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对人类的生存是非常重要的。鲁柏说:“我们几乎没有办法说某个深深影响我们的东西是不真实的,可以说一个经验存在于某个观点,而不是在另外一个观点。”

 

比如,很多人的梦和任何醒时经验一样的生动与真实,对我们人格的影响一样的大。有时候你根本不记得几年前发生的事,可是却记得十几年前做过的梦。日常生活中,我们会因为做过的梦而被影响,会因为做了一个梦而改变行为。

 

举个例子,有位学员他是因为做梦,梦到来上赛斯课,他才来上的赛斯课,如果没有做这个梦,他可能不会来。

 

梦作为对我们人类的人格和日常生活的影响,你不能说它不存在。甚至有时候,梦对我们的影响比实际的事情更多。梦可能没有物质实相,但显然有心理实相。所以梦是有心理的影响力。

 

 

现实生活中,许多形形色色的经验,到底是真实还是不真实?比如,我们梦中看到的地点,并不是用物质的街道存在于城市空间那种方式存在于我们的脑袋里面。不过,当我们在梦中背景的时候,梦中的地点看起来是很直接的。我们可能沿着一条醒过来找不着的路在走,会听见声音、会跑步、会摸东西、会尝食物的味道、会有嗅觉、会说话、会工作、会游戏……

 

当我们在梦里面经历所有的那些经验时,身体依然躺在床上。当我们刚醒过来的时候,做的梦可能都还记得,刷完牙可能就忘了。有些栩栩如生的梦,我们会记得好几年,有些梦早上还记得,下午就忘记了。所以,我们的生命经验不全然是用物质的形式呈现。

 

一般来讲,我们每天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梦中,所以每天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经验是非物质经验。梦本身相当于一种独特的存在状态,我们对非物质经验不熟悉,那是因为被自我意识框架住了,而且平时对自己的觉察度不够。

 

 

鲁柏说:“他可以在选择的任何时候,找到他做的这个实用的目的,那是他做的这种模式的一个永久象征。可是他没有办法在任何选择的时候,回到梦中的地点。”所以我们的梦好像都不一样。

 

有时候,我们会重复做一个梦,常常回到同样的梦的地点。比如,找考场的梦,找厕所的梦。如果我们在醒时状态找不到梦的宇宙,那么我们做梦的时候也找不到物质宇宙,所以,这是两个宇宙。

 

假设你开始学会在做梦前,进行自我暗示,那么,你就可以回到同样的梦中地点。比如,你常常梦到小时候奶奶或外婆住的那个老房子,只要睡前做自我暗示,你今天晚上在梦中就会回去。

 

自我暗示与梦有高度的相关性,我们要慢慢学会从自我觉察、自我暗示开始,试着去操控要做哪一类的梦。所以,只要懂得在睡前进行自我暗示,你就能找得到各种不同的梦中地点。梦的世界其实和物质宇宙一样,它是一个有组织的结构,一个我们在睡觉的时候非常熟悉的结构。

 

 

日本有一部动画片《你的名字》,整部片子诠释得很好。有时候当你记起来的速度输给了遗忘的速度,那么你忘记的就会比你记起来的还要多,你的记忆就不见了。梦也是一样的,当一个梦刚醒过来,你会觉得栩栩如生,会记住很多,过一会儿,就全忘了。人的自我意识是很狭窄的,所以死亡不是结束,是意识的扩大。

 

如何打开觉知的焦点?比如你们在做心理时间练习的时候,会产生一个现象,你会突然记起二三十年前早就忘记的事。举个例子,许医师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因为很活泼,当了三年班长。后来进了高中之后,又被同学们选为纪律组长。这件事我早就完全想不起来了,后来经同学提醒才慢慢想起来。有些东西意识层面早就忘记了。比如,我在打坐的时候,脑海中会突然浮现出我三岁时身上盖的那件小毯子,其实那件小毯子我早就忘记三四十年了。

 

所以,有很多东西都藏在我们的潜意识里。随着对赛斯哲学思想的深入学习,我们会把很多的自我意识打开。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许医师《实习神明手册》读书会

文字整理|平和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