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31

 

有人在睡觉时,会出现一种睡眠障碍:睡眠处于半睡半醒的状况,同时还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甚至还能听见周围的声音,但奇怪的是,无论自己再怎样用力,却都使不上力来,想大叫也叫不出声,想睁开眼或翻身起床,却一动也不能动。拚命挣扎数分钟后,才终于醒来,人会觉得全身很累,有时甚至满身大汗。

 

睡眠瘫痪症通常发生在刚入睡或是将醒未醒时,患者觉得自己已醒过来,可以听见周遭的声音及看到周遭的影像,但是身体却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来,有时还会合并有幻觉。多数人在这个时候会觉得恐慌,所幸这种情形多半在几分钟内会自己慢慢地或突然地恢复肢体的动作。因为在发作当时的恐慌感觉,很多人在醒来之后会觉得害怕,而直觉得认为是被什么不明物体压制所造成,所以才会有“鬼压床”的说法。

 

我自己没有过“睡眠瘫痪”的经历,但身边的朋友提及过这种鬼上床(鬼压身)的经历。起初,我对这种所谓超自然的现象不屑一顾,但随着叙述这种经历的人越来越多,就觉得这不是某种个案。

 

6 岁那年,安娜莉亚( Annalia )第一次感觉到有生物溜进她的卧室。姑且不论是什么生物——它跳上了她沉睡的躯体,它的重量使安娜莉亚无法活动身体,也无法发出声音。安娜莉亚醒来后觉得十分害怕,希望找到一个解释。在意大利东南部小城阿布鲁佐,所有人都给出了相同的解释:安娜莉亚刚刚经历了潘达费什( Pandafeche )的首次造访——一种被描述成邪恶女巫,恐怖幽灵和类人猫的超自然生物。

 

她了解到,这些女巫每逢星期二、星期五就会在胡桃树下碰面,在那里,巫师首领派遣他们袭击睡眠者。甚至连安娜莉亚的医生都把她的这种经历归因于邪恶的魔鬼,并建议她在枕头下、床边分别放置食盐和洋甘菊。然而,这些预防措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在现年 82 岁的安娜莉亚的生命中,这一幽灵反复出现,而当地超过三分之一的居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潘达费什”这个词不会引起意大利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的共鸣,甚至来自其他地区的意大利人在听到后,也有可能报以无奈的耸肩。但这一现象却绝不是阿布鲁佐地区所特有的,大约 20% 40% 的人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恶魔爬上他们的胸口,使他们在黑暗中动弹不得。

 

安娜莉亚的遭遇,在主流科学术语中被称为“睡眠瘫痪”( sleep paralysis ),但是不同地区、不同母语,以及不同信仰之下,人们分别用不同的名称来指代这种症状。虽然各个文化对其解释各异,但无论在发达国家、贫困的发展中国家、世俗国家、极端主义国家,都会有关于这一现象的超自然解释。当今,许多有睡眠瘫痪症的人称看到了潘达费什,而其他人可能会声称见到善妒的老女巫朝他们缓步走来。无论归咎于谁,对所有经历过睡眠瘫痪的人来说,有一件事情是相通的:一个明显的徘徊在床上方的人形生物。

 

这种现象带来了一个困扰了科学家几十年的问题:这些人物形象究竟来自哪里?

 

睡眠瘫痪的基本特征在不同时区和不同国家地区都存在。在快睡着或是快睡醒的时候,一个陷入睡眠的人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度过了快速动眼期( REM )。他们不能移动或说话,但可以意识到他们周围的环境。在 30% 40% 的案例中,他们感觉到了臭名昭著的超自然入侵者。他们可能会听到它踮着脚进入房间进入房间的声音,并看到它在头顶若隐若现。在某些情况下,幽灵会对他们的身体进行肢体上攻击,使睡眠者感到窒息,甚至强奸不能活动的睡眠者。他们也可能产生幻觉或灵魂出窍的经历,他们成为灵魂,并徘徊在自己的身体之上。

 

然而,睡眠瘫痪症的体验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研究表明,在非西方文化中睡眠瘫痪主要是在精神框架中被理解的。在阿布鲁佐,安娜利亚认为是“潘达费什”定期侵扰了她夜间休息。在纽芬兰,人们称之为老巫婆( Old Hag )。日本人则把这些恶魔叫做死亡灵( Kanashibari )。在中国,这种经历也被称为“鬼压床”。美国人可能会称此为影子人,或者相信他们遭到了外星人入侵。其他受害者则不理会民间传说,并认为这是一种怪异的神经性疾病。

 

意大利自身是很有趣的,因为它是一个‘现代’的欧洲国家,但却受到以天主教为中心的传统宗教影响。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发现 38% 的意大利人认为睡眠瘫痪可能是潘达费什引起的。

 

这些国家是如此不同:埃及是世界上最具宗教文化传统的国家之一。丹麦是宗教氛围最弱的国家之一。那里的人们在关于宗教信仰的评分方面得分非常的低,人们通常不相信超自然现象,或者至少他们不承认有超自然现象。

 

《古兰经》中记载镇尼是一种与人类并存而不为人所见之物。在古代阿拉伯传说中,它是一种像人类一样有生命、理智、能思维而不显露形迹之物,活跃于人迹罕至的荒野。还有人认为镇尼系指古怪的异族人或异邦人,近似所谓“天外人”和“外星人”之类的揣测。

 

他们发现,将近一半的开罗受访者认为是镇尼( Jinn ),一种“源于伊斯兰传统的灵性生物”,导致了睡眠瘫痪。然而,在丹麦,人们倾向于认为睡眠瘫痪是大脑的小毛病。与这些不同的看法对应的是,有着相同基本体验的人,却有着不同的表述。

 

埃及人比丹麦人更害怕睡眠瘫痪症,他们甚至担心镇尼会带来死亡。而且,埃及人遭受这种攻击的比例更高,时间更长,也更频繁——开罗的睡眠者被镇尼所困扰的概率,是丹麦人大脑出现类似问题的三倍之多。

 

除了看到超自然的魂灵,睡眠瘫痪患者偶尔也会看到幻肢,还会有灵魂出窍的经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成为了自己的灵魂。

 

本文網址: http://kzg.io/gb3Xyc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