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

 

我是约书亚。我站在你面前,向你散发我的能量和爱。我愿意在这些通灵时间里支持你。

 

地球上这个过渡时候,许多旧事物被带到表面。来自早已过去时代的旧能量,来自你曾转生并活在其中经历很多的时代的旧能量。所有这些旧层面现在死灰复燃。

 

我想在今天谈谈这些旧时代,使你更深入地了解自己,了解你在此时此处是谁。你是上了年纪的古老存在,体内携带着大量经验。你已经长途旅行穿越时空,不仅仅在星球地球上。

 

请让我带你回到起点。从来也没有一个起点,但为了这个故事,我说的是时间的开始,因为存在一个你现在赶上的生命大周期的起始点。

 

我带你到你作为独立灵魂,作为一个单独的“'我”出生的时候。现在你如此熟悉的“我”,当时在宇宙中是一个全新的现象。成为分离和个体,使你能够收集大量的经验,是的,还有幻想。但那并不降低其价值。正是成为一个“我”,从整体中分开,并经历随之而来的幻想,你才可以发现那所不是的。你可以从内至外地发现某种幻想并体验它。起初这是不可能的。起初是全一,它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就像一个爱和一体的无差别海洋。现在,从那里在那里尝试和体验恐惧和无知!

 

通过变得脆弱和容易发生错觉,你收集了大量的经验,使你能够在经验水平真正理解全一的含义,爱的含义。你将理解什么是爱,它不是一个抽象概念,而是一种有生命力的创造力量,用一种深深的愉悦和满意的知觉感动你,并填满你的心灵和精神。这就是你旅程的最终目的,你渴望的返乡:是成为像你一般的神(God-as-you),像“我”一般体验全一。你不想放弃你的“我”性。通过连接你的“我”到整体,你才体验到最深刻的喜悦,才把自己的独特能量盖印到创造整体上。像你一般的神为创造增添了一些新的和宝贵的东西。

 

我请你回到这个“成为一个我”第一次成形的时候。当时,你是,或被创造是,天使。你能够感受那个原始能量的柔嫩和纯真吗,你第一次“成型”的遥远开端,开始知道“形式”。突然间,你是“你”了,与周围其他人截然不同而且分开,你体验到成为一个个体的奇迹。你那时仍然如此接近神圣之光的源头,你被爱填满而且泛滥着喜悦和创造力。你体内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渴望去体验、去认识、去感受和去创造。请进入内心一会儿,看看你是否可以感觉到它的真实:你在最深部分里是一名天使……

 

现在我要在时间上跨越一个大飞跃,因为我只能给概括这一广阔历史。我带你到地球的初始。你出现在那里,你比作为一个有形星球的地球还要古老。你质朴的我意识的诞生,比地球的起源要早得多得多。

 

现在想象一下你促成地球上生命的发展。慢慢地,地球上的生命进化,通过物质元素的出现,为意识投生为物质形式或身体提供了广泛的可能性:矿物、植物,以及后来,动物。而你深入地参与了这一创造进程。如何?

 

你曾是天使和天神,支持和培育蔬菜王国,密切知道地球上的“生命网”并常常地照顾它。你还为动物生命形式提供爱、照顾和以太营养。

 

你内在携带的“天堂”或伊甸园记忆,你作为生命的护理者和保管者的一个完美平衡本性的记忆,源于这个远古的时代。那时你还没有投入肉身,只是翱翔在以太和物理领域之间。你是即将诞生到此物质的天使。

 

请记起那时代的纯真,记起这天使-天神-意识是怎样的,以及你是多么珍视你爱的地球和之上的一切生命显化。感受那里你意识里孩子似的一面。你那时就像孩子般在天堂里玩耍、总是意愿冒险、到处开玩笑、大笑,体验在安全环境里自由表达自己的喜悦。不管你玩心多重,你都非常敬畏生命的指导法则,除了深深的喜爱和尊重,你不会想用其它东西对待生命形式。

 

所以,你一直在某种意义上是地球生命的父母。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你会彻底震惊于现代技术对自然的侵犯,以及对自然力量的普遍辱骂。为何这如此影响你呢?这是因为,你从一开始就珍惜和培养这些能量。从你的本质上,你连接着它、地球和它的许多生命形式,像父母对于她的孩子,像创作者对于他的作品。当你是滋养地球生命的天使时,在那个时候,你知道这样做不为什么。你像孩子般行动,被又一次的冒险、对新事物的兴奋的呼唤所吸引,你只是让自己遵循自己感到喜悦和兴奋的事物的指引。你在觉得受欢迎的地方播下种子。

 

因此,你创造了人间天堂:生命的辉煌,丰富的植物和动物,生命的多样性形式,以及这一切的无约束地发展。

 

请保持这种形象了一会儿……记起你是谁。

 

当我告诉你这点时,就算这似乎过于夸大,也允许自己幻想一下,你曾是其中的一部分,你曾是那生命花园的天使,好玩、纯真,培育和珍惜生命。

 

离开天堂——第一次落入经验

 

地球上许多的发展超过数百万年之久,很难简而言之。但是,在时间的某点,你在伊甸园的极乐冒险被外部影响干扰了,此影响可称为“坏”或“黑暗”。

 

从宇宙其它次元里,存在们开始干涉地球。他们的目的是对地球生命施加权力和影响。发生这种情况,从你任何角度都显现不出来的强大黑暗能量的干涉,深深地打击了你的天使自我。你没有准备。这是你第一次遇到“邪恶”,它把你的世界连根拨起。第一次,你体会到不再感到安全是什么样。你开始知道“人类情绪”:恐惧、震惊、生气、失望、悲痛、愤怒:这是什么?这里发生什么事?!

 

感觉一下,你第一次遇到黑暗、二元性的黑暗面时,阴影如何进攻你。慢慢地,对权力的渴求,那曾经震惊和吓坏你的东西,开始占领你自己。这是因为你对攻击者觉得愤慨和愤怒,你想捍卫和保护地球以反抗此奇怪入侵。

 

我说到某个外星影响,可以说是某个种族,它的来源对我们的故事并不重要。要紧的是,你吸收了这些存在的部分能量,从而落下。我不是指圣经里的堕落,因为这句话与罪恶和内疚联系起来,而是落入经验,进入黑暗,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命中注定”的,因为你是二元性世界的一部分。通过成为一个“我”,通过经历从整体的分开,二元性的种子在你内在出生。它是创造逻辑的一部分,一旦你进入二元性后,你将探索一切极端,。

 

你自己逐渐成为战士,因为你想要力量保护你的“领土”。你的历史继起一个新阶段,其中你赶上各种星系战争和斗争。请花点时间感受这种情况发生,从天使-孩子的好玩能量,下降到严厉和愤怒的星系战士能量。我们正在讲一段很长的时间。你经历了这一切,这看起来可能宏大和深不可测,但我请你准许你的想象力和我一起旅行一会儿。

 

你陷入了激烈和重大的战役。你所熟悉的部分科幻文学描绘了这一切,实际上是受到遥远过去真实事件的灵感。这不是单纯的小说。很多事件都实际发生过,而你深陷其中。你在争夺权力的斗争中失去了自我,并在历史的这一阶段里,你彻底体验了自我的能量。

 

我在“光之工作者”系列里已经谈到这点(本网站上公布),现在我跳过另一巨大的步子,并告诉你下一个重要阶段。

 

经过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你厌倦了战争。你已经受够了。你越来越难过和厌倦战斗,某种乡愁悄悄爬上你的心。你一直执着于战争和冲突。权力的幻觉可以对一个未经考验的天真头脑产生催眠般的影响。当你经历第一次落入黑暗时,你是天真和未经考验的。

 

但是,在某一个点,你体内出现一个觉醒。对昔日天堂的模糊记忆,在你头脑和心中搅动,提醒着你曾经知道的喜悦和纯真。你希望能回到那里,而且没有斗争的欲望。可以说,通过充分体验自我能量,它已经耗尽。你已经知道战争的所有各方面,所有有关于胜利和失败、控制和投降、杀戮和被杀的整个情绪范畴。你已经对权力醒悟,并发现权力没有给你它所承诺的东西:爱、幸福、满足。你从催眠睡眠中醒来,渴望新的东西。

 

当你超越斗争的能量出来,并连接到心灵能量时,你变得再次纯真和“未经考验”。你就像孩子一样,在一个全新国度的围墙上探出头,那个国度里斗争或权力不是主导力量,而是爱和连接。你追随你灵魂的呼唤,翻过墙头。你开始再次遇到对方,并认出对方是灵魂伴侣,同一家族的成员。你们曾经作为天使在伊甸园里一起玩耍。

 

光之工作者的家族成员,都是同一灵魂诞生波的一部分,再次望着对方,并感受到一种共同呼唤、共同使命的吸引。你知道你必须做点什么,做为朝向心灵意识的重大步骤,返回天堂,真的为你存在。你觉得再次与地球有交易,但是这一次是作为人类,转生到人体内,从内部体验由于星系战争和你的滥用权力,地球上发生了什么事。

 

在你的权力斗争中,地球一直是关注的焦点。许多星系团体为争夺地球统治,对地球以及之上所有生命、进化中的人类集体灵魂,造成了负面的影响。地球为何是所有这些交战团体的重要目标,不是那么容易解释。简要地说,地球是某些新事物的起点:它这个地方,汇聚了许多不同次元和现实,因此构成通向未来的十字路口。许许多多能量在地球上相遇和混合——在植物、动物、尤其是人类王国里。这非常特殊。当这些能量可以一起和平共处时,这将产生一个穿越宇宙的巨大光爆炸。那就是为什么地球发挥关键作用,以及为什么她一直是大战役的中心。

 

你曾经参与这场战斗,作为罪犯,试图用非常攻击性的方式操纵地球上的生命和意识。这对发展中的人类造成了损害。在那时人类处在婴幼儿阶段,“纯真阶段”。人类被不同于你出生波的灵魂“居住”着。我们已经在“光之工作者”系列里称呼他们为“地球灵魂”。这是一个比你年轻的灵魂团体,从头到尾都在地球上显化,不得不处理外部、外星人的操纵,他们减少了人类的能力。外星势力投射恐惧和自卑的能量,进入人类那开放和年轻的意识里。从而获得控制权。

 

现在我回到你决定作为人类转生到地球的时间来。你有两个动机。首先,你感知到已准备好一个内部变化和转化。你想放开自我的斗争态度,并向外发展出另一种“存在”方式。你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你还不能完全把握它,但你感知到转生到地球上,会为你提供正好的挑战和所需的可能性。

 

其次,你知道你得弥补在地球上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部分是你做的。你不知怎的感觉到,原始地,你跟地球有一个基于爱和互相尊重的深刻联结,当你让自己被为这个地球战争和争夺缠住时,它已被损坏。这两个极端的你,天使-儿童和坚毅战士,需要聚合和转化,还有什么地方比地球更适合的?你觉得与这个星球的深刻连接,也感觉到一种“业力义务”,以改善地球条件。你希望改变和提升地球上的意识状态。所以,你成了“光之工作者”。

 

你投生到地球上,亚特兰蒂斯的时代。

 

亚特兰蒂斯——第二次落入经验

 

亚特兰蒂斯,其文明在时光中比你熟知的历史时代还要远古很远。亚特兰蒂斯逐步形成于约10万年前,结束于约1万年前。最初的开始甚至早于10万年。当外星种族开始通过实际投生为人“侵略”地球时,亚特兰蒂斯逐渐进化。这些灵魂一般有很高的智力发展。那个时候,地球上的社会和社区主要由地球灵魂组成,他们是“原始社会”,正如你说的。

 

甚至在亚特兰蒂斯之前,地球上已经有许多外星人的影响,从星系领域用不同方式发送思维形式到地球。思维形式是在以太层或辉光层连接外星人和人类的能量,从而影响人们的思想和情绪。随着你从养育和社会里吸收思想和信仰,此影响不断进行。这些思维形式像传染病网那样围绕你。但它也可能发生在你周围的“星光各层”。由星系战士投射到你之上的思维形式,一般是控制和操纵的,但同时也一直有光和温柔的影响。是人类自己决定什么可以进入什么不行。在某一时刻,星系各方希望对地球有一个更深刻的影响,而且有机会让他们实际居住在人体,短期转生到地球上。神灵或生活为他们开辟了这种可能性,因为这符合他们发展的内在道路。你是这些当事人的其中之一。在你的灵性文学里,源自这些星系领域的家伙常常被称为“行星人”或“星星种子”。

 

亚特兰蒂斯是集合的结果,既有本土地球的社会,也有“从外面”流入的灵魂。你,光之工作者的灵魂波,之所以投生到地球上,是因为你希望实现变革和进步,因为你想自我成长,从基于自我的意识成长为基于心灵的意识。

 

当你到达时,要进入物理人类身体里,首先你感到非常笨拙和不舒服。生活在这样密集的物理物质里,给你压迫和监禁的感觉,因为你习惯更流动轻快的身体,具有更多的精神力量。在高等(较少物质或密度)频率或次元里,你的精神对物质环境有更大直接的影响。只是简单的想象,或想要某些东西,你就可以在这些层面上立即创建或吸引给你。你的思维习惯了快得多的创造,远远超过地球上的可能。你可能会说,地球上的反应时间慢得多。因此,当你第一次来这里时,你有个感觉,觉得不知何故地陷入了坚实不能弯曲的身体里,而你觉得不安全,因为你的愿望和渴望不再那么容易地现实,而你继承的生命和环境似乎相当有限。

 

所以,你来到这里后困惑了。与此同时,你具有在以前星系人生里建立的训练有素的心理能力。要向其他活的存在发送思想形式并投射到他们身上,你自己需要具备相当的精神力量。你的思想就像一套尖刀,要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里证明它们的价值。你训练过的心理能力是旧造诣,而且由于你在地球上经历到的疏离感和压迫感,你本能地试图使用此旧造诣在这里找到出路。你就此开始对地球施加你的精神力量。起初,你打算一直从心灵里连接地球现实。转生之前你知道:尽管你有强大的分析能力和心理能力,但你心灵的土地是荒芜的,需要种子、光的小苗。然而,当你投入地球现实而且意识被遮盖后,此事被“遗忘”了。

 

在地球上,你不得不与地球灵魂打交道,他们作为人类存在生活在那里,你不太理解他们。你认为他们是本能而且野蛮的存在。你不理解他们直接自发的表达情绪的方式。在你眼中,他们是原始的,他们协调自己的情绪和本能,超过他们的头脑。你具有的能力和天赋,不同于地球上人类的自然性格倾向。

 

尽管你经常作为他们的孩子出生和长大(当你出生到地球灵魂父母时),还是逐步形成了你和他们之间的社会鸿沟。由于你卓越的心智技巧,你开发出先前未知的技术。这一切都缓慢而自然地发生。我们讲的是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时间。

 

无需进入这一过程细节,我想请你感受那里所发生的实质。你能够想象你是其中一部分吗?你能够想象死在某个你没有真正有家的感觉的地方的感受是怎样的吗,而且知道我在这里打算做点什么,但那是什么……?让我想想,我有一定可自由使用的能力和力量……这把我从环境里与许多人区别开来……我将利用这些才能显示权威。你认出你内在这种自豪和雄心了吗?你还记得它曾是你的吗?这是一种典型的亚特兰蒂斯能量。

 

渐渐地,一种新文化诞生在地球上,此文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技术发展,影响社会各阶层。我想多说一点亚特兰蒂斯发展的技术。作为“行星人”的你还鲜明地记得,尽管有遗忘的帷幕,但你可以通过思想力量影响物质现实,特别是第三眼。第三眼是直觉和精神意识的能量中心(脉轮),它位于你的两只物理眼睛后面。

 

第三眼的能力仍然在你第一次的投生里非常熟悉,就像是你灵魂的第二本性。你知道“它如何运作”。你知道物质(物理现实)具有一种意识形式,是在一定存在状态里的意识。通过这一对意识和物质的一体性的基本洞察,通过与物质片段内意识建立内在联系,你可以影响和建造物质。通过这种方式,你可以确切地从思想里移动物质,操纵它。你了解一个在更近代时间里被遗忘了的秘密。

 

目前,你把物质(物理现实)看成是与意识(心意)分开。由于现代科学的影响,你已经忘记了一切万物都是有灵魂的:一切万物都有某种形式的意识,你可以用创造性的方式连接和配合。这个知识在那些远古时代里对你来说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在亚特兰蒂斯,你的心灵还没完全苏醒,你的第三眼被意志或自我(太阳神经丛或第三轮)的中心显著控制着。你站在一个新的内部现实的门口,那基于心灵的现实,但由于被淹没在地球稠密现实的休克,你纤弱和新鲜的灵感暂时丢失了。你允许自己被引入歧途,由于过度使用混杂着第三眼力量的意志。你的确追求在更大规模上让事物更好(“光之工作”),但却用一种自我为中心的方式,用专制的态度对待地球灵魂和自然。

 

在亚特兰蒂斯的全盛期,还有许多非常先进的可能性和技术,在某些领域甚至超过你现在的技术,因为心灵感应和精神操纵的力量被更好地使用和理解。心灵感应通信可以瞬间与极远的双方进行。有意识地离开你的身体并到处游览是可能的。与外星文明的通信被研究并成功。

 

在亚特兰蒂斯,很多事物变成可能,但还有许多地方出错了。人们通常分成政治-灵性精英和“普通人”,后者以地球灵魂为主。他们被看作低人一等,达到目的的手段,他们实际上被用于遗传实验,那是亚特兰蒂斯人野心的一部分,在生物水平操纵生命,以便创造出更多的优良生命形式。

 

顺便说一下亚特兰蒂斯社会一个积极方面,是那个时代的男女平等。男人和女人的权力斗争,其中女人在最后阶段被可怕的压迫,不是亚特兰蒂斯的一部分。女性能量得到充分尊重,尤其是因为它直接关系到第三眼的力量(直觉、洞察力、精神力量)。

 

现在我要带你到亚特兰蒂斯的衰败。在那里运作的能量,你现在仍在努力妥协。你深深卷入那阶段的差错。

 

在亚特兰蒂斯,你从意志和第三眼的中心而活。你的心灵能量没有明显开放。在某点上,你爱上了你自己技术的可能性,以及创造更多超级生命形式的野心。你应用基因工程,并且在几种生命形式上做实验,你不会理解、感受到,在其中你不尊重生命。你用来做实验的生命不能指望你的同情和怜悯。

 

呈现在亚特兰蒂斯文明里的这个变态阶段的能量,明确地在20世纪德国纳粹政权回归了。残忍的试验以及对“下等生命形式”的普遍冷淡临床态度,是那政权的实质部分。对犯罪表现出来的缺乏怜悯和同情,“处理”受害者时的缺乏感情和机械方式,类似于亚特兰蒂斯的态度。现在这让你充满深深的恐怖。你已经看到和感受到的事物的另一面,受害者的一面,在亚特兰蒂斯之后的人世里。

 

但在亚特兰蒂斯,你是罪犯。那就是一个特定接踵而至的“业力”开始的地方。亚特兰蒂斯是你“罪犯人世”、你黑暗面的关键。我告诉你这一点,不是让你感到羞耻或有罪,根本不是。我们都是此历史的一部分,采用各种角色和伪装,这就是二元性的样子。这是要体验和扮演所有能想到的角色,从非常光明到非常黑暗。如果你允许自己知道你的黑暗面,如果你可以接受你扮演的角色也有犯罪行为,那么你将更平衡、自由和快乐。那就是我告诉你这一点的原因。

 

有一次,你——和其它灵魂团体——追求的科技发展,对自然有这样大的影响,使地球生态系统被破坏。亚特兰蒂斯的衰落不是突然发生的。有许多警告征兆——大自然的召唤——但当它们没有得到重视时,巨大的自然灾害发生了,使亚特兰蒂斯文明被淹没和毁灭。

 

它如何在内心水平影响你?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经验,一个痛苦的经历;这是另一个跌落,第二次体验跌落至深渊。

 

在地球上转生期间,你已经最终失去了你曾经达到的与心灵能量的连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你在亚特兰蒂斯毁灭之后认识到,真相不能在控制生命里找得到,即使目标似乎崇高。然后你才真正对寂静的心灵声音开放,它告诉你,有一种智慧通过生命本身运作,不需要管理或控制。在生命本身的流动里,在心灵和感觉的流动里,有一个智慧,通过聆听和臣服,你可以协调或校准。这不是一种由头脑或意志创造的智慧,这是一个在更高视角里进入的智慧,爱的声音。

 

此神秘知晓,伴随着谦逊与臣服,你慢慢开始从内部感受到。但即使如此,心灵能量的欢乐觉醒,时机尚未成熟。在亚特兰蒂斯期间,一个阴影已经降临到你头上,负面地影响其他存在的阴影。苏醒能够发生之前,此影响的结果,你必须深刻地感受和体验。

 

我再次在这个悠长历史里跨一大步,我带你到你返回地球的那一刻,在亚特兰蒂斯消失、被海浪冲走之后。你再次转生成人,亚特兰蒂斯的记忆深埋在你的灵魂记忆里,捆绑着羞耻感和自我怀疑。亚特兰蒂斯的毁灭使你目瞪口呆和困惑,但它也稍微更宽地打开了你的心灵。

 

在如此大尺度的时间里,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发展啊!

 

作为光之工作者被排斥——第三次跌入经验

 

下一个重要周期起始于基督能量在地球上的到来,最明显由我所代表。你们许多人在那时或那时左右出现。在我出生的几世纪之前,你们又开始大量转生。来自你内心的声音在诱惑你,在传唤你。你感觉到“你必须在那里”,是时候你在灵性之旅上迈开另一大步,如此与地球交织着。

 

基督能量的到来,我来到地球,部分是由你准备的。如果地球上没有出现一层可以接纳我的能量,“捉住我”,我不可能来到。你的能量提供了渠道,通过它我可以把基督能量锚定在地球上。这是一个共同努力,真的。你的心灵已经对我打开,对我代表的东西打开。在那个时候,你是人类最开放的那部分,以接收来自心灵的爱和智慧。

 

你体内升起某种谦逊,最好的解释是:对未知事物的臣服,不想控制或“管理”事物,一种真诚的开放,对于新事物,对于远离权力和控制之外的事物,不一样的事物。由于你心里的这种信任和开放,你可以接收到我。

 

我像一束光那样落到地球上,提醒那些准备好接收自己天使本质、其神圣核心的人。你被我感动了,被我所表达的和从我内在核心辐射给你的东西感动了,从那之后基督能量深深影响着你,在基督周围的那一辈子以及其后的人世里,直到现在。在所有那些人世里,你已经设法把基督能量带下地球,通过不同形式的教学和治疗传播它。你是受感召的热情光之工作者,勤奋工作以带来更多的公正、公平和爱来此星球。

 

在那个时代,基督能量觉醒的时代,你反对组织过于严密、以专制方式慑服人的宗教。你为自由、解放女性能量、基于心灵的价值观而战,在一个仍然几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时代里。在过去二千年,你是自由战士,为此你被排斥和迫害。你因为做自己而受到惩罚和折磨,经常死在树桩或绞刑架上。你带着大量从这段历史而来的感情创伤。

 

在你遭遇的斗争和抵抗里,亚特兰蒂斯(和星系的)业力在运转。角色现在逆转了。你变成了受害者,经历深刻的孤独、恐惧和绝望。你开始紧密地熟悉被排斥的深层情绪痛苦。这是你的第三次跌落,第三次落入经验,这一次把你带到你的心灵任务:理解光与暗之下的统一,学习爱真正意味着什么。这第三次跌落指导你来到现在,到现在你所是。

 

今天,在新周期的边缘,在这些变革时代,你是真正地对基督能量的含义开放。你心里,一个智慧正在萌芽,它拥抱和超越对立,并承认一个在一切不同显化里流动的神圣流。你的爱不仅仅是一个抽象了解,而是一个真正的、纯粹的、真诚的来自心灵的流动,它延伸出去到其他人,到地球。你现在认识到自己的其它面容,不管是“光”还是“暗”,富还是穷,光之工作者还是地球灵魂,人、动物还是植物。植根于基督意识的爱架起了对立之间的桥梁,并给你一个与一切万有相互联系的明显感觉。

 

作为一个天使,你曾经守卫地球上的天堂。当你参与那个想从你那里窃取天堂的能量的权力之舞时,你把自己从这种纯真状态里切断了。从此,你放弃了灵性境界,更深地转生到形式和幻想的物质现实。你从天使变成了战士。当你转生到地球并体验成为人类是什么样时,你又一次被控制事物的愿望诱惑,导致了亚特蒂斯的毁灭以及你作为一名战士的倒下。你回到地球去体验权力底部的剧本,去感受成为侵略和暴力的牺牲品是什么样的。此周期后期的后果,仍然清楚地出现在你体验事物的方式上,你们都在努力克服内部的排斥创伤。随即,你完成了整个周期,回到开始的地方。你作为一个天使回归到你真实的本性,但现在是一个完全具有肉体的天使,有着对光与暗、爱与恐惧极端的一种真正和鲜活的知识。你是一个睿智和慈悲的天使,一个人类天使……

 

我非常尊重你,由于你那难以置信的旅程。我现在平等地站在你面前。在这里我作为一名教师和指导,同时还是一名兄弟和朋友。我愿向你提供我的爱和友谊,不用抽象的方式,而是用一种有形的陪伴和理解的能量。我知道你是谁。现在,在我的赞许里承认自己吧。

 

你在伟大周期的结束时间里,你已经在此经历了许多。今天,我想谈的亚特兰蒂斯,随着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你在那里体现,可以帮你进入一种自身的和平与整体的状态。亚特兰蒂斯能量是巨大精神力的能量,加上独特的骄傲与傲慢。请勇于承认这个内在的“黑暗能量”,勇于接受你曾经经历和活过。感受一下你曾经是罪犯和肇事者同时也是受害者。允许这一事实进入你的意识,打开了通向你可以在今生拥抱的最伟大智慧的大门:不评判的智慧。通过了解你的黑暗面,你将放开评判他人,对或错,甚至自己。评判的所有理由都将消失。评判得为理解和同情让路。然后你真正开始理解爱是什么,“光之工作”是什么。事实上,“光之工作”这个词错误地暗示着,光明与黑暗之间有某种形式的斗争之间正在进行,而是光之工作者是战胜黑暗的人。但是,真正的光之工作根本不是那样。真正的光之工作需要你能认出一切万有里面的爱和意识之光,即使它躲在仇恨和侵略的面具之后。

 

你仍然常常受到评判地球现实的诱惑,例如政治运作的方式或人们对待环境的途径。很容易说这一切都是错误的,并感觉自己像一个陌生人般呆在此地球星球,疏离又无家可归。在那种时刻,尽量联系上你内在的罪犯能量。允许自己进入亚特兰蒂斯能量,它仍在你灵魂记忆里,并感受一下你曾经也在那里,甚至认为那是好的。你全部的“跌落经验”最终使你充分完成循环,并打开你的心灵至神创造的本质:爱、创造力、纯真。你,已经经历了黑暗与光明极端,自始自终在旅程里无非都是一个天真的孩子,带着坦诚的精神从天堂出发,对生命大胆好奇和热情。在此征途上,你只能从经验中学习。“落入经验”无法避免,因为它们是获得更新更充实事物的手段。你旅程的本质是通过经验获得智慧。因此,请承认和荣耀你那天使-孩子的勇气。看到它在涉足未知事物里的活力、勇气和毅力,然后感受自己的纯真,即使在你的最黑暗面。

 

我请求你尊重你自己,包括你的黑暗面。用片刻感受亚特兰蒂斯能量的力量和自我意识。它也有积极的一面。你在许多方面是天才。邀请该能量进入,现在这里。允许自尊和自制的感觉回归,原谅自己在过去的暴行。是的,你造成了别人的痛苦,你是侵略者……但也感受你对此多么深表遗憾,以及你现在多么开放至真正尊重所有生命。当你原谅自己时,你打开了喜悦放开了评判。这是结果,你瞧:如果你认识到你的黑暗部分,并能原谅自己的话,你就不必再评判自己或他人。这对你灵魂而言是多么喜悦……

 

你仍然如此经常地把自己放到评判的架子上。你告诉自己,还有那么多事必须完成。今天,我请你回头看看你已经完成的。知道这整个伟大时间周期的旅程的奥妙。请别再把我当成一个大师。我已经履行了这一角色,二千年前,但时间已经过去。你是这新时代的基督,你将为二元性和极性的世界带来和平,通过辐射你自己内心的和平。感受你为这个角色准备得如何,并让我只是作为朋友和兄弟为你提供一些支持和鼓励。我们是一。

 

约书亚由帕梅拉传导

© Pamela Kribbe

www.jeshua.net/zh

译者:凭什么阻止我

 

【全線閱讀】《約書亞》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