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昂通过卡罗李传导.  现场通灵于邮轮上

翻译:凭什么阻止我

 

 

亲爱的各位,我是磁性服务的克里昂,向您问候。你开始感觉到了吗?通灵不像你想的那样。你跟上我去这个量子地方变得更容易了。邮轮把你从大陆上分开,刚好够远来中断你日常生活的现实。但你在此航行期间,你和家人们绑在一起,有着能量、喜悦。某些解决办法即将到来。会有一些顿悟。存在三个治愈的可能。还有给那些忧虑人们的平静。对于未来计划的进一步澄清。这都是因为你和我一起坐在这里。你这样做的意愿产生了一种不同模式的状态、存在的方式以及许可。我们做得越多,你就越多地感受得到。所在我希望你享受此刻,放松,知道这里有深深的安全正当和适宜。

 

开放你的心灵。这几天你做了许多心灵感觉的事,那么现在让我们来做一些灵性上的练习。这不是一个长通灵。让我们做点信息转换。我会称之为“各种应该”的通灵。你“应该”或“不应该”做的事,根据那些主管人员而定。“主管什么?”你可能会问。他们是主管着“应该”的人,你知道他们是谁。每一个“应该”都有不同的主管人员,因为不太多,但其答案却是简单的,人们也经常问起。它们涵盖许多不同的主题。让我们从灵性的问题开始。

 

 

问题一:神是世界的创造者。他的确如此,她的确如此。难道造物主不应该被礼拜吗?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都见过此仪式。在新时代的玄奥时刻,却没有礼拜。真的没有雄伟的神庙或建筑物,没有地方可以跪下来感谢神的一切。所以他们会用“应该”向你开火,并手指指地说你没有做到该做的事。对此的回答是什么?你要说什么?

 

以前我给过此比喻。“你相信自己是神的一个片断吗?”曾行走在此星球的大师们说过,你是!其中一位最近的大师是耶稣,他自我宣称是:“我是神之子。”然后他抬头望着你说:“你也一样。”那是你在体内很难看到或理解的伟大“我是”。人类在寻找宏伟。他们寻找想像的天空中神的样子,却没有向内寻找。那么让我们重新定义“我是”,让我们决定神之子是什么。这意味着你与造物者有关联。这意味着造物者很有可能是家人的一员。这意味着你体内有着理解的和平。和平意味着宁静,没有人生戏剧,以及当你决定其它一切事物时的安全。如果那就是体内的东西,这就不一定是造物者的宏大,而是造物者家人的宏大。

 

你如何对待生物上的家人?最近你对谁做过礼拜了?妈妈?爸爸?姐姐?哥哥?而你说:“不,我们不会互相对拜,我们互相尊敬。我们盼望着与家人、兄弟姐妹一起生活。没有人生戏剧,只有对喜悦、快乐和娱乐的期待。我们彼此关怀。我们彼此相爱。”

 

而那,亲爱的,就是对于那个“应该”的答案。是欣赏的认知取代礼拜。会有仪式和爱。这是不同的。为何不去仿效大师们的话语?如果你是神之子,就别拜神,成为家人的一员吧。感激体内的东西,坐在椅子里的时候去感觉那造物者的亲近。别去提升那不应该提升的事物,反而要爱那应该爱的。

 

以下是另一个问题。“如果光工作者群集起来会更有道理,因为这会产生更多的光。如果光工作者成群聚集起来成为光矿,成群地住在一起,成群地打造一个社区,而且创造那所谓的山上的光,这会更合理。这有什么问题?”

 

而我则告诉你,那些说“应该”这样做的人仍处于一个旧的线性模式里。他们搜索数量去产生更多的光,却忽视了光工作者真正的作用。这样做,你正学习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光的制造者。你走进那舒适中并包含一切。这是“我是我所是”的核心宣言。此宣言并非“只要他们是他们,我就是我所是。”你明白吗?你是自负的灯塔。上一次你见过一大堆的灯塔站在同一岩石上是什么时候?它们不需要对方。上一次你见过灯塔会议是什么时候?你可能会说:“那很无聊。”灯塔们都扎根于岩石上,不可能彼此会面。但它们肯定可以为对方发送光,不是吗?或者它们可以在量子上彼此纠缠在一起,那时,距离无关紧要。所以,你必须改变你对此星球上做事的想法的模式。当你离开此地之时,你所在邮轮最后一次靠岸的时候,你们各散东西,四散全球。有些人依依不舍双目含泪,你说:“我喜欢在一起。我想留下来做这些。”我则告诉你,这是你们为之悲痛的旧模式。当你们触动对方心灵的时候,终生如此,如果你愿意的话。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仍停留在连结的状态里。你们在这里的会议可以制造一张光网。当你回到自己扎根的岩石之上,单独一人时,你向自己所处的黑暗地方发送光。明白吗?

 

没有“应该”要一起生活。这样做的话,你让星球的其它地方保留黑暗了。这是不可思议的自我服务。这样做的人只是为了彼此都感觉好过,却对此星球一点好处也没有。这是第二个“应该”。

 

 

让我们改变话题。“克里昂,作为光工作者我应该吃什么?我听说过许多观点。有些人吃荦有些不吃。有些人去掉一切加工过的东西。有些人什么都不吃只是呼吸空气。为了尊重神,我要做什么?”有些人会指出这是你“应该”做的。我会给你我的回答,是这样:

 

哦哦,亲爱的,你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变得灵性吗?是为了尊敬神吗?那是目标吗?你说:“是的,是为了尊重神,我应该做什么?”好吧,逻辑来了:我们在哪里建立神?在你体内。那么,为了尊敬你那体内的东西要做什么,就是尽可能长地保持平衡,尽可能长地在星球上持有光。我如何给如此独特而各异的你们全部一个“应该”?以下是答案:你们每一个的体内,有样东西称为“本能”。它是人体智能。本能知道所谓的阿卡什传承。它是你在前世的身份,而你的饮食需要更长久地保持下去,则基于知道自己需求的细胞结构。亲爱的,你在哪里你是谁不太重要,如果你某一世作为印度人来到此星球,你可能想象印度人一样的饮食。如果你在亚洲过了几世而这一世你来自柏克兰,你可能希望像亚洲人那样的吃喝。如果你询问你的身体,它会告诉你。基于你曾在地球上的身份,你的细胞结构会大声呼喊那些会使你健康的食物。素食之所以为对他或她适用,是因为他们触动了其阿卡什。他们正在进食让他们的细胞结构茁壮成长的食物。请注意你的人体智能,它会告诉你许多你曾去过的地方。没有“应该”,除了一个:活下去,保持健康。聆听你的细胞结构,它会告诉你应该吃什么。如果这对你而言不是灵性逻辑,那么只剩下两个“应该”。

 

“亲爱的克里昂,我听你说应该保持自然,不要使用星球的科学进行治疗。看医生并没有尊重神。毕竟,你不是说我们可以用意志治疗吗?那么我干嘛要去看医生。不只那样,我的医生甚至可能没有开悟。”你可能这样说。“我应该怎样做?”

 

唉,人类,为什么你要把这么多东西放到框框里?你想要给某个复杂的情况来个是或否的答案。让我们假设你是正确的。让我们假设一下,别看医生,你可以用意志治疗一切。此房间里有多少人可以做到?你们全部都是老灵魂,你们准备好这样做了吗?我将告诉你事实,不管你是否选择明白。你们还没准备就绪。利穆里亚人可以那样做,昂宿星人授予其方法。这是神的其中一个承诺:终有一天你的DNA能够那样有效地运作,你可以避开化学与科学,因为你拥有造物者的能量。而那,就是你正期待的提升了的地球。让那些觉得自己可以治疗自己的人们开始学习此过程。许多人会感激你现在已经拥有一些天分。我会告诉神灵怎样做以及未来几年可能发生的事。我们将给予星球上的医生们新发明。关于人体的重大发现及科学,有些已经给了你们。请想像一下可以允许心脏移植的科学,因为你原有的那个已经不行了。那来自造物者。我要告诉你:如果那就是你需要的,从此来源我说这就是你应该做的。如果你觉得换心、换大脑是合适的话,那就是你应该做的。你明白我说什么吗?

 

你甚至可以,我这样说,改变你的药物。我挑战你开始对主要的药物使用我所谓的顺势疗法原理。如果有些人正服用重要药物以改变你生命里的化学反应使你更长久更健康地活下去,你可能说:“这让我撑下去。”你可能说:“我还没有能力使用我的意识做到这点。”在些新能量中,有些其它的东西你可以去试试。以下是挑战:深思熟虑地用逻辑安全地尝试。顺势疗法原理是你的本能看到的一种无形的酊剂,如果你给出指示,你的身体就会做出反应。它领会你的想法并与之配合。那述说着身体正在治疗本身的感觉,是因为你能够对顺势疗法的物质给出指示。为何不对那重要的药品尝试一下?开始减少药量并对你的细胞交谈,看看会发生什么。如果没有成功就停止。带着许多惊异,你们会成功。你可能将药量减少到以前的四分之一。这就是顺势疗法原理。你仍然在体内吸收它并告诉身体该怎么做。信号发出,身体合作,你则减少了副作用的化学反应可能。

 

你不能把事物放到是或否的框框里。反而,你可使用神给予此星球的事物和灵性逻辑。接受一场拯救你生命的手术,并站起来说:“感谢神。我生于这个时代而这个手术做得到。”这是个复杂的主题,不是吗?你们每一人都那么不一样,你知道要做什么,亲爱的。永远别对决定紧张。因为你的本能会告诉什么对你是合适的,如果你意愿聆听的话。

 

让我们看看最后一个。有人说:“昨天、今天和永远,神都是一样的。”因此他们说:“你们不应该,有新时代运动。因为神永远不会像你以为的那样改变。神的能量将永远相同。因此,你关于能量改变和神改变的观点是荒唐的。”他们会警告你离远点,要你跟随古人们和已经设立好的神话。这源于误解,亲爱的。

 

以下我希望做的声明:神在昨天、今天和永远都是相同的。这是你想要主张的美丽之处。因为神、造物者永远不会改变。改变是的人类对神的反应、人类对此的满足、人类提升到神的能力、与体内的家人相遇。是地球在改变,是人类在改变,是你周围的环境在合作,为了迎接那昨天、今天和永远都相同的神。你可能说在所有“应该”之中贯穿一件事,你应该允许自己在灵性上提升到万物。不要间隔你周围的能量,那是线性思维。把这些东西融合进逻辑的汤里,并使之符合你的生活。不要把你的原则应用到其他人身上。找出对你有用的东西,当你变得更健康时庆祝它。然后给你周围的人提出建议,让他们自己决定是否去做相同的事。

 

 

这是今天的信息。这是来自兄弟姐妹的信息,他们开始看到与你们的联结正在建立,特殊的家庭成员正在这里成长。一个你永远不会忘记的家庭。光的网络正在建起,有些人正互相接触,你的住处你的语言无关要紧。我认为你能开始感觉到正在发生的事了。这正是人类发生的事,他们愿意在三维中稍微扩张其信仰,愿意在几天里屈服,愿意调节他们社会上的生存本能。他们允许自己做平时不做的事。这是安全的地方,亲爱的。这是会见体内造物主的好时机。我可曾提过你最近的梦?你将不一样地梦见水,注意到了吗?请留意。与陆地分离的水之梦,是你真正动身开始研究你自己的阿卡什。梦境浮现。你正处理体内的事物。它们并不总是愉快的,但它总是一个好过程。一旦处理了,它们就处理完了。这是当你短暂离地时(unground)会发生的事。亲爱的,我是兄弟姐妹的克里昂,我认识你,我们曾经常在一起,不管你在此群体中是年青还是年老。你们都是老灵魂,很长时间曾在一起。请记住这点!

 

就这样吧。

Kryon

 

【全線閱讀】《克里昂信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