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孙猴子的自由

 

说到自由,有两种:

一是孙猴子的自由,

一是如来佛的自由。

 

孙猴子的自由代表强大自我的自由,

人们一说到自由基本就是指的这种,

他们一生所努力发展的,也是这种自由。

 

如果发展孙猴子式的自由,

你自由的极致,最多也就达到孙猴子——

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腾云驾雾,瞬息而至;

甚至不怕死,敢与阎王斗……

 

即使你有这等本事或能力,达到这种神通,

就真的自由了吗?

乍一看,从外在看,孙猴子好像是自由的,

但它是不自由的。

 

因为很深的无明,

像孙猴子这样的人身处不自由中,但他们感觉不到;

有细微的苦他们不觉,

那被他们每日的躁动或嗔痴所掩盖。

 

孙猴子被自己的习性所锁住,

但他不知道;

时时处处,有密密如水珠般的苦,

但他不觉晓。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

孙猴子这类人才是可怜的,才是佛所说可憨愍者

这种人比起那些没本事的,感到不自由的人,

更加难以唤醒。

 

二、如来佛的自由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呢?

如来佛一般的,

如来佛一般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如来佛的自由是什么样的自由?

没有任何习性的力量(自我是习性力量的另一种说法),

任何习性的力量都不能将他带动一步,

他时刻处在大光明藏中,对自身内外所发生的一切了了分明。

 

他不用上天入地,腾云驾雾,

他就坐在本位,如如不动,将整个天地囊括进来;

他不用从阎王殿将自己的名字勾去,

阎王来了觅遍三界找不到他那要生要死的人。

 

孙猴子的自由是在轮回里自在穿梭的自由,

但他的最大程度也没脱出轮回;

如来佛的自由则不同,如来佛出脱了轮回,

轮回只在他里面旋转,甚至根本就没有轮回的幻影生起。

 

如来佛荡尽了自己的习性,

息灭了他从前习性的幻影——孙猴子;

因此孙猴子死,而他获得了新的重生,

这种自由,只有死过自我或自我死了的人才会体会到。

 

如来佛的自由是安详的自由,

安详是自我息灭一万年后的自由。

安详不是有稳定的自我或慈悲的自我,

安详是自我消失一万年后的自然状态。

 

如来佛拥有的安详的自由,

远离激情,但生机勃勃;

不显强大,但没有任何力量战胜它;

他的自由像树独享它的生机和力量。

 

三、假佛的自由

 

有另一种自由,十分特殊,

它是自我的假死——假佛的自由;

那自由是:幻觉的自由,自由的幻觉。

 

有一类修行人,

以为自己开悟了——自己的自我死了,

他感觉他在享受没有自我——佛的自由

然而那不是真的,他在享受一种假佛的自由(佛也有假的)。

 

他在享受的,

是一种没有管束”——没有觉察的自由,

那是孙猴子的化身之一,

是习性换了一种错觉环境在继续放纵而为。

 

开悟前没有修治习性,开悟后没有修治习性,

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超越习性的自由。

如果他感觉自由,

那是向习性屈服,与习性同流合污的自由。

 

习性虽然是虚幻的力量,

但虚幻非常有力量——不管你开悟不开悟,

它怎么可能自动消退呢?

所谓修行,也主要是修治习性的。

 

从没见过不修而成的佛。

有人以为开悟后不修而修就是不修,这是错误的。

开悟后不修而修,并不是不修,

而是指修的方式和从前不同,以无为而为,切莫错解。

 

修行者,你拥有的是孙猴子的自由?假佛的自由?

还是如来佛的自由?

要拥有自由,就拥有如来佛般的,

不要孙猴子的自由,也莫要假佛的自由。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