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奥修,在每一个普通人身上,都能创造或发展出一个佛或基督吗?或者,佛陀或基督只是天生的?每个人都是佛,每个人都是基督,我觉得这不是真的。

 

奥修:

 Bal Krishna Bharti(提问者的名字),佛和基督无法被创造出来,因为佛就是你固有的本性。它不需要被创造。它也不需要被发展;它已经在了,事情已是这样。它只需要被揭露,它需要被发现。

 

宝藏就在那里;你需要找到开门的钥匙。不需要创造宝藏,也不需要发展宝藏;你只需要找到正确的钥匙。你已经把钥匙遗忘了——钥匙也在你身上。上帝提供给了你在旅途上的一切所需;你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但社会扰乱了每一个孩子,扭曲了每一个孩子,因为对社会来说佛跟基督毫无用处;他们没有任何实用价值。

 

你能拿一个佛干什么?他有什么用?他会是一朵美丽的花朵,但花朵没什么用。花朵需要被享受,被欣赏,被爱。你可以在它们周围舞蹈,你可以啜饮它们的美,但它们不是市场上的商品。你能拿满月干什么?你没办法卖它,你没办法买它,你没办法靠它盈利。你也不会因为满月银行里会有更多钱。

 

所以社会对佛和基督没有兴趣。佛是一轮满月,佛是一朵莲花,佛是展翅高飞的鸟儿。佛是一首诗,佛是一首歌,佛是一场庆祝。因为他们完全超越了实用性,所以社会对他们没有兴趣;这让那些人害怕。社会想要你成为奴隶,成为社会之轮上的小齿轮。它想要你成为既定利益的奴仆。它不想要成为叛逆者——而一个佛注定是个叛逆者。

 

一个佛不会遵守来自政治家、道德伦理家、清教徒或牧师愚蠢的命令/戒律。正是这帮人在剥削人类,压迫人类。他们开始摧毁每个孩子成佛的任何可能性。他们开始致残,他们开始毒害。从古到今,他们已经学会了毒害人的很多种方式。这真是个奇迹,偶尔会有孩子从中逃脱——对于牧师和政治家来说,在某种程度上一定是个错误,一个孩子逃脱,成了佛。

 

Bal Krishna(提问者),每个人生来就是佛,每个人内在都带着佛性的种子。但我能理解你的问题。

 

你说:我感觉这不是真的。

 

是的,如果你看一看大众,那看起来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应该有很多佛,但人极少听说有佛。我们只知道,在某个地方,2500年前,一个悉达多乔达摩成了佛。谁知道那是不是真的?那或许只是一个神话,一个美丽的故事,一种安慰,给大众的一种鸦片,让他们继续盼望着,有一天他们也能成佛。谁知道佛陀是不是历史上真实就有?

 

而围绕着佛陀编织出了这么多的故事,以至于他看起来更像是个虚构的形象,而不是真实的存在。在他成佛的时候,诸神从天堂下来,弹奏着美妙的音乐,在他身边舞蹈。这怎么可能是史实?花朵从天空中洒落在他身上——金花银花,钻石之花,翡翠之花。谁会相信这是史实?

 

这不是史实,这不是真的,我同意。这是诗歌。但它象征着某些史实性的东西,因为佛陀身上发生了某些如此独特的事情,以至于除了诗歌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描述它。并没有真实的花朵洒落在佛陀身上,但是每当一个人开悟了,整个存在都会欢庆——因为我们跟存在并不是分开的。

 

当你头疼了你全身都会难受,当头不疼了你全身都感到舒服,健康。我们跟存在不是分开的。在你成佛之前,你是一个头疼——是你的头疼,别人的头疼,整个存在的头疼。你是存在之血肉上的一根刺。当头疼消失了,当刺变成了花,当一个人成了佛,他给自己和别人制造的巨大的痛苦消失了。

 

当然——我为之担保,我是它的见证者——整个存在当然为之欢庆,舞蹈,歌唱。要怎么说它呢?它完全不可见;照片也拍不了。所以才引入了诗歌;所以才会有这些隐喻,象征,明喻。

 

据说,佛陀一出生他的母亲就死了。那或许不是史实,或许是。但我的感觉是,那不是史实——因为据说每当一个佛诞生,母亲会立刻死去。那不是真的。有很多佛诞生——耶稣的母亲没死,马哈维亚的母亲没死,克利希那的母亲没死。或许悉达多乔达摩的母亲死了,但你不能说,只要一个佛诞生,其母就会死,这不合史实。

 

但我知道,它本身很有意义,跟史实无关。“母亲”并不真的是指母亲;“母亲”指的是你整个过去。当你成佛,你重生了;你的整个过去就像是子宫、母亲。一旦一个佛诞生了,一旦你开悟了,你的整个过去就死了。那个死亡是必要的。

 

现在,这完全是真的。它发生在马哈维亚、克利希那、耶稣身上;它总是那样发生。为了说它,据说每当一个佛诞生,母亲就会死去。要明白这些事,你必须非常非常有同理心。

 

我能理解,看着绝大多数人类,要看到每个人有成为基督或佛陀的任何可能性,是困难的。看着一颗种子,你能相信有一天它会变成莲花吗?只是看着种子,把它剖开,你能够推断,总结,每一颗种子都会变成莲花吗?那看起来根本毫无关系。种子看起来什么也不是,当你把它剖开,在它里面你什么也找不到,空无一物。然而每一颗种子里面都携带着一朵莲花——每个人内在都带着一个佛。

 

你问我:一个佛或基督能不能被创造或发展出来……?

 

不,他们无法被创造出来,他们也无法被发展出来;他们需要被发现,他们需要被揭露。他们已经在那里了。你只需要来到你内在最核心之处,在那里你会发现佛,你会发现基督。基督和佛的含义是一样的:意识的终极状态。

 

你也说:……在每一个普通人身上?

 

我从未遇到过一个普通人。我遇到了无数人,我有看进无数的各种各样的人内心深处,但我从未遇到过一个普通、平常之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非凡、不普通、罕见的。上帝从不创造普通人,上帝只创造独一无二的意识。

 

放下这个普通人的想法。这是对人的侮辱。

 

你说:佛和基督只是天生的吗?

 

不。没有人是天生的。我们生来都是相同的。那个也是头脑逃避成长的把戏。如果你认定,佛一出生就是个佛,基督是上帝唯一的亲生子,克利希那是上帝的转世,有一个美丽的策略你得避开:“那我们能怎么办?如果我们不是佛,那不是我们的错——我们生来就不是佛。如果佛是佛,那又怎样?他生来就是个佛。他没什么了不起;他没做任何。如果我们生来也像佛,我们也会是佛。但我们生来是个普通人。”

 

这是一种策略。头脑非常狡猾,它的狡猾很巧妙;要小心。没有人生来是个佛,但每个人都带着成佛的潜能。不要说,“我不觉得这是真的”——因为除非你成了佛,你怎么能感觉到?你只能推断,你只能思考,你无法去感觉。

 

听我说!我觉得每个人都能成佛。我这样觉得,因为我也曾是个普通人……接着这份爆发突然的,接着这团光突然的,接着这份静心突然盛开了。你也能成佛;那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不要被你的头脑所骗——保持警觉,觉知。

作者:奧修

From: OSHO Be Still and Know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