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Schiltz著文

译者 U2觉醒

 

 

我们已进入一股强大无比的飓风能量中!此刻,我们正体验大范围的升级,提升我们的物理形态,同时深度净化那些限定条件,甚至是让那些不再与我们体验匹配的时间线一一崩塌!

 

131日,这个能量门户让我们感受颇多,有很多人感到精力不足和体力被耗尽。不过,也有一些人感觉自己被能量充能一般,只是,不管你体验着什么,对你来说都完美符合你的需求。

 

在身体层面,我留意到在颅骨区域出现的扩张,以及大脑内的升级。我体验到在脑部一些不同的区域出现的头疼症状,这些症状会持续510分钟时间,随后又移入到另一个区域。

 

许多人则是发现在后颈部出现的疼痛感,这是因为我们的小脑也在与更高的频率体验接上线。在这些升级过后,我的咽鼓管发生了一些阻塞,这时,我采用了一种颅骨疗法以确保这个部位的所有骨骼得到适当校准。

 

当颅骨发生错位,就可能造成一些非常不适的扬升症状,诸如鼻窦压力,耳鸣,晕眩感,恶心和精神恍惚。

 

对于很多人来说,消化系统的问题依旧是一个普遍现象,其实,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让我们和自己的身体对话,询问它到底需要些什么。这其实是打开一条必要的交流通道,因为我们正经历的过渡是 - 成为多重维度光之存有

 

我们必须和自己的身体重新连接,并切实聆听它想说的话。我们的文化结构并未支持这种做法,这就造成我们很多人一直都在以猛推的方式想要尽快驱赶疾病,伤害和创伤。

 

身体确实会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直到它已疲惫不堪而无法再惯着我们,而实际上它每次的请求都从未被我们听到,也没有获得解决。

 

在我的二女儿14周岁时,在一次玩曲棍球的时候她弄伤了自己。我们被告知需要采用两种不同的矫正手术,因为她拉伤了肌肉。听到这些,她便告诉自己的身体 - 你需要停止伤害自己,而它似乎真的听到了。。。

 

于是,她在接下来的几个月走了数公里,甚至都开始垒球运动。在这次创伤后的第五个月,她又不得不因为怀疑得了阑尾炎而再次进入急诊室。检查的结果为阴性,这时,大夫走了进来并问到,她什么时候在骨盆的两处位置造成了破裂,而我们却没有报道过她的这个历史。


这让我们非常震惊。然而,就在在那里,在这个位置却长出了新骨,很明显这并不是一个新伤口,并且这个区域一直处于自我疗愈过程。而在这一切发生的同时,她却一直在玩着高级别的曲棍球游戏,而且是伴随着一个已损伤的骨盆。

 

就在这时,我如此惊叹,让我感叹个人意识的力量是多么巨大,她也的确在那时对自己的身体下达了指令。现在,我的理解已完全不同。她今年20岁,现在的工作是一位很有天赋的疗愈者,这帮助她重新与她的身体连接,处理身体曾许多次发生的伤害,并可以以她的意愿参与很多体育运动。

 

当这些创伤处于她的骨盆时,就好像身体一直在忍受并发出沉默的尖叫,直到它最终得到释放。我的女儿所进行的工作是重新获得她身体的信任,因为它担心下次伤害又会何时降临。

 

很多次,我看到某些人完全抹去了这个物理过程,经常的情况便是身体感到未被听到。一副身体,它承受着创伤和伤害,可能是一次体育运动造成,也可能是虐待,忽视,恐惧,或甚至是情绪层面的直接影响,比如我不能生病!


我们生活在一种文化结构中,它认为休息是身体虚弱的体现,而康复就意味着不能挣钱,得不到经济效益。这是一种必须被认清并进行疗愈的固有编程。

 

我们需要让自己处于一个地点,在这里我们能允许自己尽情放松和休息,而无需以生病或伤害作为一种借口。

 

焦虑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此刻非常显著的问题。存在着一种感受,让你觉得某件事的确不同了,或者什么事情正在到来。只是,这种概念和想法含糊不清,使得很多人感到不安,便随后想要弄个明白。

 

人类固有的惯性思维是希望一切都处于秩序中,如果你感到焦虑,就必然存在一种原因,使得你必须找出其中的来龙去脉,而不论它是关乎别人还是个人自己。

 

许多人正在询问,他们是否做的足够好,是不是处在正确的道路上,或者他们应该朝向哪个方向,等等。

 

针对这个问题,我也决定旅行一番,因为我也同样感受到这种奇怪的焦虑症状,这是我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的状况。我知道,这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因为能量在发生改变,事情也在改变。但我们的身体却还未能理解,于是发送出焦虑和压力信号,但我也知道这里面肯定还有更多原因。就当我对这次的旅行感到适应时,我发现自己行走在沙滩上。海水很平静,温柔的拍打着沙滩,太阳也是明亮而耀眼。这一切都显得很平静,也如此美丽。


我被这沙滩的景色,这气息陶醉。我听到祖父的声音,他是我指导者中的其中一位,他走过来并坐在我身旁。

 

我与他分享关于焦虑的问题,我和其他人在通过这个显化过程并完全拥抱我们所是的自己时,在经历的情形。


他认真的听着,随后说道,我明白了。他告诉我,转过头并看一看。我做了,而我所能看到的只有自己在沙滩上留下的足迹。他接着对我说,再转过来,看一看。


所有我能看到的只有前方干净的沙滩,其他什么都没有。我很迷惑,看着他,等待他的解释。

 

他说道,这就是你的恐惧所在,在你的前方并没有路。


人类一直因被限定而行走在某条道路上,但在此刻他们却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未被开拓的疆界。这让很多人感到不适,因为这需要每个人对自己全权负责,并去开创他们自己的创造

 

我看着前方,一大片未被踏足的美丽沙滩,也在这时我清楚理解,为何这么多人会对这种模糊的未知感到焦虑。前面没有任何路标,也没有指示牌可以告诉我们该走哪条路。

 

由于这颗星球的信念系统在持续崩解,我们被要求走出去,并引领我们自己。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我们所有人内在,所有的条件限定也同样在崩塌,当我们真正的自己浮现的同时,也需要我们决定到底要往哪里走。

 

训练时期已经结束,我们此刻要对自己的个人创造负责,也应对我们的想法和行为负责。这取决于我们自己,也一直如此。

 

于是,我开始看着我前方这片未被开拓过的美丽沙滩,我问我的祖父,我要怎样才能知道我该往哪走,哪个方向才是最佳的?

 

他微笑着告诉我,只需简单的跟随那条让我感到快乐的便是。跟随那条让你喜悦和兴奋的道路!

 

他看着我,他真的非常了解我,他接着说,我该做的是把那些令人焦虑或害怕的词汇用含有激动,喜悦和兴奋的语句替换掉。

 

他说,你会发现,这种简单的改变将松脱你的担忧和害怕,而让自由在此刻成为你的力量!

 

我接着问他,如果我选择一个方向并开始行走,随后发现我并没有获得热情和对它的激动之心,那会发生什么?

 

他回答,那就简单改变你的想法,但不要执着在失败的情形中,这是从属你们陈旧编程的部分。


如果你的目标仅仅是去体验所有一切,那么你怎么可能会失败?

 

就在我又开始旅程的时候,我细想着与他交谈时的对话,我知道我们中一些人在自己前方的一个重要工作便是 - 决定出,是什么能让我们快乐,带给我们喜悦。


当我们曾经的信念系统和制约条件相继崩塌之时,我们自己又是谁?每个人都必须面向自己诚实回答这个问题,并去发现对他们自己来说真正确切的答案,且不含有恐惧或害怕,担心会造成一次挫败或失误。

 

现在的时刻,对我们而言必须以最诚实的态度对待我们自己,我们能够成为怎样的自己,而不管它显得怎样,又或是担心别人会怎样看你。

 

在我旅行之后我与我最高的自己进行了交流,她告诉我,其实,这个问题比你所认为的要简单的多!如果把祈请带给你替换成把喜悦带给你,会是怎样?

 

我希望我的旅程经历能够帮助到你,就像它曾经帮助到我一样。我送给你们所有人最深的爱和喜悦,因为我们在共同走过这个未被开拓的疆界。

 

我也感谢所有分享这次旅程的朋友,它对这个世界意义重大!

 

珍妮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