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1 夕阳 无古亦无今

 

 

这一段里,老子提到了两个现象:一个是外在的现象,一个是内在的现象。他用宠辱两件对立的事情来描述你所有经验到的外在事件。你经验到的生活当中所有的外在事件,都可以归纳为宠和辱:要么是令你高兴的,要么是令你感到不太高兴的。

宠辱若惊,这两件事有没有都让你感觉到吃惊?无论一件高兴的事让你感觉到振奋、吃惊,还是一件令你不太高兴的事让你感觉到压抑、吃惊,也就是你被外在的环境左右了,叫宠辱若惊。外在一个小小的刺激就左右了你的心情,更进一步左右了你的思想,再更进一步左右了你的能量。所以,当外界发生一个正面或负面事情的时候,它以这样的三个次第在渗透你。

首先,外在的事情一旦发生在你眼前,你接受了那个刺激——正面的或负面的,你立刻在你最明显的感觉上产生了反应:高兴或者排斥。紧接着这个感觉向内渗透,你开始产生了相应的思想,开始在你的思想内盘算应该怎么样对待它:高兴的事情你立刻想要伸手抓住它,而不高兴的事情你立刻想办法逃离或者是抗拒它。

那个思想最终的目的地是能量,你会忽然发现在你身体的最深处有了反应,即身体能量的反应。你不高兴时突然间浑身开始颤抖,身体开始发热,有股愤怒要爆发出来,它是一个能量的反应;或者你高兴时,突然间整个身体变得轻盈了,好像充满了光一样,几乎要飘起来,太开心了。这是来自外界能量的三级逐步渗透。

当你了解了这个渗透路线以后,你开始懂得怎么样倒过来做,这就是瑜伽所做的事情。瑜伽告诉你:当你面临最强的刺激时,你最外在的反应是呼吸变得急促,无论那个刺激是正面还是负面的,高兴或是悲伤的,你的呼吸都会发生相当明显的改变。然后,瑜伽告诉你:如果你在同样的场景里能够控制呼吸不改变,那个随着呼吸而来更深处的情绪与思想将无法改变。如果你能够控制呼吸不变,你会发现那个愤怒就无法出来,或者那个兴奋的感觉就无法出来。你仍然保持呼吸平衡、平静,没有兴奋,即使你面对同样刺激的事情。而当你没有兴奋,那个能量也起不来,那个兴奋的能量也就没了。

瑜伽用这样的方式在控制你的情绪、你的能量。我刚才讲的瑜伽是哈达瑜伽,它从形体上、呼吸上控制你的内在情绪与内在能量,也有别的瑜伽 ­—— 山卡拉。山卡拉瑜伽不从呼吸控制,而是直接从能量、从意识的层面控制。山卡拉告诉你:无论你看见什么——正向的、负向的场景,保持你的意识高度,你将不受任何影响。即使一个人扇你耳光的时候,你的意识没有掉落、没有滑下来,即使那个耳光扇得你很疼,你仍然保持意识在一个高度上不降落,你会忽然发现,被打的是身体而不是你。

你的意识在一个高点上,它似乎没有被打,被打的仍然是身体,你几乎是个旁观者。这一切你都是以旁观的方式看到的,好像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这就是山卡拉瑜伽做的,它让你保持一个意识的高度,然后你的能量和情绪将无法运动,它无法跟随一个耳光变得愤怒,它没有后续的运动——终止了。

印度瑜伽里面有各式各样从不同层面切进去的方式,有的从呼吸切进去,有的从意识切进去,也有的从能量切进去。如果你熟悉昆达里尼瑜伽的话,就会明白它直接从能量切进去。你只要保持能量收入中脉,将没有任何人能够刺激你发怒。因为发怒意味着这个能量已经从脊椎骨散开进入全身了。而如果你对脊椎收入能量的操练是如此熟练,那个散发的过程将会被很大程度地遏制住,你将无法愤怒起来。这就是瑜伽的智慧,古人的智慧。

这一点也告诉你另外一件事,这就是老子在后半句讲的事,贵大患若身。因为外在的刺激是宠是辱,仍然是外在的,它们真正刺激到的是什么地方?是你的身——你的身心。外界的刺激真正能够使你感觉到有忧患的,仍然发自你的身体。如果你身体不反应,即使外界砍断你的手都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你身体会反应。

所以,老子讲:何谓贵大患若身?真正的忧患在哪里?在身上。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因为我有这个身体存在、我有思想存在、我有感觉存在。如果我没有身体了、没有思想了、没有感觉了,吾有何患呢?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刺激到我。所以,他这里提到如果一个人能够成功地掌握自己的身体,你就可以把天下托付给他。

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一个能够重视身体、掌握身体的人,一个对身体有自由度的人,你才能放心地把天下托付给他,因为他能够自由地掌握身体的情绪和思想。一个连自我情绪都无法掌控的人,他能做什么事呢?任何外界的事都能够挑动他,都能够很轻松地让他发怒、让他悲哀、让他怨恨、让他变得沮丧。即使一个小小的打击,他就变得低落了,这样一个人你能够把天下托付给他吗?他能够担得起来吗?显然不行!所以,老子讲,只有一个能够掌握身体的人,你才能把天下托给他,他是稳定的。外界的刺激无法顺利地打击到他,外界的刺激无法挑动他的神经。

《老子》第十三章: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为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为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文章选录于《道德经禅观》第五讲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