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0

 

 

 

 

小时候的我们想哭就哭,可是,当我们慢慢长大,尤其是男孩子,他能说哭就哭吗?不行。

 

当我们在说“我好难过”的时候,其实我们内在是有很多的悲伤。但是,因为我们不想让别人看到,于是,我们常常把情绪放在心里。在我们的社会文化里面,我们不容易表达内在的情绪。

 

其实,一个想自由自在的人,是需要让难过的情绪流露出来的。在我自己进入赛斯哲学思想的学习后,我就开始慢慢学会不去压抑情绪。

 

比如,上一次去阿拉斯加,本来是为了我爸爸而办的一个活动,因为他之前告诉我,他有一个心愿就是想去阿拉斯加,结果还没等到去,他就到天国去了。

 

然后,我妈妈就跟我讲,她在礼拜天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爸爸好像坐在床沿上哭,然后我妈妈也跟着哭。我妈妈就跟我讲这段话时,我突然想到,刚好是前一年的这个时间,爸爸跟我提的想去阿拉斯加,我突然心里就很难过。

 

这趟阿拉斯加之旅对我来讲,当然是一次放松的旅游,但是其实内心一直有种淡淡的哀伤,这个哀伤是因为想到了如果爸爸还在,能带着爸爸妈妈一起来,该有多好!

 

虽然我知道他们在一起就会吵架,让我头疼,但是一想到我们团员里那对七八十岁的夫妻,我就会突然觉得吵架也没什么。因为我观察过那对夫妻,刚开始我是真以为他们很和乐,后来才发现原来他们也一直在吵架,这让我意识到,原来夫妻吵架也是普遍的事。

 

所以,即使爸爸妈妈吵架,我还是想要爸爸陪在身边。后来看到海豚在跳,看到船、冰山,看到兴奋的时候,我就会安慰自己,幻想着爸爸的心灵能跟着自己过来也不错。

 

整个旅程,我心里一直有种淡淡的哀伤。然后在回来的飞机上,当我再次回想这次旅程,想到本来应该是要跟爸爸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现在他却不在,我就开始让自己开怀大哭。

 

一方面我是想把自己的难过和悲伤释放掉;另一方面,也是用这种方式来怀念爸爸,想要告诉他,我完成了他想要去完成的阿拉斯加之旅了。我当时哭了几个小时,心里百感交集。我知道,那时候我是想让自己的感受能够流露出来的。

 

通常,当我们难过时,我们会压抑,不敢表现出来,因为觉得让别人看到会很丢脸,就不想让别人看见,更不想让别人问“怎么了?”或是“你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比如,你难过时,到办公室里,你会强颜欢笑,因为你不想让同事知道,你怕别人看到你泪流满面时会问你怎么了,而你不想回答这类问题。

 

于是,我们习惯把很多负面的情绪压抑在我们的内心,表面上正常地行住坐卧,正常地上班下班,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可是我们的心情其实并没有疏解。

 

我们认为在成长的过程中,在我们成人的世界里,我们都要有个成年人的样子。但是,当你开始进入赛斯哲学思想的学习后,你会越来越发现,你可以展现你的真性情、展现你内在的真实感受,你没有必要总是压抑你的难过,因为那是你必须去面对、必须去释放的。

 

比如,带领我们进行阿拉斯加之旅的那位导游,在我们集体的氛围下,竟然开始跟大家分享心情。后来旅游结束后,还请大家去他们家乡吃龙胆石斑鱼。他自己也讲了以前他带团结束后,都是哭着回台湾的,现在他却能跟大家分享他的感受。

 

在我们赛斯哲学爱好者里面,不管是我还是其他的老师,一定会让你们去真实地表达你们内在的心情。因为在我们这个地方,大家都不会太理你,这个“不理”不是不关心,而是虽然关心你,但是大家会知道那是你的实相,你必须自己去面对。

 

这里的每个人,都会让你觉得舒服,而不会让你觉得过度干涉。你不会觉得在这个地方表露自己情绪不安全,因为那是你的事。而等你表达完你的心情,你就能让自己把不好的情绪释放掉了。

 

我们常常让自己累积很多负面的情绪,然后因为种种理性的思考,我们表达不出来。比如,当一个孩子难过时,为了怕父母担心,常常报喜不报忧。我们把很多负面、焦虑、忧郁的情绪都压下来了。

 

所以,我要跟大家讲,当你进入赛斯哲学思想的学习的时候,你可以不再用压抑的方法去处理负面情绪,而是用疏导的方式,慢慢跟着你的情绪,找到内在真正的平安与喜乐。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爱的心关系》

文字整理|王甜甜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