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各位,我是磁性服务的克里昂,向您致敬。有人说我来得太快。他们会说,人类支持不了这种这么快的转换。那些多年来看过此过程的人说,应该要更长时间。然而,在新能量下,与神对话的邀请是百分之百开放的。对你来说,那意味着当你进入冥想时,立刻就能够拜访那力量。因为在这个新能量里,存在着平衡你自己和了解此过程的能力,此能力如此之好,使得你几乎可以在冥想之前就进入冥想!你跟自己对话要做准备,这有道理吗?你是神的本质。那么,为什么应该要为跟自己交谈做准备?哦,你可以虔诚的、打扫空间和花时间,如果愿意的话甚至树一个祭坛。但实际的过程是即时的,这正是旧能量和新能量之间的区别。神的爱永远也不会关掉。是你正在习惯这种新能量。

 

我再说一遍:还记得那些大师吗?你最喜欢的是谁?你最喜欢的大师周围的人,会说他开启和关闭吗?还是,他自始自终都与神打交道?你知道那答案。你所在的新能量在教导掌握。难道你不认为自己值得爱吗?这是个大问题,是不是?我坐在一群光之工作者面前,他们值得爱!他们知道。这往往造成理解所发生事件的差异。你是这一进程的一部分,或只是看一个过程?

 

我今晚要做一些以前只做过一次的事,做完后,我会告诉你一个从来没被批露的信息。此揭示的原因是,它刚刚发生。然而,我想首先做的是引导你经历某个人类的一生。我以前做过了,但我希望你们听到自己语言的表述 [ 西班牙语 ] 。我想请你用你的语言记录它 [ 的确如此 ]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一个了不起的人类。这不是一个特别的人类。这不是一个有超级权力的人类。他们是富还是穷,或在地球上做了什么,都无关紧要。我想给你一个从我的观点来看的人类故事——当你离开我这边的帷幕并回来时,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你——你们每一个。听着,这可能会破坏你在过去一直听到的。

 

你可能会说生命简简单单地开始,不是的。有些人喜欢欺骗克里昂。他们提出道德问题。“亲爱的克里昂,生命始于何时?是从那最终出生的受精卵开始吗?从那时开始算,还是 9 个月之后?”你瞧,此问题是一个诡计。因为这里存在很多人类争议,你明白吗?因而,他们等着克里昂的回答,而你不会喜欢它,因为它远远超出你的表面道德三维思维。

 

这一切里面存在着某个系统,它是美丽的。它属于出生、存活和死亡。你在这个星球上可能遇到的潜在性,在你来到这里之前已被获知。你降落到此星球上会享受到业力特点,已被理解。你会遇到的同步性已经存在!这不是算命,也不是对未来的预测。相反,它是基于能量的预部署。

 

每一个可能存在的潜在性,引起的所有可能性是什么呢?正如看起来那么复杂,当你真地踏足此星球之前,你知道所有可能发生的同步事件。在其中,你挑选你的父母,他们也挑选你。生命始于何时?实际上它始于你出生之前不可数那么多年前。那是在运转的神的爱,那说明:你在这里,绝非偶然。

 

“克里昂,那不可能。你瞧,我是一个孤儿。我从来不知道我的父母。”噢,在三维的人类啊,你没有在听。因为,你从智慧深处选择了会使你成为孤儿的父母。所以你可能会说:“唔,为什么我要那样做?”这是因为,当你在我这边的帷幕时,你拥有神的思维。有时候你会选择挑战,那么你就可以用你可能的解决方法帮助这个星球。听我说。没有人为了受苦而来。你来到这里是为了揭开生命之谜,而那些坐在椅子上正听着此信息的人们对此感兴趣,并正那样做。

 

在座的每一个都是造物主的一个片段。你们每一个都从我这边的帷幕启程。然而,我这边根本不是一个地方。你不可能真正理解,因为在三维里,你必须出自一个实际的地方。神不在某个地方里。神只是是。你难以理解,因为你在三维里。但实际上,你是那所谓的神的汤的一份。

 

神没有物理特性。作为神的一部分,在三维里是不可解释的。我坐在在你前面,却不是单一的,我是,正如你一样,神的汤里面的一个片段。我在帷幕另一边的名字不是克里昂。这个名字为你而建。我作为一个群体,在通信时定居在我伙伴的能量里。我看到那些阅读此文的读者,我看到那些聆听此讯息的听众。你能想像吗?

 

因此,你根本不是始于出生。你总是存在!宇宙被创造之前,你就存在了。你属于神,是神的家人,为了一个目的而选择来到地球……众所周知的目的(除了你)。

 

来到此星球的原因,我们已经试图解释过很多次。很难解释,因为它跟你在地球上的所作所为没有很大关系。它与宇宙有关。它与你从这里的经验建立起的未来能量有关。对一条碗里的鱼是很难解释外部世界的,鱼只知道碗。如果你跟鱼说起你的太阳系及其周边地区,它无法理解。它只明白它知道的东西。因而让我们再一次说,你在这个碗里面的所作所为影响到一些在外面的更宏大的东西。

 

你永远也不会相信你要来这里。当你看到下一次谁是你父母以及你在哪里出生的可能性时,你说:“好啊!”你说:“我迫不及待地想回来。让我现在就来。”

 

你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生命里发生过什么事。现在你正在思考,不是吗?“克里昂,如果我知道这些可能性,我不认为我会来。”这正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人类,亲爱的。是的,你知道。你早知道至今你所经历的一切的可能性。它作为一个潜在性存在,而你走进去经历它。

 

“神为何如此钟爱人类?”我们刚刚已经回答了。你知道那潜在性,却无论如何都要来。因为你和我一样深爱这个星球。因为有一些更大的事情在进行。这与此星球上的振动会达到哪里有关。高的?低的?这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产生一些远远、远远宏大得多的东西。而且,为了保持这一试验的完整性,人类必须出生在这个星球上,并寻找隐藏在体内的造物主。

 

听着:在那诞生的指定月份里,胚胎全面发育后,我与你并肩站在某个比喻的地方,我们称为诞生微风。这是线性和互联次元之间的大门。它不是一个地方,而是神圣的能量。在那里,我注视着你的能量而你注视着我的。以下是你们每个人都会发生的,因为我代表了跟你说再见然后和你打招呼的群体。我是克里昂,人类的爱人。

 

在那美丽的能量里,我对你说:“准备好了吗?真的确定吗?”而你们每一个人都给我一个美丽的能量拥抱。然后消失,开始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过程。

 

[ 暂停 ]

 

在这个星球上出生并不容易。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分裂。并非你所有的神的片段都转移成人体。其中一些继续停留在帷幕这边。但你是知道的,对吧?你花了那么多时间寻找那被分开了的片段……高我,想要连接到它。但随着出生,你成为个体。很寂寞,知道吗?因为你从互联次元的存在变成一个单独的三维存在。高我就是你真正是谁的最好写照。它是灵魂能量核心,真正的你。那就是当你最终连接上它时,为什么感觉那么好的原因。这是你要求的连接,而它变成恢复记忆。

 

那么,出生时你分裂了。那还不是全部,以下是你难以理解的部分。你的核心灵性的片段部分留在帷幕的我这边,但不是高我。这些能量,同样也是“你”,成为你的指导灵。我只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指导灵是你。那就是为什么,当他们围绕你时你感觉那么好,而当他们退去时你感到失落。

 

“克里昂,我常常觉得非常沮丧和非常孤独。”我听过很多次了。此会议室里的一些人,以及正在聆听此文的人会这样对我说。如果你像我一样有一个人生的互联次元图,你会看到始终在你周围的随行人员。我们说过很多次:你并不孤单。你不可能孤单,但三维里似乎是那样,不是吗?某些感到沮丧的人,从来也没有真正打开通向神灵的大门,难道不是吗?如果你曾打开那门,就会发现那里存在能量……高我的能量,它会推你回去从而使你知道的确存在某些事物。你们每一个人都拥有的。

 

我常常看到某人在角落里哭泣,如此低落,如此孤单,在绝望中。我看到指导灵的漂亮能量围在他身边却无可奈何……因为该人类从不允许他们做任何事。然而,你们所有人都拥有他们!

 

所以,进入地球的是人类, DNA 内的是神性。你还没有分裂那么多神性,只是维度而已。你的 DNA 充满了神圣。必须如此,因为,如果你要与高我团聚,那么你就必须在细胞结构里拥有神性……的确如此。

 

出生时发生的第一件事,是一个没有时间的互联次元过程。孩子出生的瞬间,创造之穴里就激活了一个晶体结构。大地知道你回来了,或者是刚刚第一次抵达。对于一个老灵魂来说,晶体结构一直在等着你,它实际上是等待着你下一轮的全部生命的精髓。你认识到,难道没有吗,你在这里有其它人生?那些人生对你来说似乎像外国人一样陌生,但你有一个朋友在每一世里。这朋友是所谓的高我。这是你现在拥有的相同的高我。那意味着,亲爱的人类,那些前世生活根本不是陌生经验。因为你就在那里。

 

你能认识到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为它允许你去看、回忆、甚至捡起你以前拥有的某些才能。这是我希望我的伙伴明年提供的教导,高级教导。你自己的水晶晶体结构被激活,它就像树木的年轮。每一生都被描绘,可以被看到。现在,以下是你应该知道的:灵性上你在这个星球上做的一切都会渗透到该晶体。你艰苦学到的一切都会渗透到该晶体。它位于你的 DNA 内,当你出生时被转移到你的 DNA 里成为两个互联次元能量,或两层,我们称为 DNA 的阿卡西记录 [ 克里昂教学里的第 7 层和第 8 DNA] 。正是这种方式,使你可以觉醒,或开始提出灵性问题,你在多个时代时曾知道或经历的一切就会回来。

 

这对许多读者来说是非常好的消息。这意味着,多年来你在这里的努力没有白费。当你回来时,亲爱的人类,你在此生学到的东西仍然存在,不必再学。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不必再经历任何事。你明白我此刻所说的吗?那些希望推门,寻找内在的神,以实际接触造物者的人们,事实上打开了一个充满你学到的一切的灵性罐子。慢慢地,它倾泻出来而你记起来。

 

如此多人问道:“我该做什么?我该如何做?下面会怎样?有哪些方法,哪些步骤?如何,怎样,如何?”我们已经说了 20 年,当你开始打开那门,直觉就开始向你显示你已经得到的教训!你早已知道。为了使它合乎道理,新方法已被置于大地上,以协助这些事情以你可以理解的方式进行。这些都是 1987 年根本不存在的方法。

 

此教师,佩吉,在这里 [Peggy Phoenix Dubro] 。不可数年前,她已知道在这里做什么的可能性。她是一个新能量的热情服务员。但此信息是慢慢给她的,以帮助她理解神。 1989 年前,她教导的此能量不可能被教,随着这些年过去以及盖娅能量的移动,她的工作得到加强。明白这如何运作了吗?她的“知识罐子”正被打开,并被所有人认识到。

 

你在此星球上所做的任何事都被当作能量记录着,在你离开后停留在水晶栅格上。地质学家知道,此星球的大部分岩石,尤其是地壳上的,是水晶体。水晶能够做一些你们大多数人都明白的事:它保持能量并拥有记忆。即使是科学家们也了解水晶物质内的记忆能量。因此,你不需要很大费力伸展想像力,也不是玄之又玄地去理解你所做的一切都被保留在记忆银行内。

 

这就是星球之内震动得更高的东西。这是你集体所做的,所有的人生,都留在这里使这个星球震动得更高。当前此能量惊人!因为令人难以置信的人类在过去两星期里甚至改变了水晶栅格!

 

你活出了你的人生。你们有些人发现这些东西里的秘密,有的没有。秘密只不过是藏在简单观点里。当人类开始寻找它们时,它们会清晰地自我展现。

 

正如我们昨晚说的 [ 前一晚的通灵 ] ,对任何人类都没有任何评判。然而,对人类来说,在线性里,你想让神审判你,不是吗?你死后可能所有人都去同一个光荣的地方,这种想法对你而言没有道理,不是吗?你说:“嗯,克里昂,坏人怎么办?我是好人。他是坏人。我们要去同一个地方?”是的,人类,你们都会回家。工作圆满完成。我们在通灵里给你这方面的信息,在你的文化,在《旧约》里。你明白吗?你懂吗?这是所谓的浪子?这不是新信息。在此寓言中,父亲代表了神,他的两个儿子代表了地球上的人类。其中一个做对全部的事,另一个做错全部。然后,他们都回家,回到相同的能量里;受到相同的欢迎!

 

你们所有人总有一天都会呼出最后一口气。这对你来说不是一个悲伤的日子。它可能是那些留下的人们的难过的一天,但你不是。你们以前都去过那里。听众、会议室里的人,和那些读者……听我说:当你结束你的自然生命后,你会去创造之穴一趟。这时,你在水晶内留下你所完成的一切的精髓。你曾有的所有想法都是美丽的,所有使你学习的想法,所有顿悟,都渗透到那互联次元的物体内。

 

然后,你那非人类的部分(互联次元的灵魂部分)离开这个星球,与高我重新结合。那些被分裂的一切——细胞的神性、所有指导灵,都会再次回归成为神的适当的一个片段。这事,你应该庆祝。我庆祝了!因为当我在另一边遇到你时,我遇到了弟弟 / 妹妹。我现在正在这样做。我对那些离开我、正在出生的人说再见。我对那些已经死去和正在回家的人说你好。“克里昂,你怎么能在同一时间出现在这么多地方?”你不可能在问那个问题的同时并理解。我不是单一的。我是造物主的一个片段,正如你一样。

 

---------------- 克里昂增加了这一转录 -------------

 

两个非常小的、无害的微生物正在探索人体。它们都有一个无线电通信器。 [ 克里昂微笑 ] 。它们是某天被人类的右手引进人体内的。它们一个原位不动,另一个去探索。旅行的微生物花了几年时间穿越细胞结构。它们看到数万件的 DNA ,观察到数英里数英里长的细胞物质。化学物质被揭露。最后,旅行的微生物来到左手。

 

它们像地质学家探索地球那样探索人体。他们不晓得有什么是活的,因为毕竟,这太大了!对它们来说,这是一个从不改变的神秘结构的辽阔地域。它们感觉不到活动,是因为它们太小了,就像人类不觉得地球正以每小时数千英里的速度在太空里疾驰。它们只是巨大新领域的探险家——也许跟你们开始探索太空时一样?

 

它们每天通过无线电跟对方通话,一方告诉另一方他看到的奇迹。旅行的微生物意识到,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对方……它已经离开始的地方那么远……但由于它是一个探险家,因而对此感到满意。这也跟一个太空旅行者很相似,当你开始游弋太阳系时。唯一明显的活动体只有你,其它一切似乎都是静止的,而且非常遥远。

 

突然间,人类的意识对它们两个说话!他问候它们,并欢迎它们来到他的精神自我。他的名字是乔。它们惊讶于这个乔的意识力量,因为它们从来没有真正认识到,存在有任何事或任何人在留意或照顾它们。这一定是神,它们说,除此之外没有其它解释。对它们来说,真正的证明在三维里,乔显然可以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两个地方!乔在对左手的微生物描述发生什么事的同时,也在对右手的微生物描述!想想看——一个能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两个地方的实体的力量!当然了,乔只是坐在那里,双手放在膝盖上,对他的细胞说话。

 

我们现在说的是,你对现实的看法只是你界定的现实。克里昂并非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克里昂只不过是有神的大小。不管发生什么事,神都是存在的。但是,你的时间有问题,因为它在你的观念里不是变量。因此,请你将历史和时间看作是一条长长道路,并把它放到一个圆圈里。现在,将自己扩张到一个巨大尺寸,并把那圆圈放到自己的膝盖上。现在看一看。突然间,你可以同时看到所有发生的事。这就是我们观察你的阿卡西记录的方法。

 

---------------- 添加结束 -------------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你现在在日常生活的所作所为会影响这个星球的振动。你已经发现如何制造人生和平并消除戏剧。大地知道它,而你那胜利能量将永远留在这里。它留在这里。那些人说:“我是如此平凡,只是试图尽我所能的普通人。我不是一个医生,不是一个通灵人,我根本没那么重要。”那个人不明白更大的图片,即她作为普通人的所作所为是永远在这里的。她不明白:她在正直上所走的每一步都更踏进此行星核心。当她结束这一生时,只不过是翻过了浩瀚时间长河旅行的另一页,每一页都是一次人生,每一生都被添加到整体里。

 

一个惊人的实时能量改变

 

我打算告诉你在过去两个星期里发生了什么。因此,我的伙伴,我希望你表达正确,因为你也是第一次听说。我想请你慢点来,让你可以用一种合乎逻辑的线性方式呈现它。 [ 对李的指示。 ]

 

最近,有一个你所谓的 10 [2008 ] 的可能性预测。我现在可以谈论此事是因为 10 月已经过去。当我的伙伴谈到这一点时,你的线性时间是上个月。在最近的通灵里,我们甚至告诉过你某些可能发生的潜在性。对许多人来说,其中一些可能性听起来似乎具有挑战性。

 

我们不是唯一谈论这些事情的人。事实上,甚至科学也告诉你同样的事!预测科学已经在这个星球上很好地建立起来。从现在到未来十年,那些在大学里学习的人们已经发现如何制造某种设备,对人类意识作出反应 [ 普林斯顿大学——人类意识项目 ] 。由于人类意识是互联次元的,这些设备将在事件发生之前就有所反应!你可能会说,他们能够看到随机的可能性。这不是一个秘密,甚至我的伙伴也在他的讲座里报告这些研究。这是一项对人类能量的有趣研究,未来派们喜爱这机器。因为这些机器在可能事件发生之前就开始起反应。科学家们可以看到它对类似最近 2004 年海啸,甚至是戴安娜王妃的死之类的事件起反应……全球性同情的事件。

 

最近,这些指针已经开始指示有事发生。它们开始读取到世界意识里的某些东西,当它实际发生前被感知到。它聚焦于 10 月中旬。它们开始看到的是一个发生在全球 10 13 日和 14 日的移动 * 。一个重大的转变。地球在互联次元层面的移动。你知道吗?你说:“没有,我没看到,”而那就是我想告诉你的。

 

我要如何描述呢?人类往往将互联次元的可能性线性化为自己的信仰体系,使之可行于三维思维。成千上万的人确信,将有一艘巨大的飞碟于 13 日或 14 日着陆。超越你星球之外的智能生物将走出飞碟。这艘船是可想象出来的最大规模的,将被全球报导。该群人强烈地相信这一潜在性,因为这是一个集体的感知景象。他们公开它并期望它出现。

 

这是他们线性化地球转变的最好故事。这是预料到的。他们完全将它线性化,使它成为三维的和有意义的。他们有船自远方来着陆,有智慧的实体帮助大家。我现在告诉你,这完全没有错。这是他们对自己“看到”的事物不得不作出解释的最好描述。但是,他们算对了吗?真的有飞船降落而全球报导吗?没有。但他们正确吗?是的。这似乎是个谜。它没有按感知那样发生。有如此众多参与这一预测的人,哪里出错了?科学仪器功能正常吗?是的。但是,你什么也看不到,是不是?让我继续。

 

我在那些日期之前的通灵里告诉过你,不要害怕 10 月里的改变,因为甚至是克里昂也看到了就要到来的挑战。克里昂看到了可能存在的潜在性,我不是唯一一个发布此消息的。看来,你从许多来源和地方听到此故事:“谨防 10 月”。如果你在 13 14 上做一些最简单的数字命理计算, 13 4 。在数字命理学里术语里, 4 是地球能量。如果你计算 14 的数字命理,它变成一个 5 ,或“改变”。因而,会发生的是盖娅——地球——变化。你正预期一场地震。大地震。全球性的。

 

就像海啸,它的实际规模是如此之大,以致改变了星球的核心自转,这一事件将产生一些相似的效果,并产生全球移动。现在,以下是你应该知道的:有一个旧的能量模式联接着盖娅和人类意识。此星球上每一个有意识振动变更的移动,都要求地球上某种形式的物理活动。这一次,是一次地震……地球地壳的运动。那就是人类意识如何连接盖娅。现在,请小心,我的伙伴,因为我希望你表达正确。让我们慢一点。

 

两星期前,此星球以互联次元方式作了一次移动而没有触发预期的挑战。所有来源,包括我帷幕这边的,都预计有某些更大型的事件发生。我们没有料到,人类的意识已提升到一个什么都没发生的层次。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此星球进行一个重大移动,却没有灾难,没有死亡。要知道,这旧的能量连接必须与同情心有关。产生这种重大转变所需的同情心的唯一方法是,大家都使用同情心……但以前没有发生过。

 

所有预测都在那里。那么飞碟着陆呢?嗯,以互联次元的方式,此星球比任何时候都充满了更多古人智慧。没有任何挑战,没有任何地球运动,所需的同情心同样被传播出来。嗯,着陆有没有发生?从某种意义上说,有。因为现在这个星球的振动比以前更高。这是一个意识转变,通常它会引起行星的物理参与,然而你却睡过去了,是不是?

 

有福的是那些睡过去的人们,因为这里产生了一个新的模式:没有挑战的变化。这就是目标,但它只能通过更高层次的人类意识才能完成,人类意识做到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不会每一次都这样,但这一次的确如此。事物在飞速移动,即使是最乐观的未来学家也会因缺乏连贯一致的景象而大吃一惊——那正是一个永远处在振动转换的永恒物体所发生的事 [ 克里昂指地球正在经历的 ]

 

同样,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人类震惊了我们全体,正如 1987 年那样 [ 和谐汇聚 ] 。移动正在进行。你们不到 1% 一半的人们需要觉醒以创造地球和平。许多人哭道:“哦,克里昂,要多久?”这要看你了。但事物比你想像的速度更快地发生,你要做的一切就是朝内看并提高其过程。释放你携带的光。这是关于自我发现。那就是我想告诉你的。

 

还在怀疑你被深深地爱着吗?一般般?几乎没有!那就是今晚的信息。我希望此讯息传播出去,使其他人能听到……其他人能读到。典型的人类说:“嗯,那很有趣。”然后,他们着手自己的生活。我坐在帷幕这里说:“你为何不打爆一个汽球,或树起一个雕像呢?”你们有多少人有勇气去参加一个庆祝没有发生的事件的宴会?怎样一个概念啊。如果你这样做了,你正成为一个互联次元的人。难以置信的。

 

那就是我们的讯息。这是你所做的。许多通灵会来来去去。其中一些会报告你正在做的。留意此讯息的一致性,因为这是今日的大新闻。

 

Kryon通过卡罗李进行现场通灵

Caracas, Venezuela

译者:凭什么阻止我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