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在这个世界上,痛苦并非罪恶,但痛苦也非理所当然。看起来好像是痛苦被加诸在你身上,但痛苦其实是你自己诠释出来的。你把痛苦看作是某件事物的后果。一件事情发生或没发生,你把它认作是你痛苦的根源。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发生了,然后你携带着痛苦作出相关的反应。在实相中,时间并不存在,也因此,事物的发生并没有前后的次序,一件事物的发生并不籍由其它的事物。各种各样不同的事物随时在地球上的生命中发生着。

你寻求解释。你喜欢描述理由---你善于阐述一件事情发生或不发生的理由。你喜欢说:因为有这个或那个原因,所以有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发生。你找籍口其实是在找可以怪罪的替罪羊。

发生的事情已然发生,从这里开始,你负起责任来就对了。亲爱的,完美的推理并不能缓解你的愁怨、减轻你的痛苦。你这样问问题是没有答案的。

我的孩子们甚至有可能想追究我的责任,有的说痛苦是我造成的,有的责怪我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有的甚至宣称我根本不存在---你所说的不存在其实是明显地存在着的。

亲爱的,生活就是这样。无论生活交付给你的是什么,你得接收过来做你该做的。无论是何种境况降临到你头上:或事故或命运,或好或坏,或错或对,你的生活是你自己驾驶的汽车,你得主动地操纵它。

你该问自己的问题是:

从此以往,我该何去何从?我该如何继续我的生活?我在生活中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其组成部份已经改变了,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我的生活是我已经踏上的旅程,我旅行着。有时我在幽谷中漫步;有时我往绝顶处攀爬;有时我不得不转个大弯。无论路况如何,我大胆向前。我可以向谁抗议天气不对吗?我有权因为某件事情的发生就放弃继续热爱我的生活吗?我总是享有我的生活,我的生活我作主。我之内有着伟大的宝藏,让我开发内在的宝藏,让我总是行在探索宝藏的旅程中。

这个世界上不乏各种不实的想法,诸如惊骇、恐惧、古怪、绝望、不可饶恕等等。生命本来一体,作为生命如何饶恕生命?以何种神权?从根源上来分析诸如此类的想法,是因为你把生活割裂开来,分成失去与获得来衡量来计较。

有时,生活对你好一阵呵护;有时,生活对你来一袭盘剥。你本就是王子/公主,不需要谁来宠爱你呵护你,你不必告诉自己你需要这个。你的本觉不增不减,不需要依靠生活给予你的多少来判别你的价值,你的生活你作主。生而为人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你人性具足,但请不要把生而为人拿来当作其它事物的借口。

你同时也是一个神圣的存有,如此,成为你之所是,让神性上升。你是神圣的存有,你有一个灵魂。你的灵魂被安置在人的皮囊内,被称为人。

成为一个高尚的人,成为一名爱之军队中的战士。热爱自己,热爱生活,成为自己的朋友。

你可能会认为自己受伤了。好吧,亲吻你的伤口,然后坚强地站起来。通过站起来这个行为,治愈你的伤口。舔舐着伤口自我痛惜是没有用的,你的存在必须是为了成就自己成为你生命中的英雄这个目的。如果不是你自己,谁会是你生命中的英雄?

拯救你自己,把自己扶起来,拍掉尘土,然后昂首挺胸,站直啰,别趴下。你并非受害者,你是无所畏惧的英雄。别躺着,站起来,向前走。

如我所说,你如此去行。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human-and-divine.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