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9

 

 

我们从小学到了“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我们从小被教育不要浪费时间。可是,你学了赛斯哲学思想之后,你会发现我们从小所教的不一定是对的。把所有的时间用在有意义的方向上,有可能是理性之道,你并不是真的在利用时间,而是恐惧和害怕内在的自己没有用。越害怕自己没有用的人越把握每一分钟。

 

从小我们不是被教育要利用时间、不要偷懒吗?所有的时间每分每秒不是要榨干吗?比如,你过去不了解睡觉和做梦的重要性,就会觉得睡觉都在浪费时间,觉得人如果能不睡觉多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能用。问题是这套方法并没有让我们更成功。

 

很多人说:“我这么努力,充分利用每一分每一秒,为什么我的人生没有更好?”因为我们把时间用在确定的预设目标,这种情况之下,享受时间变成了一个弱点或一项罪行,享受时间变成了没有意义或偷懒。比如,你跟朋友在咖啡厅浪费两个小时闲聊,你会觉得很浪费时间。可是,很多从事创造性工作的人,比如诗人,常常会在毫无目的的闲聊中获得灵感的。

 

 

我的老师赛斯说:“就极大天赋的创作者而言,如果你们的情形无论你们做什么,那个自然人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那个自然人强烈的憎恨放在他经验方面任何基本上无意义的限制。”

 

什么叫无意义的限制?比如说,自然人知道如何享受每一天。你不要说那个享受没有意义,自然人在享受过程中是如何从每一天的接触中收集创造性的洞见,如何经由做家事或做其他的活动来丰富自己具体生活。他不喜欢被告以他必须在不合理的限制下如此这般地做事。

 

我们理性把时间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做无意义的事;一种是在做你认为有意义的事、有生产价值的事。我的老师赛斯说这种分法不对。举例来讲,我记得在之前我诊所还没有开的时候,我有很多空闲的时间,那个时候我可能花一个下午在院子拔草,我还可能拿铲子去挖一个很大的洞。

 

 

你们也许就觉得很奇怪:“许医师,你怎么用那么宝贵的时间去做那些事啊?你不是要去拯救众生吗?”可是,当我在那个过程当中,我也许是能够跟宇宙心灵作感应。就像你在做家事或从事其他的活动,其实你是在每一天的过程当中在享受每一天当中收集到创造性的洞见,而不是用“规定的”。

 

那么,有没有发现你们教育孩子的方式错了?你们没有遵循孩子的天性,你们一直觉得孩子做你不认可的事情叫作在浪费时间。比如,我每次去上课、演讲,我会把所有我看到的东西全都变成我演讲的材料。我花很长的时间在看电视,某部分我在放松,可是我所有看的电视都变成我赛斯哲学思想的基础,我在收集这些资料。

 

当你进到你的内心,没有什么叫作浪费时间。举个例子,我养了一缸小金鱼,每天会喂它两次,会帮鱼缸换水。我喜欢看小金鱼尾巴摆来摆去,我会做些完全无意义的事。家里其他人说不用我来给金鱼喂食换水,我说这是我的工作,不要剥夺我的享受。也许你就会说:“许医师,你时间这么宝贵,这么多小时可以去做个演讲啊。”可是,我做这些看起来无意义的事情是在滋养我心灵。你们对待孩子亦是如此,一直逼孩子要念书,你们没有遵循孩子天性,反而书念不起来。

 

 

自然人他没有办法接受放在他的经验方面的任何基本无意义的限制,因为自然人他在享受时间的每个过程当中能够获得宇宙的智慧。

 

古人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当你的人生遇到最大的困难,反而那时候是你放下所有心情的时候。当你的人生行到水穷处,反而是你最不该紧张的时候。当你行到水穷处,为什么要坐看云起时?忘掉问题,而且忘掉伴随那些问题的心情,以便意识在另外层面创造适当的气氛,而那个气氛把答案吸引来了。

 

所以,当你在赛斯哲学思想里面,会看到所有的智慧。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神奇之道》

文字整理|程程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