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隐秘威胁与公开揭露》

 

 

(騰訊視頻--來自網路)

 

 

内容提要:

卡丽在心电会议时告诉科里:不久你们所有人都会用心电感应沟通

科里回忆了早先时候有人对他与他的家庭进行多次骚扰与威胁的情况

低阶SSP人员化学绑架科里,并试图找出他的情报来源,科里在迷糊中指认了三个人

蓝鸟人曾告诉科里,在他身上的插曲,会成为某种事情日后发生的催化剂

冈萨雷斯恼怒科里出卖了他,使他失去了在SSP联盟的职位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欢迎来到揭露宇宙。我是你们诚挚的大卫·威尔科克,我和科里·古德在一起,你们一直问我们,问我们,问我们。那么现在就是你们一直等待的时刻。我们正获得许可进行新的更新。自从上次我和科里谈到最新情报后,科里又经历了巨大的事情。那么,我将带你们到最新的地方,以便我们有一些方向。也便于你们离开旧的起点,知道去向哪里!你还好吗?老兄?

科里古德:正在好转,谢谢。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酷。在你史诗般的地心之旅后,你遇到了卡丽,你看到了图书馆,你没有立即与他们进行心电感应。事实上,我记得你告诉过我,你不太愿意与他们进行心电感应。你坚持这点...

科里古德:对,是的。我...卡丽通过心电感应与我交流会议的情况。而我总是要求面对面联系,因为对于信息,可能会发生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你可能被骗,谁知道呢!

大卫威尔科克:你能描述一下心电感应会议室怎样的?你体验到了什么?

科里古德:好的,我们就像被拉入了同一个区域。而我不是...

大卫威尔科克:嗯,首先,我们是谁?

科里古德:嗯,起初就是她自己联系我,就她和我。

大卫威尔科克:这发生在你的房间,比如你正躺在床上?

科里古德:我正躺在床上,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然后你被告知要去参加一个会议?科里古德:不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就像一个惊喜。

大卫威尔科克:是和蓝鸟人会议差不多的时间吗?就像凌晨1点?

科里古德:不,我甚至不知道......

大卫威尔科克:是任意时间吗?

科里古德:是的,那不重要.......

大卫威尔科克:好吧。

科里古德:在我向她表达不习惯这种方式以后,她就像看着孩子般一样微笑着对我说:不久,你们所有人都会用这种方式来沟通。

大卫威尔科克:因此,她就这样抹去了你的担心,怕心电感应受人工智能的影响,或受阴谋集团、爬虫人的篡改。

科里古德:怕受骗子存有的篡改,无论什么,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那你可以为我们描述一下:这像一次间隙性的出体经验吗?

科里古德:是的,很相似。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当我看着她,她就坐在其中的一个蛋形的椅子里。

 

 

 

而我只是站在那儿。就像那种...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描述。就像在一个房间里的电话会议,你参加过的那种。而我们交谈...

大卫威尔科克:就像矩阵(电影黑客帝国)中,尼奥和墨菲斯在一起的感觉(虚拟白房子桥段)。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不但规划这个,而且还有能力实现交谈。

科里古德:对的.....

大卫威尔科克:有意思。

科里古德:是的,与那(意识载入)类似。

大卫威尔科克:那个电话会议的房间里,有任何辅助设备吗?多大?

科里古德:嗯,只是看起来像房间,其实它处于光感中,我看不见墙。

大卫威尔科克:喔!

科里古德:我看不见房间的角落,唯一的辅助设施,就是她坐在其中的蛋形椅子。而且她与我传达,有着和她一起在精神上向前和向后的视角。

大卫威尔科克:在这个会议中,你们实际谈到了什么?

科里古德:她是那种...这就是一种破冰的展示。告诉我有这种新的交流方式。她让我知道冈萨雷斯和他们在一起,我没有得知原因。而冈萨雷斯和他们一起呆在地心城市已经有几周的时间了。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你和蓝鸟人或地心人在上次地心之旅后,在这次框架会议前有任何接触吗?

科里古德:发生过多次,多数都是和卡丽一样的私人化单独交谈。另外的时间我被带去过地下,也被蓝鸟人带去太空基地。多数是私人交谈(非正式会议)。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我记得你在上次地心之旅后,发生了更高水平的接触。

科里古德:是的,在那之后,我推进了信息更新。提到有关部分揭露的计划。一些低级别的秘密太空项目成员脱离了联盟,现正在执行部分揭露计划。企图最终展示给大众低级别的秘密太空项目

大卫威尔科克:我曾认为低级别的秘密太空项目不是SSP(秘密太空)联盟的一部分。

科里古德:是,其中他们有典型的地面代理人

大卫威尔科克:哦,的确如此.......

科里古德:是的,不是所有的项目部,像美国国防安全局,所以这些不同部门,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在部门中,很少的关键人物被选中。那些人物在该部门工作期间被突破,他们的同事都不知情。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这是发生在第一架支奴干直升飞机飞过你房子的那段时期?我记得像是那段时期,是吗?像是201511月份。

科里古德:你知道,是11月份、12月份,支奴干直升机...是的。我一直听到呼啦、呼啦的噪音。我看见窗外我们曾经站过的地方,游泳池,那水都在震动。我走出房门,向上看,有架支奴干直升机直接从我的房顶飞过。我都能看见驾驶舱窗户里戴着头盔的驾驶员。我不敢相信,我跑回房子。我抓起手机跑了出来,试图录下他们的举动。而他们看见了我准备录像,就开始拉升。而我抓拍到了,正好抓拍到他们拉升,转向。其后他们还是在远处绕我房子飞了三圈以上。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不是靠近军事基地?离你最近的军事基地有多远?

科里古德:嗯,位于沃思堡的卡斯威尔空军基地,大约一小时车程。但是很少有直升机安置在那儿。

大卫威尔科克:你小时候去过那个地方吗?

科里古德:对的。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另外,还有个胡德堡(德克萨斯州的陆军基地),那里有56小时车程,而他们拥有的是更大的直升机。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你也向我提到过一件事直到最近都很敏感,你不想谈论与公开。但现在你和我已经公之于众。我不知道是这次发生的直升机事件,还是另一次。就是直升机在空中飞时,你看见你胸口有东西?

科里古德:不,这是不同的事件,当时我正和我的儿子出门,我们散步到后院,因为他想到屋外玩。我看他时,发现我胸口有东西。原来是一个绿色的激光点(类似枪瞄准镜发射的),就在我和儿子来到外面时。因此很慌乱,我下意识地摸着儿子的头引导他向门口走,并说:我们要进去!他没动...他刚出来,正要玩。他不愿意进去,我知道,我们不得不进去,而我没有告诉我妻子这件事,因为她已经为很多类似的事件担心了,情绪已很沮丧。

大卫威尔科克:并且,你也描述了你房子外面有可疑的活动,有黑衣人鬼鬼祟祟,停在路边的汽车,你看着他们时,他们就发动离开了。

科里古德:是的,我在房子里走动时,非日常时间,是上午很早时。我看见外面在停车标志和街道标志处,有个黑衣人站在那儿,手里举着个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他正看向我的房子,也向四处张望。所以我不知道到底是特工还是小偷在打邻居家主意。但他发现我在注意他后,就离开了。

大卫威尔科克:也是在2015年冬天期间你电话告诉我,有一个不该出现的物品出现在你家厨房里。

科里古德:是的,我们回来时,有一支万宝路香烟倒立在厨台上。这很像是有人警告我们,有人进来过,他们放了一支烟示意。

大卫威尔科克:你提到过黑手党,这就像黑手党或者那类型的人干的?

科里古德:是的,辛迪加组织那类型做的事。是的,无论到哪儿...他们都有办法通过某种手段,给你送一些警告。告诉你,他们可以进入你的房子。

大卫威尔科克:就像一条信息,你可能被烟熏火燎,或其他引述?

科里古德:相当多,是的,恐吓...示意要烧毁你的房子。我们能随时进入你的房子。我们进来了,你却不知道。让你感到随时有人可以在你熟睡时带走你,或是烧你的房子。

大卫威尔科克:就在发生这一切的中间,冈萨雷斯像是要告诉你,他们想要快速推动部分揭露,对吗?这不需要花太长时间。

科里古德:对的...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可能准备做出一个大的动作?

科里古德:对的,那是地球联盟与阴谋集团的谈判中最大的一部分。他们如果最终走到一起,将会把全面揭露肢解掉。而释放多少内容,如何释放,他们有完整的计划。嗯,他们有关于部分揭露的几套方案。其中一套方案就是只揭露低级别的秘密太空项目

大卫威尔科克:有一些人在观看我们节目时,也很难理解为什么阴谋集团会在某个时候想揭露一些事情?

科里古德:他们在这个节骨眼没有选择余地,他们没有其他办法了。他们...阴谋集团...有人的缺陷。他们掩饰弱点,假装强势,企图谈判达成某些契合点。大卫威尔科克:下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有关我们谈论的这些事情,有关冈萨雷斯、各存有、安莎尔,等等。

科里古德:嗯,我还参加了这类以太(心电感应)会议。其余人也参会了...卡丽坐在其中一个蛋形椅里,冈萨雷斯也参加了。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都列席了。

大卫威尔科克:构架(心电感应)中?

科里古德:是在感应构架中,就用那种方式开会。冈萨雷斯开始表现得很奇怪。他发表了些聪明的评论,又发表了些不敬的评论,而且他对我的态度很不友好,一夜之间他像变了个人。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没得到解释关于他为什么会在安莎尔市住了数周。

大卫威尔科克:会议中,发现了这一问题吗?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除了他有些不对劲,这次会议的内容是什么?和各存有实际讨论了些什么?

科里古德:关于即将召开的我们都将参加的会议有一个讨论,冈萨雷斯传递了秘密太空联盟的信息,与我谈到他要给我一份数据,而他给了我一部分简报。这比以前少了许多实货,所以我感到他试图排挤我。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通过这一点,你也显然被推入了低级别的秘密太空群组。但我们没有谈到,我知道你含蓄地说到这点。因为这令人心烦意乱。

科里古德:而且后一次参会,不同于以往了。我首先记得,我正在行走...在我房子后面有一个为运动场服务的大停车场。而我正和周围的人们一同赤脚行走,和周围军人一起走向一个停在停车场的飞行器(科里是指遭到化学绑架时的情形,他还不能回忆起所有经过)。

大卫威尔科克:我没理解,是有人来到你的门前,敲你门说:立即和我们去开会吗?

科里古德:我不知道...

大卫威尔科克:你不记得了吗?

科里古德:我就记得我正朝飞行器的滑梯走,看起来像飞行器的前端。让我想起了隐形飞船,就是海军拥有的棱形飞船。我只记得我走向滑梯,但不记得我上了滑梯。然后,我记得我坐在了飞船内的折叠椅上,且被吊带绑着。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现在我们有第一张图片就是房间本身。

 

 

 

有这些双层铺位在左边,

科里古德:那些可折叠的在墙上。

大卫威尔科克:对,有像IVS(某仪器)的东西在上面。然后我们看到有飞行椅及安全带在上面。

科里古德:对的。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你能描述下从这张图片,我们看到的是什么?

科里古德:这是飞船上他们审问我的一个小区域。实际要比图片更严密狭窄,更长一些,但更窄。是的,那个床,有IVPOSTS(某仪器)折叠在床的一边。他们让其中一个弹出一个IV到我手中。

大卫威尔科克:现在我们有另一张图,我们看见你被绑在椅子上。并有一个军士站在你面前,拿出一个像平板电脑的东西,你正在看着平板。

 

 

 

科里古德:对。

大卫威尔科克:你能解释下这张图描述你后来参会期间发生了什么?

科里古德:这组图片...有两个人正对着我。

大卫威尔科克:两个士兵?

科里古德:2...他们看起来像是空军。就像某个分支,或他们来自某个分支......

大卫威尔科克:好吧。

科里古德:有两个人针对我,还有一个会插进来问他们一些问题,他们取了我的头发样本,刮了我的皮肤样本,还有血液样本。他们说:如果他去过他说的地方,会有痕迹证据,我们可以测出来。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他们其实知道如何测量出不在地球基地的证据,通过你的头发、血液、皮屑的微量元素。

科里古德:那就是他们说的...

大卫威尔科克:有意思。

科里古德:其中一个告诉我,你知道所有这些生物存有不是真的外星人。他们就是我们,来自未来,来自两条不同的时间线。而我不能回答,他说那些北欧类型的人就是我们,来自未来。而小灰人来自未来一个不同的时间线。他们回来试图与时间线做斗争。他们着重说了小灰人,说他们的基因在未来被破坏严重,他们回来就是为了取得原始基因回去修补。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他们试图推行这个给我们长期洗脑。

科里古德:对,是的,这...你知道,我在当时情况不能回答。关于平板电脑,我不能立即回想起来,我一直想不起来,直到最近。那个拿着平板电脑的家伙,最先坐在那儿,他开始通过不同的,像斯堪的纳维亚、德语、和所有这些不同的短语,执行不同的程序。他们要看看,我是否被触发。

大卫威尔科克:就像脑控技术的意识控制,触发类词语。

科里古德:是的,还有音调。像一连串的音调,一连串的词语...用不同的语言模式。他们按一整套清单执行下去。所有语句下,我都能回想起来。

大卫威尔科克:因此,没有什么能促使你进入意识控制状态?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是吗?

科里古德:因此接下来发生了......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感到了什么,当他们...他们在你身上用这些触发词语,在寻找什么?

科里古德:嗯,他们正在观察我,想看看我是否被触发。他们已经有点...当他们绑架我时,在给我下药前,他们的眉毛都有点翘起了,他们增加了飞船的动力,开始起飞。我一般没有听过这声音。我听到像转轮一样开始围绕我旋转,但我没有看见转轮(非直升机)。而感觉是在下面旋转,而飞行器开始有些震动。然后,我听见电容充电和放电的独特的声音。我感到当我们离开时,有些惯性的不适,我一般不会有这感觉。我跟他们评说这飞船一定是旧型号,因为以前都没有这样的声音和感觉。而他们看看彼此,一脸疑惑。嗯,我们围绕平板跳略测试,因为我没有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仍把平板放在我面前,给我看一些照片。并注视着我的眼睛,而我被下药了。我有些瘫软,头像这样垂着。他们就把平板放在我的腿上。用所有的照片来测试我,每屏六张,三上三下,看起来像学术照片-军事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