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7 庐影 光之讯息

 

传导及文字整理:李莉

传导时间: 2017 12 23

协助传导:催眠师姚女士

  编辑:庐影

 

(李莉这次是以 自我催眠 的方式连接到神。催眠师姚女士在现场帮助提问,请神解答。神再次通过李莉之口传递出了许多重要讯息。感谢她们分享给大家!)

   



 (续一):自我选择与灵魂协议

 

姚:李莉说她后来用意识改变了第二次催眠时看到的画面。这真的发生了也改变了吗?

 

神:她在那样创造。

 

姚:那用意识改变了就真实的发生了,还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

 

神:你想象的所有事情都会发生。

 

姚:想象的所有事情都会发生吗?

 

神:任何人想象的所有事情都会发生。

 

姚:那做梦的时候是不是也相当于发生了?

 

神:是。

 

姚:那做梦是真实的发生了,还是只在脑袋里过了一遍?

 

神:任何你想象的就是一种体验。体验并不是一定要有身体的。

 

姚:但是体验不应该是想象有好几个人,就好几个人一起体验吗?

 

神:你回忆过去 —— 过去发生和你现在回忆过去,感觉是不一样的。它都是一种体验。你的回忆也是一种体验,但是你人不在那里。那是一种你思维创造的过程。

 

姚:那她想象这一些画面会改变她和某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关系吗?

 

神: 怎样体验,她就在怎样体验。你想的就是你在体验的,只是有一些没有成为你们认为的现实而已。你们以为只有在身体状况下的体验才叫体验,但是你们的思维一旦想到那里就去到了那里 —— 是你们的意识去到了那里,不是你们的身体去到了那里。意识在那里的时候,你就在那样地体验。

 

 

姚:为什么有的人只喜欢某个人?

 

神:因为你们的体验也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有的人选择了只跟某个人发生你们认为的爱情而已。

 

姚:那他选择别人也是可以的,是吗?

 

神:是,但是他不想。

 

姚:那这样算不算也是一种执念?

 

神:不是。你喜欢吃苹果也是一种执念吗?你喜欢吃某种水果也是一种执念吗?你告诉我。

 

姚:不是。但是不停地吃是。

 

神:不停地吃 , 不是因为你喜欢吗?你不喜欢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吃了,不是吗 ?

 

姚:那为什么我只喜欢吃苹果、不喜欢吃梨子呢 ?

 

神: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是吗?你任何喜欢的事你都去问为什么,那你还要去好好体验生活吗?

 

姚:但是喜欢有时候会觉得 —— 他是这样的,他身上有些东西我不喜欢,为什么我还是喜欢跟他在一起 ?

 

神:因为你选择的体验,(可)你受了社会的观念的影响,你不想那样做完这个体验。但是你的灵魂选择了这样体验的时候,你是必然要去做的。只有完成了,你才有其它体验。你如果不去做,你就一直想要去经验这个体验。所以你们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们只有面对,去经验这个体验,你们才知道这个感觉,然后你们才能放下、去经验别的体验。你们总以为逃避就可以解决问题,但实际上不是的。你们只有面对才能放下。

 

姚:那如果只有一个人去面对,另外的人不配合怎么办?

 

神:那就是他们要有这样的经验。可以通过这样的关系(去)面对的人学到的东西,和不配合的人学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不配合的人是在用逃避,因为他(她)不知道这是他们灵魂的协议,是他们要一起共同去完成这个经验。但是面对的人已经知道了,所以他(她)很坦然地接受。即使没有这个体验,他(她)也不用担心,他(她)也不会去选择别的体验,因为他(她)知道现在去选择别的体验,那是一种逃避。你们只有去经验这个真实的体验后才能有别的体验,因为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姚:那您这个 ……

 

神:又在 吗?

 

姚:你这个意思不就代表他(她)没办法选择别的吗?

 

神:你以为这样而已,因为他(她)选择某个人,这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选择。只是因为现在其中有一个人不配合去完成这个体验。因为你们会认为有的选择不是你们真实的选择。你们在现实生活中的时候,你们有一些其它选择。就像你说要买一件什么贵的衣服,是不是?你说你不买了是因为钱贵。你想要拥有这个东西,你没有拥有,你不是一直在纠结吗?你以为你在纠结钱,不是的,是因为你想要拥有这件东西,你想要拥有这个体验。钱是 —— 你们现实生活中的东西,给你一个衡量的标准。你们有些感情、爱情什么东西你们不去体验,是因为你们现实生活中给了你们一些标准,懂不懂?钱就是你现实生活中的标准,让你无法体验这个感觉,懂吗?你们用现实的标准去压迫灵魂的选择,所以你们会纠结,会痛苦,懂吗?你想要去拥有那件衣服,你为什么不去买?你以为钱是问题吗?钱不是问题!你没有那一两千块钱吗?你有没有?你有。因为你用你现实的生活标准在衡量这个事情。感情也是一样。你的 90后 * 注:指姚女士的男友) —— 你也是这样用生活的标准在衡量。

 

姚:那我跟 90后 也有灵魂的选择吗?

 

神: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 —— 是这样子的。你不要每天去问 为什么我喜欢他 。这是你自己灵魂协议写好的。就像你跟公司签订了合同 —— 你要去那里工作。公司对你不好,你说 为什么我要这样 。这不是你自己签订的吗?这是你面试的时候自己选择的,没有人拿着枪逼你去,是吗?你喜欢他是你灵魂的协议。你确定想要跟他去体验这种爱情的关系。为什么有的人你们看着不喜欢,有的人你们喜欢,就是这个原因。没有什么 我特别爱谁 ,你们想要去经验这种特别爱别人的感觉而已。

 

姚:没有什么外加的条件,是吗?

 

神:对。 特别爱谁 也不是她 (注:指李莉)以为的那样子 —— 什么 外求 。外求是一种,还有一种(是)有人想要体验特别爱别人的感觉。你们每个人喜欢什么东西就应该去体验。任何人喜欢去做的事情就要去做。

   

姚:她上次有一个 MMS 的药可以治好所有的病,她说让我去试下。

 

神:(笑)其实她都知道。为什么她会看到这个?这个东西也是别人创造出来的。你感冒了,有人跟你说吃感冒药会好,有的人说打吊针会好。会不会好?都会好。我跟你说你不用那样去想就好了,你是不是肩膀后面就好些了?

 

姚:嗯,好了好多。

 

神:现在有人告诉你吃个感冒药会好。你会好吗?你信了就会好。

 

姚:但是我不信。

 

神:是啊,这就是你自己的选择。这个药没有问题。创造这个药的人,他是好心的,他希望你们摆脱控制。你们为什么要去吃药?你以为是你需要吃药吗?是医院、是政府要你去吃这些药的。你们被控制了,你们不知道。他现在来让你们摆脱这种控制。 MMS 这个东西是有用的,按他的方法去做是有用的,但首先是你要信。我给你个感冒药,你觉得是毒药,你就会吃出毒药的感觉,懂吗?我说让你不要觉得自己生病了,你非要,那有什么办法?我告诉你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要那样去瞎想。这是最本质的方法。现在有人来告诉你,给你个感冒药(连)癌症都可以治好,你也不信。你要怎样才信?你就信你们那些政府和医院 —— 那些想赚你们钱的人 —— 的话。他们控制你、让你吃几十万元钱的药你才能好,你好了吗?我让你不要去想,很简单。你不用花钱、不用痛苦你就好了。你体验到了。我没骗你吧!是不是?

 

姚:嗯。

 

神: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去想?你以为是你自己要这样想的吗?你从小到大被洗脑洗得长大的,你知道吗?你看电视广告 —— 这个药好,那个药好。好吗?你们被洗脑了,你们知不知道?不知道,是吧?她 (注:指李莉)知道。她告诉你,你不信。我告诉你,你也不信。为什么那些商家要去打广告?因为可以洗脑,你知道吗?那些东西真的有那么好吗?喜欢的人觉得好,不喜欢的人觉得不好,那这个东西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是不是跟你自己的想法有关?

 

姚:是的。

 

神:所以你不要觉得你的身体痛要我帮你疗愈。我说了 —— 你不想。她还总想着帮你去疗愈。你不想,你知道吗?她想尽办法想让你少受些痛苦。你不想被疗愈,你知道吗?为什么别人给你简单的东西你不要,你非要复杂的。上次告诉你 你是井底之蛙 ,现在我来告诉你 你被洗脑了 ,你知不知道?你们很多人都被洗脑了,知不知道?不要觉得自己很聪明,什么都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要去看,要去听,要去学。我也是在跟你洗脑,你知道吗?我洗的脑是让你简单一点,快乐一点。人家给你洗脑是让你不要快乐,让你多花钱。你怎么不听我这种简单的洗脑?你为什么要去听复杂的,让身体不好的,心情不愉快的?都是这么在洗,我又不收你的钱,我又不要你痛,你为什么不听我的?

 

姚:是的。

 

神:是的吧!你非要我很严厉地跟你说。我简单地通过她的口愉快地告诉你,你不听。我上次催眠,你也不听。你这次是不是觉得我在批评你? (非常严厉的口吻)

 

姚:没有,因为听了很多次录音了。

 

神:听了你也不去做。你还要我来告诉你。你每次都要我来告诉你。你以为你这次不是要我来告诉你吗?你又是要我来告诉你。你口里说你跟她催不进去,其实你还是想要我来告诉你答案。她以为是她自己想要被催眠,其实是你想要,你知不知道!

 

姚:她上次自己说了是我想要催她。

 

神:没有,她自己也有一些想法,但是她没有特别想要去催,是你想要知道答案。你口里说你不想,但实际上是你想,你知道吗?她不知道。我不说她也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你们两个都以为是她想催。你是不是以为她想催?

 

姚:嗯。

 

神:我今天告诉你了 —— 是因为你想知道答案。因为她已经与我同在了,她现在跟你说话就觉得是她自己在说话。她觉得这两次催怎么是这样的感觉?是因为她发现跟她平常说话是一模一样的 (注:这次催眠的感觉是自己能清晰地听到所有声音,甚至感觉可以直接坐起来、睁开眼聊天就行了。以前虽然也是清醒的,但外界的声音没有这么清晰。答案还是神在说,现在就是因为自己都知道了,所以感受到的是自己在说话)。这与她第二次催眠又不一样。她觉得自己完全是清醒的,所以刚才她在想 我要用 (注:指用第三人称)的方式来说话吗? 她在这样想的时候,她起了疑惑,所以她才阻止了我。你上次 (注:指有一次没催进去)帮她催,我也来了,我就在。你催不催我都在。她跟你说话就是我在跟你说话,你懂不懂?我跟你们说了多少次 —— 她跟你说话就是我在跟你说话。她经历这一次她就知道了。她不会再找你催。你想给她催她也不会让你给她催了,因为她完全知道了就是她自己在说话。

 

姚:就是她自己都知道答案?

 

神:你说她不知道,她就不知道。你说她知道,她就知道。她为什么不知道?因为她想来问我,她就让自己不知道了,懂吗?她不想来问我的时候,她就是知道答案的。她现在听完她就知道了,因为本来就是她自己在说答案。她就会觉得: 我为什么一定要通过催眠这样的方式来知道呢?

 

姚:那她后面的这些问题还要帮她问吗?

 

神:你帮她问吧。

 

姚:如果巴夏他们也运用了《灵修大师》里描述的这些创造法则,他们为什么还需要飞船,不直接从 ……

 

神:这个她自己也知道答案 —— 因为他想要体验有飞船的感觉。就像她喜欢别人一样。你是神了,你还不是想要去喜欢别人?你想要有这样的体验,是不是?

 

姚:那飞船是存在的吗?

 

神:当然存在。她又没问它存不存在。你问的问题就搞笑了。

 

姚:是我自己想问的。

 


 

(续二):通灵、金钱、自由、合一

  

姚:她想问——第二次催眠后可以体验到直接的通灵状态,但有些信息似乎是自己想出来的。后来为什么又找不到这种通灵的感觉了?

 

神:她一直都是处于(这种状态)的。这次催眠完她就知道了——她平常说话就是处于通灵的状态,因为她说话就是我在说话。她之前分不清是因为她没有这样的体验,她没有那么敢去相信。你知道刚开始说话她为什么有点吞吞吐吐吗?因为她不知道我来了没有,她不知道是我还是她自己在说话。她现在很有力地说话,是因为她知道是我在说话。我在说话就是她自己在说话,知道了吗?小我的干扰。你说有小我就有小我,你说没有就没有,知道吗?她完全百分之百信任我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小我。你们别人以为的小我,是别人的想法造成的,不是她自己。她没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就没有问题。

 

姚:她上次催眠的时候有个问题是问接下来六个月的最高目标是什么?

 

神:其实她也知道答案。这两个月不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吗?她知道这些就是她的目标,都是答案。她的工作是她自己不想搞了吗?对,她不想搞了。我也觉得她没必要搞。这是她自己选择的体验,(现在)她不想体验这个东西了。她不想体验,我就带她去别的地方。她想要的体验,她就会有。去相信。像她现在意识到的一样,像花儿一样生长,像鸟儿一样翱翔,不要去为衣食住行担忧。我会把你们每个人都安排好。你们会饿死吗?你们不会。你们以为你们不工作就

 

姚:还是会有些担心。

 

神:那是你。她现在已经不担心了。

 

姚:金钱是不是也是一种能量?

 

神:你说它是它就是,你说它不是它就不是。你说它是个纸币,它就是个纸币。你说它是能量,它就是能量。你们每个人对每个事物的定位不一样,它对你们的影响就是不一样的。它是什么不是它本来是什么,是你们自己决定的。《当一切改变时,改变一切》那本书她不是给你看了吗?她自己也看了。但你们没有在每个观念去应用到。她也意识到了她为什么会看到这本书——我带她去看的。真相有三种:幻想的、显化的、真实的。钱是显化出来的。你对它真实定位——这个真相是针对每个人的“真相”(即幻想的)。我说它是纸币就是纸币,你说它是能量它就是能量。你想让它是纸币它就是纸币,我想让它是能量它就是能量。它是我们每个人(不是我,是你们每个人)去定位的。其实我可以说“我们”,因为我就是她,我就是你们中的每一个。但是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说“我们”,你们会觉得——“神怎么是这样子?她没有催眠进去吗?”是你们认为我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跟你们说话。这也是你们以为的。我可以说“我”,我可以说“她”,我可以说“你”,我可以说“你们”,我可以说“我们”。不是说在催眠的时候我一定要说“她”的。她也觉得很奇怪——她明明觉得能量来了,觉得我就是在的,她不想用“她”的方式来说,后面她觉得还是按这样的方式来说。这就是问题。她发现了。这是你们的捆绑,不是你们以为的催眠进去了就是用“我”和“她”这样的方式来说话,没有的。

 

姚:我想问下我刚刚看到那个忽大忽小的那个……(注:指李莉帮姚女士催眠时,姚女士看到的画面)

 

神:你想的。你不都说了是你冥想的时候“想”出来的吗?你不是自己说了吗?还要问我要答案。忽大忽小……谁让你忽大忽小了?你想要去理解一些现状,你理解不了,你脑袋里就创造了这些想法,没有任何意义。你不要这样去想就可以了。你把她的问题问完。

 

姚:上次催眠说的那个礼物是指……

 

神:所有的都是礼物,不是吗!她现在体验的生活,她自己意识到了。她现在已经自由了。你们没有几个人是自由的,她也意识到了。我上次告诉她跟她朋友说她(注:指李莉朋友)不自由,她(注:指李莉)也不懂,后来她发现她自己也是不自由的。她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是自由的——她不需要为工作发愁,不需要为钱发愁。这个月没有人来(注:指玩具经营),但是她觉得很快乐,她像小时候一样自由,她没有因为钱去发愁了,这就是她在像花儿一样生长,像鸟儿一样翱翔。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这样的。她之前与我同在的时候她也没有完全做到,但是她现在做到了,明白吗?

 

姚:嗯。

 

姚:她想问是因为遗忘的帷幕让我们忘记了自己曾体验过的一切身份吗?我们彻底忆起就是“一”了,因为那时我们记起了自己的所有身份?

 

神:她的问题就是答案。

 

姚:哦,后面解答了前面。

 

神:对。你没发现她很多问题在自问自答吗?

 

姚:是的。

 

神:她知道问题,也知道答案,但是她就想通过我的口来说。她以后不会通过我了,因为她知道她就是我。

 

姚:她说我们与源头合一,我们怎么能体验到万事万物呢?我与神同在了,是不是就可以改变存在状态成为云、海、天空……

 

神:是可以。你现在想要成为云吗?你告诉我。

 

姚:我不想。

 

神:那不就是了。她以为她想要,其实她不想要,她觉得现在作为人挺好的。她想要成为云的时候,她就会成为云。

 

姚:那她要是现在想要成为云,下一秒又不想成为云,就可以……

 

神: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们了——你的思维去到哪里、你想体验什么,你就去到了那里,你就在那里体验。你以为你在身体里面什么都做不了,不是的,只是那个东西没有显化出来,你们不知道而已。做梦的感觉是真的吗?你告诉我。

 

姚:感觉很真。

 

神:作为人生活的时候跟做梦除了感觉是一样的,有什么不一样?物质不一样,你们有一个身体存在,感觉是一样的吗?

 

姚:是一样的。

 

神:那你们就是在体验这种感觉。你们以为你们在体验物质吗?你们不是很多事情都在说感觉吗?你以为你喜欢吃辣的,是因为你喜欢吃辣椒吗?那是因为那个辣的感觉让你很喜欢。盐和沙看起来差不多,你为什么喜欢吃盐不吃沙?你以为是沙不能吃吗?鸡不也吃石子吗?因为你喜欢的是盐的那个味道。你不是喜欢吃盐的粒粒,不是物质是感觉,你们想体验的是感觉,懂吗?

 

姚:但是她说她想要体验这种从万事万物中得到一切,就比如说像《灵修大师》里面想要有食物的时候就可以马上有那种。

 

神:是可以。

 

姚:她说为什么一直没有体验到?

 

神:那就证明她还没想到那个程度,懂吗?懂不懂?

 

姚:不懂,我不懂。

 

神:就是她以为她想要那样子去体验,但她不是还在想要买什么菜、吃什么菜吗?这也是想。你在想这的时候,怎么那会达成呢?

 

神:神都说了——神(是)万事万物,你可以去体验任何你想要的体验。任何,你懂吗?你想要成为变性人也可以,这就是你自己想要的。没有人有错。一个人想要去杀人也没有错,但不是每个人都是无缘无故去杀的,是有人配合他来演这场戏的。就像你去喜欢一个人,不是无缘无故的,是有人来配合你的,懂不懂!

 

姚:我要是喜欢一个人,我只喜欢他、他不喜欢我,那……

 

神:这也是你们自己想要的体验。你就想要体验那种不被别人喜欢的感觉。你以为不是,其实你就是想要这种感觉。有的人找对象就是一直找那种“别人不喜欢他、他非常喜欢别人”的那种。你有没有发现生活中有这样的事情?

 

姚:有,有。

 

神:他为什么喜欢这种?他喜欢,他想要体验这种感觉。所以我说了——爱情不是你们以为的样子,(不是)两个人相爱就是相爱。有的人想要体验两个人非常相爱的感觉,有的人想要去体验两个人不相爱的感觉,有的人想要体验“我爱别人、别人不爱我”的感觉,有的人想要体验“别人爱我、我不爱别人”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爱情。爱情不是你们以为的两情相悦、深深相爱、白头到老。你想要去做什么事情就去做什么事情,所以不要去等,等到一个人感觉这个那个。你想要去跟他谈你就谈,不管他喜不喜欢你,你都可以去谈。这就是你想要拥有的体验,懂吗?

 

姚:我一个人怎么谈?

 

神:暗恋是不是一个人在谈?这就是你想要拥有这种暗恋的感觉。没有谁的爱情比较伟大,没有别人两情相悦、白头到老比较牛B。没有的。这就像某某(注:指某位著名催眠师)她催眠,你们觉得比较牛一样。别人的爱情,你们也觉得比较牛。你觉得你的不牛。这不就是你们想要拥有的体验吗?就像你考试,你想考清华、北大,别人就想考个几分、不上大学。你以为别人比较蠢吗?不是的,他想要拥有这种你们看起来比较蠢的感觉,懂不懂?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在体验。你们在体验的是感觉,不是事件,不是物质。你们在做梦,你们在思想,这就是让你们有这种感觉。你在催眠的时候你想你要去云上,你去了云上没有?你身体没有去,但是你有那种去了云上的感觉没有?

 

姚:有。

 

神:那不就是!你在体验这种感觉。这是不是真的?

 

姚:嗯。

 

神:你们以为的“真”是看到了才是真,我说的“真”就是你只要去到了那里、体验了那样的感觉就是可以,懂不懂?她想问为什么她不可以在水上行走。

 

姚:嗯。

 

神:因为她怕。很简单。你不怕的时候就可以,任何人都可以。她以为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方法达到。不是通过方式、方法达到的。没有方式、方法。你知道的时候就会去做。你有钱的时候就会去买车、买房。你真的很有钱,会害怕买了车、买了房还不起房贷、车贷吗?你还害怕的时候就不会去买。你还害怕的时候会去到水上走吗?你只有不怕的时候去走,才可以走过去——一样的道理。

 

姚:为什么有些人冥想能看到各种景象,而你告诉她可以不用看?

 

神:其实她也有答案。她后面是不写了答案?

 

姚:是因为我们接受信息的方式不同。

 

神:因为每个人想体验的东西不一样。一切都是幻象。她喜欢这样的方式,你喜欢那样的方式,有人喜欢另外的方式。没有什么“为什么”,就是他喜欢。没有谁高等、低等,只是因为别人想要体验这样的,他喜欢这样的。

 


 

 (续三):婚姻、爱情、集体潜意识

 

姚:为什么我上次来她这里后几天就开始头痛、便血和眼睛肿这些状况?

 

神:(笑)你们创造的。你们!知道吗?为什么不是说,是说你们,因为她也相信,你也信了。你说你不信,但你其实是信的,是吧?

 

姚:嗯,还是有些信她的。

 

神:对,所以她下次不会这样乱说话了(注:指李莉以为这些是神给她们的各种启示,好让姚女士继续帮她催眠。李莉自己也在瞬间感受到了肩膀痛,而通过心里默念的方式就不痛了。神在前面回复说是李莉自己创造的),因为她知道她的创造是很快的。你们没有这么快。她现在创造东西就可以很快很快。她可以瞬间,因为她的思维阻力很小。你们还没有到。你信了她的就一样很快了,所以她以后也不会跟别人这样去说这些话了。所以你的身体没问题。她以后也不会再说你的身体有问题了。她也不会说我要给她个启示让她痛了。是她自己让她痛的。你的问题该问的,细致的一个个来。

 

姚:我跟90后的还是有点搞不明白。

 

神:有什么搞不明白的?哪里搞不明白?

 

姚:我跟他的灵魂协议到底是什么?

 

神:我刚才说了——你们两个要去体验相互喜欢的感觉。你们两个又非要在精神上创造各种不去完成这个体验协议的动作。你折腾,他折腾。喜欢也不是说你一辈子只喜欢这一个人,懂不懂?没有这样的。我刚才跟你们讲了,爱情不是你们以为的样子。你们为什么非要拿一个标准——每个人要喜欢一个人喜欢一辈子?为什么要去限制他去喜欢别人?他在不同的时间段他想有不同的体验。你们每个人是自由的,婚姻是错误的。爱情、相扶到老……这不是道德问题。这是每个人想体验的感觉不一样。你们为什么因为要离婚了要痛苦?你们离婚了不应该获得自由吗?痛苦是什么?你们以为痛苦是婚姻带来的吗?是你们社会附加的钱、名、利、批判这些东西带来的痛苦,不是离婚带来的痛苦,知道吗?

 

姚:那意思是我们相互喜欢,体验完这个过程……

 

神:你想体验多久就体验多久。

 

姚:想体验多久就体验多久,想结束的时候也可以结束。

 

神: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又误会我的意思。你想的和你真正灵魂想的是不一样的,懂不懂?我说的话,你就会说神都这样说了。我告诉你——“我就是不喜欢你。我就是不想体验了。这不是真的。这是假的。

 

姚:我上次就这样跟他讲了。

 

神:你讲的东西,我说了是你头脑讲出来的,是假的。她*注:指李莉)与神同在的时候,她有些东西都是她头脑讲出来的。她现在知道了。你也意识到有一些是她头脑讲出来的。她很多时候是没有用头脑去讲话,是我在说话,但偶尔也会有头脑讲话。你大部分都是用头脑在讲话。我跟你说了你没有与神同在过,所以你说的任何话——你以为你不想,假的。所以你不想体验了,你自然就会知道,你不会喜欢他了。这不是说我不想喜欢你了。你自然就会在那个时候不喜欢他了,懂吗?所以我都说了,一切都是感觉。你还喜欢他的时候,就是因为你还要有这种体验,你就去喜欢就好了。你不喜欢他的时候,就不要去想我为什么不喜欢他了呢?我喜欢他了十年,为什么我就不喜欢他了呢?因为你不想去体验这个了。我都说过了——感觉就是我在说话!

 

姚:但是很多时候可能自己……

 

神:没有。你们不要自欺欺人说自己分不清楚。没有的。你喜欢他,你就是分得清楚。你以为你不喜欢他,不想喜欢他——这是你们社会的标准在说话。我说了,没有人因为结婚、离婚痛苦的,除非你不想跟他结婚(而)你非要跟他结婚,你会痛苦。为什么你非要跟他结婚?因为你爹妈说你要结婚了,社会说你一把年纪还不结婚,你怎么这个样子?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是因为这些标准让你痛苦的,不是因为你不结婚会痛苦。你不结婚你会痛苦吗?

 

姚:不痛苦。

 

神:如果所有人都来跟你说你怎么还不结婚?你是不是这有毛病、那有毛病?”——你就痛苦。所以不是结不结婚让你痛苦,是你们社会的标准让你们痛苦的。没有钱(而)你有饭吃的时候,会不会痛苦?不会。是别人说你没钱,你怎么还不工作?一个人这样说,你不会痛苦。人人都这样来说,你被批判了,就会痛苦。所以我为什么跟你们说不要去批判别人。你也在批判别人。要尊重任何人的感觉。人家如果是发自内心地说我不喜欢你了,那他就是不喜欢你了。如果他不喜欢你了,你还是想要喜欢他,这就是你想要体验那种你不被喜欢(而)你要喜欢别人的感觉。这有什么好痛苦的?你自己想要拥有这样的体验。爱情哪有你们说的那么伟大?因为你们找不到自己,你们觉得爱情很美好。这个东西就被过于夸大了。有很多东西都只是一种体验,你们要是把爱情换成吃水果这个事情一样来夸大——同样的道理。人家会说你怎么一直爱吃榴莲?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这个榴莲臭臭的,你为什么喜欢?这个人长得不好看,你为什么喜欢?榴莲这么多刺,你为什么喜欢?那个人说话、性格那么不讨人喜欢,你为什么喜欢?你就是喜欢啊!你喜欢的时候,不是觉得那个榴莲味道香香的吗?吃了还想吃。一个道理。所以喜欢别人没有那么夸张。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什么叫顺其自然?你们人人都在说顺其自然,有几个人顺其自然了?什么叫顺其自然?喜欢了就喜欢了,不喜欢就不喜欢了——这叫顺其自然。别人不喜欢你,你喜欢他,你还是一直想要喜欢他,那你就喜欢他,不要强迫自己不要喜欢他。这就叫顺其自然。你们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去做别的事情?你们真心想做的事情,你们为什么不去做?因为社会给了你们一个标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应该,什么是不应该。你们在按这个标准去生活。这个标准是我给你们的吗?是你们自己给你们自己的。你说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对?你能告诉我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对吗?

 

姚:我想一下。

 

神:如果真的有,你为什么还需要想?这世界上如果有一个事情是绝对的正确的,不应该每个人都知道吗?为什么还要去想?如果你需要去想,那就证明没有,是不是?所以那就没有绝对的对,那就没有绝对的错。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按那个标准去生活?生活这么简单,被你们搞得这么复杂。我说了,任何你们想要拥有的体验都会拥有。你还没有拥有的时候,是因为有一部分的意识没有达到。有的是主观意识,有的是一些别人的意识来配合,懂吗?

 

姚:懂。那她上次说她要离开城市,这个是……

 

神:因为她那个时候可能想城市呆的没意思。她现在知道了——她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不是我要她去哪里,是她自己要去哪里,不是我要她去的。

 

姚:她说城市集体潜意识影响比较大是……

 

神:影响她了吗?你觉得影响她了吗?

 

姚:好像没太大影响。

 

神:那不就是了。她自己也知道了她自己已经摆脱这种影响了。你们所有人都没有与我同在,她与我同在了。你们受集体潜意识影响的时候,是不会与我同在的。所以这就是摆脱了这种影响。她说从宇宙万有中创造想要的任何物质要到深山老林——不是的。她如果到深山老林里创造出来,就是她认为那样才能创造。那也是她自己创造的。她在这里如果有一天创造出来了,那就是她扩展了她的意识,她在哪里都可以创造。她后面为什么没有这么去认为,是因为她看了《灵修大师》里面那些大师也是在别人面前去创造的,所以不存在这个影响。

 

 


 

 

续四):彻底放手及与神同在的不同面向

 

我想问下我跟我妈有什么灵魂协议

 

灵魂协议说过了。灵魂协议你可以去改变。你们用这样的方式相处——她凶你、你怼她。你们在反抗。你们建立的是一种反抗的关系。这是你们自己想要体验的。你现在为什么经常想要去问这个事情?是不是因为你自己不是特别想要拥有这个体验了?你觉得这种体验不好玩了,那你就要意识怎么样去转换方式。这是你们需要学习的。你们从一种体验的感觉里走出来到另外一种体验,你们会带有前面那种感受的很多的惯性、思维方式。这会影响你后面的体验。你只有彻底地放下。什么叫“放下”?活在当下,就是放下对过去感觉的依恋和那些思维方式的习惯,你才能够拥有新的体验。你一直活在过去,你又想要拥有新的体验,但是你又一直重复你过去的行为习惯,你怎么可以拥有新的?你又活在物质世界中,就会有持续影响。如果你是一个思维,你在思维里就瞬间可以体验。但是你现在不是,你活在当下就像作为一个思维一样的(注:指每个瞬间当下意识所对应的生活——不管是外在环境还是身体的——其实是静止的,而我们看到我们的生活是变化的、流动的,是因为我们每秒都能产生亿万个瞬间的思维意识,所以以那个最小最小的思维点来讲我们的生活,它其实是由无数我们并没有意识到的思维点构成的,所以它是片面性的,甚至可以说它是静止的),那是片面性的。我跟你们打过比方——你每个意识就是在当下。那只是一个画面,就像你看电影。电影是连贯的。它不是一帧一帧的图片形成起来的吗?你的生活也是这样。你如果把你的意识停留在现在,你不把意识回想到过去,不把过去的能量带回到现在,不把过去的那些体验带到现在的意识里,你就不会体验到一直痛苦的感觉。你早就不想体验了,但是你总是把你过去的那些行为习惯带回到现在,所以你还在不断地体验过去的那些东西,而这个东西又不是你想体验的时候,你就会痛苦。如果你真想体验的时候,不会觉得痛苦。你可能也会痛苦,但是这种痛苦和你认为的那种痛苦是不一样的,是不是?

 

姚:是,小时候也……对。

 

神:你想体验的时候,伴随的这种痛苦那是一种结果,就像你身体有疤那是一种结果。你现在的痛苦是你不想要这个东西。这是不一样的。所以你越是不想要这个东西,你越把它带到现在,你就会越痛苦。这是反抗的痛苦。你喜欢“90后”,这是你决定的。你们灵魂上决定的你要去体验。你非要不去体验这个东西,你要反抗,你就会痛苦。你的精神痛苦,你就会(造成)你身体的痛苦。我说过了。是不是说过了?

 

姚:对,之前说过。

 

神:那你为什么一直要反抗?你来告诉我你到底想干嘛?

 

姚:我不知道。

 

神:所以你就会很乱,因为你什么都不知道。

 

姚: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他相处。

 

神:顺其自然,我讲过了吗?什么叫“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就是——喜欢的时候就喜欢,不喜欢的时候就不喜欢,你自然就会分开。你没有分过手吗?

 

姚:分过。

 

神:那不就是了。你现在为什么有的时候不想去体验,因为你太喜欢他了。你又担心他不喜欢你,你又担心你可能太喜欢他了后面可能会分开。我说过了没有什么事情是意外。这一切都是本来就存在的。你不想体验了就自然会分开。为什么有的时候不是自然分开的?是因为你们大脑在折腾。

 

姚:强制把他拉开的。

 

神:对,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会痛苦。如果你一切按照你想要去体验的感觉去走,去做那种喜欢的感觉的事,就没有痛苦,就会很欢乐,因为任何事情都是你想做的。你想做的事情不是一直确定、固定的。你这个时候想做这个,你那个时候不想做这个。有的人喜欢一件事情长,有的人喜欢一件事情短。这没有错。他想体验那个感觉长一点。你想喜欢吃苹果吃一辈子,他只想吃几天,这有错吗?

 

姚:我觉得他很排斥我。

 

神:谁排斥你?

 

姚:“90后”。

 

神:是你自己在排斥你自己。你站在冷静的角度去看聊天记录。你看人家在说什么,你再看你自己在说什么。你一直在跟人家说“我承认我喜欢你,但是我就是不想喜欢你。你又不优秀,你这样那样的。”人家说什么了吗?人家说“你都这样说了,我只能说我配不上你。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跟你妈关系搞好。”他是在说什么?他是在说“我在关心你。我不管你怎么折腾,我希望你自己过好。”他说的是这个话,你看懂了吗?你没有。他有一些想要的体验。为什么你认为每个人想要的体验一定要按你的来?

 

姚:也是。

 

神:他喜欢吃苹果,你就一定要让他吃梨子。他喜欢你——这是他想要和你共同的体验。他有别的体验跟你是不一样的。没有每个人是一个样的。谁跟你一样?你来告诉我。你自己都在时时刻刻变化,谁能跟你一样?没有人能跟你一样。你自己在这一秒跟上一秒都是不一样的,你怎么来保证别人跟你一模一样。你知道这些道理,你又在现实生活中这样来强迫别人来成为你。你们是机器人吗?你们如果没有情感,不需要去体验,你们就成为了机器人了。跟你一模一样这有意义吗?你看到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你,你觉得有意义吗?你想干什么他想干什么,你去干什么他去干什么,大家都是协调一致的。如果不是每个都一样,就你自己找了个对象,跟你是一模一样的,你觉得这样有意思还是跟你不一样有意思?你去睡觉他去睡觉,你吃什么他吃什么,你不吃什么他不吃什么,你说什么对他说什么对——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姚:不好玩。

 

神:那不就是。你如果真的觉得这样好玩,你会找到一个这样的人。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这样好玩,所以没有人会想要拥有这样的体验。这就是为什么双胞胎他都不一样,因为一模一样有什么好玩的?我看你就像看镜子,我去照镜子就好了。我照镜子就看到了你,我看到了你就看到了镜子。如果一模一样,这有什么意义?那为什么你还不允许他跟你不一样?

 

姚:是我不接受……

 

神:说过很多次了。你不接受的东西不是只有一个两个。你既不能接受他跟别的女孩子亲密,也不能接受他跟他前女友联系。每个人对前女友的定位是不一样的。你对你前男友,你不联系,这是你的方式。有没有人跟她的前男友联系的?

 

姚:有。

 

神:你觉得别人比你低等吗?

 

姚:没有。

 

神:别人就是比较淫荡吗?

 

姚:也没有。

 

神:那不就是。有的人从始至终一辈子只交了一个男朋友,你交了这么多,她会觉得“你怎么这么open?”你open了吗?

 

姚:没有。

 

神:那不就是。你跟别人一天换一个的(比),那你不open吧。什么东西都是相对的、比较的。你觉得你各种都是对的,你用你的标准去衡量“90后”,只要跟你的不一样就是错的。我都说了,任何他行为方式跟你的不一样的,你就看成“你喜欢吃苹果、他喜欢吃梨子”这么简单的事情就好了。他喜不喜欢你跟他吃不吃苹果、吃不吃梨子有关吗?

 

姚:没有关。

 

神:那不就是。你吃苹果、他吃梨子,他就不喜欢你了吗?你来告诉我。

 

姚:没有。

 

神:你现在在做的事就是——我只喜欢吃苹果,你要是吃了梨子你就不喜欢我了。你就不允许他吃他喜欢吃的。他喜欢你,你感受得到。你喜欢他,你也知道。这就可以了。我跟你们说了,任何东西的本质就是体验、感受。不要用这些外在的东西来自欺欺人了。感受就是真的——我说了多少次。不要跟我说“我不喜欢他”。我只问你:你感觉你喜欢他吗?

 

姚:感觉喜欢。

 

神:那不就是了。以后不用来问我喜不喜欢,你问你自己“我感觉是怎样的?我感觉这个工作我喜欢吗?”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可以现在喜欢,也可以不喜欢。你可以永远喜欢,你可以永远不喜欢。你可以今天喜欢,你可以明天不喜欢。这是你自己决定的。你想要体验多久,这是你自己决定的。有些东西是灵魂决定的。等你的头脑、精神跟你的灵魂达到共识的时候,你就自然知道。你没有分什么喜不喜欢。这个“喜不喜欢”不是你想不想要去体验。这个“喜欢”是你可以接受任何东西。

 

 

姚:哦,就是相当于达到合一了。

 

神:什么叫“合一”?合一就是对任何感觉、任何体验都是接纳的。你是无、你是源头的时候,那种合一就是空的。你是人的时候,合一就是一切你都是接纳的。你知道你就是其中的一个面向,其他人是别的面向。他想要去拥有那样的体验。这就是没有谁有对有错。你合一的时候,任何人你都会爱他,因为他只是想要那样去体验生活。他有什么错呢?只是在你们的标准里面来看,他那样去体验是有错的。有人去疗愈别人,那是因为他想要去疗愈别人。有人合一他也不想去疗愈别人的,因为他知道别人想要去经历那样的体验。他不想去改变。还有的人他合一了,知道有的人不想去体验不好的了,就像你这种不喜欢那种痛苦,他通过他自己的创造可以达成帮你免去你过去那些影响。所以没有凡事一概而论的,即使每个人达到合一,他的面向也是不一样的。没有说每个人合一之后就一定要去疗愈别人、时空旅行。他合一了也可以选择不同的面向,懂吗?

 

姚:就是与神同在,神也有很多面向。

 

神:每个人都是与神同在的,即使你的头脑让你以为你没有,但你还是与神同在的,不然你怎么去创造这些东西。我说的“与神同在”不是你认为的那个“与神同在”。我现在说的“与神同在”就是她(注:指李莉)不用她的头脑去阻止这个东西。她可以更快地去显化这些东西。她可以很快地去显化任何东西、物质的时候,是“与神同在”。你们不可以很快地去显化任何东西、物质的时候,也是“与神同在”,因为你们创造了让它不那么快地显化出来。这只有你“与神同在”你才能创造的。现在讲的她“与神同在”是因为她显化得快,她没有那么去阻碍了。所以为什么又说每个人“与神同在”,又在讲她“与神同在”了,这是不一样的。

 

姚:这个理解。

 

神:有时候有些人是不理解的,就会在想“既然我们每个人都是‘与神同在’的,为什么你又说她与神同在了、她意识特别高?”这个“与神同在”是指你们每个人都可以达到任何能力。你们是有无穷的创造力的。她的“与神同在”是她选择了她把这些东西更快地创造出来。

 

姚:他们说什么地球进入七维,那是不是因为所有人的意识越来越高了,然后更快地创造……

 

神:(笑)其实她也知道了,任何东西只是一种形容。那我来问你月亮像什么?

 

姚:一个圆。

 

神:有人说像月饼,有人说像美女,请问月亮到底是什么?是美女吗?是月饼吗?是圆吗?月亮就是月亮,是不是?你们怎么形容它,那只是个形容词,不会改变它的本质。

 

姚:所以地球还是这个样子。

 

神:你没懂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任何词你在形容它只是一个形容。他的意识提高了,你可以说是达到了七维,你可以说更有爱,你也可以说更多的人愿意去体验好的——你们认为的好的。它就是一种你们认为的扬升。其实对我而言一样的。地球毁灭了也没有什么。

 

姚:地球毁灭了也没有什么?

 

神:毁灭了,你们还会重新再创造。没有真正的毁灭。你死了,你就死了吗?地球毁灭了,就毁灭了吗?你们能理解人死之后能有新的生命,为什么不能理解地球毁灭了?一样的。不同的生命形式。是不是一样的?但是如果你们都想要体验美好的,不想要体验暴力,这就在创造一种美好,懂不懂?

 

姚:就是越来越多的都人想往美好的方面去体验,就会创造出更美好的生活出来。

 

神:她也知道了,一些扬升大师在选择扬升。这没有对和错。我说了没有任何事情有对和有错。所有的描述都是真的,法则都是真的,但是你不应该去批判别人不这样做的人。他没有错,因为他想体验。当地球扬升的时候,他们不会在这里去体验这些生活。他们会到别的地方去。他们也没有错。他们去到别的地方,就有错了吗?他想要体验任何东西,他就会拥有那样的体验。

 


 

(续五):瑜珈的本质及破除思维习惯

 

神:还有什么吗?

 

姚:我想问下瑜珈。现在出来很多种瑜珈。我想问下瑜珈的本质是什么?

 

神:瑜珈最开始的本质也是在传导合一,但是有一部分人没有理解到这个本质。就像信基督教一样,不是每个基督教的人都理解了合一的。有的人以为上帝是某一个人。他以为上帝就是基督、耶稣。每个人的意识是不一样的。那些人在传导基督教的时候,你以为他们在传导什么?你说他们是在传导合一吗?瑜珈不是一样的吗?它的本质是在传导合一。不同的人意识不同的时候,他接收和传导的东西就不一样。你们量催也是一样。不是这个东西在传导什么,是你们的意识决定的。瑜珈、基督教、佛教——它们只是一个形式,本质是合一的。不同的人意识程度不一样的时候,他传导的东西就不同。

 

姚:现在分支出来那么多瑜珈,它们都是想回归到瑜珈的本质吗?

 

神:想要回归的就在传导合一,想要体验中间阶段的就要体验中间阶段——去疗愈别人啊。这就是他们在创造,他们想要去体验。你要是想要回归合一,你就不会去信这些东西。想要回归合一的人就像她(注:指李莉),她会去接触合一的东西。你在接触别的东西,是因为你想要拥有这种神奇的功能这些。你想要拥有这种体验,你就去做就好了。谁说合一就是好的?只是她喜欢,她想要,你不想要。没有什么好和坏。什么七维、八维、九维的大师就很牛吗?都说了——每一级别的人,不管你们认为的牛B的、不牛B的,都是我创造的。耶稣、佛陀看起来很牛,他们牛吗?他们只有与我合一的时候,才能创造这种境界很高的东西。你们想要,你们也可以。你们真心想要的时候,就会这样去创造。为什么一边在说要你们去做喜欢做的事,一边又在引导你们回归爱的本质,因为只有你们去体验了这些物质生活中的东西,喜欢做的事情真的去做了之后,你们才会不想要,是不是?

 

姚:是的,我就觉得还没体验完。

 

神:你想要去赚钱,你就去赚钱。你想要赚钱的时候,有人来跟你说不要认为钱是好的,要回归精神,你回归得了吗?这就像告诉你喜欢90后是不好的,让你不要去喜欢他,你做得到吗?你做不到,你会痛苦。如果世间每个人都说回归一才是对的,不回归一是错的,你痛苦吗?你也痛苦,因为你不想。所以没有什么对和错,好和坏,但大家都在合一的时候是不是更美好?更美好和好与不好是不一样的。所以你现在分得清了。你有天经历完物质的这些体验后,你自然而然地就不会再去体验。为什么更美好?因为大家合一,因为充满爱。你想要去体验任何事情的时候,大家不会去批判你。你想去做什么的时候,大家都认可你,尊重你。这就是爱。你们现在感受不到是因为大家都在批判,没有爱,只有害怕。我都不知道你们怕什么。一切都是你们要的,给了你们又怕。还有问题吗,你?

 

姚:身体的你说了没啥问题。

 

神:我说没啥问题,你想问的要问。我说没啥问题是我在说,你有问题就是有问题。我说没问题,这是答案。你有问题要细致地来问,我才能告诉你更细致的答案。

 

姚:我想知道我胃痛是我什么意识创造出来的。我就觉得是我自己受气了或者说自己觉得有气了,然后就痛。

 

神:(笑)你是先有气还是先痛的?

 

姚:应该是先有气再痛。

 

神:我不是在问你应不应该,我是在问你在现实生活中,你是先痛的还是觉得先有气的。你是有了痛才觉得有气,还是感受到气了才痛。这很简单。

 

姚:我好像是痛了才打嗝。

 

神:你不要扯到打嗝,现在就说痛的问题。你是不是先痛了?

 

姚:嗯。

 

神:先痛。你是不是那天跟谁一起,他说他胃痛。

 

姚:对对对,他说他胃痛。

 

神:第一,你有个主观意识。第二,这里有个共振的问题。

 

姚:这个也会共振吗?

 

神:共振它是一种影响。它不会那么快地影响,但是你最主要是你主观的意识。

 

姚:对,我相信了。

 

神:你以前胃痛过是不是?

 

姚:对。

 

神:你回忆起了。你把能量放回到以前的那里去了。你把你的意识放到那里,你就可以感受到那种感觉。

 

姚:我小时候胃痛。

 

神:你后面不痛了,是不是你忘记了?你后面痛,是不是想起了那种痛的感觉?你是先想起的还是先痛的?还是你痛了就想起了那种感觉?

 

姚:我是去医院检查,然后医生说我有胃病,就开始痛。本来没说我有胃病的时候没痛。

 

神:嗯,你看,我跟你说好的你不信,别人一跟你说不好的你马上就信了。你发现了吗?你为什么要信?那只能说你自己想体验各种不好了。你是不是想体验各种不好,糟蹋自己的身体?

 

姚:我不想。

 

神:你以为你不想。你想。不然我为什么跟你这样说了,你还是要那样去做呢?有没有人想过——自己就是想糟蹋自己身体的,这也是一种体验?

 

姚:应该不想。

 

神:什么叫应该不想?想就是会直接那样去做,不想的人就会说我身体没病!为什么别人说我有病,我就要有病?”——这个时候不是指你的灵魂、你的意识,这是你的精神。有些是灵魂的,有些是精神的。你自己要去发现。你自己要去觉察。别人一说不好的你都有了,为什么你会有?你说你相信了,为什么你要相信?好的为什么你不信?很多人是不是只信好的,不信差的?你为什么偏信差的,不信好的?

 

姚:我不知道。

 

神:所以你要自己去意识到。你不意识到,你怎么不会这样?你下次以为是别人说的坏的都是真的,然后你就会发现原来不是这样的,是你信了。有的人有一种模式,有的人有受虐倾向,知不知道?

 

姚:你这样说,我感觉我有点明白了。

 

神:他不是有受虐倾向,他是没有发现自己的习惯。人只有在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在这样想的时候,才能破除这样的模式。所以胃的问题,你觉得你的是什么问题?

 

姚:就是自己想到了以前的那种痛,然后相信自己痛,就会有。

 

神:所以你有没有发现你创造也是很快的?

 

姚:也算快了。

 

神:所以你看到了那些文章——现在创造是很及时见效的。

 

姚:这是真的是吗?

 

神:你感受到了呀。

 

姚:我是感受到了。是不是想体验什么就会很快地体验到?还有以现在的速度,灵魂协议什么的是不是就会很快地体验到?

 

神:灵魂协议是指什么?

 

姚:就是刚才说的那种喜欢。还有被杀也是一种灵魂协议吗?

 

神:对啊。你可以不用体验,因为你觉得这个东西不好。有的人到了一定程度就不会体验杀与被杀,但是有的人他意识没到这种程度的时候,他想要有这种体验,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提升。

 

姚:那杀与被杀是跟前世自己被杀了后,这一世又想要还给别人吗?是类似这种灵魂协议吗?

 

神:这个东西比较复杂。它首先是一个体验,后面有你们说的那些力的作用。他发散出的,他必然要收到,所以他要去体验被动的这一部分。但是你体验完这些东西之后,你知道这些东西不想要的时候,你会想要体验别的美好的东西。这就是你们讲的意识的提升。意识也是可以提升的,就是你想要体验的东西越来越美好了——不是好和坏,是美好。大家都想要美好的时候,这些东西还有人想要去体验的时候,他就只能去别的地方,因为没有人配合他了。这里没有人配合他,但是他还是要演戏,他要去别的地方演。

 


 

 (续六):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姚:我想问我的痔疮是怎么来的?

 

神:痔疮你说是怎么来的?

 

姚:好像是七、八年以前才有的。我好像那个时候觉得自己坐久了得了痔疮。

 

神:你为什么要觉得你坐久了就得了痔疮?你为什么要觉得你工作累了你就肩膀要痛?只有你一个人坐久了吗?是不是还是你信了?

 

姚:那现在为什么又有?中间有好几年没有。

 

神:为什么又没有?

 

姚:我那个时候是跟我那个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有,后面分了就没有了。

 

神:这跟你自己的思维有关——你选择相信什么。你有的时候不知道你相信了。你要去发现。你总是这样去想问题——你看到一个现象就去想这跟谁有关?这跟谁都没有关,只跟你自己有关。你为什么在那种状态要去那样想,那个人走了你就不那样想?因为你想要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你就是不想承认这是自己想出来的。你就是不想承认别人一说不好的你就信。刚才问过你了——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你没有告诉我,那你为什么又要认为你坐久了就绝对地会长痔疮?你相信的事情都是绝对的,你知不知道?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姚:什么都可以找出一个反面出来。

 

神:是啊,所以没有绝对的事。你为什么要相信坐久了就会长痔疮?你为什么不去相信好的?谁都可以给你洗脑。你为什么不选择那个好的,对你好的?你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你就是被洗脑的。只有你意识到了,你才有自己的选择。你真的有自己的选择的时候,你会选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吗?

 

姚:不会。

 

 

姚:我有个朋友说他一直觉得自己很穷。他想问他为什么一直会很穷。

 

神:(笑)你刚才的问题就是答案。你觉得的——你觉得坐久了就会长痔疮。你觉得了工作累了肩膀就痛。这不都是你觉得的吗?你觉得的都是真的,因为你创造出来了。

 

姚:他觉得自己很穷,就一直很穷。

 

神:对啊。他想我要奋斗,努力去赚钱,他也还是会穷。有哪个有钱人是说我要奋斗,努力去赚钱的?你是什么,就是什么。你想什么,就证明你是什么。你想我要怎么变得有钱,天天看赚钱800招。这种人是有钱的吗?有钱人干什么?他在想我要买什么股票?我要换什么新车?我要买哪里的房?你们总觉得没钱才这样想。就是因为你们这样想才没钱。你为什么不问你(是否)自己觉得自己穷?买个衣服,你说这贵了,因为我没钱。这是因为你自己觉得自己没钱。

你还有什么问题?任何想问的都可以问。

 

姚:我有想过一个问题。不是说神是分散出来,然后让每个人体验,那如果每个人都合一了,那不就回归了没有什么好体验的了?

 

神:合一也有很多状态,我刚才已经说了。你合一的状态可以变成无,也可以变成有。你有的时候就是有合一的状态。耶稣也是合一了,佛陀也是合一了。他可以成为有形的身体,他也可以成为无。没有所有人同时在那一瞬间有同样的意识。有没有这样的状态?有,但那只是一个瞬间。

 

姚:我想问下我掉头发是为什么?

 

神:(笑)因为你在想。

 

姚:因为我老是想我为什么掉头发,是吗?

 

神:对啊。你问我为什么长痔疮,你就有痔疮。首先是你想出来,然后你问我为什么,你就会一直想,就会一直有。你想什么,你的能量就在那里,你就会创造什么。因为她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然后有一天她发现有人头发掉得不严重,她觉得很奇怪。然后她看到有的人头发长了会分叉,她明白了原来是有的人关注头发为什么会分叉,头发就分叉了。有的人为什么掉头发会严重?她为什么掉头发那么严重?是因为她以为长头发就掉头发严重。

 

姚:我也以为是这种,然后我就把头发剪短了。

 

神:所以你以为长头发掉头发严重,以为短头发就不怎么掉头发,然后你就会这样短头发的时候真的不怎么掉,是不是?

 

姚:嗯,短头发是不怎么掉。

 

神:是因为大家都以为短头发不怎么掉,你们相信了。有很多长头发不掉头发的,所以任何事情没有绝对的,看你选择相信什么。任何事情——小到掉头发、头发分叉这种事情,何况大事。

 

 

姚:就是上次那个音频在量催群里面反应好像不是很强烈。

 

神:还要怎么强烈?

 

姚:不知道有多少人听了?

 

神:该听的人会听,该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是他们自己的体验,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姚:我上次是首先转了那个文章进去,就说量催走在错误的道路上,然后他们就认为这个话说得有问题。

 

神:怎样说话才没有问题?(我)说了——不是话的问题,是看待问题的方式的问题。你觉得有问题吗?

 

姚:我开始觉得有问题,后面觉得没有问题。

 

神:那到底是有问题还是没有问题?我不是说了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的吗?在于你怎么去看,你怎样去体验,怎样去感受。这是你自己决定的。别人说你好看你就好看了吗?

 

姚:认为好看就好看。

 

神:别人说你好看,是真的觉得你好看还是恭维你,你能分辨吗?所以你怎么评断别人说你好看你就好看了?但你自己说自己好看,是不是真的?你认为你丑,你是不是就丑了?别人怎么对你,用各种方式夸你,你都觉得你自己好丑,是不是?

 

姚:对。

 

神:所以别人说的都不是真的,只有你自己认为的才是真的。所以是话的问题吗?话没有问题,在于你怎么去说这些话。我说你很美,(但)我心里想骂你,所以我是在夸你还是在骂你?看起来我在恭维你,实际上在心里骂你,这是对你好还是不好?所以你要有爱地去说话。你在表达爱,但是别人接收到的是爱还是骂,这重要吗?这是别人自己的选择。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你选择用好的那一面去体验,那是你自己的选择。这就是一个乐观者和悲观者的体验。一个人用悲观的那一面去体验也没有错,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你知道就好了,你不用去批判他。

 

 

姚:我还是想问下我和90后的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之前一直纠结。

 

神:可以发生了什么,也可以没发生什么。

 

姚:灵魂协议不是一般都发生了什么吗?

 

神:你看到了这个东西,是想用好的方式去体验还是用不好的方式去体验?所以你看到的东西不能决定你现在的选择,因为我告诉你你喜欢他、他喜欢你,你都不信,你还是要去折腾。你看到了就能相信吗?你自己不愿看到(注:指李莉帮姚女士催眠时看到画面后,姚女士自己不愿往后继续看)。你不是发现了吗?这是你自己的方式。

 

姚:那我开始看到的那个画面是本来要给我看的,后面自己不想看,是吗?

 

神:你如果想要去看,会看到对你有益的东西,也是告诉你一些答案。这些画面也只是为了告诉你一些答案,你还是要过现在的生活。

 

姚:刚才看到画面,感觉有点分离感,所以就有点害怕,就不愿意看了。

 

神:所以这些东西不重要。你和90后的问题,你告诉我是前世的问题吗?

 

姚:不是。

 

神:就算是前世有什么问题,是不是你们两个还是要去体验相互喜欢?如果你还没体验完,你就还是要继续体验。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姚:上次听音频,你说我跟90后(如果)结婚了,那些话语就会有影响,(如果)没结婚就还好。

 

神:结不结婚都有影响,但是你没结婚的时候,影响跟结婚是不一样的。你结婚了会创造出离婚的结果。任何时候,任何话语,任何思维都可以创造。

 

姚:那结婚算是一个协议吗?

 

神:结婚是你们现实生活中的协议。我说了,任何事情你们想去体验就可以去体验。不是结不结婚、离不离婚让你们痛苦的,是你们的标准让你们痛苦的。还有什么问题吗?

 

姚:我上上次被催说我必须要跟我妈住一起,但是我不喜欢跟她住一起。

 

神:别人的意识创造的。

 

姚:那我就还是可以选择不跟她住一起。

 

神:最主要不是住不住一起。

 

姚:是要接纳,改变我的思维模式。

 

神:去改变你的意识。你要去意识到你自己的思维是怎么样的。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你为什么什么事情都喜欢选择用不好的那面去体验?你自己要去发现。你自己去回想,是不是任何事情你都喜欢用负面的感觉去体验?

 

姚:大部分是的。

 

神:你为什么要这样去做?

 

姚:我总觉得我受了我妈的影响。

 

神:说了没人受别人影响,是自己的选择。也有别人的妈用不怎么好的方式,为什么别人选择了乐观?同样一个妈,生出来的小孩都不一样,有乐观的有悲观的,是妈的影响吗?

 

 

姚:是自己选择的。

 

神:你总是喜欢推卸责任,怪别人。任何时候你都怪别人。工作,你怪是公司的问题。家庭,你怪是爹妈的问题。感情,你怪是90后的问题。全世界都有错,只有你没错。你就是世界。你以后还要这样吗?

 

姚:不能这样了。

 

神:你能不能这样不是强迫自己,你要去发现自己的思维。

 

(全文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