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Dennis的问题.

 

问题我们已经对很多关于大灾难或千禧年灾难的警告感到麻木了.显然,如果此类事件迫在眉睫,做为物质身体中的我们,会相当痛苦地屈服在等待这些毁灭的发生中.

 

DATRE: 好吧,这里所发生的是:每个人都在跳进这种"兴奋""潮流".在你们称之的"编号"系统发生大改变之前,这种兴奋早已存在.而当我说"兴奋",指的就是"兴奋".要知道,当某个"可怕"的状况发生在你们面前时,你们会感到"兴奋";同样,当某个"好事"发生时,你们也会变得"兴奋"-在物质结构中,2种情况产生的"情绪"是相同的.

 

现在,那些人正"兴奋"2000年后将发生的""事物.他们使用能量让自己感到"兴奋"-有什么""的事要发生啦?!事实上,你们已经开始了许多"伟大""壮举",比如你们的"医学""基因"技术,这是其中一件你们从未有过的"重大"突破.你们为这些将能做到的事情感到"兴奋",包括"移植"或培育转基因,或在有"疾病"的物质结构中做出各种改变等等.

 

兴奋还存在于你们的天文学家中,因为他们"看到"了新的东西,他们以前从未见过被你们称之的"天堂/外太空".他们还在你们的地底和水中都有了新的发现,找到了新东西.这种兴奋遍布各个领域.所以人们会说:"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然后,你们还有另一种关于"灾难""忧虑"的兴奋.正如我们所说,这是一个"对立"的星球,你想要哪一个呢?你是想要"忧虑","灾难""末日天启",还是想进入另一边,看到另一边的"兴奋"?那儿有人正计划旅游不同的国家,因为那些国家将为2000年举行盛大与热闹的"庆典".

这全都基于你的"信念"系统.当你进入物质身体时,你的"信念"系统就开始了.你选择你想"相信".你们有老师,父母,亲戚...当你是一个小婴儿时,他们就开始告诉你些什么.要么你被告知:",他好小";"他是红头发,好漂亮";"他不是很漂亮,但长大后会成为一个更好看的孩子" - 你们不断被告知,告知,告知,告知;而那些没有足够"完整性(对自己诚实)"的人,你就会发现他们很容易卷入听信别人所说的"陷阱".有的父母责骂孩子,让孩子感到"自责".接着这个孩子就想讨好父母,因为他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惭愧".但另一个小孩却说:"我不介意,因为我做了我想做的事情".再次的,这就是对立.你们在一个"对立"的星球上运作.

 

现在,假如你掉入只听信其他人的"陷阱",它就可以是一个星球的"灾难""厄运".要知道,这个星球上有人"相信":"当你死后,你就死了"-你的整个存在就结束了.但你还要觉知到,那儿还有人"知道"他们将在另一个现实世界进入另一种存在形式中.他们记得,所以他们会"计划"下一次进入物质身体中的体验.

 

所以这都是"明显"的对立.那些人说:"Okay,如果身体死了,那我就会去找出下一次我将经历什么,我不会重复这一次的存在体验".所以当他们再次"出生",他们会"计划"自己将成为什么.然后还有人说:",这不可能!" - ,肯定是可能的!绝对是!有人就正在做.但他们不会是那些你们经常""到的人.他们是少数人.你们不会听到那些"少数()",你们听到的都是"多数()",因为"多数"存在于群体意识中.

 

所以,你的"信念"系统将带你进入2000千禧年,无论是"享受"还是"受苦",那都是"你的"选择.

 

现在,假如没有日历,会发生什么呢?假如你不"知道"2000年即将到来,这当中有什么区别吗?对那些"悲观主义者",他们的世界将变得大不同,因为他们总在"计划"悲剧,却无法"接受"悲剧.

 

,John在大笑,但这是真的.那儿有人总在"计划"悲剧.你在商店里跟某些人谈话:"今天的天气真好,不是吗?" -",是的,但冷空气快要来了,要下雪了" - 你看,这是怎样一种回答呢?Aona却会说:"我可不介意明天,我活在当下";然后那些个体又会说:"天啊,你看她的脑袋都滚落到地上了" - 因为他们无法处理Aona的信息,因为他们寻找的就是"麻烦".如果你想寻找麻烦,你就能找到它.就好像那句话:"想寻找,就能找到".但是,一个不去"寻找/计划"灾难的人,当他们遇到"突如其来"的灾难时,就能很快处理-因为这情形成为了他们必须观察与"做出行动"的事件.这就是你们"存在"运作的不同方式.总之,选择绝对是"".

 

问题除此之外,那些相信这个世界需要被启迪,被惩罚或被破坏的人,都将以某种方式使幸存者变得更有灵性?

 

DATRE: 再次的,这是你们的信念.你无法改变人们的信念.你唯一能改变的是你"自己"的信念.这里所发生的是,总有人会告诉别人该做什么 - "告诉别人该如何去做"的个体是一个巨大的数量.我们试着所做的是,"告诉"你们任何事情.我们想让你们做出属于你自己的探索.我们能为你们展示你们的物质层"看起来"像什么,因为你们是如此沉浸其中,无法从客观的角度看待.

 

换句话说,"我们"的角度,我们能"看到"对立面;"看到"你们的星球是如何运作的;"看到"你们星球上不同领域中的群体意识,以及那些特定领域中人们思维模式的改变.我们能观察到这些,但你们不能.因为你们只居住在一个区域中,被一个环境中的一群人或一个家庭所围绕等,所以你们的"视野"本身受到了局限.

 

现在,你们的电视允许你们看到不同国家的画面,不同的风景,不同的剧本与不同的音乐.还有各种教你们如何修复房子与修整花园的节目.你可以拣选任何想要的.你们比以前的物质层拥有了更多选择.你们有电视,收音机,电脑等,所有这些"输入"都能成为你们的选项.

 

你的选择将让""成为""是谁.所以若你选择"灾难""忧虑",那儿有足够多的内容供你遵循.还有很多人都相信UFO将到来并"拯救"你们.所有这一切都是你们相信的.但我们试着所做的,是让你相信自己.如果你想进入另一种属于物质层,但与这个物质存在完全不同的体验中- 选择都是"你的".但如果你最终想去大宇宙,你就要尽可能地探索出"你是谁",因为当你在大宇宙中时,没有人能帮助你 - 你必须"知道"你是谁.

 

所以这一直是你的选择,是你想做什么.但只是"听信别人"的话,你是不会发现"你是谁".也许,你阅读这些资料,再阅读那些资料,都能从中观察出不同的东西,它能"激发""真正的你"试图与物质层中的""所连接的"知晓".因为物质层中的""不同,你在物质身体中没有全部的"知晓".这也是物质层有趣的地方,就是你可以把足够多的信息数量"放入"这些物质身体中.

 

这对我们来讲是极为吸引的.这种发展,这种进化,全部取决于""想在物质层中花费多长时间.那些通过"死亡"过程进入你们称之"生活"过程的人,同样能够"持续"他们的进化.对我们而言,当我们看到那些人这么做时,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他们从未失去掌控.他们开始"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将继续他们的方向,不断学习更多地了解自己.但每个人都以不同的速度发展.你想去哪里,""来决定.

 

还有那些灾难,灾难会发生吗? - 是的.但那不总是有灾难吗?还有可怕的战争?你们不是一直都有那些可怕的战争?你们甚至坐在马背上用长矛去刺对方?Okay,还有那些出现的可怕疾病呢?疾病Diseases,就是英语Dis-ease-"不放松"的意思.好吧,它们是不同的,药物不再起作用了.Okay,你们的瘟疫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一场瘟疫摧毁了整个城市.你可以一直不断寻找那些"坏事",那是非常明显的.但是,你却要花费很多功夫去寻找其它内容,并做出决定 - 为什么它是那样?我想成为它的一部分吗?这是我想体验的吗? !你并不会在得病之""才做出决定,而是在得病之""做出决定的.你看着它并说:"这是我想经历的体验吗?" -",不是"- 那么,你就不需要等到呆在医院的病床上后才说:",我不想要它".否则的话,那就太晚了,因为你已经得病了.然后,你再去解决不想要疾病的问题.我知道这听起来非常愚蠢与荒唐,但它是"真的".那些处于"掌控"中的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一直在做决定.你不会只做一段时间的决定.一个观察者会不断做决定,不断进行一切的进化.

 

问题我能想象出一个未来:在接下来几十年中,人类将重建灾难中破坏的家园,直至恢复成现在所存在的样子.我怀疑这样做能否使幸存者变得更有灵性?Datre能否看到这些地球未来预期的灾害?Datre认为这些是有益的吗?

 

DATRE: 我们无法干涉任何你们正在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我们是观察者,不是"修复者".事实上,我们已经"修复"过了,因为你们已经哭了太多次;但现在,你们必须开始"修复"你们自己.就好像父母让小孩子去做些什么,但小孩说:",我不想做""我不能做";接着父母又说:"好吧,那我帮你做" - 若这样的话,当这个小孩长大后会发生什么呢?他或她将变得完全"不称职"."去清理你的房间" - ",我不想清理" - ",没关系,这次我帮你做". 所以,当这个"孩子"35岁后,你走进他的家.他的家中有丈夫/妻子,还有到处乱跑的孩子,但由于混乱,你无法踏进他家的前门.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清理?很简单 -因为"我不想".那是"冷漠/无兴趣/漠不关心","我不介意","我不想做","我只做我想做的,只以我想要的方式去做".

 

但没关系,那是他们的决定,我们与之没有任何关系. 那样的人长大后,在通常意义上都是"不负责任".除非那个人说:"我不会再那么去做了" - 所以,你看,你想让一个"局外人"如何做呢?"局外人"可以在旁边大喊大叫,可以试着让你感到内疚,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除非那个人自己想改变,否则他永远不会变.

 

现在,对于这些即将到来的事情,那儿有什么好处呢?你们的"文艺复兴"时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人们如此"着迷""文艺复兴"?现在,你可以到处看到文艺复兴集会的地方,但他们不记得的却是:文艺复兴是一个"复苏"的时期.

 

现在,如果群体意识想经历这些东西,经历一个世界末日/大灾变等,他们就将把自己拣起来,清洗一遍,再重新来过.但因为"他们"体验过那个,你还有必要吗?这完全取决于你.

 

假如龙卷风来到,席卷了街对面的房子,你是否会受到影响?你决定选择什么呢?如果你对所有这些事物感到厌倦,那就将你自己与那些讨论这些的人分开.你不需要出现在他们面前.或者,假如你不得不出现,并听他们讨论:"看啊,这个将要发生,那个将要发生...";那么你就说:"好吧,如果那是你想要的" - 那些人会对你的话完全不知所云,因为他们不理解.2000年是否是世界末日?当然不是!2001年将发生什么也完全取决于你,基于""想要的.你希望享受什么样的"兴奋"? 继续.

 

问题在地球的物质范围内,是否有与人类大致相当的人类形式?或地球所在的太阳系是否存在于相同的或不同的维度或时间中?

 

DATRE: ,这是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 - 因为没有"时间". 现在,物质层存在于你们称之的一个"线性"时间内.它能让一切慢下来,为了你们在物质层中的运作,使你们以较慢的速度进入并体验.但实际上,一切都是"同步".

 

那儿还有"其他"的人类形式吗?是的!他们还没有发展到"这个"星球系统中你们所发展的阶段.他们会来这里吗?!如果他们想来这里,他们需要有一个与你们完全"不同",关于"如何来到这里"的概念.换句话说,假如他们来到这里,你是无法"看到"他们的 - 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与"粒子"工作.也许这听起来很奇怪,但与他们工作的"粒子"与你们的"粒子"是不一样的.所以,如果他们来了,他们不会"实体化".如果他们来到这里,他们是不会"降落到你们的星球上".

 

他们可以做为观察者来到这里 - 但肯定不会接近你.如果他们是观察者,他们会呆在你们的"泡泡"外缘观察,但不会进来.

 

你看,这里有不同的进化"阶段"在进行中...我想,你们提到的肯定是"星系"这个词.你看,你们的画面是你们所有的...你们的电影试着把"粒子"形式放到"其他"的存在中,虽然那很难做到.他们必须使用"想象力"以推测那些无法看见的星球长什么样子 - 然后,他们才能使用这些想象出来的东西与你们交流.

 

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他们看到了鳄鱼形式的人,并与他们对话等等.当你们不在物质身体中时,总会浸入些什么,试着找出"这一切是如何运作".这是他们进入不同的"东西"中所带回来的画面.所以,当你把这些东西带回来时,你为它们描绘出的画面,就成为了你的"信念"系统.

 

然后他们说:"我就是看到了那个鳄鱼人" - 是的,你看到了,我没说你没看到.但那是你自己的"画面".你很难让另一个人也"看到",因为它是"你的","不是"约定"好的.所谓"约定"好的,就是人们都"同意"的振动.比如:你们都同意那个被"约定"好的振动被称为一棵树.现在,你们还给树木分类,有各种学术用语.你们大家都不断"同意"彼此.,在这点上,我不能再说更多了.

 

回到2000,不要把它当做恐惧,把它当做一段令人"兴奋"的过程 - 新的事物即将发生.从我们的角度,以及我们在物质层中所观察到的,我们并未把2000年当做一个"开始".你们的"开始"就是你们在物质层中的下一个时刻 - 你的下一秒,就是你的"开始".这是"我们"观察的方式.无论如何,进入这个"兴奋"中吧.拿起"兴奋",在你的优势上去使用它.使用它,""变得"快乐";使用它,去获得对自己的新发现.一切全部由你决定.

 

如果那儿有"灾难""忧虑",那就让他们去"灾难""忧虑".他们没有任何可做的,除了对自己感到惋惜或遗憾.所以,你不需为他们感到难过,他们自己做的很好(上演着自己选择的戏).记住:观察-这全部取决于你.如果你不喜欢你所听到的,那就把它关掉.去寻找新朋友,做不同的事,去不同的地方.成为一个探索者,不要害怕出去寻找新的探索领域.不用担心那些"灾难""忧虑"的人,他们会照顾他们自己.最主要的是""要照顾你自己.你才是那个唯一能进化的.你无法进化别人,不管你跟他讲了多少道理.我们也无法进化别人.只有那个住在物质身体中的个体才是唯一能做出这一切改变的人.

 

所以,享受你们的兴奋吧.出去探索新事物,为自己寻找一个新生活.我们上次好像提过Aona看过的一则广告:"去做你想做的事,然后让它成为你做到的事"

 

我们要离开了,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