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殴打动物,它会有身体上的痛苦,可能会对你发怒一会儿,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它就不会对你发怒。因为动物,只有短期记忆,没有长期记忆。然而我们有长期记忆,我们继续思考着事件,就是对事件的思考让你痛苦。

 

假设某个人打了你一巴掌,会发生什么事呢?他打了你的侧脸,你的脸会疼痛几分钟,仅此而已。但问题在哪里呢?你可以将这个巴掌的动作想成某种对你的脸颊或是对你的头有意的运动,仅此而已。但你思考着那个打你的流氓是谁,他为什么打你,如何回击他,如何斗殴他,所有发生过的事情。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痛苦。事实很简单,就是一只手来击中了你的脸颊或者有人踢你的背仅此而已。你已经倒下了很多次了,那又如何呢?你为什么要小题大作?因为有记忆存在,而记忆是什么?记忆是思想的流动,思想就是罪魁祸首。思想总是在作怪,总是制造问题。它借由比较而生存,思想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它借由将事实转化为感知而造成痛苦。

 

如果你过着一个看见自己内在的生活,就可以阻止思想。如果你过着觉知到自己内在的生活,思想就会停止,思想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来临,只会是功能性的思想。

 

譬如这里灯光太亮了,把灯移去那里或是关掉灯,把灯这样放,会有这些功能性的思想,但你不会继续想着发生了什么?无论是过去的事情或未来将发生的事情。你就是在当下,在当下你不能思考,当你不在当下时,就会思考着过去或未来。当下是个活生生的经验,完全没有思想。但你已经养成了习惯,思考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你不断的思考,一直在思考,这是能量的浪费。这是为什么你经常会觉得疲倦。因为持续的思考,所以你无法享受生活。如果要使这一切停止,你必须看见自己内在发生的一切。你内在有两个存在,一个是真实的存在,另一个是不真实的存在。这两个存在一直在对话。

 

譬如,有一个你不喜欢的访客来到你家。真实的存在说“先生我不喜悦你,请不要进我家。”这是可以采取的立场,让真实的存在说话。另一个立场是“先生请进,欢迎,你来这真好。”这是不真实的存在。你可以选择真实的或不真实的存在,但还有个看着这件事情的第三个存在,他没有做任何地评论,他不说你必须遵从真实的或不真实的存在,只是像看电影般地关照着整件事情。

 

如果你说了真话,就会破坏社会。如果你不说真话,就会过着撒谎的生活,这本身就具有伤害性的印象。我们必须觉知到自己的内在,如果看见自己的内在,就可以很诚实而且不扰乱社会。当谎言减少时,思想就没有必要像这样一直运作。思想充满了自我的谎言,它持续的思考,不断的掩盖事情。因为如果它不继续思考,事情就会揭露,而你不希望看见自己的真相。

 

透过一点点的努力,就可以创造出这样的关照。你可以关照一天24小时,一直都在上映的戏剧,这内在对话一直都在以某种形式进行着。这练习是如此另人愉快,给予你这么多的喜悦。一但你了解窍门就可以一直很自然的进行。对话可能是妒忌或是愤怒,但无论对话或内容是什么,你都会很享受。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会被困扰。你头脑中的内容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方式是以中立的方式看待它,不偏袒,只是看着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果你这么做,这会带给你巨大的喜悦,你就会成为一个解脱的人,你就像在天上飞翔的鸟一样,变得完全地自在。但你必须习惯看见内在,唯一的工具就是看见自己内在发生的一切。

 

作者:巴关

 http://mp.weixin.qq.com/s/E2svStMJq8TGALSiBfIJo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