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becomequantum 今天

 

 

问:亲爱的克里昂,为什么好像在通灵传导信息之间有着越来越多的相互矛盾之处?对我来说它看起来好像是我们越来越被分化成两个阵营——灾难阵营和狂喜阵营。我知道一种解释是这和通灵者的个人信仰有关,但这不足以解释现前通灵信息中如此大的差异。这到底是如何运作的?是不是给与信息的存有只是接入了另一些可能性而他就是基于此给出信息?在帷幕的你那一边,存有是不是可以决定给出教导,即使是它看起来和别人分享的完全不一样?在你那边有没有,例如,关于什么信息是应该被分享的讨论会或共识?

 

答:我想让你看一下下一个问答来作为这个回答的补充。你问到,这到底是如何运作的?你已经正确的回答了。所有的可能性都存在于地球的阿卡什中。[后面关于阿卡什的问题中有阿卡什的定义。]那些拥有最多戏剧的可能性就是那些在很多窥探者眼中最闪耀的,他们只是在多维的场景中寻找最闪亮的物体。但其它一些通灵者和先知则能够看穿这些事件并看到一个更完整的画面。他们不只是能看到各种可能性,而且他们能看出哪些是和你所在的3维现实更接近的。另外一些人只看到了事件但看不到围绕这些事件发生可能性的大小。

 

你们有多人会在高峰期惊异的聚集在街上,当交通顺畅大家都能安全回家的时候?答案是没有。没有人会聚集在无事上,不是吗?上下班的人和旅行的人不会去想没有发生的事情。你只是开车回家,很高兴一路平安。

 

然而,又有多少人会停下并呆呆的看着15辆车撞到一起,有人伤亡,有大火和浓烟?当这两种场景都给与一个声称能看到未来的人,你认为哪个场景会先引起注意?答案是最符合3维戏剧感知的那个。

 

在大火和浓烟之外还有更深远的东西,而这就是人类的辨识能力被用到的地方。辨识是通灵者通灵或预言过程中的另一半。你们当前历史中有很多有着显著能力的人,却只有少数的预言是正确的。而这又告诉了你什么呢?这告诉你或许他们并没有正确的解释他们看到的所有事情。也有另外的感知他们或许清楚的看到了,但在第二天又发生了改变!你看到了吗,未来是可变的,其变化取决于人类产生的跨维光芒(interdimensional light

 

只要有帷幕这边的存有给你另外一个故事,我就会停下并提醒你没有任何存有能告诉你未来——而克里昂也从未这么做。克里昂所做的只是恭喜你们改变了地球,并提醒你哪些是你们有的可能性,以及可能性的大小。没有帷幕这边的存有会给你们末日预言。那是人们通过他们自己的辨识过滤之后给出的关于他所见信息的解读。

 

当一个通灵者或先知从一个视像中回来并给你末日预言时,以下才是他们真正所说的:一个美丽的天使来到我面前并用双手带来了地球未来的可能...好的和坏的。而我选择了坏的那个因为它看起来要有趣很多!你看到了吗?到底是谁给出了这个信息?是携带着整个画面并保持沉默的天使,还是选择只传导了戏剧化部分的人类?所以你明白了,所有的信息都被给出,但只有那些人们喜欢带回来的那部分才被分享了。这把权利交到了人类手上并由他们自己对这些信息负责。一直就都是这样的,并且我们再次提醒你们,地球上所有的圣典都是通过人类传导给与你们的...地球上所有的宗教中的所有圣典。

 

记住,亲爱的,通灵是在用人类的思维去解读跨维的信息,这些信息来源于一个会造成混淆的地方并绝不是3维的。因此,在学习掌握的过程中需要练习,智慧和鼓励。小心那些随意的预言者,因为他们会用他们的天赋去无意的制造出一些戏剧,而很多人则会跟随他们,给他们看似的可信度。去找那些能给你完整故事的人,然后还能给你额外的信息指出哪个现实是最可能的,基于当前地球的能量。如果你喊的够大声很容易就能吸引一群人,因为这是人的天性。而要聚集一群人去听一个充满了希望和智慧的美好信息则要困难很多。但这些听众将会是温和的...并且将由他们传承和引领这个星球。

 

(译注:下面这个问答摘自凭什么阻止我翻译的《科莱昂问答集(一)》,在克里昂问答的原文中,这个问答就排在上个问答的后面)

 

问:在上一本书(《升起帷幕》——科莱昂第11本书)里,科莱昂谈到有两个国家要留心:中国和伊朗。它说,我们会惊讶地看到,智慧会来自这世界的两部分。但另一本可视为可靠消息来源的书却说,下一次核弹将来自伊朗!它将在全球范围影响人类。这可把我们搞糊涂了。我并非要比较两种信息才问;根本不是。只是,为何两种完全不同的信息来自于可靠的来源?抑或只是误会、鉴别或者另一种先到的可能性?我以为这种情况已经可以避免的。

 

答:你们中许多人活过了506070年代。那些年里,地球上的一个国家被美国总统称为邪恶帝国。你还记得吗?

 

那时,恐惧很多,几乎不存在希望,那邪恶国家被视为开启地球上核屠杀的先行者。它似乎比任何国家都强。它在太空领域领先,心血来潮时愿意使用其大规模核力量。

 

先知把这个国家看作是星球终结的一个主要角色……对事情如何演进非常重要。先知诺查丹马斯在他的四行诗里说过,基督教经文给出了即将到来的破坏的隐喻,只因他们与美国的核交换(译注:这是我听过的最文雅的词了!),所有都是以色列问题引起的。

 

这个国家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或苏联。它在二战结束后由原来俄罗斯发展而成。它强大、危险而且是星球上的超级大国之一。将近50年,它挥舞其影响力,许多以前的主权国家都在其支配与控制之下。

 

它也代表了一种旧的思维模式,那可以看到未来的许多人回来报告说,事实上,地球注定毁灭。也许你现在把这个答案与上一个排列在一起?因为这是我告诉过你的例子。那些看见者们告诉你厄运和忧愁,许多事与之相伴,因为围绕它们的所有事都说:是的,这就是可能会发生的。但还有其他人看到了即将到来的转变,但它不符合大多数人的想法。

 

我在1987年到来,刚好在和谐汇聚后。苏联依然很强大,预言仍然完好无损。不过,我告诉过你,末日不会到来,意识改变的奇迹将发生。一年后,不可能发生了。邪恶帝国自己崩溃了!几乎一夜之间,它功力全失。那些联盟国家打破了与主人的联结,取回自己的主权,冷战的威胁消失。随着它的消失,还有即将到来的核浩劫,它一直是半世纪以来厄运预言家们的食物。50年的忧虑、恐惧、计划编制和间谍被降级成惊讶,随之而来的是俄罗斯人民开始了漫长的旅途——几十年的压迫和经济崩溃后的经济复苏。他们现在仍然是,因为顷刻之间抹掉50年的社会是很难的。

 

那么我问你:在1980年,如果某个人类先知告诉你这将会发生,你会说什么?不可能吧?散散步?回家去多练习点通灵吧?你疯了吗?醒醒!诸如此类。因为三维情况就是那样。但互联次元的能量是强大的、意想不到的,而且没有时间障碍。

 

现在环顾四周。如今伊朗已被你的美国总统标为邪恶轴心。它看上去很危险,而恐惧、忧虑、间谍和计划重新回来。伊朗跟以色列也有问题。末日时钟被那些保存它的人们重新启动。所以,我想问你这些问题,灯塔……

 

1、苏联是否危机四伏?答案是肯定的——非常危险。

 

2、跟你现在的伊朗相比,它是更少还是更多危险?你回答了这一点。

 

3、当你看过跟我们说的一模一样的奇迹[苏联解体] 后,你打算要怎么处理这灵性历史呢?难道你要再次钻进山洞并希望神改变它?难道你要按照所有那些先知们的信息,在你房子下挖一个洞并贮藏食物?或者,你可能划燃你的光,创造相同的事件,你在1988年做过的事而且永远改变历史?

 

对于厄运和忧愁预言而言,伊朗和苏联没什么区别。事实上,设计是一致的。那时,俄罗斯人民不是敌人,但他们的独裁领导是。当领导层解散后,你可能会注意到那里没有死亡战斗。你可能会注意到解体是从内部发生,而俄罗斯人民给它划上了句号。他们是明智的人民,毅然承担改变自己历史,利用从地球其它地方为这方面的和平努力而加入的光。没有战斗,没有死亡,没有炸弹……西方诧异着。

 

伊朗人民非常有智慧。他们中许多都是年轻人……比你的文明的平均年龄还小。他们没有多少你有的旧事物,所以他们有不同的看法。他们没有激进地准备在某种为了神的最后战役里蒸发自己,许多人默默耕耘,想知道如何核对他们的领导,但仍坚持他们的信仰。许多人希望创造一个局面,可能会带给他们丰富充裕并在他们的地区内有更和平的生活。别搞错。他们不是要与西方结盟,或将要结盟。那不是他们的愿望。他们爱自己的血统和自己的先知。但他们想改变想法,那些想法都是用完即弃的烈士,被老人们所领导,似乎随时准备孤注一掷并带他们到毁灭的边缘。

 

他们在那小块土地上拥有的资源,给那里的几乎每一位公民带来财富。他们的智慧,因而,发球和平缔造者和实业家。他们伟大的先知教导他们团结,然而他们的统治者正寻求最高级别的分裂——反对星球上的业力血统[犹太人]。这些伊朗公民正观看着他们领导人的愚蠢,并很担心失去他们的生命和国家……他们可能是对的,如果他们什么也不做。因此,这里再次是自由选择。

 

因此我问你,你的现实是什么?是可能发生的旧模式呢,还是可以发生的新范式?我们以前已告诉你,这一切答案在你手里。那些教导厄运和忧愁的只看到旧有道路,他们不相信它可以改变。对他们而言,他们的预言跟其它一样好,因为他们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个潜在性,因为它在阿卡什纪录里。但其它可能性也一样,在那里,一个更明智的伊朗在中东扮演主要角色,不是通过恐怖主义,而是通过贸易和金融实力。

 

中国是需要石油的国家……远远多于西方国家。那么,你认为谁有可能弥补这种差额?会是一个决定攻击以色列放置核交换废物的国家?还是会成为新的富饶国家,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中国的强大资源供应商?

 

有福是用灵性估量实际的人们,因为他们更多地了解到事物如何转向,最终为子孙后代工作。我的展望没有改变,如今在地球阿卡什能量里的主要可能性是,你将会改变这种情况,正如上次那样,利用那时相同的被视为的奇迹和能量,而且不用50年。

 

在某些时间点上,人类,你得求做这些事的力量,而不是想像它们是来自上天的巧合或干预。现在,去做你以前做过的事吧,抛弃那些鼓吹恐惧使你无能为力的人。那些占卜师们,他们当预言无效时会迅速消失,但当事情又充满挑战时迅速重新出现,带着新的末日信息让你去消化。你注意到了吗?

 

(译注:上面这个问答摘自凭什么阻止我翻译的《科莱昂问答集(一)》)

 

问:我想,尽管这个话题是复杂的,我们也正开始从不同的地方得到信息,关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生世都是同时在被经历的。我正尝试得到一个关于此的清晰画面。克里昂在《升起帷幕》里提到过这些。我希望我的问题不会造成混淆,我尝试用语言表达一些某种程度上我能理解的概念但发现这有点困难。所以任何能帮助澄清这些概念的分享都是被欢迎的。

 

去年,克里昂,你谈到了阿卡什和阿卡什记录。你说过阿卡什是一个神秘的宇宙场,所有的过去都存在其中,如果有足够的人来激活它,我们就能够改变历史...并因而改变地球的未来。

 

按我的理解,是不是可以说阿卡什是现在曾被人类选择和经历的所有可能性的总和,而为了激活阿卡什我们就必须要有意识的创造一些别的,更好的可能或潜力,并且历史总是最终取决于人类最后的选择?

 

答:首先,让我们来谈阿卡什的3维定义。阿卡什被克里昂定义为不仅仅是这个星球的生命力量,而且还包含了所有的历史和记录。它包含了过去,现在和未来。它代表所有生命,包括那些你们在3维中看到的并还有跨维的生命,你们甚至还没认识到这些跨维生命。它也包括了盖娅,而她是阿卡什的掌控者...监督和顾问...还有是的,克里昂也在里面。

 

这个生命力量是动态的并随着人类的自由选择而改变。实际上神灵是测量了阿卡什以获得这个星球的振动量度,因为它包含了整个星球,甚至是神秘的东西。

 

你所经历的所有岁月都包含在地球的阿卡什记录里。当你,在这一生,决定改变你的振动时,忽然间所有其它的你认为是在你过去的生世也都改变了。很多人不理解这点,所以我会试着创造一个3维场景以助理解,并甚至在你问完所有问题之前就引入了它。

 

问:当前的一个振动改变是如何能够改变过去生世的,而他们会怎样?



回答如下:想象一下一部小说正在你面前被撰写。你正在被介绍一个又一个的人物,你看到了他们的故事并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你同样也知道这本书的作者可以任意改写他们。

 

假如这个作者想的话,他可以继续写书并管它叫《一个家庭的传记》。然后这就只是一个关于人们之间如何互动的有趣故事集。历史中充满了像这样的书。但让我们说,假如,这个作者忽然变成了一个大师级作家。他重织了人物之间以前未被看见的能量,达到大师的巅峰,写出史诗般的结局。忽然间,所有原先只是有趣的人物现在都成了大师小说的一部分。他们每个人扮演的戏分都能被检视并被看出和最后的史诗结局有关。一个人可以看着每个人物说,...如果他们没有这么做,那么这些其它的事情就不可能会发生。每个人物都被神奇的编织进了别人能量的看似巧合中。

 

所以我在说什么?这些人物就是过去世。如果作者在他的这一生没有做任何事情去把他们联系起来,那他们就只是作为过去世呆在那儿。是有趣的,但并不意义深远。然而,如果这个人(这个故事的作者)决定觉醒成为大师,那瞬间关于这些过去世是谁的认识就被改变了。他们是曾在地球上帮助创造和平的宏伟谜题的中的一部分!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你能看出你现在所做的事情是如何可能的改变了过去,或者至少是改变了你对过去的认识了吗?

 

因此,确实,你今天所做的很大的影响了阿卡什并改变了它的角色。所有的都被影响了,整个地球都被卷入了这个正在进行的能量变化中。因此,今天的能量变化重排了过去。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克里昂》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