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国际版授权注意事项|

 

本电子书是从 Zingdad.com 免费下载的,从不收费。欢迎你无限地分享!谨注意两点:不能以任何形式改动原文以防侵犯版权!不能以任何形式出售章节或全文以防伪冒!从本人做起,作者真诚地希望读者免费分享原文。

 

序:

 

它看起来像一本书。感觉就像一本书。它甚至闻起来像一本书!

 

它不是一本书!

 

... 是一个邀请!邀请你进入神圣的力量和无限的自我!与所有真实的你建立正确的关系时,你会与所有生命建立正确的关系。如果你接受这个邀请,那么你将能够加入到共同创造最奇妙的未来现实 ... 一个宏伟的黄金时代,一个全新生命的全新的世界!一个我们都知道彼此是一体的时代,同一个生命,同一个地球和神圣一体。一个我们觉醒自己就是我们造物主本质的时代!

 

 

暗居民的故事3

第三组统一者的特点是他们不标榜自己为谁服务。他们并不为自己或他人服务。他们知道他人自己最终都是同一位存有。他们也懂得对待他人的方式其结果最终直接显化在自己身上。在他们处于喜悦,幸福状态的同时(这也是他们始终想保持的),不会在为自己服务或为他人服务之间摇摆。服务的概念对他们并不是很重要。相反,他们的动力来源于对自己最真实的表达。

对统一者的理解应该反映出合一的每一个粒子都是绝对独特的。如果每一位都能找到自己最大的喜乐,然后如实地把它表达出来,那就是完美的。因为你知道,决不会有任何两位存有是相同的。因此也就不会有任何两位存有的喜乐是相同的。每一位都由于他的独特性而被爱和欣赏。他的独特性肯定是在某些地方被真正需求的。

对统一者来说,没有贫瘠,没有竟争。只有平衡和完美。这些存有们不会执着地去行动,而是选择保持状态,探索和观察。走进上帝的心中去寻找属于自己独特的天赋。然后用纯洁的爱和喜悦表达自己。

Z: 听上去好美丽。但是我有不明白的地方。你如何知道自己即与所有的人和事物都是合一的,又不丢失自我呢?我指的是,作为概念我能理解一元性,作为存有如果事实上你的确与万物没有分离...那怎么知道你是你呢?

J-D: 你的问题是有关个体性,有关遗失你的身份。让咱们再回到暗居民的故事里。你还记得在第二章我们第一次谈话时,我曾向你许愿要讲解彩虹的比喻吧?

Z: 对。现在你说起来我好象记得的。

J-D: 下面就是 ...

 


 彩虹的比喻

想象有一个彩虹,你是其中一个颜色。

在天空中你和你的兄弟姐妹们的颜色看上去都是个体和分离的,但实际上是吗?

Z: 噢,我明白了。所有的颜色都是连续的,对吧?

J-D: 是的,你看到的实际上是个完整的,无间断的,连续的光频率。它取决于观察者的脑海里是把它们整合起来,还是区分成黄色或是绿色。但是事实上,颜色之间是连续的。真正的意义上没有任何一种颜色,除非你这样想象它。

Z: 你的意思是说所有的颜色都是一种颜色。但天空中它们看上去确实是不同的颜色。从那个角度来说,我们可以理解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不同的颜色或称为不同的个性,但是都知道自己是明亮的一束白光的组成部分。

J-D: 我挺喜欢你这么说的。但是我们也可以从彩虹类比中换位观察。如果我们说根本不存在彩虹,怎么样?它完全是一个幻想。只有光和水气,两者的融合导致你相信你能看到天空中有颜色。但是你真正看到的是什么?你看到雨滴了吗?还是看到光束了?

Z: 我想两种都看到了。

J-D: 如果其他人在不同的角度看彩虹呢?即使两人站在几米远的地方看到的都是不同的雨滴造成的光。我认为共有三个因素。光,水气和作为观察者的你。你独一无二的角度就是第三个因素。对每一位观察者来说,彩虹看上去都不太一样。显然它取决于观察者站的位置。

Z: 从中我们能学到是 ...

J-D: 看来我还没讲清楚。好吧。让我们再回到你所有的兄弟姐妹颜色中。你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你有自己的体验。但是每一位观察者,也就是每一位你接触的人看你都不一样的。你在每一位接触你的人中被重新创造。这点你们应该深刻地思考一下。我敦促你思考是因为在接下来的对话中它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

Z: 等一下。比如说我是彩虹中的黄颜色。有100个人看我,他们把我看得都不太一样...那么哪一个版本是真实的我呢?

J-D: 这的确很有趣。另一个问题是:他们看你是真实的你吗?还是他们按照他们自己的想法看你?

 

 

Z: 这下对了!我们又回到原来那个点了。

J-D: 是的。我希望你从彩虹类比中理解到,即保持你个人的独特性又意识到自己与所有的颜色是合一的可能性,甚至与观察者及其它所有的现象都是合一的可能性。

Z: 哇!是的。那真是很酷。谢谢。

J-D: 现在我们要再回的故事中去,对吧?

Z: 嘘!对了。这真是一个精彩的对话!我们聊到有一批统一者,他们认为所有都是合一的。所以他们并不热衷服务于任何一个人。只是观察事务,到处逛逛。

J-D: 是的,他们致力于状态和观察。

Z: 他们不觉得无聊吗?

J-D: 完全不是。事实上相反。你做得越少,你就越有状态,你离上帝越近。我指的是你就能够经历提升,你就能够实现自己越来越伟大的宏图。能够拓展你的意识。人们在深度冥想时达到的最卓越,超常和极度幸福的体验就是从真正的寂静中得到的。从毫无思考中得到的,从状态中得到的。

Z: 那好。实际上这些统一者们都经历了什么呢?

J-D: 无法一言概论。他们经历什么取决于他们创造了什么。为了简便起见,让我们看一个例子,怎么样?

Z: 行啊。我们怎么称呼他?

J-D: 让我们称他为 ...”开心

Z: 开心?那不是七个小矮人之一吗?

J-D: 你可以这么说。或许称他为具有神圣喜悦中的开心

Z: 那么这是一个关于你的故事?

J-D: 这只是一个比喻。一个能够展示有关生命的故事,它与我们大家都有关系的。

 

 

Z: 那好。开始吧。开心都体验了什么?

J-D: 你要知道开心是属于那种珍惜生命,热衷体验,爱好观察和懂得事务的存有。他能从中获得喜悦。这就是为什么称他为开心的原因。那就是他的状态,幸福就是他的追求。当他第一次攀登支架扬升到亮土地时,他环视周围,为它的美丽而感叹。他静下心来,带着无限崇敬深深地感激所有的一切。过后他又发现,保持这样的状态使他变得更亮。他开始能看到更多的东西,周围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宏伟和壮观。他开始发现当闭上眼睛,放弃所有的念头时,就可以崇敬和喜悦地体验所有即时带给他的一切,并且能够带着自己的意识进行全真的精彩的旅游。终于有一天他突破了。发现了更高层次的存在方式。

Z: 你指的是比亮土地还高?

J-D: 就这么说吧,他后来意识到亮居民之所以亮不是因为那个地方亮,而是因为居民们具有一定程度的觉醒。显然他能够得出结论:暗土地并不是地方暗,亮土地并不是地方亮。真正的不同在于那些选择不同体验的存有们,他们的意识水平以及对自己认知的程度。因此他渴望得到更高的真理。同时也认识到真理并不在上面,下面或外面。一切改变是从内在开始的,就象他们当初扬升到亮土地时一样。所以他安静地坐着观察自己,静下心来期待着光的到来。他花了一段时间练习,终于达到了一个新的觉醒程度。从内在他找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找到了一个更高层次的状态,一个并不是具有内在光的状态,而是一个本身就是光的状态!从内在他可以和其祂存有们交流。他们一起玩耍,相爱和共创。他们即是合一体的,也是个体的。

Z: 就象彩虹一样。

J-D: 太对了。在这个层次上作为彩虹光的颜色,他终于真正体验到自己是与所有其它颜色是一体的...同时也具有个体的意识。

Z: 然后呢?

J-D: 这时我们可以说,他从此幸福地生活着,那是对他真实的描述。我们也可以说,他得到了他所创造的,因为这是永远正确的。但故事还没结束。在他目前这个实相里,在他这个光体水平上,他同时可以觉察到无数个其它实相。他和其祂光之存有们能够创造无限个实相,沉浸在创造的乐趣中。他也能够觉察到不是自己创造的实相,可以去探索其他存有们创造的实相。作为一个存有,他知道自己曾经生活在很多个实相里。那些数不清的实相以某种方式影响着他。所有这些都发生在当下。

Z: 这怎么讲?

J-D: 你知道什么叫记忆吧?对他来说并不是他想回忆。完全不是。对他来说他想要知道什么,即刻就有什么。就好象你想回忆童年时代,突然间你就在那个时代。即刻你就是个三岁的儿童在你母亲的花园里玩耍着。那就是他的状况。当然他可以进入无限个实相里的无限种生活

Z: 就象许许多个投胎一样?

J-D: 不完全一样。我的生活是带引号的,那是因为大部分的生活与你们理解的一辈子的生命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是不同的实相。

Z: 很难解释吗?

J-D: 很难。也许我们下一次再解释。关键这里要说明的是,开心能够随心所欲地使自己从一种内在喜悦和全知的状态降低到任何一种意识中去体验。他确实这样做了。觉得很棒,很美。当然他懂得自己比这些要大得多,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回到这个故事中,我会说:开心在他的意识中保持着记忆。他记得暗土地。他记得他曾经在那里生活过。这样他就与其他具有同样记忆的光之存有来到一起了。他们记起了当时呼救帮助时的痛苦。他们记起了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记起了在一起时的光体。

Z: 在暗土地?

J-D: 是的。

Z: 他们干什么了?

J-D: 你没集中听吧?他们什么也没干,你还记得吗?他们只是在那。

Z: 哇!那多好啊!他们找回了自己,拯救了自己!

J-D: 拯救?我并不认为他们拯救了自己。他们爱自己。他们带着自己的记忆去了那里。这次他们发现不仅仅是只有几个时间线和几个故事情节。而是非常清晰地看到有无数个故事的版本,每一个版本都有无限个时间线。他们看到在其中一个故事的版本中,所有的存有 --- 暗居民,STO存有,STS存有,统一者都回归合一了。每人以自己的方式回归。在另外一个故事的版本中,他们都找到了回家的路。但是---故事中有很多交叉情节告诉我们也有不少没有合一,故事还必须继续下去。

Z: ...对不起 ...我不是很明白。

J-D: 因为你身处在时间里面,只局限在线性时间内思考问题。让我来解释一下。在时间外面,一位存有可以任意在很多的地方存在。他可以在暗土地的实相里,同时也在合一的家里。这样的存有可以扮演很多角色。可以是脚踏实地的现实主义者,同时也是一位仰望星星的梦想者,一位亮居民,一位光之存有,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角色。这样的话他们没有限制。只是一个角度问题。同样你也是这样的。眼下你正是从一个很有趣的一个地球人的角度来看问题。除此之外,你还有许多其他的存在方式,包括是我,神圣的喜悦。同样道理,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是懂得合一的光之存有。在某种程度上,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上帝。

Z: 哇,那可是个大概念。

J-D: 确实是,我们需要再花点时间帮你理解这点。但是不着急 --- 我们继续谈话,以新的不同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直到你完全理解。

Z: 谢谢了。但是 ... ...这章我们本意是谈一元性的影响。我能理解我们所谈的一切都是完美的等等。但是 ...

J-D: 但是你想让我开始谈论我在开头许愿你的对吧?

Z: 对啊。请讲吧。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