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陀的时代,有一个很愤怒、暴力的人,出于某些原因,他变得很好杀以致于他发誓要砍下一千个人的头。为了记得他砍了多少个头,他会从每个人身上切下一根手指。他用那些手指做成一串指鬘——只是为了记得数量。他的名字是央掘摩罗。

 

  他造成如此大的恐惧以致于路上都没人来往了——没人会去走他出没的道路。连有军队保护的国王也害怕经过那条路。一个人威胁到整个帝国。

 

  佛陀正要从憍萨罗国到另一个国家,发现一条美丽的道路,没有人车来往,他选了这条路。

 

  他的比丘说:「你没听过央掘摩罗吗?连他自己的母亲现在也怕去见他,因为他只需要再一根手指就能完成他的指鬘了。而且他是如此残忍的人,甚至不会犹豫砍下母亲的头。你在做什么?」

 

  佛陀说:「如果你没说,我可能还会改变路线,现在不可能了。那个人在受苦,因为他还需要一根手指,因为他需要砍掉一颗头。如果没人走这条路,这个可怜的人要如何满足他的目的?」

 

  他们无法理解他的逻辑——自己去送死?

 

  但当佛陀这么说,他们只得遵从。佛陀的比丘总是在比较谁比较亲近佛陀,但今天完全不是这样!所以这次佛陀和他的比丘有一大段距离,以前从没有过。

 

  央掘摩罗正在磨锐他的剑。已经很久没人经过,而今天他看到远方有一些人来了。于是他要做好准备。他很高兴,今天他的欲望就完成了。但当佛陀接近,他看到这个人——他的美、宁静、爱和慈悲。即使已经杀了九百九十九个人的他也在犹豫:「这个人不该杀。世界需要更多这样的人。我是个罪人、杀人犯,但我没有堕落到会去杀掉这么纯净的人。」

 

  于是他对佛陀大喊:「听着,不要再靠近了!回去。这是我第一次让人活着回去。也许你不知道我是谁,我已经杀了九百九十九个人。如果你再走近一吋,我就不会在乎你是谁。我可以看出你不是一般人。我杀过国王,但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美和光芒;我从没看过这么具有穿透力的双眼。请听我的话返回。不要逼我杀你。」

 

  佛陀说:「我无能为力。一个人无法停止两次。你必须原谅我。一切都停止了,时间停止了,头脑停止了…一切因为我停止了。三十年来没有任何移动。」

 

  他持续接近央掘摩罗。最后,佛陀站在他面前说:「你可以砍掉我的头。听到你为了一颗头等了好几年,那太过分了;应该要有人慈悲点。这个头和身体对我没用。我可以不用这个身体而活下去。你可以把我的头和手指拿去…任何你想要的…但在你这么做之前,是否可以满足一个临死之人的愿望?」

 

  央掘摩罗说:「好,我从不听从任何人,但你是一个非常勇敢的人。你甚至令我害怕。无论你的愿望是什么,我会做到。」

 

  佛陀说:「那就砍掉我们上方的树枝。」

 

  央掘摩罗立刻用剑砍掉树枝说:「奇怪,你真的是个怪人!这是什么愿望?」

 

  佛陀说:「那只是愿望的一半。另一半是:把它接回去。」

 

  央掘摩罗说:「我的天,我遇到一个疯子!我要如何接回去?」

 

  佛陀说:「如果你无法接回去,那你凭什么砍掉它?其次,你以为砍掉它会让你是个伟大的战士?任何小孩都能做到。如果你有任何智慧和勇气,就接回去。那才会证明你的勇气——不是透过砍掉。」

 

  央掘摩罗说:「这不可能做到。」

 

  佛陀说:「那就把指鬘扔掉、把剑扔掉。这些不适合真正勇敢的人;只适合隐藏自己懦弱的懦夫。我会使你成为一个真正勇敢的人。」

 

  他丢了剑和指鬘,跪在佛陀面前说:「请点化我。我知道你就是佛陀。我听过你,我相信除了你,没人会站在我面前。」

 

  佛陀点化了央掘摩罗。他的比丘无法相信他会这么做。他拒绝了伟大的学者,但却没拒绝罪人。

 

  天色晚了,于是他们回到波斯匿王的王城。波斯匿王知道了一切。他很害怕央掘摩罗以致于他没有走过那条路。

 

  隔天波斯匿王去看佛陀。他很尊敬他。常听他讲道。这是他第一次带着剑前往——你不会带着剑去听成道者讲道。波斯匿王说:「原谅我。我必须带这把剑,因为我听说你点化了央掘摩罗」——他紧张得满身大汗。

 

  佛陀说:「是的。但不需要带剑来。央掘摩罗现在是个比丘,一个比丘。你不用怕他。」

 

  但波斯匿王说:「那很好。他在哪儿?我想看看他。那个人是我这辈子的梦魇。」

 

  央掘摩罗就坐在佛陀旁边。佛陀说:「在这——他就是央掘摩罗。」

 

  听到央掘摩罗的名字和看到他,波斯匿王立刻拔剑。他的名字如此令人害怕。

 

  佛陀笑了。央掘摩罗也笑了;他说:「把剑收起来。如果你是个战士,你应该在我还是央掘摩罗时来找我。现在我是个比丘。把剑收起来!」他说话的方式,使得波斯匿王不得不收起来。央掘摩罗毕竟是央掘摩罗。即使国王也得遵从。

 

  佛陀说:「央掘摩罗,你得改变你的语气。你必须改变你的方式,因为你现在是个比丘。你现在会去乞讨,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因为全城都很怕你。当你去乞讨,也许没有门会打开…因为恐惧…但不要感到冒犯,那些可怜的人无法看到改变。也许他们会报复,但你现在必须证明你是比丘。」

 

  央掘摩罗去乞讨了。佛陀远远的跟在后面看会发生什么。这就是发生的情况——没人开门;没人给他任何东西吃。人们开始丢石头,站在阳台、屋顶上丢——他们仍很害怕,不敢接近。但他们把石头堆在屋顶上、阳台上。同时扔向他。最后,央掘摩罗倒在地上,他们继续丢石头。他全身都是血。

 

  当佛陀到了那,他倒在血泊和石头中。佛陀把他从石堆中拉出来——那是他最后一刻。佛陀说:「央掘摩罗,你证明了你是个比丘。你证明了罪人在一个片刻中就可以成为比丘。你活着时像个罪人,但你死时像个圣人。」

 

  央掘摩罗触碰了佛陀的脚后死了。

 

  佛陀被问了无数次:「你为什么点化一个罪人?」

 

  佛陀一再的回答:「我可以看到这个人的无穷潜力——被误导了。他只需要稍微转个弯,只要一个慈悲的、充满爱的帮助。他证明自己是一个胜过我其他比丘的圣人。他是我最资浅的比丘——甚至不到一天。昨晚才点化的。只跟我待了一个晚上。社会也许会说某个人是罪人或某个人是圣人——那是他们的分别。但我的意识只反映面具后的真理。」

 

摘自 奥修《剑与莲花(下)》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