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对自己你要求达到极致,大多时候,你发现自己会要这要那,好像总有匮乏,总是达不到最终的心愿。有时,好像无论做什么,或无论给出多少,你总是觉得自己不够。这完全是个徒劳的习惯,特别是你想要的一切,实际都在你之内。

你一直是向前的,这样看待自己如何?对于你提出的一切,给自己一些赞扬,如何?如果你的一切都已注定,会如何?

某些方面,你对自己好像太过宽容,比如制造虚无的借口。而另一方面,你又是个可怕的监工,严格的监督着自己。你有着贪得无厌的胃口,总是不能让自己满足,而说到你,满足是不可能的。

当然,离你最大的愿望你差的还远,它远在前方,在你根本指不到的地方。你老是找不到自己在哪儿,就像看书时忘记自己上次读到哪儿一样。你不知道停在哪儿了,甚至也忘了要向什么地方去。

听我跟你说。你不必到达那种极度渴望的存在状态,如涅槃,或任何其它描述的状态。现在你期待的时候到了,伸出你的手。有时你伸出手,但它却不在那里。你寻找的一切肯定不会在你之外的某个地方。你可能被诱入歧途,但却从未远离。

你索求的一切全在你之内。你认为必须拥有的,好像很重要的任何东西,都只是些饰物,如Gucci包,或一条项链,甚至是一顶皇冠,或名下的一个头衔。

只要是生来地球,你就肯定具备资格。没人能比你更胜任。你与每个人都同等的胜任。生来不具备神性是不可能的。无论你的身体或思维形式有什么不足,当你的真我重建之时,你就有能力做到突破,最终靠近我,找到我。在你的内在发现我,这是种不可能丧失的能力。

你无需知道涅槃这类词语,或是理解它。它已经属于你了。你可能看不到,但它是你的。你可能还在通过窗帘偷看,但窗帘只是块布而已。布不是铁。即使你内在我的神性曾被搁置于信任的铁门之后,那神性依然充满活力,随时等待连接。事实上,它一直浮在你里面。你内在的我的神性是不可避免的。

阻止你靠近我的限制是不存在的。老旧的信条会被撤销,每天都在撤销中。即使你是个恶棍的头头,内在的被厚厚的毯子蒙蔽,也依然在你之内,我声明我自己就是你的真我。是的,你可以和自己玩些把戏,但不能骗自己。这世间的一切把戏,都不是你最终的发言。

无论你多想把我扫到地毯下,都不可能。没有任何扫把或新式吸尘器能将我从你心中减损一分。

我有耐心,我能等。什么都无法使我远离你。不管是嚣张的无赖还是阴险的恶棍,都无法将我的礼物带离你。你能感受到我,真正被我吸引。我对你是无法抗拒的,是深植在你里面的。你会臣服,最好现在就放弃对抗,因为你只是在对抗自己,亲爱的,全无任何好处的和自己对抗,你是不会赢的。牌早就洗好了。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within-you-lies-the-spirit-of-god.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