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 很好。那是故事的上半部分。现在你对从上到下的结构有个大致的了解。但是,除非你从另外一个角度,即从下到上看问题,你还没有真正理解。因此,现在让我们完成故事的下半部分。

你要理解的是,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正在扮演你们自己选择的角色。这是一场巨大的,需要花几辈子时间才能完成的游戏,只有这样你们才能真正体验独立的自我,似乎相互之间是没有关联的 --- “不是一。这就是地球上目前的生活状况。但是,每一个游戏总有该结束的时候。最终,你会对自己说,在这场游戏中我该看的都看够了,然后你想带着游戏中学到的知识离开而加入另一个游戏。下一次也许你想玩一个规则不严格的游戏。总体来说,当你决定已经看够了一切的时候,通常那一刻你就选择开始扬升了。尽管我不喜欢扬升这词,但我还是用它,因为现在很普及。

Z: 等一会儿,对不起打断你了。为什么你不喜欢这个词?

J-D: 扬升?同样道理,就象我不喜欢高我一词一样。扬升这词有向上移动的含义,但是你不是向上。你不需要到任何一个地方。你疗愈,你重新收集和储藏你自己的一切,你成为更多的你自己,然后你开始回想起自己真正是谁。一旦你这样做了,你会自由地引导你的意识进入更高的密度。在那里你可以探索其它时间线或在其它现实中參与共创或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你看,扬升的过程本质上就是把你自己引入内我。如果你想脱离目前这个系统,只有这样才能离开而到另一个现实中去。

目前地球上有不少人进入扬升的道路。他们在这个现实中结束了这场游戏及其规则,他们正准备成为更伟大的自我。你也正在朝这方面努力。极有可能每一位读者也是这样。不在扬升道路上的人们对本书不会有太大的反响。他们会觉得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因此,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说你和读者都在忙于扬升

Z: 然后呢?当我们扬升以后,将会发生什么?

J-D: 这不是一个象你问的那样一步到位的过程。在你扬升的时候,你将醒悟到越来越多的自我。透过这个世界的幻觉,你开始看穿将人类圈在游戏中的假象。你开始找到对自己和他人真诚的爱。你开始释放你几辈子由自己造成的内在的恐惧和痛苦。你不再认为自己是个牺牲品,而是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是本人经历的创造者。当这点成为你的真理时,你今后的经历将与你的信仰相对应。总之,你将成为创造者,而不是孤独的,丢失的牺牲品。

Z: 嗯。那与一元性有什么关系?

J-D: 问得好。你要知道,只要你认为自己生活在小我 --- 它是自我中认为独立的那部分,因此觉得必须自己做所有的工作 --- 这样,你就无法与其余的部分共创。你就不可能与伟大的创造力结合。当你开始用心和爱创造时,那你就找回了一元性能够与你一起共创。那真是天壤之别。你,单独一人 --- 自我做对,或与其他创造物合谐。在后者,你将发现生活充满了奇迹和惊喜。在前者,你将发现生活中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必定會出錯:因为你是孤苦伶丁,为缈茫的希望而孤身奋斗,理所当然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必定會出錯。因此选择是你的。你可以保持独立,孤身一人继续将这个密度的游戏玩下去;或者你可以离开游戏,决定把别人看做自我的另外一部分。你可以选择一元性和爱,从此你就开始扬升

Z: 扬升过程是什么样的?

J-D: 简单讲,在这个过程中,你越来越意识到你是你自己生活现实的创造者,并且越来越熟练地掌握现实创造的技巧。它意味着每一个人将创造自己的路,体验自己的创造。每一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因此不可能詳细描述每一个人的选择。但是,我们能够讨论一些共同点,下面的谈话将从不同的角度帮助你理解这个问题。现在,我想让你了解的是:你和你周围的人正在体验你们自己的扬升。正确地说,你们正成为你们自己的内我。

Z: 哇!我正在上一台阶啦。

J-D: 是的。其实没有象建筑里的楼梯那样有明显的等级,但是目前你这样认为也好,它能把问题简单化。当你仔细考虑这个问题时,你能够想像得出上帝创造了你的神我神我又创造了你的内我内我又创造了所有投胎的你吗?通过经历这些生命,通过你做的选择和信仰,所有这些就是你重新创造自己的过程。当你重新创造自己的时候,你重新创造你的内我的一部分。你和你的内我同时參与这个自我创造的过程。因此可以说,你是正在体验生活经历的内我。如果你能理解这点,你能看到你的内我创造了你,你又创造了你的内我吗?看到我们是一个不断自我创造的伟大的存有吗?

Z: 哇!真是太棒了!但是,嗯 --- 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这点?我指的是,我认为你是非常强大,出色等等的存有,相反,我经常感到迷惑,痛苦,孤独和丢失。

J-D: 事实上,你到地球来的目地不是为了来了以后马上扬升的。你来是为了生活在这里。体验一下独立是什么滋味。在那种状态下你确实有孤独,丢失和无能为力的感觉。不幸的是,那都是游戏的一部分。只有当你想结束游戏时,你才开始回想起自己实际上是位非常强大的创造者。当你开始记起这些时,你就开始释放孤独感,从此以后你能够真正作为内我开始创造自己。

Z: 这么说,在每一个阶段,我们都是的存有,只是通过体验多样化来创造自我。

J-D: 很对!上下投影一致。你们共同创造你们自己。首先,你们共同创造你们的内我内我本质上又致力于共创你们的神我。所有的神我们本质上又致力于共创上帝。你看清了吗?把这个概念扩展出去,你将会看到我们都是。最终,只有创造了许多,这样祂能够通过无数多来体验祂自己,并重新创造自己。许多创造了无数多无数多” ---一直到无限多许多中最小的和最年轻的也在创造自己,因此也重新创造了所有。就象分形,你可以永无止境地放大或缩小到任何方向去看。也象全息投影,最小的颗粒也包含全部图象。

Z: 那真漂亮!

J-D: 我很高兴你能喜欢。这是我的真相,是从我的角度看的。还有很多其它的角度。也有一些角度与我的完全不一样,但也是有效的。

Z: 嗯。等一会儿。怎么可能你的真相和其他人的不同,但又都是真的呢?

J-D: 那很简单。所有的真相都是真的,但没有任何两个真相是相同的。我能够理解为什么你觉得很奇怪。适当的时候,我让你与我们的灵魂伴侣(也是你的灵魂向导)8讨论这个话题。你可以称之为什么是真理?。问祂这个问题,好吗?

Z: 行。

J-D: 现在,如果我们继续下去--- 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你的神我。在我的内在包含你所有目前和将来的其他版本。我创造了你,你也创造了我,就象上面解释的那样。你是一个非常非常伟大的存有的一部分,我们一起极其专注地不断參与自我创造。从我的角度,我可以说,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

Z: 我是你的投胎?

J-D: 是的,你可以那样理解。或者可以说我正在作为你体验我自己的创造。

Z: 除了我,地球上还有多少其他神圣喜悦的投胎?

J-D: 这是一个比你象想还要复杂得多的问题。我要是从你的角度来回答的话,在目前你生存的这个时间线上,只有一位神圣喜悦在地球上投胎。那就是你。我们的灵魂并没有意向要有很多投胎生命,有些存有会有很多,比如光亮

Z: 很酷。你让我完全出乎意料。我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J-D: (祂笑着说)那好。不过我认为这章应该结束了,你可以让思维休息一下。你已经有了我们今后谈话的框架。下次我们的话题是什么是一元性?

Z: 棒极了。我想说,觉得很奇怪,这个对话实际上就是我和我自己的对话?

J-D: 是的。如果你理解得正确的话,整个宇宙就是上帝与自己的一个小俏俏话。这样看就不是太奇怪了。

Z: 小俏俏话!宇宙难道不是包罗万象吗?

J-D: 几乎不是。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太博大了,你指的宇宙只是现实结构中的一小部分。有无限数量的这种现实结构。所有的现实加起来也只不过是上帝表达祂自己的一种方式。还有无穷数量的表达方式。

Z: 哇。现在你确实让我头昏颠倒。我能看出还有好多东西要谈。非常感激你今天与我交谈。我感受到如此的爱和恩典。

J-D: 很好的感受。我也有同感。但是就象歌词唱的那样,你什么都还没见到呢!象这样在一起的谈话我们将有好多乐趣。我们很快再谈。

 

译自:ZINGDAD.COM

排版 | 马克兔文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