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是一种全然的包容和奉献。进入到一味的世界就象穿过一座玫瑰园,看似美妙无比,实际上是不断挑战一个人内在的爱。玫瑰象征着真爱,爱玫瑰就要爱它的刺。就象爱光明就要爱它的阴影。

 

照顾好这片玫瑰园,同样需要付出很多劳动和代价。清除杂草、赶走虫子,避开地上的蛇。一味要做的是,为了护理美好的事物而不厌弃任何其它事物。厌弃意味着抵抗,一味要消融的正是这些细微的执着。

 

没有厌弃、没有抵抗,就是一种极致的奉献。唯有如此,一个人才可能全然而热烈地表达内心所爱。不仅仅爱玫瑰,也爱月色,也爱风雨,也爱虚空。心有一味,一切造化都可能成为所爱。虽然这一切也不过是其包容万物之内心的显影。

 

一味是人生至高的化境。古人有古人的化境,今人有今人的化境;高僧有高僧的化境,隐士有隐士的化境。化境虽意趣不同,或细腻,或大气,或清幽质朴,或庄严神圣。但无不是神游身心内外、天地寰宇之间,交感万人万物合成一味而带来的结果。

 

一个庄子的化境可能是纵横千里而游的逍遥;

一个禅师的化境可能是“生死涅槃等空花”的洒脱;

一个瑜伽士的化境可能是藐视世俗、打破禁忌的狂喜;

一个新人类的化境可能是,在一片洒满月光的荆棘路上行走,既浪漫又小心翼翼。

 

这是一个很真实的童话,表明未来的无法预料,以及同时正在经历的“灵魂磨砺”。但是那个“幸运”一定会以特有的方式呈现,个人的奉献就是其最诚挚的诺言。

 

值得安慰的是,所有的表面形式背后蕴含着同一种本质。一味就是这样把所有前世今生都囊括于心,把别人的痛苦当做自己的痛苦(来消解)也无怨无悔的本质。就是因为一味的心中常怀有一种神醉——有别于其它滋味的甜美。一味是把诸多对立感受提纯到只有一种味道的炼金术。这一味,总是同一种味道。不管添加的是什么,甜美都不会失去原味。

 

一味是纯然的一体,超越了有形和无形,孤立和多样的表面形式。在一味的世界里,不再需要主客、内外的分别和对立,一切都包容在内。一切都不必抵抗、排斥、隔离,只有全然吸纳。把黑暗变成光明,把愁苦变成快乐,把恨变成爱。

 

就象水蒸气是加热后的水,水冷冻以后也可以变成冰。三种形态其本质并没有不同。所以将一切事物、经验、现象看成平等,将一切看成同一个本质,就是一味。

 

在一味的里面不存在固定不变的属性和参考。远和近、大和小、上和下、动和静、坚固和柔软,不再具有参考价值。甚至石头和金子,生和死,真实和虚幻也没有什么两样,万物可以随念而转。进入一味,如同孩童踏进奇异乐园。

 

一味也可能让人成为一面静止的湖水。一味和世界更无分无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辉映。世界仿佛开始打乱。如果不是内心有爱,一个人怎么可能区分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什么是投射,什么是实在;什么是暂时,什么是永久。也正是一味,让人摒弃对答案的无止境追求,直接进入一片梦幻般的玫瑰园。

 

在一味的世界,任何事物都有其利用价值。火焰山可以变成清凉池,尸陀林可以变成吉祥屋。污浊中可以找到纯净,暴虐中可以找到和平。只要一个人能控制妄念。

 

将人带离一味的无非是妄念。心一妄想,世界就无穷无尽而多样。并且看起来彼此分离。想到距离,心就有聚散;想到痛苦,人生就是悲剧;想到成长过程,生命就是一种沉重负担。唯有借用离戏,让心能够逃离妄想世界的捕获,重回内心的单纯。

 

一味是一种接纳一切无抵抗的态度。但在具体生活中,一味包含着普遍的极性法则。遵循普遍法则但又超离法则就不会产生逃避和空想。

 

一味是离戏上的再深化。离而不离,忘我无象,就是出神入化。看似超脱,却不离世间;看似入世,却又终无所入。

 

一味是对所有外在限制的颠覆。至于颠覆到什么程度,经验完全是个人的。达至极限便是无修、无勤而自然圆满。

 

一味关心的不是改变命运而是改变认知状态。如果命运是放在肉体生活层面,一切都已经规划在出生星图上。命运是消解过去、发展今生、塑造未来的轨迹。一味是为了打破时间的循环。

 

离戏认识到这一切不过是游戏一场。而一味将游戏看做真实,真实看做游戏。不区分两者,不逃离命运,虽也经历极性之苦,但却品尝着独有的生命醉意。

 作者 :yachak

 

【全線閱讀】《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