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 美丽心光 2019-04-04

 

亲爱的朋友们,非常高兴能再次来到你们中间。你们都是勇敢的战士。你们以肉体形式出现在此刻的地球上,表明你们有巨大的勇气去面对那些内在与外在的黑暗,你们准备好将你们的光――你们的意识之光――投射到黑暗中。从灵魂的角度来说,你们都是以慈悲和洞察力为武器的战士。一个人无法单单通过爱与慈悲来超越恐惧和现实中的幻象。这些重要而偏女性的特质需要男性的清晰和洞察力加以补充。慈悲,能够让你在任何二元性的情境中看到内核处的光,比如,你能够从那个似乎充满负面人格的人身上看到他灵魂里面的光;而洞察力,会帮你分辨出其间交织着的恐惧与权力的能量,并使你远离这些能量,将其从自己的能量场中释放掉。

 

要想知道「自己是谁」,就必须放掉「你们所不是的」。洞察力可以帮助你释放掉它们。洞察力是剑的能量,帮助你们为自己设立边界,找到自己的路。我称它为男性化的能量,它也是理解和宽恕之类的女性特质的必要补充。在这篇传导中,我之所以强调洞察力之剑的重要性,是因为它与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主题密切相关。

 

今天,我想大致地谈谈你与父母、与原生家庭的关系。当你踏上灵性成长之路,这个问题迟早都会引起你的注意。

 

如果不将其当作是过失或罪恶,你很有可能把自己肉体的出生看成是跌到了黑暗中。出生的过程,的确是从灵魂的某个部分跃入深处——那是你们自觉的选择。你们在灵魂深处选择给自己穿上目前的这副躯体,并且感觉到完成任务所需的信念和毅力。然而可以说,你们在纵身一跃的刹那就陷入了不知晓(not-knowing)的状态,一种短暂的不知晓的状态。一旦进入到地球的物质实相,你们的意识就被某种幻象所蒙蔽和催眠了。这种幻象正是多数地球人根深蒂固的习惯,是困在你周围的网。

 

刚刚进入地球生活的时候,你对另一边的记忆仍然是清晰的。但你无法用语言表达它,也没有表达真相的途径。因为不管你在哪里,无条件的爱和安全都围绕着你。家的能量对你来说是不言而喻的,犹如水对鱼一样。但接下来你就踏入了父母的物质世界和心理实相中。你向他们伸出手,想保持住在家的感觉。但你似乎被隔开了,就像有一张网困住了你。这就是出生所带来的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创伤。

 

透过父母的存在方式,他们对生活的基本观点,他们对待自己的方式,他们对你寄托的希望,那困住你的网不停地编织着。你出生时,地球上的总体意识还处于小我意识的掌控中,甚至现在也是如此。时代在改变,然而会有个初始阶段,在这个阶段里,事情在成真之前需要一些时间来获得动力——而实际上重要的改变已经发生了。目前正处于这样的初始阶段。由此看来,你们所做的内在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当你来到地球后,就进入了一个由小我意识所主导的实相中,并通过父母的能量而熟悉了它。

 

当你进入以父母为代表的小我意识的现实,你需要应对许多遍布周围的幻象,我把这些幻象归为三大类:

 

  • 控制权的缺失(loss of mastery

第一个幻象是控制权的丧失。当你长大成人后,这种幻象会使你忘记了自己才是生活中一切事件的创造者。多数人没有意识到,生活中发生的事情都是他们自己创造的。他们常常觉得,他们是那个塑造了自己生命的造物力量的牺牲品。这种情况就是丧失了控制权。

 

  • 一体性的缺失(loss of unity

随着坠入父母所表现出来的总体的人类意识中,你们也失掉了与万物合一的感觉。对万物一体的认识被你们慢慢地从意识中过滤掉了。你们被鼓励去构建小我。根据小我意识,我们在本质上是彼此分离的生命,要为了自身的存在而斗争,要为生存、食物和被认同而斗争。我们似乎被局限在身体中,被拘禁在心理实相中,不能与别人真实而开放地交往。伴随其中的,就是分离和可悲的孤独的假象。

 

  • 爱的缺失(loss of love

然后就是缺乏爱的幻象。爱意味着属于你自己心灵的无条件的欢乐与安全,如同与生俱来的权利一样。当你进入地球后,爱的能量不再那么明显,你开始混淆了爱和不是爱的各种能量,比如赞扬、财富或是情感上的依赖。这些被混淆的观念影响着你的人际关系,使你不断地从外界寻找某些东西来重获无条件的爱。可实际上,爱却一直蕴藏在你的内心深处。

 

然而,这些幻象或者说缺乏对你的影响,取决于你父母和家庭环境的特定能量。一般来说,父母的意识实际上是小我与心灵的混合物,是恐惧与光的混合物。他们在某些方面可能被上面提到的幻象所羁绊,但在其它方面,他们也可能已经超越了幻象,比如,他们也许通过体验痛苦和内在的成长而打开了自己的心。困于小我意识之幻象的方式,对于不同的父母或家庭来说各不相同。

 

当你最初进入这种特定的、组成你原生家庭的能量形态时,你的意识是开放的,几乎没有个人界限。作为婴儿你彻底地接受了父母的能量,那如同是一个重要的印记,深刻地影响着以后的人生经验。然而,你那时是不懂得筛选能量的。你只能在长大一些后——大概在青春期的时候——才开始模糊地意识到你是你自己,那个时候你才具备必要的意识来筛选这些能量,认识到什么对你是好的、自然的,什么不是。

 

一开始,你把自己紧紧地系于父母的模式中,长大一些并获得更多的自我意识之后,当你寻找自己的身份感时,你开始质疑父母对事物的观点。这种心理上的成长过程很像是从小我意识(ego based consciousness)向心灵意识(heart basedconsciousness)的转变。地球的生命、生理与心理周期、季节的自然阶段,与灵性的自然成长阶段都是相互关联的。从小我意识向心灵意识的转变通常也需要超越那些控制着你家庭的能量——那是一些限制性和恐惧性的能量。

 

某种程度上,每一次当你在地球上转世开始新的生活,你作为个体灵魂出生时所体验到的宇宙初生之痛(见宇宙初生之痛)都被一再地重复。你刚出生的时候,父母是属于地球的能量,他们已经适应了这个维度和这里的法则。通常,这些限制性的法则对孩子根本不起作用,因此对孩子来说,父母就代表着小我意识,代表着那三种幻象的能量。小孩子通过有问题的家庭遭遇到这些能量,而这些能量在父母身上的表现方式,将极大地影响孩子的一生。

 

尤其在前三个月中,孩子贪婪地汲取着周围的能量。由于孩子缺少理性的思考和防御,父母的能量便畅通无阻地融入他的意识中。而另一方面,孩子的记忆中仍然残留着一点天堂的印象,仍然还有一些没被幻象污染的意识。它明白爱、控制权和一体性是自然的存在状态。这种意识与他周围的小我能量发生了冲突,那是一种极其痛苦的冲突,会使孩子想要转身回家。这种意识还会在早期引起孩子对生命的严重抗拒。实际上,这是宇宙初生之痛的又一次重复。

 

小孩子怎样处理这些能量冲突呢?通常情况是,他切断了自己的一部分能量,隐藏起自己的一部分意识,而倾向于顺从父母的能量,让自己去适应他们,因为一开始要完全依赖于父母。孩子的身体是非常柔弱的,强烈地渴望着父母的照顾和关爱。实际上,对一体性、爱和控制权的记忆是孩子送给父母的礼物,然而一旦被幻象的能量所蒙蔽,父母通常收不到这个礼物,因此,他们并不能真正地接受这个孩子。

 

当然,父母也曾经是孩子,也经历过同样的过程。父母并非有意把他们的恐惧和幻象强加给孩子,然而作为成年人,他们在无意中吸收了许多小我意识的能量。

 

在孩子出生的时刻,父母通常会体验到一种短暂的觉醒。看着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家伙从子宫里出来,把自己交付给世界,如此敞开,又如此柔弱,几乎每个人都被激发出一种深深的敬畏感。这个神圣时刻大大地敞开了父母心中家的大门,他们无意中到达了内在的神圣核心——在那里,他们明白无条件的爱和一体性。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进入了某个神圣的地方,感觉自己超越了那些幻象。但通常这只是一种短暂的喜悦状态,因为之后生活就会安顿下来,恢复原来的模样。他们的思考和感觉还会落入从前习惯的模式中。心灵之门又一次被关闭了。

 

而大一些的孩子又发生了什么呢?多数孩子几乎完全适应了父母的观念,他们与早期还可以觉察到的灵魂能量失去了接触。在生命的最初阶段(直到青春期),他们如此投入地把自己置身于世界中,如此投入地从父母那里获得爱和关注,忘记了自己是谁。

 

这会怎样影响到孩子呢?小孩子对爱和安全有着无尽的需求。当他无意中瞥见父母能量中恐惧和堵塞的部分时,他被搞糊涂了。他体验到痛苦和被遗弃的感觉。可是,他隐藏起这些情绪,因为在如此脆弱和敞开的状态中,想要透彻地了解这些情绪是很不容易的。小孩子会因此带上眼罩,对产生错误的认识。为了在情感上有保障,他允许自己被父母的错误观念蒙蔽,因为,如果不能得到无条件的爱,那么有条件的爱总比没有爱要好些吧。小孩子竭力争取自己所需要的爱与安全——那里有着家的记忆,因而,他会错把一些不是爱的能量当成是爱,比如,他把父母对他取得好成绩的赞扬当成是爱,又或者是,把父母对他的情感需要当成是爱。

 

无论何时,小孩子取得了某个令父母骄傲的成绩时被赞扬,当他们觉得自己被喜欢、被重视时,心里充满了快乐。但是,如果父母的赞扬不是出于对孩子的真正了解,不是基于孩子自身渴望的事情,而是基于社会对孩子的期望,那么,称赞反而是一种毒药。孩子被鼓励按照外在的标准行事。然而,爱意味着一个人的行事应该遵照自己内在的标准,或今生想获得的成就。当注意力集中于外在的成就时,孩子会傻乎乎地认为「成就等于爱」,如果他们没有去做那些正确的、符合外在标准的事情就会产生内疚。而成年以后,他们可能会变成这类人:意识不到什么时候自己的边界被跨越了,或哪些时候工作努力过头了。他们只是发现自己每时每刻都感觉到成功的紧迫,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像上瘾一样地努力工作。

 

孩子混淆了爱和情感依赖——这是另一种爱的能量的扭曲变形。许多孩子在被父母需要时觉得自己是被爱着的。实际上,他们是在填补父母心灵上的一个空洞,即父母没有照顾好父母自己。当孩子踏入这个空洞后,他作为一个替代性的父母填补了这个缺口,他试图带给父母内心中正在失去的爱和支持。孩子希望以这种方式来取悦父母,以获得梦寐以求的爱。但这种服务当然不是爱。它是一种危险的能量纠缠,不仅会导致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在日后出现诸多困难,也会给孩子成年后即将迈入的亲密关系带来困难。

 

很多父母童年时都有过缺乏无条件之爱的体验,他们也不能被他们的父母真正接纳,痛苦和被遗弃感深深地根植于他们的生命中。所以,当他们自己有了小孩,他们对待孩子的方式就具有双重特点:一方面他们确实有着真诚的爱,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在下意识地制造缺乏感。透过与孩子的关系,父母们试图疗愈自己情感上的伤口。当他们无意中这样做,就是把孩子当成了自己父母的替代品——孩子需要给予他们童年时极度缺乏的爱。

 

这时,爱你需要你的信息在孩子身上完全交织到了一起。孩子的能量不再是自己的,他的能量被父母的需求给吸收了,而孩子却错误的认为这种吸收很舒服!这会带来一种荒谬的安全感,当孩子成年以后能量被耗尽、被别人拥有时,他却觉得自己被人深深地爱着。竭力付出的同时,他会有一种被爱着、被重视的感觉。他把情感依赖、甚至是嫉妒和占有解释为某种形式的爱,然而这些能量却恰恰是相反的。这种可悲的自我缺失,就是源于把爱和需要混为一谈了。

 

到目前为止我强调过,当你作为一个孩子来到地球上,你沉浸于遗忘的海洋中。起初,一张幻觉之网似乎紧紧地困住了你。然而,从灵魂的层面上说,你是有意允许自己被领偏了路。当你降生到地球上,你在内心深处坚信自己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和出路。你的使命就是:找到冲出幻象之路,把解决问题的能量、爱和清晰的能量带给世界,让其他人也可以得到它。

 

在你生命中的某些时刻会出现一些机会和可能,以帮助你完成使命。长大之后,你会遇到某些人或某些情境对你发出邀请或挑战,让你发现自己是谁。你会被生活温和地推着,或者——如果你很顽固的话——被粗暴地推着,去解决这个问题。源于成长过程中和父母能量中的「对爱的错误认识」需要被丢开,而这将导致你们的身份危机,这与前文描述的从小我向心灵转变的初始阶段很类似。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是确定的,似乎你认同的所有观念都要重新经过检验。的确,你的灵魂会想方设法带你回家,它会不停地敲门,直到你打开门解放自己为止。

 

发生在生活中的主要事件,通常都是让你成长和重返本质的机会。但彻底地认清这一点,重获刚出生时的能量,不被缺乏控制权、爱和一体性的幻象所污染,则需要勇气和决心。有时你可能会发现,自己与灵魂的能量相悖,因为它带你偏离了以往舒适的路。当你习惯了社会和家庭的观念时,你的灵魂简直是个任性的向导。

 

把自己从小我意识中解放出来,既需要男性的自我意识与洞察力的能量,也需要女性的爱与理解的能量。针对父母而言,洞察力意味着让自己远离他们传给你的恐惧和限制性的能量。记住我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剑的能量的重要性。为了在精神上放开原生家庭,你需要区别开他们的能量和你自己的能量,你需要挣脱掉束缚和限制你的绳索。

 

对父母表达愤怒和挫折感,或是告诉他们对待你错误的地方,并不是首要的事情。有时候,让他们知道你对事情的立场或是对他们的感觉,可能是件好事。但多数情况下,他们不会理解你想告诉他们的东西。他们对于你跟他们不同的地方、跟他们对生活的看法有差距的观点可能不会产生共鸣。放开连结父母的能量,意味着,首先要放开你自己的头脑和情绪中的能量。这就需要向内看,找出自己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按照父母设置的幻象生活,在多大程度上依照父母的好恶生活——而他们的好恶都是基于恐惧和评判形成的。

 

一旦了然于此,你就会让自己放开它,你会很容易原谅父母并真正地离开原生家庭。只有切断了内在绳索并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后,你才能真正对父母释怀。你会很清楚地说出他们的恐惧和幻象(洞察力之剑),但同时你也知道,父母并不等同于他们的恐惧和幻象,他们也是神的孩子,也在努力完成他们的灵魂使命。一旦认清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他们的无辜并且可以原谅他们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是父母的牺牲品,因为他们在你的童年时期表现出小我意识。你暂时地、部分地依靠他们的幻象生活。在某种意义上你别无选择,只能做他们的孩子。然而,克服受害者的感觉,正是你生命中能够拥有的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当你辨认出源自童年的深刻印记,并有意识地决定哪些对你有益,哪些最好丢开时,你就成了自由人。这就是控制权。

 

于是,当父母的期盼和渴望不是你自己的,你不再下意识地去适应它们,同时你也不会再背叛它们了。你可以把他们给你的错误观念当成不是自己的,如此而已。不必认为父母在这些方面拖累了你。你可以带着洞察力去爱。

 

可以说,你是经由父母被引入了小我意识,然而,通过在爱与宽恕中放开父母,通过认识到自己才是自己的主人,你也经由父母超越了小我意识。

 

光之工作者和他们的父母

对于这一点,我要特别谈谈光之工作者的灵魂跟他\她原生家庭的关系。对父母或原生家庭来说,光之工作者通常携带着某个特殊的任务。他们来到地球后带着特定的目的觉醒,把自己从小我意识中解放出来,并且在地球上播洒下基督意识的种子。光之工作者比其他人更愿意教导和疗愈别人,并帮助人们向心灵意识的方向成长。

 

为此,很多光之工作者的灵魂降生到深陷小我意识实相的父母或家庭中。因为他们的使命就是要冲破困顿而僵硬的能量模式,光之工作者如同磁铁一般被吸引到有问题的环境中,那里的能量阻滞而沉闷,就像是在一条拥堵的小路里。光之工作者携带着特定的意识——那使他很特别,不符合家庭的期待与理想。光之工作者小孩通过散发能量或表达真相来挑战家庭对生命的基本认知。他几乎是本能地去做一切让能量再次流通的事情。

 

虽然光之工作者的灵魂别无所求,只想服务于父母和家庭,但他们却有可能把他看成是多余人,甚至是害群之马。如果光之工作者小孩内在的美丽和纯洁没有被发现,他通常会短暂地迷失于孤独甚至抑郁的情绪中。

 

当他们开始转世时,光之工作者深信自己可以找到出路,可以战胜原生家庭的限制性能量。然而,当他们降生到地球并长大以后,他们也跟其他孩子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和迷惑。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对这种困惑的体验更为深入、更为强烈,因为他们是有着灵性认知的灵魂,通常会比父母的灵魂更古老、更明智。他们十分清楚自己环境中的能量有不对劲的地方。在内在层面上,他们因为不能理解父母的观念和行为而与父母的能量迎头相撞,冲撞使得他们温柔敏感的内心极为痛苦。为了寻找情感上的出路他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情况:既爱父母,又与他们不同。这引起了一系列的心理问题,从孤独、缺乏安全感、恐惧,到消沉、抑郁和自毁。

 

因此,你们那通往地球和黑暗处的旅程不是没有风险的,那里有着阻滞和带有敌意的能量。这是一个危险的使命。别忘了我为什么把你们称为勇敢的战士!就是这个原因。你们就像是先驱,到陌生的、未知的领域中探险。那里没有路标和提示。你开始旅行的环境并不友好,跟家的感觉大不相同。你必须仅仅以感受和直觉作为指引,创造家的能量。作为光之工作者,你是一个先驱,愿意突破陈旧的、沉闷的思考模式,愿意释放掉阻塞的能量。你几乎总是你所在的环境中最先这样做的人,直到后来才遇到意气相投的伙伴。你在独立战斗,这标志着你是真正的战士。你必须依靠自己找到出路,而一旦如此,你就会吸引志趣相投的人来到你的生命中,他们反映了你的觉醒状态。

 

为了发现自己的光,你必须要经历的孤军奋战对你是最沉重的负担。在灵魂层面上你有意选择了这样的路。但对一个有血有肉的孩子来说,那过程是痛苦的,它深深地伤害了你。我劝你去感觉和识别出这种内在的痛苦,因为只有连结了它,你才能把它转换和释放掉。一旦你懂得了,受伤的孩子稚嫩的肩膀上背负着疏离的十字架,你就抵达了那负担的核心。这样距离解决它也就不远了,只需用全然的、深刻的理解去拥抱孩子的痛苦。透过理解,慈悲和尊敬的能量可以被传送到孩子那里。你只需靠这些来举起十字架:即与自己在一起,真正去爱和珍视自己独特的部分。这就是把孩子带回家,并完成自己作为一个先驱所要做的。

 

消除家庭业力

对原生家庭而言,光之工作者的任务是「成为自己所是的」。如此这般,他们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改变原生家庭并非是他们的任务。改变自己以外的任何东西都不是你的工作,你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让世界更美好,而是为了让自己觉醒。的确,当你觉醒的时候世界会变得更好一些,因为你的光照耀着它,也给其他人带来了欢乐和启迪。但是别把注意力放在世界中,无论家庭还是其他人际关系都是如此。

 

真正的工作,是丢开所有基于小我的恐惧和幻象的碎片——那是你自己在孩童时代吸引过来的。认识到,那些能量烙印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你的个性。同时也要释放掉不属于你自己的能量。这是一个有挑战性的、剧烈的过程,就像是剥开洋葱的每一层,也像是一次重生。

 

重生来强调这个内在过程的难度,我不是想让你们泄气,而是想让你们更加尊敬自己。你们是我所知道的最勇敢的战士。你们是先驱——点燃自己的光取代黑暗和敌意,并为地球的新意识铺路。

 

点燃别人心中的光不是你们的工作。别人是否这样做,取决于他们自己。你们可以提供一个火花,设立一个榜样,但是绝对没必要为别人的觉醒负责。对你的原生家庭来说,这一点很重要,需要特殊强调。你们经常本能地觉得,作为孩子尤其是作为成年人,你们必须要把父母从他们的恐惧和幻象中拯救出来。此外,你们还经常认为自己在这个任务上失败了。你们觉得自己没能真正地用预想的方式帮助到父母。

 

这种想法基于错误的观念:即帮助究竟意味着什么;对于父母你的任务是什么。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出生以后,你如此强烈地吸收了父母的能量——就像是你自己的一样。你很难分辨出自己的能量从哪里开始,父母的能量在哪里结束。因为你也吸收了他们的恐惧和幻象,密切接触了他们的情绪负担。而这些负担可能需要家庭的每个成员通过好几世的时间才能清除掉。这里面可能有业力的因素,意味着,同样的课题需要一再重复,直到魔咒被打破为止。你们可以称其为家庭业力,那可能是两性能量失衡方面的课题,也可能是源自于陈旧的、束缚性习惯的一些能量,还有可能是与某些疾病有关的课题,等等。当堵塞其中的能量被释放时,业力就消除了,不会再传给下一代。至少要有一个家庭成员把自己从童年时期吸引来的——甚至是基因里固有的——情绪负担中解脱出来,冲破连结纽带,家庭业力才有可能被消除掉。

 

冲破魔咒的那个家庭成员首先是帮助了自己。你们要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内在成长和扩展上,这会影响到家庭的能量,也为家庭成员找到出路带来了可能。已经从情绪困境中解脱的光之工作者为其他家庭成员提供了清晰的路径。他做到这一点,是通过他的内在工作以及由此散发的光芒,并不是通过努力甚至推动来使其他人改变和进步的。他为原生家庭提供了改变的可能。他的能量为他们映照出这种可能性。那就是他所要做的一切。

 

家庭成员是否跟随这条道路,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你永远不必对「别人是否决定改变」负责,那不是你的灵魂使命。你可以让自己摆脱家庭加诸在你肩上的业力负担,为此你可能会被家庭嘲笑和拒绝,但你的使命已经彻底完成了。你已经冲破了业力加给家族的催眠限制。如果你有孩子,这些情绪负担就不会再传到孩子身上了。这就是你的灵魂使命。

 

假设你住在一个山谷里,那里非常贫瘠和干旱。所有的人都告诉你,你不必走出山谷,因为任何地方都和这里是一样的。似乎只有你才记得,还有比这儿更繁茂和肥沃的土地。于是深思熟虑后,你决定碰碰运气,爬出那个山谷。这种攀爬耗费了你相当多的力气和精力,不但道路异常崎岖,而且也没有可以遵循的路标或指示。你在攀爬的同时身后留下了一串脚印。在某一刻你爬出山谷,眼前的风景令你无比快乐,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你知道那里有一些东西比自己的出生地更像是家。你热情地看着那儿并寻找自己的家人,你想让他们加入你,共同为这宏大的风景而惊叹,你想分享你的胜利。然而你发现,那里没有人,你也注意到一些亲戚远远地落在后面,根本对你的旅程毫无兴趣。

 

这是经常发生在光之工作者灵魂中的事情。我请求你们不要对家庭方面的失败感到痛心。通过走出山谷、扫清道路和留下足迹,你已经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服务。你的足迹留在那儿,有一天会被某个想要爬出山谷的人所使用。这个印迹是一种能量空间,可以被其他人得到。

 

当你出生在这样的父母和家庭中,走出这条足迹就是你的目的。也让家人成长,或是把他们抗在肩上走出山谷,不是你的目的!那不是你的任务。无论何时当你试图把父母或家人拖上陡坡,都是在妨碍自己成长。你会有幻灭和失望的感觉。这不是灵性成长和炼金之路。那些你所爱的、想分享光的人,可能选择留在山谷中再呆上100年或更多。这取决于他们。但有一天,他们会发现一点向上的足迹,他们想:嗯,有意思,我试着往上爬爬看,这里已经不能再让我快乐了。于是他们出发了。他们将开始他们自己的内在成长和踏入光明的旅程。他们会发现沿路的标记,那足印可供他们参考,这不是很美妙吗?这不是弥足珍贵吗?他们也必须要经历单打独斗,但他们有灯塔照亮他们的旅程。尽管那是荒芜未知的领域,但作为先驱你已经扫清了道路,而且你所铺就的道路会被怀着感激和尊敬使用。

 

为了真正的自由,为了获得「作为独立的灵性存有」应该具备的控制力,你必须放开你的原生家庭。你必须放开他们——包括作为他们的孩子,也包括作为他们的父母。我来解释一下这种双重束缚的情况。你体内那孩子的部分需要丢开这样的希望:即父母会提供给你无条件的爱与安全。现在轮到你自己来提供给自己了。你必须帮助孩子释放掉被父母引入歧途的愤怒、悲伤和失望的部分。这是作为孩子的部分。然而,你也需要释放掉想成为父母的父母那部分。光之工作者长大后,这是他们灵魂的典型特征。他们开始觉得自己是父母的父母,因为他们天生就有着「想要教导和疗愈」的渴望,有着成熟的精神认知,经常可以清楚地看到父母的恐惧和幻象,于是他们想要疗愈父母。但是,这会把你卷入到与父母的斗争之中,因为你想要帮助他们的渴望,与潜意识中「认识自己真正本质」的要求,通常会搅到一起。换句话说,当你试图帮助父母的时候,那受伤的孩子就会透过你来讲话。想用自己受伤的部分去帮助别人,会导致后患无穷。你最终可能会更受伤,而你的父母也有可能更加困惑不安。

 

放开你的父母,意味着放开对改变他们的渴望。你必须明白,为他们领路不是你的任务。你的任务是走自己的路,就是这样。当你真正放开了父母,放掉那双重束缚时,你就会发现,一个新的空间在你们之间打开了,它更自由、更开放。当批评和负疚的能量离开时,如果他们还活着,你们的关系会变得不那么紧张。另一方面,你可能并不想过于频繁地造访他们,因为你们缺乏共同语言。任何情况下,你都会在这种关系中感觉到更自由。走自己的路吧,不必需要他们的支持,如果他们不赞同你,也不必烦恼不安。

 

在你的生命中,现在你可能会接触到那些属于你灵魂家族的人。你的灵魂家族跟生物性、基因或遗传都没有关系。它是由同类灵魂组成的家族。通常,你是在过去的生命中通过友情、爱或共同使命的联系而结识了他们。由于内在的相似性,你们同属于一个家族,你和他们的相处很容易。你体验到一种回家的感觉。先前在其他人那儿感受到的差异和孤独,现在变成了你们彼此联系和相互赏识的基础。在地球上的生活中,与灵魂家族的联系是一个真正快乐的来源。让它进入你生活的关键是,找到自己走出山谷的路,并认出自己内在的光。在一个不会反射你的光的环境中,当你能够发现自己的光,你就变得独立、自由了。卸下那制约你过去的业力负担,卸下恐惧和幻象的业力负担,你将吸引基于爱、尊敬和反映你觉醒的神性关系来到生命中。

约书亚通过pamela传导

 文章已于2019-04-04修改

資料來源:李平 美丽心光 今天

https://mp.weixin.qq.com/s/l3OulXwOSxKuGcY6EOTyPA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