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9 20:53:42)

 

 

 【古德報告】2017817

 陰謀集團/黑暗聯盟極度恐慌

威脅我的家人、大衛以及法律陷阱

 

死亡威脅……電話和紙條恐嚇,勒索超過一百萬美元,可能會破壞我的汽車剎車系統。來自一個匿名的兒童保護團體說,我的孩子面臨着迫在眉睫的危險。一名內部人士皮特.彼得森(Pete Peterson)的所有財產都被非法充公,造成數百萬元的損失。全副武裝的警察為了包庇犯罪,警告他說,如果在一英里之內出現就保證把他監禁90天。同時他的卡車遭到扣押,失去了代步工具。

 

這聽起來像是一部驚悚片的情節,但我希望是,因為這是我的真實遭遇。

 

雖然我的遭遇很難令人相信,但千真萬確,而且其影響將徹底改變我們的社會。為什麼事情越來越嚴厲呢?如果不是潛在的致命攻擊發生在我身上、我愛的人,以及那些支持我的人,如果我在某種程度上把這些都加起來,就像評論家們總是說的那樣?


我目前在加州的麥克勞德(McCloud),和信息披露項目團隊在一起,其餘的人應該今晚遲點才到。我從得克薩斯州的達拉斯出發,經過了三個星期的長途跋涉,穿過博爾德市(Boulder),去看看出租屋。然後,我們驅車前往美麗的沙斯塔地區(Mt. Shasta),參加我們即將舉行的「信息披露大會」。

 

我們一直在美麗而荒涼的地理環境中行駛,大部份時間都沒有上網。85日,我收到了一份簡報,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發表了一篇新文章,由於開車的原因無法閱讀。我還沒有留意到他已採取了一些措施,來保護自己不受針對他和我的嚴重攻擊,這些攻擊直到今年還在持續。

 

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我注意到大衛給我發了幾封電郵和Skype短信。他說在文章發表後,網站就遭到「黑客攻擊」。他說,有人在那篇文章中留下了評論,聲稱對這些攻擊性和破壞性的行為負責。威脅者說,如果大衛不以浮誇、公開的「數落」我的話,他就會發佈一個「毀滅我們兩個人」的「數據垃圾」,切斷與大衛所有個人和職業關係。

 

73日,大衛私下告訴我,他曾受到信任的內部人士在電話中以極其相似的威脅。在這兩種威脅中都使用了一些相同的短語。這表明,傑克史密斯(JackSmith)的信息與大衛收到的手機威脅有關。這位曾值得信任的內部人士告訴大衛,有一場大行動,會「把古德帶往刑場。」

 

大衛被告知,如果他以公開的方式拒絕我的話,他的事業就不會受到影響。他還被告知,如果他這樣做,他將獲得快速的職業生涯和財富增長。這一事件震驚了大衛,因為他和此人是多年的友好關係。

 

這位知情人士說,我發佈的關於南極軍事工業綜合研究和開發基地的信息,必須被放在懷疑的位置上。在這些地方進行的研發作業,據說是在地面事務中最高的安全許可和最敏感的領域。

 

很明顯的,失落的南極文明的揭示不僅可接受,而且受到了高度的鼓勵。

 

本月8日星期二,就在大衛的文章上線三天之後,我在自己的收件箱裏發現了一封奇怪的電郵。在這封郵件中,發件人確認自己是「傑克史密斯」。到目前為止,每個人都知道這是大衛的網站上所謂的黑客。

 他說,他希望作為一名告密者的身份站出來,揭露他所參與的針對我們披露信息的性質,並代表一個強大的團體,這個群體顯然是我們所稱的「陰謀集團」。他說,這種信息共享對他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他希望我們簽署一份保密協議(NDA),以保護他的安全。

 

在我們簽字之前,他甚至不願透露自己的身份,但他說,一旦我們照做的話,我們就會非常驚訝他家族的顯赫地位。他還說,他希望我們以後為他做點什麼來回報他。他沒有說明他要我們做什麼廣告。當然,這是一種敲詐勒索。他一直在積極地攻擊我們,威脅我們說他會繼續,並說除非我們付錢給他,否則他不會告訴我們他在幹什麼。

 

我已把電郵完整地公開,除了編輯一些個人名字和信息。對於想要調查這些問題的合法研究者來說,完整的電郵可以自由獲取。

 

我查看了電郵的「源頭」以獲取IP資料,可能會提供發件人的信息。很明顯,他們使用了一個虛擬的私人網絡來隱藏自己的位置。如果有人聲稱要對網站進行黑客攻擊,這並不是意料之外。

 

我懷疑地回郵,要求得到更多的信息。我收到了一個相當迅速的回覆,說他們是努力在飛碟學界煽動內戰的組織。這支團隊聲稱,自今年年初以來,他們不斷在攻擊我。

 

今年早些時候,我在更新和宇宙信息披露中說過,我曾被告知,有人對我們的社區進行一次大規模的不利行動。他們的目標是要詆毀那些沒有在披露秘密太空計劃的情況下被接受的人。我被告知,我們都將受到嚴重的攻擊,這將是非常有組織和令人信服的。當然,這是在沙漠接觸後立即開始的並且包括了MUFON研討會的目標是「秘密太空計劃的案例」。

 

我和我的團隊經受住了襲擊。事實上,我們最終比以前更專注於彼此,更專注於我們的使命。看起來,他們不僅低估了我們,而且還很大程度上是兩年前對我人格的攻擊方。任何一個了解我或者定期觀察宇宙信息的人都知道,我現在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當這些有組織性、高度消極的攻擊變得明顯時,我們驚喜地發現,原來他們有大量的人士在接近我們。我們收到那些誹謗運動者的道歉--那些準備被原諒、忘記和統一的人。

 

我把電郵鏈轉發給大衛,詢問他的意見。與此同時,我正等着從傑克史密斯那裏收到一些證據,證明他的說法是正確的。他曾討論過一項協調一致的計劃,以發動一場內戰。他討論了在社交媒體上使用無人機賬戶來鼓勵其他人加入這些攻擊,而沒有意識到這些攻擊是如何組織和操縱的。

 

傑克史密斯向我轉發了一封發給一名傑出學者的電郵。我已從一個來源看到了這封電郵的副本,它從沒公開過,所以我知道是真實的。那個曾經入侵大衛網站的人,現在要求我們和他分享任何進一步的信息之前簽署一個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