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重复我自己,我不健忘,我以各种我能想到的方式重复着我自己,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让我的话深深铭记到你的心里你的脑袋里。你很介意我重复我自己吗?

如果我是一名高尔夫教练,我会向你一次又一次地展示同样的动作,你则会不断练习,甚至我教你的动作都会成为你打高尔夫的一个固定模式,某一天你不必听从我的教导,你不必考虑我说过的一切,你不必去想:我是一名学习各种高尔夫球技巧的高尔夫球手。某一天,你将不得不更进一步说:我是一位地球人类,正在学习如何让自己成为最好,为我自己也为了我能连接到的所有人。我有一块隔音毯能高起点地教我,我立足于生活保持上升势头,直到我也能成为一块隔音毯。

从前你就听过这些话了,我还要再讲一遍,你不可能爱任何人超过你爱自己,换句话说就是:你只能够爱他人如爱你一样。

这是关键所在。

只有当你很明白自己,只有当你得到了自己的认可,爱邻如己才算得上是条很伟大的建议。如果你发现自己处于匮乏之中,你怎么可能会觉得你的邻居很不错?邻居对你的喝彩可能会让你感觉愉快,然而,他们,假定的他们,你的邻居,不论他们会怎么想,都不可能拨高你的形象。你的邻居可以尝试,你也可以尝试。你可以抬举自己一小会,你的自负也能暂时被满足。

从你真实自我的深度爱自己是很有必要的,我们也不说试试了,尝试没什么效果,或者不会有很好或是足够的效果。若你停止评判自己,之后你就会停止评判你的邻居,或是认为自己很了解你的邻居,即便他们离你十万八千里。只要你停留在生活的表面,你就只能评判表面。只要你在一列火车上,你就是在火车上了,你从窗口看到的只是一晃而过的东西,你只是一名乘客,你看到东西呼啸而过,你能给予的也只是匆匆一瞥。

当你照镜子时,你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外表。你可能是一名模特或一名电影演员。你可能被塑造得超好,你喜欢在镜中看到的一切,或者,你可能只看到了镜中的所有缺陷。你可能觉得镜中的你看起来较为肥胖,因为你的一瞥,不是为了愉悦,而是为了不愉快。

你问道:我能做什么来提高我自己呢?你不太可能会问:难道我喜欢的是镜中的自己?顶多你还问:我喜欢我邻居什么呢?

你可能倾向于按照这样的思路来想更多:我的邻居有什么呀,能容忍革新?你关注的就是你得到的,你或许早已知晓,但是你忘记了。

你关注的就是你看到的,大体上,你将看到你努力寻找的东西。

你可以爱每一个人,或者你可以寻找每个人的过失。你很容易就做得到,我说的对吗?现在,你打算怎么处理呢?将理论付诸行动,亲爱的。看得高一些,你已经被抬高了。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crux-of-it-all.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