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者:如果我走上了修行之路,我的家人和朋友却对我的修行造成了阻碍,我如何去处理?抚慰他们,还是告诉他们要成长,抑或只是让他们去睁开自己的双眼, 甚至是只给他们当头一棒,这之间似乎有一条非常微细的线。我怎么去处理这种情况?他们虽然嘴上说他们接受,但是他们并未全然接受,还继续对我提出很多要 求。

萨古鲁:每个人都要根据自己的选择去面对现实。因为不管你选择了什么,都会有一个结果。不 要傻乎乎地活在虚幻的乐境,以为你能不付出代价抽身走人,因为一切都有代价。修行从来不会挡谁的道,那只是你对去往何处、做什么、花多少时间造成冲突或干 扰的选择。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向来都是如此,不管你是去派对还是电影院都是如此。你的家人想去山里,你却想去沙滩,这时候同样的问题出现了。因此,你的问 题其实与修行无关,只是你想去哪里和不想去哪里这二者间的不相容。你修行其实没有和任何人产生冲突。冲突是你在生活中做事方式的选择,这些也要像平常一样 去解决。你考虑一下对你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然后以此为依据去采取行动,这样生活才能继续。

如果你对修行的渴望已经把你完全带离了你生活的环境,就会出现一定的干扰和冲突。这不是真正的冲突,因为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才是冲突,但一定会出现干扰。 除非我们身边的人都非常成熟,愿意接受他们无法理解的事物,才不会出现干扰,而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现在,问题出在你的负疚感和不适感。你会想“我对其他 的家庭成员都在做什么?”你可能会出现这种想法,但是时刻提醒自己的局限所在对己对人却不是件好事。打破局限可能很痛苦,但是不管多痛,这是值得你去做的 事。如何打破?如果你能温和地去进行修行,那再好不过。但是有时你做不到。不是因为你不能温和地去做,而是其他人拒绝让这件事变得温和。

因为,他们觉得如果事情太温和太好过你就不会感到负疚。有时候人们觉得如果你去做你人生中想做的事,你必定会承受苦难,遭遇困难。所以他们会做出许多事来 就是为了看到你内疚。乔达摩在寻道的时候——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追寻什么,他只是在追寻——他离开自己的国土、妻子和襁褓中的孩子,像个小偷一样在 深夜离开。也许他的家人把他看作最恶劣的人,但是我们为他曾做出这样恶劣的事而欣喜不已,难道不是吗?如果他没做出这些恶劣的事,那这个世界可能会更贫 瘠,那些曾和他生活在一起的人可能不会变得更好。不管怎么说,一段时间以后,那些人会找到其他痛苦的事情。

求道者:那么你恋爱的时候,也要对别人承诺。家庭和孩子是第一位的。你谈到过承诺,以及人们该如何承诺。为什么在修行中这却不适用了?说到修行,是不是好像你要抛家弃子,不顾社会结构,只一心追求灵性。

 萨古鲁:走上修行之路,不需要你放弃任何东西。如果家庭的形成只是为了繁衍生息,而不允许出现其他任何可能性的话,那家庭的存在就到了断裂的极限,再无其他出路。灵性修行是如何分裂家庭的?家庭破裂,人们彼此攻击,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不是因为灵性,只是因为家庭本身的偏狭、不成熟和种种局限。

译者注:本文节选自萨古鲁书籍《神秘家沉思录》

資料來自:艾萨中国-ISHACHIN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