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4

 

 

在现实生活当中,有些人内在的精神是,透过卧病在床,来学会信任和依赖。有时候,虽然生病不是很舒服,但是自己的内心里面却感觉非常轻松、畅快。因为可以和别人说:“你可以给我倒杯水吗?可以扶我上厕所吗?可以……”终于能够开始麻烦别人了。

 

记得有一次,我的老师赛斯探讨鲁柏与约瑟之间的夫妻关系的时候,曾经和约瑟说:“你太太罹患了关节炎,行动非常困难。主要原因是你太太从小就认为自己没有权利麻烦别人,没有权利开口请求别人的帮助,没有权利拥有自己想要拥有的东西。甚至自己拥有的东西,如果没有达到别人的期待,也觉得有可能会被剥夺。”在鲁柏从小到大的内心里面,一直觉得自己是没有权利麻烦别人的。

 

其实,社会上有很多这种害怕麻烦别人的人,他们会认为自己没有权利和资格麻烦别人,没有权利和资格要求别人,也没有权利和资格让别人为自己服务或者对自己友善等。

 

 

尤其是在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如果我们发展出一种比较客气的、注重礼貌的社交礼仪,甚至当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程度不同地隐藏着一个自卑或者缺乏安全感的自己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大,头脑中会产生一个想法:“如果我能够独立,那么我就要独立,不能麻烦别人。”

 

凡是过度强调不要麻烦别人的人,就一定会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烦别人,而且麻烦别人的程度会让别人有点受不了。因为我们内在的精神也需要学习信任和依赖。所以,我们要适度享有一下自己的权利,偶尔也可以让别人帮我们端端水、做做饭、嘘寒问暖等,尤其是在生病的时候,我们更要学会接受别人的帮助。

 

说实话,平时我们都是靠自己,已经独立得很累、很辛苦了。所以,尽管有些事情自己可以做,但是当我们想要享受别人对自己的爱和付出的时候,也是能够允许的。当然,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讲,我们还是要鼓励每一个人尽量朝着独立的这个方向发展。

 

 

记得许医师曾经讲过:“从很多疾病的层次上来分析的话,其实就是要让我们学会依赖、信赖、信任及被照顾的那种感觉。”如果我们学不会信任别人,就只能把那个“苦”放在自己的心里,而让自己一直“苦”下去。

 

在整个大环境之下,我们的家庭教育从小就教导我们,要尽量避免麻烦别人。事实证明,这种做法存在一定的弊端。当我们在害怕麻烦别人的时候,其实我们内在的某些部分也阻断了与别人之间的情感交流。

 

有时候,许医师觉察到自己的内在也有“害怕麻烦别人”的这个部分,而且我感觉爸爸也有这个部分。所以,当爸爸去爬山锻炼身体的时候,我会有意识地牵着爸爸的手一起爬山,牵手的那个感觉好温暖!当我们能够牵着年迈的父母亲的手去散步、爬山的时候,其实,这就是一种情感的交流。

 

 

我们要呼吁大家:不要等到自己病倒在病床上了,才不得不接受别人的照顾。当然,独立自主和不要过度的麻烦别人,这些观念都没有错。但是,适度的、健康的依赖和信任,甚至适度地接受别人的帮忙,反而不会让自己透过全身瘫痪或者一动都不能动的方式,而合理化自己需要接受别人的爱与照顾等。

 

那么,我们内在的精神为什么要透过“不得已”的方式让自己得到别人的爱与照顾呢?就是为了要打破自己头脑里面根深蒂固的、执着的观念:“我宁死也不要别人照顾,宁死也不要麻烦别人。”与其自己全身瘫痪躺在床上接受别人的照顾,还不如现在就开始学会适度地求助。虽然有时候求助别人可能会被拒绝,但是要坚信:不可能所有的人都会拒绝你的。

 

我的老师赛斯在讲到鲁柏的疾病的时候,他说,鲁柏之所以罹患关节炎的症状,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她内心里面常常希望约瑟能够帮助她。比如,希望约瑟能够帮她到超市买日常用品或者帮她整理家务、打扫卫生等。可是,鲁柏源自于自己的原生家庭,始终有某个部分让她感觉到自己不需要麻烦别人,自己没有权利让别人为她服务或者请求别人的协助等。

 

 

于是,我的老师赛斯说:“原来,鲁柏的慢性病是有目的的,当她真正因生病而不能活动了,她就会觉得自己终于享有那么一点点的权利了。”甚至她可以毫不顾忌地对先生说:“老公,可以帮我倒杯水吗?可以帮我到超市买点日用品吗?可以牵着我的手去散步吗?”尽管她是透过疾病的方式,但是能够说出自己心里的需求了。

 

许医师告诉大家,所有的疾病背后都有一个更大的精神在学习和努力。所以,你们不需要透过慢性病或者卧病在床的方式,而得到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协助与关心。

 

摘自|有声书《超越的力量》

文字整理|平和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