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6

 

 

 

Q 我很痛苦,出生就是个痛苦,这么多年来,我就盼着死。有什么好的事情吗?也许有,可是这没办法抹去我对死亡的渴望。我也有梦想,可现在才发现梦想原来都是泡沫,一碰就碎了。我那么努力,就是不断努力不断失败的吧?如果老天生我那么受苦,受那么多尴尬,那为什么要有我这个人?为什么不让我去死?为什么活着难,死更难?死了会对不起谁吗?我已经不想这么多了,老天放过我吧。

 

A 亲爱的朋友,谢谢来信。首先,对你在信中提到的痛苦、难受、挫败、尴尬这些不舒服的感觉,树洞隔空给你深深的拥抱。被这些感觉包围着,想必不好受。这么多年,辛苦你了!另外,树洞想给你点赞:你可以这么直白、勇敢地表达出自己心里对死亡的渴望与想法。光是这点,就给我启发了。你的来信,让我观照到自己对“表达死亡”的忌讳。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沟通,何其微妙,仿佛是彼此在照镜子。透过他人,照见自己。或许,你曾经透过他人、外界,照到了自己的“失败、尴尬”,就如我透过你的来信照到了自己对死亡的忌讳。

 

而人又是多面立体的,透过你让我照到自己的“忌讳”,不代表我只有忌讳的那一面,我同时还有勇敢坚强、美丽动人的那一面,哈哈。有趣的是:当我们不断地和这个世界的人事物互动,不断在照到自己的不同面向时,我们要如何面对这些自己?

 

我是要批评自己:“为什么我那么没用,连表达出‘死亡’这两个字都觉得重重禁忌?!”还是我要借这件事来了解、观照自己:“为什么我那么害怕说出那两个字?我在担心什么?我心里是不是有什么顾忌?”

 

我到底是要“碾压打击”那个带着害怕避忌的自己,还是要更多地了解她,疼惜她,协助她慢慢放开禁忌?关于如何面对自己、协助自己,这件事是我们可以选择的、也可以学习的。

 

既然你已或多或少做好死亡的心理准备,既然老天目前也还没把你带离地球世界,那要不要试试重新开始?自己怎么开心怎么活?怎么疼爱自己怎么活?怎么可以抛开他人的眼光、别人的成败标准就怎么活?尽情地活到“别人的眼光”也拿你没办法,活到你自己也情不自禁地接受自己,爱上自己,欣赏自己。我相信,从“受苦受伤”到“疗伤”再到“创造”,你可以做到的,要试试吗?

 

你对死亡的想法与渴望,我想老天是听得到的。当你难受的时候,你依然可以尽情向老天表达、释放你心中的痛苦。但如果它还没有带你离开,你就请它指引你一条向死而生的路。或许这条路看上去不一定是“成功”的,但却是自我面对的。学习面对“觉得失败、难堪”的那些感觉;学习面对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也得不到外界赞赏支持的时候,如何还可以自我肯定、自我认同、自我赞赏 ......

 

亲爱的朋友,如平常你还有想表达与释放的话,可以继续给树洞来信。如果有缘再读到你的来信,且看看那时的我们:看看那时的我对表达死亡忌讳有什么新发现;看看那时的你对自己、对生死有什么新想法。诚挚祝福!

天天

 

 

《赛斯哲学体系:受苦的本质》

 

我的老师赛斯强调,在人的每一生中,一旦出生的条件被固定之后,自由意志将充分运作。就是说,出生时只决定一般性的条件,一旦出生后就海阔天空,任你遨游。即使先天不足,经由后天所做的选择与努力,仍可以使你的生活好转。所以没有被命运控制的无奈,你可以选择与创造,这是赛斯哲学体系最大的特色。

 

什么叫痛苦?你过得不快乐,且无能为力去改变。但这只是自我意识玩的把戏,而内我意识永远有能力改变。当认知到内我意识时,它可以在一瞬间改变你的人生。

 

有一点我们必须了解:自身不幸的出生状况,绝非外界强加给你的,而完全是你内在层面选择的。亦即你在还没成为胎儿之前,你自己已经先选择好了你的生命蓝图。可能有人会说,我没有要选呀!我没觉得是我选的,现在我也无能为力啦。

 

不要再耍赖了!第一你要认识到,没有人害你,没有一个对你不公平的老天。第二,你之后可以透过自身的努力,去选择改变你自己。

 

至于受苦的本质——受苦表示你走错路了,信念与人生观要修正,表示你要放掉“人生就是受苦”的信念。受苦是为了激起你的奋斗力,是要你去问哪里出错了?

 

为什么要有人间?我的老师赛斯说,就是要来创造一个物质世界的天堂。所以你不是来人间受苦的,而是来创造、学习、考察、出差、旅游兼玩耍的。

 

记住,受苦唯一的目的,是让你学会离苦得乐!而未来的人生,是要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挑战自己的人生。就像考试一样,不是为了得高分,而是为了把题目搞懂。

 

你要有此认知:既然是我选的,我就有力量了;也要去明白,我为何要这样选,一定有其道理与意义。

 

关键在于——拿回自己的力量!

 

请随时随地告诉自己——当下是威力之点。

 

——摘自 | 赛斯书《健康之道》读书会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