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8 合一心无界

 

 

觉醒者的意识状态

问:世界上的各个文化各自创造了不同的圣贤哲人,造成求道者对觉醒的概念相当混淆。觉醒只有一种意识状态,或是有不同的意识状态?

巴关:有很多方式说明合一意识或觉醒,如果你是神经科学家,你会说觉醒是抑制大脑顶叶活动;如果你是心理学家,你会说觉醒是自我感消失;如果你是哲学家,你会说觉醒是没有了分离感;神秘家会说觉醒是如实的经验;灵修者则会说觉醒是经验了合一意识。

那么,有没有一个意识状态是人类共有的?对有些人而言,觉醒就像是关掉噪音制造机,充满无限的宁静——不是相对于噪音的宁静,他会说“我即是宁静”;另一些觉醒的人可能会成为全然的观照者,观照所有思想与人生;有的则是处于没有任何隔阂的爱与慈悲状态中;也有的觉醒者体验了无条件的爱与无限的喜悦;还有人是经验到宇宙意识……因此,每个人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恐惧是情绪之母

问:为什么人会有恐惧?该如何摆脱恐惧?

巴关:恐惧是人存在的核心,是其它情绪的刺激物。大自然或宇宙设计出恐惧以确保身体的生存,每当身体的生存受到威胁时,较底层次的大脑或爬虫类脑就会负责产生战斗或逃跑的反应。

随着文明的成长与社会的进步,人的生活变得安全,生存收到的威胁减少了,于是焦点转向心理层面,有着强烈个人身份感的头脑因而出现,创造了「我」与「非我」的领域与分裂。

人的头脑是一种生存机制,以恐惧为中心发挥作用。几乎每个头脑活动都可以解释为对生存的恐惧,它是所有情绪之母。比方说,当你探寻到憎恨的源头时,发现它是害怕被支配或毁坏,而表现为对人的反感;嫉妒则是因为害怕被逐出族群;当你觉得不安全,或是心理上遭到他人或外在情况危害时,你就会变得暴戾;罪恶感则是因为你害怕失去自己的良好形象;另外,当你觉得自己在他人眼中无足轻重而受伤或痛苦时,是因为你害怕失去爱或害怕被拒绝。

逐渐觉知到恐惧之后,你会看到它不过是个投射,并非真实。头脑投射出一个不存在的身份,并且奋力去保护它。头脑就像是个瞎子,在黑暗的房间中寻找不存在的黑猫,仿佛在进行不可能的任务,因为不可能有达到绝对安全状态的时刻。当一个人觉知到恐惧不过是头脑的投射时,他的恐惧就消失了。恐惧不能被解决,它必须被化解。当一个人试图解决恐惧时,它只是从一个形式改变到另一个形式。当你变得觉知,允许身体去经历这些不舒服的感觉,恐惧就化解了。除非你赋予恐惧意义,否则它没有更大的作用。心智上的了解无助于面对恐惧,因为恐惧违抗所有的逻辑。当你不再努力去了解时,就可以全然经验恐惧,这就是自由、就是解脱的自在。

 

完全接纳自己

问:我的内在有很多冲突,该怎么办?

巴关:你内在有什么不重要,无论是比较、嫉妒、挫折、愤怒、憎恨……重要的是,你有看见吗?看见之后,你接纳了吗?譬如说嫉妒,首先你必须意识到嫉妒存在的事实。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嫉妒之情,因而产生许多痛苦。下一个层次则是接纳嫉妒——它在那里,这是事实,你不能对它做什么,你能做的就是观照事实。若是将它藏在地毯下,它就会开始发臭,因此,你要做的就是接纳。

当你接纳任何事物时(无论是什么都不重要),就不会浪费能量;当能量没有被浪费掉时,就会保存下来。而能量没有被浪费就是喜悦,就是快乐。比方说你得到一栋房子、一辆车或任何让你欢乐的事物,但喜悦或快乐并不取决于这些因素,它只取决于能量的保存。

当你接纳时,能量就会保存,而在接纳之前,你必须知道它的存在。因此,内在有什么完全不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说神不会批判你。如果它没有批判你,你为什么要批判自己?

这些内在的冲突都存在于人的脑子里,而人类头脑已经数百万岁了,是个古老的头脑。头脑存在着,但它不是你的或他的,而只是人类的头脑。一切都在那里,这些情绪、感觉都是人类头脑的一部分,这是它的基本性质。

例如,糖有特定的味道与颜色,是个结晶体,这些是糖的特征。同样的,情绪、感觉是人类头脑的特征,人类头脑的某些方面流过了你,你无法对它做什么,也不应对它做什么。你应该做的是对它说声「啊哈!」然后看见它在那里。是的,它就在那里,要接纳它,与它成为朋友。而当你这么做的时候,所有的冲突就结束了。

每当你面临恐惧、愤怒、欲望或任何事物,它们就会开始告诉你故事——故事就是发生在生命中的事情。当你面对、接纳之后,它们就会开始说故事,而你必须等到故事完成;一旦故事被诉说之后,就不再有问题,你就解脱了。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