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8

 

 

我们大部分学员可以随口说出赛斯哲学思想的法则:“You create your own reality.”而我也一直强调“我们创造我们自己的实相”,又或者是“信念创造实相”。

 

当你拥有非常坚定的信念,你是可以创造实相的。赛斯哲学思想一直提到:命运是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

 

运用“信念创造实相”,当你的信念够坚定的时候,甚至是可以改变遗传基因、让突变成癌细胞的这个细胞的DNA,再恢复健康。

 

而这个途径便是:从我们的意识进入潜意识,然后潜意识进入身体意识,身体意识再影响细胞意识,当细胞意识改变时,对于我们许多的身心疾病,都有非常神奇的疗愈作用。

 

但赛斯哲学思想并不是只针对健康。我在一次演讲中提到过,我是一名医生,从业过程中,我会把许多的赛斯哲学思想,变成在医疗上可以实际操作的工具。

 

 

举个例子,在我的门诊里,有一个躁郁症的患者,大概前五次发作都是住院。因为躁症来的时候晚上不回家、态度很凶恶、和先生一天到晚起冲突,甚至如果门开着还会往外冲。

 

而有些躁症发作的人会开始大量购买东西。比如,买房买车。我甚至认为:之前这一波金融海啸是全人类集体躁症在发作。在金融海啸前大家拼命花钱、投资、开发,整个经济异常活跃,仿佛全世界有史以来,没有这么有钱过。

 

接着突然转成“忧郁”:舍不得花钱。治疗躁郁症就是要大家可以回归正常的心境、不卑不亢、中庸之道。如此,也是人类与万物有序的发展的规则。

 

众所周知,外在一切的展现都是心灵的展现,整个经济的活动就是人类集体的心理活动。所以,如果用躁郁症的角度来看经济,其实会有很深的不同的体会。

 

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重视“修生养息”。所谓“忧郁”,其实就是停下你的脚步,重新看、重新听,重新思索人生的方向。

 

 

刚才提到的躁郁症患者,在看我的门诊之前,每次发作除了住院,还吃大量抗躁症和抗精神病的药。

 

这次躁症发作时到我的门诊来,一开始我想以非药物治疗的方式来帮助她,可是症状减轻不明显。

 

一天她先生告诉我说:“许医师,您的理想非常高,我个人也非常佩服啊,但是我太太昨天一晚上没回家。”

 

于是我和这个案以及她的先生商量:“不然,我们开始使用一些比较温和的药物来帮助你,至少让你不要晚上不回家又被抓去住院,你辛苦,先生也辛苦。”

 

后来慢慢使用一些比较温和的抗躁症药物,大概是她以前住院平常剂量的1/3,一两个礼拜后,症状慢慢减轻了,她先生非常感谢我,终于有一次太太的躁郁症不是住院、吃一大堆药,然后一出院又不肯吃药。

 

 

很多精神疾病,如精神分裂症、躁郁症都是如此,人住院被关着,只有乖乖按照医嘱吃药才会让出院,如此完全用药控制,可是一出院立刻不吃药,症状马上大反弹。然后可能不久又住院……这样周而复始。

 

对于这位个案的处理方式,我认为比较好,症状慢慢地减轻,药物的剂量保持在一定的使用量,把重点放在夫妻治疗和家庭治疗。

 

我跟躁症患者的先生说:“你太太其实内心很自卑,又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所以每次躁症来的时候,就是她最爽的时候。她这一辈子从来不敢讲话那么大声、半夜不回家、顶撞你,而躁症发作的时候,什么都可以。”

 

所以,为什么很多躁郁症的人,宁愿自己维持在躁症状态也不愿意好?因为那时候他做人最有尊严。

 

这位躁郁症患者很担心,病好了,又要回到原来的生活状态,平常不敢表达自己、和先生表达不同的意见、做自己想做的事,做自己却害怕冲突,只有当躁症发作的时候,她才敢展现自己。

 

因为躁症不发作,她永远在忍气吞声、压抑自己,永远不敢表达真实的自己。

 

于是,我就和她说:“精神科的诊断的确是躁郁症,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你明明是在借躁壮胆。”

 

 

躁郁症的治疗绝对不在躁的时候,而是在慢下来的时候,日常的生活中,你在累积能量,等待再躁起来,所以药物治疗就好像是把它压制着,好像是四、五个摔跤选手把你压在地上,它是用压制的方法,而不是释放和疏导的方法。

 

能量需要释放和疏导,要让这位先生知道,他太太平常不发病的时候,对什么都说“yes”,可这个“yes”是假的;生活中很认命、很乖、没有意见,这也是假的。

 

他平常就要鼓励太太表达自己的意见、尊重她,越没有意见的时候,越要问她的意见,也要她去做主,因为她会懂得先生的眼神。

 

所以,躁症治疗并下来的时候,才是决胜的关键。整个家庭孩子和先生如果都知道这件事,她未来的路就比较好走,她未来就不会再累积能量。对于这个案的治疗,我自己觉得很开心。

 

回到“信念创造实相”,这也是我个人的“信念创造实相”。

 

我一直希望用一种更人性的方式,更身心灵的方式来治疗病患。但我不是不开药,而是尽量不开药,除非不得已,不是什么都一定要用药。大剂量用药,是因为没有别的方法才会这样做。

 

可是当我们真的走身心灵进这条路的时候,我更希望希望从身心灵、内心的角度来帮助患者。比如,失眠、精神疾病、忧郁、焦虑都是如此,都需要尽量减少对药物的依赖。

 

信念创造实相,相信命运是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人生的幸福清单》

文字整理|枫叶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