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Inner explorer 新人类扬升意识

 2019-04-26

 

 

 

开悟和得道

 

得道的人智慧玄妙,他善于把握全局,思想深邃可以让人体会到不同的层次。这种能力同样可以用在对人心的了解和事实真相的洞悉上。任何问题在他眼里都不是问题,任何心灵困惑都可以迎刃而解,这种自信皆因他已经掌握了根本智慧的缘故。而这个根本智慧则来源于见性和对道的参透。

 

世间存在各种各样的道,技艺之道、学问之道、政之道、商之道、生存之道、做人之道,这些道的存在隐含着有一种普遍的规律和法则运作存在,唯有遵循这些规律和法则才能推动事物的成熟和成功。这些道看似不同,其实都源于同一个道。那就是所有世间道之母,即无形大道。

 

所有的道都是由这个无形大道衍生而来,无形大道是根,世间道是枝叶。掌握了根就可以说掌握了所有世间道的规律和法则。足不出户而知天下,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但这不是通过上网搜索而是心性对大道的把握。能做到尽可能掌握所有世间的道,一个人也许最终也会回归大道。但这种路线不仅过于漫长也不符合实际。最可行而实际的方法就是先了解无形大道,其它就自然而然地一通百通。

 

无形大道不是要去了解外部的宇宙世界,而是从内部的宇宙世界先行了解。人体内部就蕴含着天地之间的运行法则和规律。人有不同层次的粗浊体和精微体,它们和宇宙维度也是彼此相连的。通过了解自己的内在本性也就了解了生命的缘起和意义,了解了道也就了解了宇宙的运作法则。

 

世间的道都是有据可依的,而大道是无依无据,不是靠一般的认识方法。所有世间的道都是有为之法,有人为的作用也有自然法则的运用。唯独无形大道是无为之法、道法自然。人循道就是自然,人不循道就是不自然。在这里没有个人的主观认为和思量余地。人在道中臣服于道就是道法自然,其中不强调个人意志而起作用,就是行无为之法。

 

道法自然,看似容易其实很难。对喜欢的人事物想多占有一点,这不是自然,而是贪欲;对不喜欢的人事物想怨恨打击,这不是自然,而是嗔念;对人事物的认知愚钝,颠倒妄想,明知不对也不愿放手。这也不是自然,而是痴情。只要有贪嗔痴的想法就有不自然,就不符合道。彻底净化掉这些不自然就是得道的表现。

 

无为不是不作为,而是顺应自然而为,即便在作为当中也是保持无为的心态。无为的完整理解应该是无为无不为。无形大道滋养万物,属于无所不为,但在这种滋养过程当中却是自然无为的,没有什么好坏多寡的差别。人的行为围绕着“我”和“我的”为中心而展开,这是属于有为;想让自我感变得更强大更有吸引力,这是属于有为;把得道看成异于自身,追求一个理想中的境界,这属于有为。有一个作为者就有一个相对事物的产生,就有失道的危险。因为大道是无为的,得道也是不着于一切行为的。

 

从修证的角度看得道,当修到无有可修、无有可证、无须努力的时候才是证道。这意味着那个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的本质已经完全显露了出来。这个本质当然不是你修出来的,无有可修的实体,修不会增加,不修不会减少。如果还有一个目标要去努力就是自设限制了。从此道力就可以不费力地日渐增长。

 

如同一个人终于登到山顶,已经没有目标要去征服了,接下来只能是放松休息了。一个人从学校毕业,自然所有过往辛酸都一扫而尽,书本知识也可以扔弃了。得道以后就是如此洒脱自在。但这种洒脱是有条件的,“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道的内在法则是不可不遵守的。

 

道是怎么一种感受?每个生命都活在道当中,每一刻都在使用道,但却不知道它的存在。道无处不在,无所不是,所以古人说:“道在屎溺”。但是道又如同神性一样是不受污染的。道的无形无相和有形有相的物质浊界混合在一起,和精微能量界混合在一起,和心所处的因果界混合在一起,可以说道是混沌的合一不分。超出了有和无的心智概念,既是同一又不是一样。心言路绝、言语道断,无法用语言完整表达出来。

 

一个得道之人就是证悟其本来面目的自然人。所以禅宗有一句话“饿了吃饭,困了睡觉”,它不是教人无所事事,而是要回归自然,做个自然人。不要去想成为某某人,不要去制造不自然的欲念和烦恼。道是朴素的、无欲无求的,一切人为的欲求和它毫不相干。但是为了成为自然人,求道的欲望一定是首先存在的。作为正常人,也需要一点物质和精神的平衡。

 

多数人只能从外在表现来判定一个人是否得道。得道的人极其普通又不平凡。假如你把他看成普通人,他显现给你的样子就是普通的;假如你看到的是不平凡,他也确实如其所是。好象一块普通石头,没有敲开之前永远不知道里面可能藏着宝玉。对其普通之内的不平凡,正是一颗明亮的道心,只有细细观察才能有所体会。

 

带着恭敬的心接近这种道心,就会获得灵性的好处。对道心的恭敬其实也是对道本身的恭敬。“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不仅仅是对得道者,对求道者同样适用。对道的恭敬可以获得更多的灵性帮助,对道的藐视不恭会失去很多助缘。对道心的虔诚奉献和服务则会加快自己的悟道进程。得道者也未必是十全十美的,因而也不必对他产生过多期望和个人崇拜。

 

从表面看,有道的人是各有各的性情特质,无法从外在来评断一个人。古人说得道的人额头发亮、貌悴骨刚,也有说神气清奇、圆满端庄。不同的角度完全得出不同的观点。但其实如果他原来是个出家人或修道人,他一定带有佛家或道家的气质。如果他过去是农民,他就仍是农民的气质,过去是商人,就仍是商人的气质。在国王和乞丐里面同样都有过得道的人。得道的人不会为任何人而改变他自己的外在状态,他可以说是完全地做他自己。

 

自得其乐、满足已经拥有的,不把外在的标准当做什么值得关注的事。在他眼中驼子也是一个完美的驼子,侏儒也是一个完美的侏儒,无需再去刻意地改变自己。得道者的普通甚至比刚学道的人更不容易引人注目,正是因为他没有一个想要去征服和成为什么的欲望。如果一个天神从他面前经过,他也只是欣赏一下,如果一个佛陀从他面前经过,他也只是赞叹一下。但是内心从来不会去想成为任何人。一个身体发光的天神和一个仪态优雅的佛陀,在他眼中和普通人一样是平等的。

 

得道之人的内心看起来难以揣测,一切又好像刚刚好的与万物相宜。其实他只是简单地遵循自然无为,不强求、不造作、以曲而全,所以不为平常心智理解。不争抢、不立异、和光同尘,接纳所有对立面。但这种无为不是回到善恶不分的愚钝当中,只是看起来愚钝,实则是大智若愚。这种智慧让他能够避开其他人的干扰和麻烦。但是需要行动的时候他也不会犹豫不决。

 

在得道人眼里,隐居市井默默无闻和融入大众名声远扬没有什么分别,如果形势需要这样他就随迎而行,没有哪个好或更好。并不会因为被众人拥戴而沾沾自喜,智慧不为人所知而有所遗憾。这可能和一些宗教上的“普渡众生”、“拯救世人”理想有所不同,但一个有能力去唤醒众生、传道的人他的内在显然也需要有道的品质。

 

得道者的不平凡在于,他有一种特别的爱。这种爱只有当你感受到生命的存在皆因这种爱而来才会发生,爱就是源头用来维系造物界的东西,是放在人心深处的一种对神的念想。据说为了维系造物界,神的眼睛永远是睁开的。认识了这种爱就认识了神,因为神即爱。这种爱不是单纯爱上了某个人或某种东西,这种爱是宇宙当中活生生的一种流动,被这种爱滋养是幸福的。一个得道的人就是沉浸在这种幸福当中的人,以至于经常忘了还有时间和生死这样一件事。

 

当一个弟子问他已经得道的师父:“死后将去何处?”时,这个师父也只是淡淡地说:“东家做牛,西家做马”。得道就没有任何一个具体的地方可以去,因为道无处不在,他是自由选择的。尽管进入轮回的动机已经消失,但是不代表他不会再次回来,他了解源头的意愿,他也能够体会神出于无限爱所担负的宇宙责任。所以他自愿来分担这种责任,也是出于对神的这种特别的爱。

 

不经历苦难就不能感受进化的价值。除非一个人悟道和得道,进化就不会变成一种其乐无穷的探索游戏。它是每个人的终极精神目标,但是不代表你可以一步登天,你只能从你最现实的当下开始,努力一步步地改善自己、提升自己。但这个目标也绝非遥远,因为它离你比你呼吸的空气还要近。你需要有勇气和信心,从让你受苦的种种幻相执着中解放出来。

【全線閱讀】《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