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1

 

 

今天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在放音乐的时候,我的内心就有个感觉,我相信在放音乐的时候,有很多人会有同感,因为今天是我们在新频道的第一节课——上周我们受到干扰,没有上成课——其实即使受到干扰,没有上成课,也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它给了你一个空缺,给了你一个空档,给了你一个掉落的体验,你掉落了!你那一个星期,整整一周的时间,你似乎丧失了某种连接。

 

你是否丧失了这个连接实际上并不依赖于我们的公开课,而依赖于你,依赖于你有没有在这一个礼拜之内,依然维持着跟“神圣”的连接,也就是你在参加过意识内化课以后,你应该达到一个跟“神圣”跟“无限”连接的这么一个状态。这是我们结束两个月课程以后,每个人都必须要达到的状态。

 

也许你的状态不稳定,但是你至少曾经达到过。一旦你达到过这个状态,你就会产生一个对比。就是你融入无限时的那种感慨,跟从无限掉落以后的那种失落,会有一个非常鲜明的对比。这种对比并不需要别人来提醒你,你自身就能够感觉到那是多么大的差异。

 

你有一周的时间从无限中脱离,你有几天的时间从无限中坠落——哪怕你只有一天的时间从无限中脱离,你都会感觉你变成了一个孤儿,你忽然感觉你成为了一个孤岛,因为你已经体尝过那种深深融入无限的回家的感觉了。而一旦你从这个体验当中脱落,你立刻会有一个巨大的反差——你变得失落了,你变得孤单了,你变得似乎忘记了一些东西,丢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你渴望要把它捡回来。而你一旦再次回到无限当中,那种动容、那种感慨、那种神醉、那种几乎要落泪的感觉,就立刻又回来了。

 

只有当你的心,你的意识中心在无限当中的时候,你才会感觉到安全,你才会感觉到某种抚慰,才会感觉到有一种莫名的回到神圣当中的体验。你有一种自然的安全感,自发的。而当你在这种感觉下的时候,无论你做什么,都可以。乃至于你做的事情是失败的,你都不会在乎。因为你知道,即使你眼前的这件事是失败的,它也是通向远方的一个阶梯——它并不是真的失败,它并不是真的弯路,它并不是真的错误,它只是达到无限的一个正确的阶梯。所以,这就是刚才我说孔子那三个词完全无法形容这个状态的原因。

 

我知道他达到了,孔子也是一个了悟的人,他一定也达到了。当一个人在面对这样的自身境界的时候,他一定会词穷。这个境界难以用语言来表达。这个境界也许只有音乐,也许只有经文,也许只有感动才能更好地表达。所有贴近这个状态的东西都是无声的,它们里面没有语言,越是没有语言的东西越是贴近于它。

 

所以你将会发现这样一个情况,当你的意识一旦在无限当中,你就不在乎做什么。或者更正确的描述是:当你的意识一旦在无限当中,你自动会觉得你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对的,你知道它是对的,即使别人都说它是错的,即使你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认同,你也知道那是对的。

 

你享受在你正在做的这件事情当中,你透过你正在做的这件事,回到你的无限当中。所以显然无论这是什么类型的事,它都是对的。只要它能够再一次带你回到无限当中,它就是对的。即使没有任何人,即使旁边所有的人都不理解它。当你在一首旋律里的时候,它让你上升了,让你回到无限的状态。此刻你根本不在乎你旁边是否有人欣赏你弹奏的音乐,是否欣赏跟你完全无关,你不在乎。你就像一朵绽放的花蕾一样,你只是盛开了,你不在乎旁边是否有人。而在这个状态当中的时候,当你说话,你也不在乎别人是否听懂。

 

所以,在《大手印》当中他们提到,据说圣人有这么一种奇怪的状态。什么状态?他说一个大手印达到高阶的圣人,他将会出现自动化的语言,而这种自动化的语言几乎没有人听得懂,他在自言自语,他在自言自语的时候是如此享受,旁边没有人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也不在乎你是否能听懂他。

摘自《庄子耳语017》,夕阳著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86mCc408UDV60eTx1UG2wA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