变化,尤其是当教皇拉辛各最近经常在他的布道中谈论理则的时候,甚至对理则没有丝毫的理解 —— 否则,他也不会成为一名牧师了,但他应该成为一名简单而值得尊敬的神学教授。

由于约翰轻率地将理则的概念引入福音,所有的基督教学者和注释者都觉得必须将理则纳入他们的基督神圣概念中。对奥利金来说,这个任务相对简单:理则是 Nous 、精神的法则,是基督化身的一个人,他是灵魂和精神世界的代表。从这个意义上讲,理则和基督 具有相同精神的实体 ”(homooúsios) ,从此,人们便在基督教中谈论 理则基督 ”(Logos Christ)

译注: homooúsios 这个词的完整翻译是 具有相同精神的实体 ,在下面的内容中简化为 同体

于是,这些早期的基督徒,这些灵性暴发户和臭名昭著的抄袭者在基督教的转折时期聚集在一起,用一派胡言彻底篡夺和扭曲了赫拉克利特的理则;而剩下的希腊哲学,只为他们下流的目的和需要服务。

但是,由于理则明显比基督更重要 —— 新柏拉图主义者与早期基督徒的讨论中已经提供了这种见解 —— 这个词很快在基督教中被重新命名为 圣灵 ”(Holy Spirit) 。这是另一个新柏拉图的重复定义,因为理则在柏拉图主义中已经是灵性 (Spiritual) 了。然而,对于基督徒来说,新柏拉图主义的灵性既不是崇高的,也不是幸福的缩影,当然更不是所有灵魂的统一( 54 ),而仅仅是 与神有关 ”(Holy)

因此,早期基督教的注释故意忽视了 “Holy” 一词不是至高无上的意思 ,而是亚里士多德所认为的 最普通的属性 ,正如 Porphyry 在《亚里士多德范畴导论》中所写的:

因此,最普通的属性的定义如下:没有种类的属性,还有: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更高的属性 ”(55)

而一种以人为中心的主观评价,是既没有哲学内容,也没有诺斯替内容的。

这就为基督教对神圣 (Divine) 各种各样模糊的解释打开了大门,从此之后,每一个信徒都明白 “Holy” 是指别的东西。

Porphyry 写《亚里士多德的范畴导论》时,三位一体的争论还没有爆发,所以,在奥利金之后所有的圣经注释者,都有足够的时间自学关于亚里士多德对人类思维的第一和最高范畴的语义定义。毕竟,亚里士多德的范畴理论是旧世界几百年中,每一个受过教育的希腊公民的初级基础。这一事实生动地说明了,基督徒在宗教会议时期集合的教义,对希腊哲学的基本问题根本上就是无知的,甚至无知得令人恐怖。

由于对亚里士多德范畴学说的无知,也包括对以此为基础的新公理化的终极等价原则的无知,早期基督徒在不认识语义等价性的情况下,为基本术语发明了新的神学表达式。结果他们却因此制造了新的诺斯替认知问题,他们觉得自己只能用几百年来残酷好战的冲突为代价,来解决这些问题,就像卡尔 · 施耐德在描述奥利金留给基督教的遗产时写的那样:

在阿蒙纽斯 · 萨卡斯 (Ammonius Sacas) 最亲密的追随者中 …… 奥利金借助圣经来比喻上帝的三方结构,并把这三个神圣部分之间的关系描述为同体 (homooúsios)…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决定是,理则与世界创造者和父 - 上帝是否是同一个信仰的基督 ...

这是一个很好的新柏拉图派哲学,但从三世纪最后的几十年开始,文字审稿人卢西恩 (Lucian) 创立的安提奥切亚 (Antiocheia) 注释学派否认它是基督教的信仰。但是公众的辩论直到公元 230 年才开始,当时在亚历山大受欢迎的长老和执事阿里乌斯 Arius(56) ,似乎在反对亚历山大新柏拉图主义原始主教 Alexander ,用一种比较流行的方式,在清醒理性的安提奥切亚注释学派和亚里士多德范畴混合的基础上进行论证,基督不等于上帝,因为他不是永恒的,乃是一个受造之物,当然也是最高神中最高贵的。

这个城市总是有一些容易激动的群众 ... 开始在街上走来走去,唱着最新的流行歌曲: 有段时间,他(基督)不在,而在他成为上帝之前,他不是上帝, 很快,除了严肃的神学和哲学论述外,还出现了打架和争吵。 Alexande 没有出门,而他的执事亚他那修 (Athanasius) 与阿里乌斯是平级的 ... 他捍卫了奥利金主义,但并不完全认同它。最重要的是,他没有从关键方面来理解它:它将 自然相似 这一辩证术语变成了 自然平等 这一理性术语。这就使得代表同体 ( homooúsios) 的学派得出了极端的结果,基本上不再区分上帝和理则。激进的阿里乌派甚至极力要求否认上帝和基督是相似的。尽管双方都有着强烈的敌意,但都以自己的方式拯救了一神论,可是双方都抛弃了奥利金、基督教的柏拉图主义和辩证的认识论

最终康士坦丁皇帝作出了决定,他向尼西亚帝国议会强行规定了一个忏悔,尼西亚议会是由他任命的,只做了细微的改变就变成基督教唯一的 普世 忏悔(《使徒信经》作为一个忏悔,没有得到整个东方教会的承认)。 尼西亚信条 同时成为了帝国和教会的法律 (57) ,包含了最基本的公式,即 源于父的本质,同体父的本质,而非受造之物 。这里发生了一件不被人注意但很关键性的事情:在基督教中忏悔的核心不再是圣经中的句子,而是希腊哲学的概念,它在新约全书中根本没有出现过

尽管大多数与会的主教都服从了皇帝的命令 ...... 但它仍然激起了阿里乌派、亚他那修派、天真的圣经主义者和哲学反对派的反对。从 325 年到 381 年,人们对同体争议的狂热斗争愈演愈烈。 (58)

教会的历史从一开始就是这么令人厌恶,他们认为应该用血腥的斗争和无数的殉道者来证明一个正确的神性概念是合理的,以解决其智力上的不足。正如中东发生的事件所证明的那样,基督教的信众乃至今天所有的大众,其原始落后的灵性态度没有任何改变。甚至到今天,诺斯替和宗教的分歧仍然用武器来解决,而不是科学论述。

我们真的无法想象,受过教育的新柏拉图主义者也用武器来解决他们哲学上的分歧。相反的,在希腊化时期,整个地中海沿岸出现了活跃的哲学著作交流,许多新柏拉图主义者和思想家分散居住在从叙利亚到小亚细亚,穿过希腊和亚历山大到意大利的广袤地区。他们带着喜悦和智力上的不耐烦等待着普罗提诺或另一位古代思想家的最新著作, Porphyry 在《九章集》的序言中说道,他们经常坐船过来探望他们,并将他们的想法写在纸上。

整个教会会议期间都伴随着阿里乌派和三位一体教义代表之间激烈而残酷的斗争。 340 年的罗马、 341 年的安提阿、 342 年的塞尔迪卡 ( 保加利亚,索菲亚 ) 344 年的安提阿、 345 年和 347 年的米兰、 351 年的西米乌姆、 352 年的阿尔勒、 355 年的米兰、 358 年的安卡拉、 359 年的里米尼和塞琉基亚、 360 年的尼克和君士坦丁堡、 362 年的亚历山大、 379 年的安提约西亚、 381 382 383 年的君士坦丁堡。一系列的委员会(会议)想寻找一种方法来弥合这些诺斯替分歧,但是没有取得任何明显的成功。

基督徒们的注释尝试了各种折衷的公式:相似的 (similar) 、同体的 (homoioúsios) ,或者一种轻信于圣经形式的:类圣经的 (similar according to Scripture) 。由于这些妥协公式早就放弃了对神性辩证认识的主张,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因此,忠实信徒中能成功相信的人几乎微乎其微。

主教们搞了很多阴谋,试图通过国家权力来促成有利于两派的决定,这也导致了早期基督徒灵性上的退化。只是到了公元 381 年的君士坦丁堡,三位伟大的卡帕多西亚人和坚定的新柏拉图主义者(见注释 4 )的公式才得到双方的同意,基督教的诺斯替派系才得以实现一定的和平。

君士坦丁堡的卡帕多西亚的三位一体公式: 一种本质,三人结构 ”——(“one substance (ousia), three personal structures (hypostaseis)”) 意味着基督教新柏拉图主义对神圣的观点终于战胜了早期大多数基督徒反辩证和幼稚的代表性观点。精神能量意义上的本质 (Substance) 一词,与后来在普罗克洛斯 (Proclus) 著作中发现的实体 (Hypostasis) 一词都是来自新柏拉图主义的概念,在圣经中完全找不到。

当然,这一事实并没有妨碍基督教后来用一种粗俗、非辩证和极端人性化的方式来解释和应用卡帕多西亚人的三位一体公式:上帝成了天父,耶稣基督成了他的儿子,他变成了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殉道者的标志,正如开头提到的那样,圣灵是遵从上帝的意愿从天堂滴落到人间。通过这种方式,新柏拉图主义的超验概念:精神、 Nous 、存有、作为世界灵魂的所有灵魂的统一、作为能量法则和宇宙逻辑起源,在数学的帮助下可以被人类有限的头脑触摸的理则,被教会完全抛弃了。

基督教自愿选择了无知和理智上的敌视,终止于中世纪的隐晦主义和宗教裁判所可怕的迫害,它放弃了科学,并犯下了各种各样灵性上蠢行,这些蠢行的列表实在太长,甚至可以把它们编列为一部关于人类畸变的严肃百科全书。

卡帕多西亚人公式的墨迹未干,一场新的争论又爆发了,其根源依旧是基督徒无法辩证地解释神圣的概念,无法形成一个关于存在的清晰概念。

尼西亚信条和实体的公式给人的印象是,它们虽然圆满地解决了上帝与理则和精神的关系,但是上帝般的理则是如何对待福音书中的耶稣的呢?如果我们看了他在净化圣殿过程中所说的疯言疯语,这个人身上哪里能找到一个被赋予神圣属性的人该有的神圣的影子?

这场新的争论发生在基督一性论派之间,基督 一性 的代表和 二性 的代表和骨干。从诺斯替语义学的观点来看,这场争论仅仅是阿里乌派和三位一体公式代表之间争论的延续 —— 因概念上的缺陷而引起的争论,事实上,通过 U 集的数学概念可以立刻解决。

这场诺斯替争论的结果,只能被描述为基督教的 大动荡时期 。最终,教父和卑鄙的希罗尼穆斯推动了对奥利金主义的谴责。奥利金被谴责为异端,最终完成了教会与新柏拉图主义的决裂,至少在教会的政治层面上。从那时起,新柏拉图主义思想只存在于个别基督教思想家的头脑中,必须等待近千年,才能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重新经历它的繁荣。

 

结论

太阳宇宙中每一个化身文明的代表,都面临着两个基本的选择,这两个选择反映了它们进化过程中的两个发展阶段:

选择 1.

继续在分离、斗争和杀戮的状态中徘徊,直到他们摧毁整个文明的技术能力发展到足够先进,以至于需要面对另一个根本性的决定:永远消灭他们的文明,还是彻底改变进化的进程。人类现在正站在这一时刻,面对着这一可供替代的决定。

选择 2.

完全意识到地球上所有化身灵魂深处牢不可破的统一和相互联系,并永远停止他们之间的所有斗争和战争。先决条件是内化灵魂不灭和她在行星上反复转世的知识。

只有当一个文明的所有个体都意识到他们是不朽的灵魂兄弟姐妹,以一种非常具体、充满能量的方式化身,而不是象某些欢乐颂歌中所唱的那样的只具有象征意义,化身文明才会进入第二个进化阶段。

这样一个开明进化的文明,虽然进化的可能性是无限的,但将面临一个选择:要使其成员的生活更加富有创造性和幸福,需要走什么样的创造性道路?只有当一个文明的所有个体都意识到真正的创造才是真正的幸福,并且每一个真正的创造都包含了所有能量全面的建设性干涉,这意味着只有一个能够保证每个个体都有创造性扩张最佳环境的社会,才是一个进化的社会,只有这样,彻底毁灭的道路才会永远被摒弃。

不论是希特勒、斯大林、艾迪 · 阿明、波尔布特、布什,还是奥萨马 · · 拉登,今天的人类是由 儿童纵火犯 组成。但是所有的孩子最终会走完儿童的患病期,成为进化社会中负责任的成员。先决条件是,他们必须解决他们在漫长化身周期中所面临的心理、精神和哲学上的问题。宇宙法则新的科学理论和灵知,对于所有走上完美道路和与神合一的人来说是一个有价值的介绍,不过,这些书本知识只是硬币的另一面。

其次,最让人有收获的是倾听自己灵魂的轻语,有时是短暂的情绪,有时是闪电般的直觉,极少数是幻象,但它始终是每个人都应该遵循的内在冲动,只要它是由爱的翅膀所承载的。

神圣,只能通过个人灵性去体验,正如普罗提诺所教导的,因为每个个体都通过他的灵魂与万物一体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从这个意义上说,爱是对所有存有和所有形式的意识的一种全面建设性干涉的状态,每个人都能主观地从感官和情绪上感知它,而且方法同样有效;只有当一个人能够全面理解这种爱的状态,他才会努力无条件地传递这种感觉。

只有当爱成为每一个人际关系的准则,我们才能谈论一个进化的社会。爱不需要法律、惩罚或强迫来表达自己。它从每一种形式的生命中自发流出,从它充满能量的创造欲望中流出,将它所触及的一切,哪怕是人类心灵最黑暗的一面,都转化为建设性的干涉,转化为神圣的光。

这就是对新柏拉图主义的基本理解,基督教对它有着深刻的误解,我非常希望随着所有宗教不可避免地消亡,人类很快将经历一场全面的复兴,从科学上建立起理则和宇宙法则的新柏拉图主义。它在集体灵魂的精神黑夜中生活的太久了,看到大多数人仍然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生活在局限的精神心理状态下是令人痛苦的。

 注释:

51. 九章集, 10 11 12

52. 参见第一卷和第二卷中的玻尔模型。

53. 基督教和圣经中充斥着欺诈、谎言和人们不知道从哪里揭开真相的骗局。尽管教会声称传道者约翰和启示录约翰是同一个人,但直到今天仍没有提供一个证据。在普罗提诺和奥利金的时代,圣经口译员和基督徒已经用多种不同的方式证明了这两本书不是同一个人写的。从那时起,有无数的历史学家、神学家和圣经专家指出,约翰的福音和启示录肯定是不同的作者。此外,还有许多专家认为,这四部福音书是罗马的 Piso 家族(父亲、三个儿子和一个孙女)出于伤害犹太人的政治原因写的,本文所提出的事实和论据比教会的官方解释更可信。

1881 5 2 日,乔纳森 · 罗伯茨先生, PAT 成员乔恩 · 罗伯茨的曾祖,记录了一份奇特而高度真实的信息,从中我们得知耶稣基督的另一个名字是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他是保罗书信和约翰启示录的作者。实际上,他从印度带回了这些书信。阿波罗尼乌斯的灵对他启示录的评价也是相当清晰和挑剔的,因为它应该处于一种意识扩展的状态,这对我是另一个有力的确认,即这个信息是可信和可靠的。另外,阿波罗尼乌斯的灵声称,所有的福音书都是从他访问印度时从印度带来的诺斯替教科书中抄袭和剽窃的。由于他是整个罗马帝国的著名的老师,也是一些罗马皇帝的顾问,毫无疑问,这些教科书在当时受过教育的罗马人中广为人知,而且大受欢迎,并且可以作为后来恶意的人伪造四部福音书的模板。为了把所有这些碎片拼凑在一起,我建议我的读者再仔细阅读一次 这篇文章

约翰作为一个福音传道者的作家和一个人,对于我这样在巴尔干半岛生活了很长时间,并在旧大陆这个角落里经过过很多精神失常的人来说,他身上混乱不安的性格是不同寻常的。这样的例子今天在那里仍然随处可见。我本人在保加利亚和阿索斯山认识一些牧师和僧侣,他们都是约翰的贴花 (decal)—— 译注: 恶灵附身的通俗说法。

54. 新柏拉图主义中,精神和神圣中所有灵魂的统一的思想,教会不仅完全不知道,而且它自身的学说也有很大的差异,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教会必须完全抛弃它那些炼狱地狱的概念,把它那些天使等级制度的东西搁置起来,当然,还有所有的圣体都要 站在上帝的右边 这些缛节。但如果没有这些神秘的大杂烩,那么,基督教作为一种教义和教堂上的壁画和马赛克,剩下的东西就很少了。

55. 摘自《亚里士多德范畴》一书中的导言,作者 Porphyry ,汉堡 Felix Meiner Verlag 发行, 1958 年,第 16 页。

56. 康斯坦丁皇帝前后的几个世纪,正好是罗马帝国分裂结束的时期,阿里乌派不仅在旧世界,而且在欧洲许多地方都是占主导地位的基督教教义。在公元 4 世纪到 6 世纪之间,几乎所有的罗马士兵都是阿里乌派。哥特人在东罗马帝国被征服之后也成为了阿里乌派,后来把阿里乌主义带到了中欧和西欧。尤其是以前多瑙河畔的几个省,莫西亚、伊利里克姆、潘诺尼亚、诺里克姆和拉提亚(巴伐利亚、奥地利、瑞士东部和施瓦本的一部分,我们在中欧建造的光之城的大致位置)阿里乌派非常多。我现在居住的弗莱辛周围的这片地区,据说是被 8 世纪在这里旅行的大主教科尔比安(慕尼黑大教区的赞助人)基督教化的,更确切地说,是被武力改造的,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是阿里乌派。顺便说一下教皇拉辛各的另一个谎言,他在成为梵蒂冈宗教法庭院长之前曾经是这个教区的主教,他站在他的徽章(一头科尔比安的灰熊)上赞美过这位军阀科尔比安 (?)

57. 这是政教合一的国家主义,它从拜占庭开始,成为所有西方君主国的基础,包括最后一个绝对的君主国 —— 天主教会。基督教通过变成一个世俗的权力,来解释神圣法则和理则。在 6 世纪罗马法中的《查士丁尼法典》中,它也被称为 Corpus Juris Civilis ,这些基督教思想都找到了具有约束力的法律框架,直到今天。

58. 《世界历史中的神殿入口 - 基督教》,第四卷, 467-468 页,卡尔 · 施耐德著

译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6/neoplatonism-and-christianity-part-5/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