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9

 

 

我有个个案,他是大肠癌第四期,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肝和肺。通过一系列的化疗,病情好转很多。可是,最近指数有所上升,他很担心和害怕。在最近的一次陪谈中,他问我:“指数怎么会上升?”我回答说:“可能是你的生命的整个格局还没有真正打开。”然后我建议他参加赛斯合唱团,但是他回答我的时候,面露难色,支支吾吾。自从他开始学习赛斯哲学思想,他真的改变了很多。他把整个公司放心的交给儿子,什么都不管,全权由儿子打理。

 

最近我也常跟学员们说:“你要真的解脱,才能真的自在;你要真的自在,才能真的心安。”什么是解脱?解脱是你是否有勇气打破过去种种的惯性和习性,并勇敢自信地去面对它们。你要具有被人讨厌的勇气,具有令父母亲失望的勇气,具有让人看不起的勇气。别人看不起你是他家的事,重点是你看不看得起你自己。这是一份自在的感觉:“不对自己失望,不否定自己,不看不起我自己。”

 

所以,当我建议他加入合唱团时,因为他即将要面对新的陌生环境,所以他面露难色。第一个原因可能是他唱歌很难听。但是我们合唱团所选的团员绝对不是唱歌好听的人,只要站在那边嘴巴张得开,不用发出声音就会是非常合格的团员。因为我们要的不是你的声音,重点是要你自信地站在那边当人形立牌。第二个原因是他可能不习惯这种活动,不习惯去面对活动中很多的陌生人。后来我又和他解释说:“合唱团对于你是陌生的,在你过去的惯性中你从来不会去参加,从来不会去尝试着打破这种惯性和习性。”

 

 

因为在我们原来的惯性和习性里面,有一个舒适圈。所谓舒适圈,就是你习惯的人际关系,习惯的活动范围,习惯参与的活动,你已经习惯了日常生活中所有的行为模式。一旦一个人习惯了一个舒适圈,他可能在生活当中就没有新的玩意,他就不断地在旧模式当中形成一种旧的能量循环。

 

所谓解脱,就是仿佛你学会了一个新的语言;解脱是仿佛你开始去做你过去舒适圈惯性里面从来不会去做的事;解脱是你能够打破过去的惯性,去认识完全跟你不同类的人,然后生命跟另外的一群人有了深入的情感交流。

 

当我建议这位个案去参加合唱团时,他回复我说目前他在参加球队团体活动。但是我告诉他,打球和合唱团是不一样的,打球是他的惯性舒适圈,而合唱团对于他说是一个新的生命冒险。当你展开新的生命冒险,你才会有新的能量;当你有了新的能量,你才能把肿瘤背后的能量抢过来。

 

 

我再打个有趣的比喻。当你在做运动时,如果你经常做某一类的运动,当你做久时,你所惯性使用的肌肉其实是已经固定的。如果你想训练其它的肌肉,你必须做不同类的运动形式。举个例子,我记得前几年有一次我去溯溪,即便我是经常运动的人,但是回来后我整整全身酸痛三天。因为平常我做的游泳、举重、跑步等,它们所使用到的肌肉都是我平常用到的,而去溯溪所使用的肌肉都是我平常使用不到的。所以当你在做运动时,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改变你现在所使用的肌肉群,才会达到燃烧热量的作用。而当你习惯了某一项运动,它就固定使用到某一类的肌肉群而达不到很好的锻炼效果。

 

我们的心灵也是一样,因为人的心灵有一个天生的本能叫逃避未知、逃避陌生、逃避挫折。当我们还在我们的惯性里面,我们不能解脱和自在。所以在陪谈时,我首先要坚持他参加合唱团这个提议,不论死活都要把他推到合唱团去,我就想让他站在那边感受出丑,感受到出丑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就是要他唱出五音不全的那个声音,让他的生命有一种不一样的陌生感。

 

关于治疗疾病,我还想强调一点,那就是:我绝对不会叫任何学员,不要去做正式的中西医治疗。因为我一直认为决定权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听从内心的声音。但是有时候私底下我会跟学员们讲句老实话,西医是治标,真正的治本还是要回到我们的内心,它是唯一真正的疗愈之道。

 

 

假设你们没有走西医的治疗,你们也不要真的太难过。如果你真的确定不走,你要有心理准备。“怕热就不要进厨房”,如果你真的不想走西医的治疗,你顶得住吗?不只是你个人,还有你的家人,他们顶得住吗?如果你真的决定不走西医的治疗,那条路会很不容易走。首先到时候你会不会感觉后悔,会觉得延误医疗,会想,要是早一点去接受治疗不就没事了吗?其次,假设到后来,你快要死掉了,你的亲朋好友会不会轮番24小时轰炸你:“你看你就是不听话,你看你就是死鸭子嘴硬,你看你现在后悔了吧。”有时候说实话,人要面对这几点,真的不容易。

 

举个例子,我之前有个学员也是第四期的癌症,她到医院做了全部全套的治疗。的确西医有它优越的地方,她整个乳房的肿瘤的确也消掉了,的确转移到肝跟肾的部分,也都消下来了。可是治疗一结束,过不了多久,马上她开始走路不稳,原来转移到大脑了。

 

所以,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触:如果你的治疗只是治标,仿佛底下就有它疾病本身的路径。西医的治疗只能撼动疾病的表面,不能改动疾病的进程,所以她只能在表面上好像看起来好多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医学过程,她就回去质疑她的医生:“为什么我这么历尽千辛万苦,接受了所有的治疗,但最后换来的是转移到了大脑?”医生跟她说:“那也没办法,也只能这样了。”那现在她只能接受大脑开刀。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当她的肿瘤还在这边的时候,它都能边治疗边转到大脑,那她还能相信大脑开完刀会没事吗?

 

所以,从头到尾,我绝对没有否定任何西医的治疗。事实上西医是治标,真正的治本还是要回到我们的内心。西医有它治标的功效,但是当你期待太高的时候,有时你是会痛苦的。

 

最后,我想问大家:你想做哪一种人?只要不杀人不放火,你不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我的意思是说,当你真的回到内在的有趣和好玩,谁说人生一定要很严肃,谁说人生一定要按照我们认为的那个框架?大胆地去展开你生命的冒险吧!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心灵的本质》

文字整理|孔丽娜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