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

 

   艾克塔拉( Ektara

 科学官

 电磁智能

  在你们的古代历史和神秘的古代文化中,都有过与这些高电磁(频谱)智能的互动,(再一次,为了澄清这个术语,)这里我们所谓的高电磁(频谱)智能,只是指一种电磁存有,其存在于比人类更高的振动频率之中。

  让我们通过紫外线的镜头来看一下电磁频谱。有居住在紫外线频谱中的存有,还有能居住在X光频谱或伽玛射线频谱中的存有。早在史前文化,特别是在像希腊这样的文明的早期神话中,有对“其他世界的存有们”的一种认同和接受。他们以神话人物的形式出现,他们很多在本质上是动物。对电磁智能之存在的这种知晓,存在于这个行星上的每一个早期文化之中。

  因此,在这个世界的众多文化之中,你们有很多对仙子们、侏儒们、小精灵们、仙女们、飞马、半人半马以及很多其他世界中的人物形态的描写。这些是对超自然灵异有觉知的人类遭遇到那些高电磁(频谱)智能所导致的结果。在某些情况下,被人类所感知到的人物形态是一种精确的,或近似于精确的印象,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印象会被人类的期望和信念所染色。不过,高电磁(频谱)智能的实相,是独立于人们所接收到的印象而存在的。

  再说一次,这是认识相对性的一种表现,并且这尤其适用于:当一个较低振动实相的存有与一个来自高振动实相的存有互动的时候。

 天使

   既然我们在谈论这个主题。我想从我们的角度来说一下天使的现象。

  天使们是存在的。他们是仁慈和善意的。然而,他们是高电磁(频谱)智能。当一个人类遇到一位这样的仁慈又善意的智能,这个人类很可能会通过他或她的期望或信念来过滤其体验,不过除此之外,我希望在这个讨论中提出的一个观点是:是的,这些“天使们”是仁慈和善意的,但是有些天使要比其他天使更加智慧,并且有些天使更加娴熟于创造出成果。

  在我看来,有关天使的话题的困难之处是在于:这个概念已经被宗教和灵性上的教条与误区所污染而成为负担。

  遇到一个仁慈的、智慧的、大师一样的高电磁(频谱)智能,会是一次美妙的体验。这对于人类以及电磁存有来说都能是一次十分有意义的体验。不过,这个人类必须要意识到,他/她从这个经历中提取些什么——对于这一点的责任之重担,是在这个人类自己身上。因此,如果你们与一个“天使”互动,你们要长点心眼,如果这个“天使”告诉你们你们必须要做什么事情,那么你们就在与伪装成仁慈之人的,不是一个傻子就是一个恶意的存有在打交道。

  应该避开任何想要控制你们的独立主权意志的(人类或是人类以外的)存有。

  莉莉斯(Lillith)(译注:最早出现在苏美尔神话中,被后世记载为撒旦的情人、夜之魔女和法力高强的女巫)是在另一个电磁频谱之中。有很多故事流传下来,不过,与莉莉斯的遭遇是发生在星光界,大多数的(但不是全部的)电磁智能都存在于那里。和人类一样,这些电磁智能能向上移动进入更高的星光界,并且还能移动超越这个星光界,进入一些人所称为的以太层,不过我们会简单地称其为第五次元。

  你们的宇宙远比你们所能想象的还要奇妙。

 大角星人的通道

   有些人曾描述过在大角星和你们的地球之间有一个次元的桥梁。他们称其为大角星人通道。对我们来说,其只是一个星门,是一个次元间的门户,其以隧道方式穿越超空间,能让我们的飞艇进入,不仅是在你们的地球这块区域,而且还在你们的整个太阳系(内移动),比光速还要快。这在移动穿过非常广阔的距离时是必要的。

  这个大角星人门户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的飞艇能够根据需要快速移动至某个位置,所谓“根据需要”,我的意思是根据我们的决定。这个星门,这个次元间通道,只是为了我们的飞艇。

  其并不是一个与我们联系的手段——除了极少数的个体以外。当一个个体已经达到了某种层次的理解,那时他或她已经准备好了,并且也愿意与一个大角星人进行接触,则大角星人会打开一个微通道,你们可以说是一个小的星门,来把这个人的更高的面向、更高次元的身体传送到大角星人那里,或是在某些情况下,这个大角星人会被传送到这个人这里。这也是人们获准访问一艘大角星人飞艇时所会采用的方法。

  这个被某些人称之为大角星人通道的门户并不是一个自然产生的漩涡。其是被我们建立的,也是由我们维持的。其是我们在这个宇宙的这个区,保护生命、智能和自由的任务之一部分。被某些人所称为的这个通道只是为了用于让第五次元的飞艇来往于地球(你们的太阳系)和大角星之间。

  还有其他的源自大角星的星门和隧道,通往你们的银河系的其他位置。

  由于这个被一些人称为是大角星人通道的次元间隧道只是供大角星人的第五次元的星际飞船所使用,所以让我说一下微通道,因为这是适合被人类所使用的。

  当一个人类个体准备好了并且也愿意(与大角星人)进行接触,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通过这些微通道中的一个,而让这样的接触得以建立。这些微通道将人类的更高次元的身体(尤其是第五次元的身体)连接至大角星人以及(或是)大角星人的飞艇,通过它们(译注:指大角星人或大角星人飞艇)接触才得以被建立。

  关于这些微通道,有两方面的事情我想要加以讨论。

  第一是:这些微通道是在身体和能量场的什么区域建立起接触。第二是:有意识的接触所需要的身心活动的水平。

  让我们先说一下第二方面。人类存有和大角星人之间的接触,通常是被人类这一侧的观念转变所限制。一名人类存有在第三次元中遇到一个大角星人,这是极不寻常的、罕见的和不太可能的。这是因为,进行次元转换会花费巨大的能量。因此,更方便和高效的(方法)是调节人类存有的身心复合体以建立这个通信的微通道。毕竟,我们大角星人是一个讲究实际的团体,我们可不喜欢浪费能量或资源。

  当一个通信用的微通道被建立起来,其会转换这名人类存有的大脑状态和生理活动。以你们的科学术语来说,会有一种阿尔法活动的增加,不过,阿尔法活动只是在这些通信过程中所产生的众多大脑状态之一。人类的大脑是非常复杂的,同时会有多重频率在你们的大脑中产生。说意识的更高状态与更高的大脑频率有关,这样说是过分简化和不准确的。这是对人类的生理和潜力的严重误解。

  当一个微通道在一个大角星人以及(或是)大角星人的飞艇,和一名人类存有之间被建立起来,他或她的感知就会自然地产生变化。会在感知上有一种很大的流动性,这个人会f立刻开始感觉到至少两个实相:人类的实相和更高次元的实相——在其中与一名大角星人的互动正在发生。在某些罕见的情况下,这个人类个体会失去对他/她的第三次元实相的追踪。这个世界看起来会消失,他/她会体验大角星人的实相为唯一的焦点。

  就是在这个时刻,这个人类也许会确信,他/她已经在身体上被带到了一艘大角星人的星际飞船上,不过事实并非如此。只不过是这名人类的大脑被这场遭遇的多重次元性给弄得不知所措,而停止了对第三次元实相的追踪。

  对于这名人类个体来说,这意味着大脑和头脑不再从五感接受输入。所发生的唯一的输入,是在遭遇正发生的次元中所发生的事情。

  有时候,一个微通道会被一个大角星人建立起来,用于和一名特定的人类进行通信。而有时候一个微通道会被一个人类建立,去联系一名大角星人。这些微通道是双向通道的,而且,通过你们的大脑和头脑的一种有意识的转换,来与一名大角星人或是与大角星人实相的某些方面进行接触,这是有可能办到的。我会稍后再回到这个话题上来。不过,如果我们在讨论的此刻先说一下(前面所说的)第一方面的事情,则这个话题会被更好的理解。

  这些微通道穿过超空间,连接进你们的能量场中——即你们的古老传统所称的气场,不过更明确地说,是连接进你们的一个或多个脉轮之中。大多数与大角星人进行接触的人类通过他们的第三眼或顶轮来这么做,这意味着,这个微通道会进入一个或多个这些脉轮之中,并且由这些涡旋(即你们的脉轮)所产生的精妙能量会被这个微通道所影响。

  用一个比喻来说就是,其会在你们的精妙能量体中更换档位,而当这种档位的更换在你们的精妙能量体中发生的时候,你们的大脑和头脑就会跟随。它们是被迫作出调整的。在精妙能量体中的这种转换,会引起一种在(我前面提到的)阿尔法活动上的增加,会产生身体意识上的一种放松状态。

  随着这个微通道增加其对脉轮周围部分的影响,会出现更高的大脑频率的尖峰(信号),不只是伽玛频率,而是会超出伽玛频率,进入更高的大脑活动的临界值(120赫兹以上)。(译注:请参见网上文章《禅修者应产生的三种特殊脑波》)

  当一名个体体验到他自己/她自己登上了一艘大角星人的飞船,以次元交互式的,这些微通道中的一个会连接至脐轮,这会让整个精妙能量体都进入到与星际飞船之振动实相的共振之中。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这个人会产生两个并行的体验:同时存在于身体之中和存在于星际飞船之上。在这个通信中的某一时刻,这个人类存有也许会体验到他自己/她自己完全存在于这个星际飞船上。这一点是与:将有意识的觉知从身体的输入转换至存在于星际飞船上的更高次元的身体的输入有关。当身体和头脑处在这种状态下,这名个体能在短时间内接收到大量的信息和获得惊人的知识。这是因为我们的主要通信手段是全息式的心灵感应,而不是词语。

  因此,一个人类个体也许会体验到他/她自己在一艘星际飞船上只待了片刻的(被你们第三次元实相中的时钟所测定的)时间,但是大量的信息和领悟,却能在大角星人飞船之更高的次元实相中,被下载下来。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