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是一个游牧四方的旅行家,你知道的,即便在地球上,你其实也是在太空中遨游。太空也可以称为空间。我称你为旅行家,因为你总在旅途中。你从一个地方跳到另一个地方,从天堂到地球,虽然空间和地点并不是真实的存在。

从实际目的地来看,也就是说着眼地球来看,你总是存在于某个地方,总在某个地方,这里或那里,天堂或地球,你来回转换。更多的时候你感知到自己在地球上的存在。就像树上的一只鸟窝,你把它叫做家,而真正的家却似乎离你越来越远。天堂近在眼前,就像我之于你,相距如此之近。

我们之间遥不可及这个笑话的产生因你而起,我就是你,还有什么距离能比我们的合一更接近?你倾向于把我想像成高高在上,但我其实与你同在,随时随地。我是你的一部份,跟你打包在一起。我最亲爱的孩子,我永恒而无限的作品,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物,能把你我分开,只在你的妄想中才有这种分离的假象。

好好想想吧,我们作为合一而存在的可能性有多大?超过极有可能,远远超过极有可能,我们的合一是必然的。我们没法儿说赔率几多,因为根本就没有你我分离的机会。我们合一的机会没有赔率全是胜率。我们是一,总是,一直是,永远是。我们是无限而永恒的合一,我们是灿烂而绚丽的合一。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们是一,我从未对我的存在有过失察和忽略。我的存在就是你的存在。但你,我闪亮的火光,当你看我,看你,看我们,看我们的合一,你分开来看,能分多远就分多远。因此,你离开真正的自己相距甚远,因此,你把真正的你当成陌生人。然而,你没有也不能疏远我,你不能疏远我是我所是,你不能疏远你自己。

你自觉存在于黑暗中,因为你忘记睁开眼睛。你站在我的爱中,站在灿烂的阳光中。你并未站在我的对立面,亲爱的。你在我的亮光中,你是我的亮光,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芒,但你没看见我。

睁开眼睛,让自己习惯于明亮的光线,然后你会认知我,知道我就是你自己。这有多困难呢?你以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

这样来看,这样来想:

地球一直就是地球。曾经,她被看作是一个较小的的地方,直到远洋航行开始盛行,之前一直不被认为有多大。住在海岸边的人以为到此为止了。之后随着本来就存在的大陆和岛屿被发现,物理世界变得广大开阔起来。这里,其实是人们的意识在改变,除了意识认知的改变还能是别的什么吗?哪有什么新东西,只有对于发现者来说全新的东西。

同理,在发现我的过程中,你的视野扩大,阳光渗入,黑暗逐渐退去,云开雾散,你的世界越来越明亮,直到阳光充满,光明充满。你的眼睛在调整着,你的瞳孔在调整着,你的觉醒意识在调整着,调整着以适应我的光辉。我的光辉其实也正是你的光辉,名相而已,被称作的你,也是被称作上帝的你。

多重性的幻相已在世界上被撒播开来。即便是幻相,作物仍然可以收获,你留守其中。

别再留守其中。你已然对于世间的法则日渐明晰,你越发临近揭晓真理的一刻---揭晓你到底是谁这个真理。来靠近我,接近再接近,无限地接近我,直到你醍醐灌顶豁然大悟的伟大时刻,你将知晓那自有永有的真理---你我是一,我们是合一的全一。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a-grand-moment.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