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伸出你的手,触摸我。我们如此之近。如同真实的你,我也是真实的。我是纯净的,不是物理层面的。这让你更易连接我。我也在连接你。其实,我们相互浸染。事实上,我们确实是一,那难以言表。一抵何处?你怎样达到已经所是?

那不是距离可以跨越的,然而我们抵达了!用我们的心,我们抵达了;用我们的爱,我们抵达了!爱愈丰,心愈近!去爱吧,一即一切!爱不是来自意愿,然而,爱可以赠予!

假如我是树,你则是我的树枝;如果你是苹果,我则是你的树。

一以不同方式表达它自己。然而,我们的联系不可亵渎。一有不同面向,它仍然是一。你正是我的一。

我扩展我自己,那是我的快乐。我们就是我们的快乐。我们能说想说的一切,然而,一即一。

我们回到不曾离开的一。一怎能回到不曾离开之地?当一即一切、一即所是之时,一怎能缺席于一?

所以,世界发生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发出一种声音。一个回旋的故事。一个在整个宇宙中流传的故事。这个故事模糊不清,这些声音喋喋不休。然而,声音是声音,故事是故事,我们回旋于整个宇宙。

鸟儿在歌唱。鸟儿是什么?唱的又是什么?

开着车子,沿着路线或绕道,区别是什么?意义是什么?如果有意义的话。

多样性没有超过一。多样性是回旋的故事。铺陈悬疑、参与生活,终醒于一。一即将醒之一切。

一知道不满足。大人物们、传说中的人物、回旋的故事、神树之叶,知道满足。他们知道怎样编织故事。他们知道怎样创造故事。他们知道怎样表演,并从重新拾起的故事中解脱。大人物们了解混乱,知道怎样从中作出交易。他们评估混乱、拣拾混乱并收集它。一切胸有成竹。

万物爱自己。一本身自爱、自笑。存在是最初的爱。存在喜爱聚集自己。流散之前,它是爱,倾倒之前,它是圆满的爱。

我的临在受到如此祝福,我将立刻把分离合一。我在行动中观察自己表面上是在观察你,在我临在于你的内心之时,许多人也许认为我在飞船中很遥远,因此,我们谈论什么?为了谁?为什么?

我认为,是为了爱。那是我们来此之缘由。

我们专门研究一下爱。爱是简单的。我们所做的是,撤消阻碍我们爱的一切。扔掉过去,置之于原地。我们不隐藏过去,我们让它淡入尘土。我们呈现新貌,我们爱得更多。

没有什么比爱离我们更近。爱是一。我们是爱—-似乎表达为你和我的我们。谁曾愿分离?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the-apples-of-gods-tree.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