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星人群体通过 Marilyn Raffaele 传导

 

我们在欢乐中对你们说话,因为许多改变正来到你们的世界。新事件不久后将会出现,但试着不要用第三维度的想法和解决办法去期待它们。改变常常以微妙的方式展开,看起来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这个时期,新闻来源的主要部分仅仅只是体现了第三维度的“新闻”观念——几乎总是负面的,跟旧能量对齐的。因为新闻来源的大部分人对于“看待和认识事物的更高方式”仍然没有没有觉知,也没有兴趣。

 

   改变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世界正在改变。当你观察到,许多政治、宗教、医学、科学、教育等等领域中此前被接受的观念和信念开始溶解、敞开到新的更高的思想水平时,你会辨认出这一点。

 

   作为一个觉醒的灵魂,你的任务是成为一个观察者,在你度过每一天时,安住于真理之中,无论什么事情呈现出来。当你学会活在世间却不属于世间,你很快就意识到,对别人所做的一切,或是由别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他们意识状态的反映,然而这不会改变一个事实:无论表象如何,他们的真正本质都是神圣的,因为没有别的东西。

 

   就只有神自己。这个认识是灵性进化的关键所在。这就是每个灵魂在一世又一世所有的错误之处所寻找的东西。如今,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在灵性上准备好了停止于外在的场景中寻找好东西,并认识到他们所寻找的一切已经存在于内在了。

 

   扬升是获得一个更高的意识水平,从此,一个人就会开始从“只有合一,合一以无数种形式和种类表达其自身”的知晓中去看待世界、以及世界中的一切。每个灵魂都会经历许多次扬升。

 

   我们想要谈谈权力(power),因为实际上只有、并且永远只有一个权力。由于累世活在二元和分离的能量中,人类逐步接受和体会到许多种权力,一些比较好,大部分不那么好。这反过来促进了恐惧的滋生。

 

   整体上,世界仍然被编程去信仰和恐惧许多种权力(这些权力病态地成为了一个大家伙),当这一点被作为真理接受到意识中,将会于外在显化,并为特殊的“权力”增加了效果。所有的“为这战斗……为那战斗”的宣传,都只是在公众意识中把某种信念埋藏得更深。

 

   在第三维度的信念体系中,个人权力通常被视为凌驾于什么东西——某个人、地点或状况——之上,不断的显化为某种支配的形式。这是一种心智的态度和人格,基于此,身体的、情感的、精神的行为常常被强加给别人——有时是“好的”,有时则“不那么好”。

 

   灵性权力是源头的品质,一旦达到这种意识状态,会显化为一种“无论外在如何都无法被动摇”的内在力量。这是一种内在的知晓:不管外在经历什么,“我都是安全的,因为我所是”。灵性权力可以在那些“有能力带着力量和权力,恰当地说需要说的话,做需要做的事,却总是以一种亲切礼貌的方式”的人身上轻易的辨认出来。

 

   对于“仍然把什么东西视为权力”这一点,每一个追寻者必须检查他或她的信念系统,这样的时候到了。因为无论你赋予什么事物权力,它对你都是一种权力。信仰合一权力(One Power)之外的一种权力(power),总是会导致某种形式的恐惧——某个人、某个地方或某个东西具有凌驾于你的权力。

 

   这需要深度的、诚实的自我审视,去发现你仍然赋予了什么人、事件、环境和经验以权力,然而,希望超越恐惧的人,必须愿意去分辨出自己在恐惧什么、为什么恐惧。生生世世以来,大部分恐惧埋藏得很深,一直被携带着、被防护着(“我就是这样的”)、被固定下来,储存在一个人的细胞记忆中,在被清理之前一直存在。

 

   不同寻常的恐惧常常是因为前世或今生有过创伤性的经历。这些经历的能量一般处于休眠状态,直到被日常生活中某些平常的经历所激活。然后这种能量的对齐会活化创伤情绪,使这个人以一种在别人看来愚蠢和不必要的恐惧方式行事。

 

   当你对某个人、地点或事物感觉到抗拒或实际的恐惧时,问问自己:“我相信了什么使我以这种方式感受?”你会迅速的发现,是个人的信念引发了你的反应。然后问自己:“在我现在所了解的真理之光中,这是真的吗?”

 

   获得一份对“你仍然在赋予什么东西权力”的理解,是超越恐惧的第一步。一旦一个信念被看到其本来面目——关于某个事物的一个观念或信念而已,相伴随的恐惧就一定会溶解,因为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支持它或固定它了。如果必要的话,问题的实际解决方案就可以显化出来了。

 

   你也许并不享受、也许继续害怕遇到某个人、地点或状况,但是逃避和第三维度的解决办法对于“准备好迈向灵性旅程的下一步”的人不再有效了。不想要的经历会继续,直到做出决定:通过对“带来恐惧的某人、某地、某事”所持有的信念进行诚实的内在审视,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去解决这种状况。

 

   一些人也许需要外在的帮助进行深度的检视——向专业人士、好朋友、以及一直向指导灵和灵性导师寻求帮助。意图是关键。目标决不能掩盖掉,也不能学着“带着恐惧生活”,而是去探索信念系统的深度,把任何曾经被无知的赋予权力的信念带到表面上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发现,那些害怕的人、地点和状况不再有力量左右你了。你开始活出相互尊重的状态,即使对方也许并不尊重他自己。你不再害怕在必要的时候讲出你的真理,进化到“永远也不会放弃自身力量”的意识状态。

 

   没有人可以为你显化你的生活,你之外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左右你,除非你相信有。你是你自己经验的创造者。因为你是意识,不只是一具肉体,你通过自己的意识状态去听、去看、去品尝、去触摸、去嗅闻。精神显化为物质(Mind appears as matter)。一旦你达到与源头合一的意识状态,世界的“权力”无法碰触到你,因为你不再与它们的能量对齐了。

 

   我们并不是说,你的生活中不会再有不愉快的、可怕的或负面的经历,也不是说你现在就可以忽略别人的痛苦。我们说的是,每一世的目的都是为了从梦中醒来——理解并活出合一权力的意识,这个合一权力就是你。

 

   第三维度的世界充满了权力,有些是好的,有些是坏的,这些权力由信念的能量形成并固定了下来。是时候停止给这些错误权力的显化添加能量了。如此这般,不久你将发现自己会吸引到志趣相投的同样在真理之光中站立、生活和行动的人。你那开悟的能量将为你吸引来跟你意识状态对齐的人和体验,生活经历将开始改变。

 

   当罪犯、政客、军人、权贵或尚未开悟的人们出于二元和分离的催眠状态行事时,通过意识到唯一真实的权力就是神圣意识,觉醒的灵魂不再把权力赋予这些人。

 

   觉醒的灵魂不再把权力赋予各种事物——金钱、外貌或物质财产,因为他知道,就其本性而言,这些事物无法带来快乐、满足、和平或欢乐,这些灵性品质只能从内在流出。

 

   在尚未觉醒的状态,人类会于自己之外寻求满足,因为他认为满足感来自于外在。你们这些读者,知道它在哪里并永远在哪里——内在。当这个认识逐步深化、变成你已经达到的意识状态时,源头的品质将不得不开始于外在显化为丰盛、健康、健康的关系等等你以前从外界寻找的东西。

 

   当恩典出现在你的经历中,它将以“你个人觉得适合你、但世界也许并不认为适合你”的形式出现。外科医生不会显化出“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宠物美容师”的创意,宠物美容师也不会被给予某种新颖、革新的手术技巧的创意。那时,带着完整和圆满的合一意识将会以任何必要的形式于外在为你展现出满足。

 

   错误的信念如同是“一个人也许选择涂抹在自己身上”的彩色涂料。一个人的涂画也许显得非常可爱,带着协调有趣的色彩,而另一个人的也许是昏暗、不和谐、难以目睹。每一个开悟的人都会毫无疑问的知道,这幅画决不是这个人在实相中的样子,它永远都是神圣意识的一个完美表达。

 

   进化是从你自身和别人那里“清除累积的涂料”的辛勤任务。有些涂料在许多世中一再的被涂抹,因而需要更多的工作才能清除。每一小点涂料随着时间逐渐消失时,在身体上、情感上、精神上和灵性上,真实的自我就会变得越来越明显,这会让工作更为轻松。

 

   在每一个情境中记住你是谁,直到真理变成你的意识状态。不需要有意识的思考,你开始发现自己正在疗愈一个幻觉的世界。

 

我们是大角星人群体。

 

译者:李平

原文:http://www.onenessofall.com/newest.htm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大角星人》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