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日子一天天的持续着。四季更替。无论冬或夏,你都依然如此。无论你在赤道上方还是下方,也是如此。无论是在地球和天堂,亦是如此。在幻相中,你是这个世间叫某个名字的那个人。可能是乔,或玛丽,但你真实的身份要远胜于贴在你身上的任何标签。

有意或无意间,你一直在寻找你真实的身份。内在深处,你知晓你远非表面所是的那样。人们叫你的名字,你答应。你与这个世间的音律共舞,好像你是全自动的,好像你是自动应答机,听着自己不断重复的录音。从你喉咙发出的声音是你的录音,但你不确定你发出和听到的声音来自哪儿,或别人是否有听到和回应,或你只是在进行中应答着。

你确信生活不该只是形式,也不确定在生活的整个过程中你的位置。你想知道,真的想知道,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难道真如想像中那样,只是弹指一挥间?那这是场真正的表演,或只是彩排?你知晓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上去,你好像遍布整个宇宙间,像耀眼的彗星。而同时,你又保持静止,未知,肉眼无法看到。

你多想知道这个世间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些事在发生着吗?有时你觉得地球是不动的,你也是。你可能奇怪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时间扭曲。你在时间隧道中吗,或到底在什么地方?你怀疑自己是否存在于地球短暂的生活中。你好奇你在哪儿,好奇自己是否能成为夜空中你许愿的那颗星。

你想你在某个地方。好像是,又好像不是。有时你看起来一点儿不真实,或者在任何事上,你真的有选择吗?你有想到过自己吗?你奇怪,分派给自己的角色,是否是真正的自己。

你想从这徘徊的梦境中醒来。你也可能是旋转木马,或别的什么。然而,只要你寻找,即使是旋转木马也有某种意识。

那并不轻松,试着去定位自己。本来你是坐在房间中的一把椅子上,可能是一台电脑前,但你并不确定这是不是你在的地方,或根本上你是否在什么地方。

你已经获悉我说的,你遍布整个宇宙,比你上方的宇宙还要宏大,远超出你的理解。你奇怪,有时你是那么捉摸不定,曾经一直是或可能是。

现在,你觉得你是在黑夜间经过的船只,你到底在经过什么?自己吗?什么呢?你可能是整个星球上唯一的一个人,没人要去经过,也没人经过你。即使是想像里,你是怎么来这里的,在这儿做什么呢?

这报道是什么?而问卷的问题会引向哪里?你不知如何填写,也不知意义何在。

然而,在一切的胡写乱画和摸棱两可之中,你靠向我,依赖我。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dancing-to-the-tune-of-the-world.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