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4 夕阳 无古亦无今

 

 

蒂帕嬷后来证果以后,再也没有运用过神通。实际上她有,但她再也没用过,一次都没用过。多年以后,一次有个英国的弟子杰克问她:“你是否还拥有多年前获得的那些神通呢?”蒂帕嬷很谦虚说:“没有了”。然后杰克又问她:“你可以把神通再找回来吗?”蒂帕嬷也很诚实,她说:“可以,但需要很长时间。”杰克就问:“多长?几个月?几年?”蒂帕嬷说:“嗯,大约要三天。如果我很认真地进入禅定的话,我需要三天的时间,这些五大元素力量将会回到我的身上。”

但即使这样,却仍有一个很大的漏洞。这个漏洞,道家没有说,气功里没有说,甚至经典里都很少提到,然而蒂帕嬷却说了。蒂帕嬷说什么?她说这些神通是有我相的,所以她放弃了它。

这句话很哲学,也许你根本不知道她这句话真正意味着什么?什么叫神通是有我相的?刚才我给大家讲的蒂帕嬷的例子里面,她运用神通在树梢上变了一座房子,而且她在房子的里里外外跑来跑去玩,还从树梢上咧嘴朝她的师父笑。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点,她在树梢上咧嘴朝她的师父笑,你模仿她来感同身受一下吗?现在请大家来模仿蒂帕嬷的这个动作,你就是蒂帕嬷,你现在站在树梢上用神通变出来的房门口,你咧着嘴向树梢下面师父笑——大家模仿了吗?请问大家,你在模仿这个动作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呀?大家能回答我吗?

! 在模仿这个动作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很得意、很骄傲,非常的得意?因为别人没有这个能力,你有;别人无法站到树梢上变出一个宫殿,但你有,你尤其的得意;别人无法穿墙而过,但你可以,你显然有一种潜在的骄傲;别人无法在地面上变出一个水潭跳进去,但显然你可以,然后当你从水潭里面再爬出来的时候,你的内心有一种得意。

所以当一个人施展神力的时候,如果他不是无我的,他势必产生某种骄傲、某种得意,这个神通并没有让你变得谦卑,反而让你变得自我了,让你变得自我感觉高人一等了,非常骄傲。就好像那个拿大锤子锤舍利弗的鬼王一样,因为没有人可以惹他,他是最暴力的、最强悍的,所以他连舍利弗这么一个入定的人都要去锤他。他那个锤来自于他的自我的傲慢,只要你在我面前我就要锤你,没有任何理由,不需要理由,它来自于强大的自我膨胀感、强大的傲慢。

蒂帕嬷是先证到神通、后证到圣位的,尤其证到二果、三果以后,她果断地放弃了所有的神通。虽然那时候她依然可以拥有神通,那时候拥有神通对她其实没有多大伤害了,她已经证入了圣位,她已经不那么自我了。但是一个越不自我的人,她越不愿意在人前显露自己。因为现在让自我显得高傲,对她来说是可笑的、愚蠢的行为,她再也不会站在树梢上变出一幢房屋,然后冲别人咧嘴笑了,那是多么的愚蠢。

为什么我说那是多么的愚蠢?因为也许你不了解这件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只知道笑,咧嘴笑,很得意,但得意完了以后会发生什么?你没有预料到——

自我来到顶峰以后会发生什么?任何的事物一旦达到了顶峰,它将不得不走下坡路——下坠。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孩子在狂笑的时候,她的妈妈立刻知道他快哭了。一个孩子如果疯过头了,玩过头了,很快他就要哭的,很快就要跌一跤,很快就要摔得鼻青脸肿,很快玩具就要砸碎,很快各种各样事情会发生,然后他就会哭。

你的自我就是一个孩子。当他的得意达到顶峰的时候,他将不可避免地面对那个对立面,面对来自生命的打击,面对那个自然的下坠。很快你会变得沮丧,很快你会变得忧郁,很快你会失落。你会在生活中发现这一点:每一个高潮以后就是低潮,就是失落。所以那个拿大锤砸舍利弗的鬼王,据说后来很快堕入了地狱,他的力量很快就消失了,他从一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匹敌的鬼王,一下子变成被捆绑起来扔到油锅里去油炸的囚徒。

灵魂渴望体验对立面,他体验了高高在上,他就渴望体验被踩在脚下的感觉。那些鄙视乞丐的人,那些朝乞丐指责、吐口水的人,他的下一世将不得不成为一个乞丐,因为他渴望体验被人吐口水、被人鄙视的感觉,这是生命能量,没有人左右,并不是上帝在惩罚你。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宗教或者灵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并不是有因果律在惩罚你,而是生命能量渴望体验对立面。显然,蒂帕嬷认识到了这一点,那个傲慢背后的痛苦不可避免,那个自我的两极现象只会让你浪费时间,浪费你的生命。为什么还要尝试它呢,完全没这个必要。所以在证入三果以后,她放弃了所有的神通。

月光童子在那个时候,也证到了化地大为水大的能力。你扔一颗石头到水里面去,它看上去是水,摸上去是水,喝上去也是水,其实那个水就是他的身体,他只不过把身体的地大全部化作了水大。当他出定的时候,那个水会再一次凝结成一个身体,显然他把那块石头也凝结到他身体里去了,所以他会心痛,因为他身体里现在多了一块异物。他不得不再入定,再把身体化成一汪水,叫弟子把这块石头捡出来。捡出来后,他再出定回到身体,就舒服了。

但他达到的这个境界,仍然是一个五大转换的境界,这境界并不是特别高级,它仍然受限于物理世界。所以他提到,又经过了无量佛,到山海自在通王佛的时候,他真正证到了亡身除蕴,也就是蒂帕嬷的境界——开悟。蒂帕嬷在证果以后,她发现,不需要转化五大,五大也是空的,这跟月光童子早年的境界是很不一样的。

月光童子早年的境界意味着,他认为地大是地大,水大是水大,火大是火大,风大是风大,空大是空大。虽然这五大可以相互转变,但这五大并没有消失,这五大还不是彻底的空,五蕴还是在的。一直到在山海自在通王如来的时候,他才证到实际上五蕴根本就不存在,完全没有,它不需要转化,它们就是没有,叫亡身除蕴,它们不存在。当它们不存在的时候,他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在香水海里面融合了,没有水大,没有空大,没有地大,没有火大,没有风大,五大都没有,只剩下一个无边无际的香水海,也就是那个最终的背景。

这个香水海就是克里希那穆提讲到的背景——大能,无限的大能。而月光童子是把这个大能描述为水性,因为水性是他喜欢的一个用词,虽然它已经不是什么水了,它就是源头的大能。当他融入了这个源头的大能,他发现一切都孕育在香水海的大能里面,从此证得了无生法忍。

摘自《楞严今释 013 》,夕阳著。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